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所谓谣言皆是真——记谷、王判刑之后]
万润南
·荷塘春柳
·水木清华山桃花
·图书馆迎春花
·连翘
·天文台樱花
·牡丹
·二号楼紫玉兰
·七绝:《樱花》
《童趣盎然》
·祖孙对话
·并肩看世界
·放飞希望
·有什磨好牛的!
《万歌涂鸦》
·汶川地震周年祭
·汶川男子汉
·七绝 《赞“狗东西”》
·劫后天府泪纵横
·五月的鲜花
·佛语
·香浓瀑布
·爷爷在念经
·云台天桥
·云台天瀑
·云台山
《八九·六四》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北京六四民主運動研討會
·达扬专访:六四亲历者万润南见证历史
·自由亚洲电台:万润南谈三知识分子遭中共政治局常委点名
·七绝 端午感怀
·杜导正披露赵紫阳录音回忆录制作内幕
·两个“绝不”和两个“凡是”一样,都将成为历史的笑话
·胡耀邦和赵紫阳有何不同
·孙立平:最大的威胁 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历史镜头] 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
·和邓丽君同台唱《血染的风采》
·点燃烛光
·马英九的坚持
·龙应台: 献给丁子霖
·国殇之柱
·ZT 小市民奇遇记
·关于“爱国主义”(绣像版)
·ZT杨继绳:集体世袭与“权力场”
·ZT沙叶新:“腐败”文化——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ZT 沙叶新:天下几人是男儿?
·ZT沙叶新:我的心更没死!
·ZT杨继绳:制衡权力,驾驭资本
·ZT刘军宁--官员财产公开:不难的“难题”
·ZT 沙叶新:三个女人向我推荐,我向所有男人推荐
·ZT龙应台:《窃听风暴》,你是有选择的
·致刘晓波
·ZT明日的太阳不会照耀那些恐惧明天的人
·谣言止于“阳光”
·ZT孙立平:官员财产申报久拖,配套措施是借口
·ZT中国社会为何陷入群体性事件的包围之中(乔新生)
·ZT急诊室效应与大国之难(萧功秦)
·ZT你们假装申报,我们认真监督(孙立平)
·宁断
·凝立
·ZT清末商人的宪政情怀(刘军宁)
·ZT商人聚會討論“中國未來30年向何處去?”
·ZT中国政改的希望寄托在商人的身上
·悼林希翎
·【凤凰台上忆吹箫】中秋
·[贺新郎]唱和小胡
·关注郭泉
·【七绝】重阳—为黄永玉老补三句诗
·有感于刘晓波被判刑十一年
·记2009年中国年度汉字
·【七绝】枯木赞
·代课教师叹
·七绝四首叹时政
·宜兴万氏(1)义者宜也
·宜兴万氏(2)毕公苗裔
·宜兴万氏(3)毕万入晋
·宜兴万氏(4)始望扶风
·宜兴万氏(5)继炽江右
·宜兴万氏(6)兄弟渡江
·宜兴万氏(7)入籍勘合
·宜兴万氏(8)近亲旁支
·宜兴万氏(9)卜居万塔
·宜兴万氏(10)溪庄公诗
·宜兴万氏(11)古斋先生
·宜兴万氏(12)名垂青史
·宜兴万氏(13)明清之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所谓谣言皆是真——记谷、王判刑之后

   所谓谣言皆是真——记谷、王判刑之后

   

判了夫人判酷臣


谁言薄少可全身


恢恢法网焉能漏


所谓谣言皆是真


   

胡平:王立军轻判了,薄熙来就该重判了

   
   日前,法广发表麦燕庭文章称:“王立军判监15年 预示薄熙来轻判”。文章说:“王立军判刑超轻,估计有包庇之嫌的薄熙来亦会获得轻判,且有甚大机会保住党籍,以维持政治平衡。”
   
   依我看,情况正相反。王立军轻判,说明薄熙来必判,说明薄熙来将会重判。
   
   如果王立军判得重,薄熙来倒有可能保住党籍免于刑责,因为那就意味着王立军的四项罪名都没有得到宽大处理。如今,王立军判得轻,说明他被宽大,而被宽大的理由就是因为他的叛逃是被逼的,是无奈,是情有可原,这就说明薄熙来犯有严重的滥用职权打击报复罪。另外,王立军被轻判也是由于他检举有功,被检举者自然包括薄熙来。薄熙来的问题越大,王立军检举的功越大,受宽大而减刑就越多。所以,综合这两点,王立军越是判得轻,薄熙来就越是逃不掉刑责,就越是会重判。
   
   除非又发生重大事件,否则从一个多月前判四警官罪就可看出薄的下场。
   
   下面是我先前写的一篇短文:
   
   从合肥两场庭审看薄熙来的命运
   胡平 2012年8月13日
    
   举世瞩目的谷开来杀人案于8月9日在安徽合肥开庭审理,被告谷开来和张晓军当庭认罪。 8月10日又开庭审理了重庆市四位警官涉嫌在办理尼尔·海伍德死亡案件中徇私枉法、包庇谷开来的案子,四名被告也当庭认罪。
   
   人们发现,在中共官方发表的有关这两场庭审的报道中,一次也没有提到薄熙来的名字。
   
   于是,有人说,看样子,当局是要把薄熙来和杀人案做切割。既然薄熙来和杀人案无关,那么薄熙来的问题顶多是知情不报而已。倘若有人搬出亲亲相隐的原则,亲属之间有罪不检举可以不论罪,那么薄熙来就更不可能受到什么严厉的责罚了。
   
