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
杨恒均之[百日谈]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1972年,距离1872年容闳护送大清第一批“留美幼童”前往美洲大陆刚好一百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大陆,结束两国老死不相往来的对峙状态。中美正式建交于1979年,接下来的整整十年,是两国的蜜月期,主要是因为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苏联;此外,1979年,小平领导中国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这条道路将把中国带向何处?不但中国人充满向往,连美国人也开始遐想。中美建交与中国改革开放正好是同一年,当然不全是巧合。中美关系的好坏,也与中国改革的步伐息息相关。
   
   
   
   1989年6月的事件结束了中美蜜月期。如果说八十年代,美国一直在耐心等待中国在美国走过的道路上跟上美国的步伐,那么整个九十年代,美国人都在烦躁不安中等待着“中国崩溃”。八十年代,美国人靠麦当劳与麦当娜对中国青年人搞“精神污染”,多少有潜移默化的作用;九十年代,则直接打出了“和平演变”的招牌,逮到机会就想把出民主制度输出到中国,结束专制独裁,急不可待地要终结历史。


   
   
   
   1992年后,中国政府选择的道路是:一方面继续经济领域的改革,实行市场经济,加强与国际接轨;另一方面忍辱负重、韬光养晦,积蓄力量。在思想上,靠有中国特色的宣传与教育抓住青年人,力抗美国的“精神污染”与“和平演变”。效果非常明显,在美国轰炸我驻南斯拉夫使馆与“南海撞机”事件中,得到了验证。接下来的911事件与美国持续的反恐,又为中国“韬光养晦”“和平崛起”赢得了近十年的宝贵时间。
   
   
   
   过去十年,中美关系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中国经济实力与国际地位的变化,迫使美国调整了对华政策。美国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期待中国“崩溃”到希望中国成为维护国际经济秩序的稳定力量,从输出民主制度、改变中国回归到推广“普世价值”、暗中促使中国政府继续改革。虽说过去两个十年里,人权都是中美对话的重要议题,但如今美国同北京谈人权,不再居高临下,试图改变(指责)北京的制度,而是希望借助北京政府的力量去“保护人权”,不要给美国制造麻烦,至少让美国执政者能够在国内舆论与民意面前有台阶可下。
   
   
   
   2008是中美关系的一个转折点。当年因为奥运会火炬传递受阻,中国留学生在澳洲、欧洲、美洲到处举行游行示威,一些学生差一点要把五星红旗插到白宫的台阶上。2008年,中国青年人以西方人想像不到的方式表达了对北京政府的支持与高涨的爱国热情,同时发泄了对西方诸国的失望。那一年我接触的西方政客与学者都感到不可思议,他们几乎都有点垂头丧气,觉得应该彻底放弃对中国制度的“和平演变”与指手画脚,中国人有自己的主张和命运。甚至有主张把“普世价值”从推销给中国的商品中下架的。
   
   
   
   也是从那一年开始,我感觉到,部分西方政客倾向于一个现实:与其让中国民主起来,不得不同这么多无法控制的中国人打交道,不如与现政府打交道。从过去三十多年的中国外交来看,中国政府是相当“理性”的,有时,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地步;而2008年事件与互联网上汹涌的民意,让西方人从弄不懂到害怕。
   
   
   
   同样是在2008,一个不那么明显却影响更加深远的变化发生了。那一年,民族主义的高潮过后,大批大批的青年们突然从发泄后的虚脱中醒悟过来:原来,惹我们不高兴的不仅仅是西方国家的指手划脚,更多是我们滞后的改革与无处不在的贪污腐败、社会不公啊。短短几年,我们看到,与互联网一起成长的青年们,开始对社会不公、贪污腐败、道德滑落说“不”。
   
   
   
   2008年,当学生们爱国热情高涨的时候,我亦喜亦忧:喜的是有这么多和我一样的爱国青年,充满激情,忧的是他们和过去的我一样,还没有搞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我冒着被打成“汉奸”的危险写下了那组引导青年们如何爱国的博文,我当时并没想到,短短几年里,借助互联网上开放的资讯,中国网民完成了差不多耗费我大半生经历才得来的变化。如今,他们不再意淫把红旗插到白宫的台阶上,他们更关注身边那些抗拆迁、维护个人权利的同胞们的处境;关心自己与身边人是否可以在自己的国土上享受基本自由权利的人数,也远远超过了关注中国军舰是否可以在千里外的南海海域自由航行的人。
   
   
   
   今年是中美关系40周年。中国的电视报纸、各主要的杂志几乎都做了专题,有基辛格、尼克松的老镜头曝光率很高,可是,大家有所不知的是,美国的媒体与学界并没有像我们这样,绝大多数媒体都没有做专题报道,政客们甚至有意回避了尼克松与基辛格的时代。早在多年前我去美国做研究时就发现了这个现象。原来,在美国主流社会看来,尼克斯与基辛格开创的中美关系对美国并没有那么重要,而且,由于当时是为了对付苏联这个魔鬼而不得不选择与另外一个“魔鬼”结盟,加上尼克松尤其是他的幕僚基辛格崇拜伟人、依赖均势理论与地缘政治,过份强调国家安全与现实利益,玩弄权力,而往往忽视了国家秉持的民主自由的价值理念,美国人对这两位领导人的评价并不高。
   
   
   
   当然,在可见的未来里,中美关系还会延着尼克松、基辛格与毛泽东、周恩来开创的道路前进,在诸多领域,中美之间的磨擦还会存在,但最大的障碍依然是意识形态与人权等价值观念——这恰恰是当初崇尚权力与均势理论的基辛格所忽视的。中美之间如何实现胡锦涛在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上所主张的“以创新的思维,切实的行动,打破历史上大国对抗、冲突的传统逻辑,探索经济全球化时代发展大国关系的新路径”,最主要的还是人权与价值观念。
   
   
   
   回顾四十年的中美关系,美国一直在价值理念与人权观念上比较强势,当然,这些年形势逐渐变化,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军事实力与国际影响力大大提高,另一方面是中国在很多方面包括价值理念上也逐渐向国际上先进的文化与理念靠近。但如何最终打破弱势,不再让这些议题困扰我们,困扰中美关系?
   
   
   
   从我个人的观察来看,国与国之间的人权对话本身就存在很大的问题,即便没有歧视与不公,也往往流于形式,不解决实际问题,有时甚至有反效果。一个国家的价值理念与人权观念一定是与生活在这个国家的民众息息相关的。中国政府没有必要同美国搞人权对话,但却绝对应该同自己的民众进行广泛深入的人权对话。
   
   
   
   每一次看到美国人来中国,高调同我们的政府讨论如何善待中国人民,心情总是很复杂,一方面希望他们能够取得一些推动作用,另外一方面又为过了几百年中国人还在“挟洋自重(也许更恰当的是“挟洋自保”)而感到脸红。建设一个法治国家,保障每一个公民的人权,是我国政府的职责,也是人民的愿望。你想啊,一旦我们政府能够与民众在人权问题上对话并达成共识,美国还有什么理由要求与中国政府实行人权对话?
   
   
   
   杨恒均 2012.5.3
(2012/08/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