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解滨:薄熙来的完蛋救得了中共吗?]
万润南
·山坳上的共产党(3)
·山坳上的共产党(4)
·山坳上的共产党(5)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一)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二)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三)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四)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五)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六)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新年新希望
·一张照片和世界银行的两份报告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赞同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盘点四通》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2)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3)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4)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5)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6)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7)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8)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9)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0)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文章转贴》
·ZT易中天:盘点李泽厚
·ZT易中天:走近顾准
·ZT吴敬琏:中国需要这样的思想家
·ZT李慎之: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滨:薄熙来的完蛋救得了中共吗?

   解滨:薄熙来的完蛋救得了中共吗?

   

解滨:薄熙来的完蛋救得了中共吗?

   
   历史的发展,有其必然性也有其偶然性。 就拿我们这一代人看到的中国现代史中的几件事来说吧,有时候某个偶然事件也导致了历史长河的转折。 1971年爆发的林彪事件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一个写在共产党党章里的毛泽东的继承人居然谋害毛泽东,这让共产主义世界难堪到了极点。 那件事让毛泽东的续革命理论破产,间接地导致了文革的结束。 1976年华国锋一举粉碎四人帮,更是出于某种偶然。 如果当年江青不那么张牙舞爪,咄咄逼人,老实厚道的华国锋绝对不会对她下那么重的手。 至少,看在毛主席夫人的面子上,华国锋会把她供起来的。 四人帮的倒台,导致中国彻底结束了革命时代,国家终于步入建设和发展的轨道。


   
   2012年发生的王立军、薄熙来案件,也是一个偶然事件。 如果不是谷开来为了灭口而杀害那个英国人,王立军会与他的老上司翻脸吗? 可以说,如果当初谷开来稍微规矩一点,再忍几个月,不那么心狠手辣,薄熙来在十一月的十八大就稳稳当当进入政治局常委,两年后习近平“因病”辞职,薄熙来正式接任总书记,五年后全国人民就高呼薄主席万岁万万岁了。 薄、王事件,避免了中国回归极左路线,这是其意义之所在。
   
   所以,历史的一个偶然事件再一次避免中国走上极端邪恶。 今天中共中央对薄熙来“双开”的决定,将会载入史册。 也许十几年、几十年后,中国共产党将不复存在,但今天中共的这一决定将和1971年的林彪事件,1976年的粉碎四人帮事件一起,永远被人们探讨和谈论。
   
   网上有传说,薄熙来数次自杀未遂,如今已经彻底垮了。 也有人说,薄熙来已经精神失常,又瘦又老,心力衰竭,心脏病频频发作,和以前判若两人。 其实薄熙来这一生,甭管他做了多少好事坏事,值了! 他根本犯不着如此颓废。 无论以什么面目出现在史书中,他的名字已经进入史册。 他出生于一个共产党高官家庭,参加过红卫兵打砸抢,踩断过自己老爸的肋骨,年轻时蹲过共产党的监狱,然后在中国大地辉煌几十年,最后又回到了共产党的监狱里,这个传奇够精彩了吧? 他玩过的女人也许成百上千。 要把他玩女人的政绩一点点挖出来,恐怕可以写一部惊天地泣鬼神的现代中华艳史了吧。 至于他贪过多少钱,那都不是历史学家们关心的话题了。 在今日之中国,薄熙来固然可以算一个大贪,但他贪的那点钱和我党另外一些同志们相比,恐怕会有些相形见绌。 当然,只要不回国,瓜瓜以及他的子孙后代都吃喝玩乐不用发愁了。 但不论薄熙来个人贪了多少钱,我党的大金库早就转移海外了。 他的账户只是其中一个。
   