   我认为这种推测是站不住脚的。不要忘了,整个薄熙来事件是由王立军夜投美领馆引爆的;而王立军之所以要投奔美领馆是因为他感到了来自薄熙来的人身威胁;而薄熙来之所以要收拾王立军,就是因为王立军向他报告了谷开来的杀人案。
   
   记得今年3月份,网上流传一段据说是“中共中央办公厅王立军事件通报”的录音,后来又出现文字稿。其中一段内容如下:
    
   “今年1月28日,王立军找薄熙来同志通报有关重要案件与薄的家人有关,由于办案人员为此感到了压力,已经接到辞职信,希望薄熙来同志予以重视,妥善处理。薄熙来同志对此十分不满,随后找市政府、市纪委、市委组织部主要负责同志商量,以多岗位全面锻炼为由,提出调整王立军工作。2月1日下午,重庆市委召开常委会,决定免去王立军的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职务。事先未按规定征求公安部的意见。王在市政府不再分管公安司法工作,调整为分管教育、科技等工作。为此,王立军想不通。2月2日,市委有关负责同志到市公安局宣布王立军不再担任党委书记和局长职务后,在薄熙来同志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的压力下,有关方面以各种名义违规审查王立军身边工作人员及有关重要案件的办案人员。王立军认为自己人身安全受到威胁,遂决定出走,并于6日下午在事先未按程序报批的情况下,独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
    
   这就是说,就算薄熙来本人没有参与谷开来杀人案,但是,单单是他一再运用职权阻挠办案并打击迫害办案人员。其罪过就至少不比徇私枉法的四警官轻。既然四警官要依法惩办,薄熙来凭什么豁免?
   
   可以想见,接下来,中共当局将宣布开除薄熙来党籍,移交司法部门。对薄熙来的审判估计要在十八大之后了。
   
   对当局而言,如何处理薄熙来案件面临两个问题:
   
   一是如何判决?轻重不好拿捏,因此最好是把这个问题朝后推,以减少冲击力。
   
   另一个问题是如何给薄熙来问题定性?这个问题却不能再拖延。因为十八大召开在即,如果薄熙来的问题迟迟不能定性,党内免不了众说纷纭,万一在十八大上有人质疑有人发难,引发争议怎么办?毕竟,薄熙来在上层人脉很广,尤其是所谓太子党,虽然不少太子党不喜欢薄熙来,但是看到薄熙来垮台,多少总会有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感。所以,当局必须赶在十八大之前给薄熙来问题定下性来,让党内那些可能替薄熙来说话的人无话可说。
   
   依我之见,这次审理谷开来审理四警官,与其说是做给民众看的,做给国际社会看的,不如说是做给党内上层看的。只要他们接受了谷开来的杀人罪,接受了四警官的徇私枉法罪,那么,他们就没法不接受薄熙来的滥用职权阻挠办案打击报复等罪名。他们不能不意识到,以后顶多在量刑宽严上还有讨论空间,薄熙来的政治生命已经无可挽回的终结了。这样一来,上层就不会有什么人再替薄熙来说话了。
   
   另外,当局现在这种做法,不追究薄熙来密谋夺位之事,因而那些与薄熙来关系密切的高官们只要和薄熙来划清界限就可以保住权位;不追究薄熙来贪污腐败之事,这就让无官不贪的上层皆大欢喜;不追究薄熙来搞刑讯逼供之事,其他的酷吏们也都吃了定心丸,如此等等。当局一再说薄熙来事件是孤立的事件,意思就是只拿掉薄熙来一个人,其余一切照旧。
   
   应该承认,当局的算盘打得很精。但唯其如此,它也就把自己的面子丢得一干二净。谷开来庭审公布后,不论是中国民间还是国际社会,一边倒的反应是批判是嘲讽。
   
   我猜想,这种舆论很可能给当局不小的冲击——因为他们原先的共识就很脆弱。眼下,他们很可能正在紧张地争论:这出戏是硬着头皮照原来的剧本演下去呢,还是再做点改动?
   
   

芦笛:中共是不講邏輯的

   
   剛才見到胡平推測薄熙來會重判,理由是如果王立军判得重,薄熙来倒有可能保住党籍免于刑责,因为那就意味着王立军的四项罪名都没有得到宽大处理。如今,王立军判得轻,说明他被宽大,而被宽大的理由就是因为他的叛逃是被逼的,是无奈,是情有可原,这就说明薄熙来犯有严重的滥用职权打击报复罪。另外,王立军被轻判也是由于他检举有功,被检举者自然包括薄熙来。薄熙来的问题越大,王立军检举的功越大,受宽大而减刑就越多。所以,综合这两点,王立军越是判得轻,薄熙来就越是逃不掉刑责,就越是会重判。
   
   貌似很有理,但他忘記了,中共是不講邏輯的,哪會考慮這麼周全,層層鋪墊?別的不說,那谷開來殺人的動機,有誰會相信?“去年11月那幾天,我擔心薄瓜瓜危在旦夕”居然能構成殺人理由,這只能出現在瘋人院裡,然而卻為中共法庭採信了。你說如果那夥人是講究說服力的,還會這麼幹嗎?
   
   胡平沒能解釋,為何薄熙來至今還是人大代表,輕判的王立軍都給迅速拿掉了這一保護皮,為何重判的薄熙來至今還穿在身上。他也沒解釋為何“薄熙來”三字竟然在審訊報導中成了敏感詞。不解釋這些矛盾之處,重判說就顯得依據不足。
(2012/09/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