   有人一直在谈薄熙来东山再起的可能性,说假如中国政局不稳,出现大乱,毛左再次得势,他会被当作一个领军人物拥出来恢复旧山河,执掌中共江山。 我说,算了吧。 中国即使天下大乱,也没有他薄熙来的出头之日了。 恢复毛泽东的极左路线,重做文革旧梦,那种事情最多只可能在穿越大片中出现,不可能发生在真实世界。 倒是如果在薄熙来有生之年有一天中国民主了,一个民主中国的政府确实有可能把那个白发苍苍、哆哆嗦嗦的老人从监狱里放出来,给他治好病,让他口授几部传记,把他的荣辱史给世人一个交代的。
   
   林彪事件、粉碎四人帮事件、薄熙来倒台事件,确实在客观上阻止了中国共产党进一步倒行逆施,也在某种意义上推进了中国。 如果没有林彪事件,中国可能今天还在搞文化大革命。 如果没有粉碎四人帮,中朝边境的中国百姓可能还在往朝鲜那边逃。 如果没有薄熙来、王立军事件,恐怕明年的这个时候中国就是一片红海洋,到处都在大跳忠字舞了。 但这些偶然事件并没有解决一些阻碍中国社会发展的最基本问题。 当年林彪事件爆发后,毛泽东的“继续革命”思想固然有所收敛,他不再那么胡来了,他甚至把邓小平请出来收拾残局,但革命仍在继续。 四人帮被粉碎后,文革结束了,当时共产党高层“政治体制改革”的呼声也很高,但那个体制一直到今天依旧如故。 这一次薄熙来的罪状的公布后,他是完蛋了,但共产党面临的基本问题解决了吗? 光从今天公布的那些罪状中我们就看出了一大堆问题,例如:
   
   薄熙来的犯罪活动早在大连市、辽宁省和商务部任职时就开始了。 但这个罪恶累累的狗官仍然还步步高升,直至政治局委员。 后来他到重庆后仍然得到大多数政治局常委的青睐。 为什么这样一个罪恶累累的犯罪分子可以一直得到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重用?
   
   进一步说,今天公布的那些薄熙来的罪状中,其中有一条是他“用人失察”。 这个罪状颇有讽刺意味。 是的,薄熙来重用王立军确实是“用人失察”,但是谁那么多年来一直在重用薄熙来呢? 党中央有没有用人失察? 政治局常委们有没有用人失察? 总书记有没有用人失察? 那个制度本身是不是就偏爱“用人失察”?
   
   再说一条吧,改革开放以来,我党的大大小小的干部,只要一查出来问题,必然跟钱财和女人有关。 但最后的定罪,基本上都是经济问题,怎么就没有听说过因为谁玩女人被治罪的? 如果党的干部玩女人不算错,就不要提那个问题呀? 既然提了那个问题,为什么不跟美国暴露前总统克林顿和莫妮卡.莱温斯基勾搭成奸的详细经过那样,把薄熙来玩女人的细节暴露出来,给全国人民一个不含糊的答案,也给作家们一个极好的创作素材?
   
   说到底,从林彪到薄熙来,中共本来是应该从深刻地吸取教训,促成中共朝民主的方向努力,走出独裁专制的死胡同,跟上世界潮流,把中华民族带上民主法治的康庄大道的。 但一次又一次,中共没有接受教训。 每一次出大事后,只是修修补补做些小调整,把最基本的问题掩盖起来,乃至于所有的官员都成为贪官,整个党都烂透了,整个国家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以往每次“出事”后,我党总是欢呼伟大胜利,总是庆贺伟大的领导人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 可是我党的问题却越来越多。 薄熙来的完蛋救得了中共吗? 可以说,再来十个八个薄熙来事件,也救不了中共。 在粉碎四人帮后中共内部就有很多人意识到最根本的问题出在政治体制上。 可是,直到今天,政治体制改革还不能起步。 那些本来是偶然的事件越来越频繁。 最后,那些大大小小的偶然事件将汇集成一个历史的必然事件,这就是旧时代的永久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那一天不会很远了。
   
   
   @
(2012/09/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