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徐水良文集
·再谈文革历史
·谈胡耀邦
·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模式不适用中国”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对张远山王怡之争的评论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不能用“私有化”作标准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本文暂未找到)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留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社会管理机构的产生
·美国的公共图书馆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谁不注意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苏联解体13年评语二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以上2004年文章绝大部分已初步恢复
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关于上届民联换届选举问题的说明
·共产党垮了,由谁来领导
·我们当前文化方面的任务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关于和理非问题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关于上访问题
·评胡锦涛
·中共及其走卒自打嘴巴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中国的教育改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短评]香港民主党幕后金主暴露给人的启示

   
   

   
   徐水良

   
   

   
   2012-8-11日

   香港民主党是中共组建的御用“反对党”,这个事实,其实早已暴露,我们也早已清楚。只是因为中共地下势力极力掩盖,一般人认识迟钝,所以没有得到人们和国际社会的公认和重视。
   
   这次香港人终于逼得何俊仁等不得不自爆民主党的幕后金主,把香港民主党的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的事实逼出来了,使得这个御用“反对党”的面目进一步大张旗鼓公诸于世,这是一件大好事好!
   
   香港“反对党”民主党是中共下令组建的,中共当然通过一定渠道,设法从金钱和其他各方面大力支持。
   
   以花瓶反对派面目欺骗社会和民众,利益巨大。即使有时(8964时)偶尔出点纰漏,由于事先早有控制,这种种花瓶反对党,仍然不会脱离御用反对派地位,并且事后可以更好地履行花瓶职责。
   
   这是深入理解香港“泛民主派”情况的关键。香港泛民主派之所以在相当长时期内保持“团结”假象,原因就在于御用势力处于领导地位,并且有相当牢固的控制力量,用不了拼命搞内斗。
   
   这样,也就容易理解由美国提出、西方国家支持的、营救64民运人士的“黄雀行动”,变成邓小平批准的、以很少民运人士作掩护、中共向海外大规模派遣特务的行动。
   
   还有其他许多相关事情,也就比较容易理解了。
   
   这几年,香港年轻人努力揭露花瓶反对派御用地下势力的性质,不容易。
   
   司徒华临去世前,大概为了留点真相,或者是去世前急于归队表明自己的阵营,终于披露和承认了他和李柱铭受命组建御用反对派香港民主党的小部分事实。但李柱铭何俊仁等,迄今仍然极力隐瞒。
   
   其实,像香港民主党一样,由中共策划组建的民运组织、宗教组织、非政府组织等等,不在少数。民运绝大多数组织,都属于此类性质。这种事实,很早就已经为本人所发现。只是因为中共地下势力全力掩盖,极力否认此种情况;并为此对我们揭露事实的人大肆攻击、诬蔑、抹黑,及至千方百计把揭露者打成精神病,极力混淆是非,无所不用其极;而一般民众和反对派人士,缺乏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显得非常笨;所以,人们对此种真相的认识,进展迟缓。
   
   香港民主党幕后金主的暴露,对大家都是这方面知识的又一次普及和教育,对人们认识中共组建和控制反对派组织的严重事实,有很大帮助。
   
   附:相关报道和网帖:
   Paul转贴:何俊仁李永达自爆 幕后金主于品海 - 东方日报
   
   被推时间:约10小时前
   
   原文链接: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20810/00174_001.html?pubdate=20120810
   
   (以下仅为本站缓存的部分内容,完整内容请查看原文链接)
   
   东方报业集团昨日独家揭发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及立法会议员李永达,向立法会漏报持有该党太子恒利总部的SOUND FACTOR公司股份,事件同时揭露外界一直以为是党产的总部物业,原来是由神秘大股东持有,该党过去十多年向神秘人缴交的数百万元租金,下落不明。何俊仁及李永达昨于舆论压力下,终于肯公开该名神秘人原来是并非该党党员的商人于品海,但其持股量、其它股东身份、以及本属该党资产的租金收入下落,该党至今拒详细交代。该党又推翻何俊仁前日自称无实质控制权的说法,指该公司大部分决定均是由他及其它董事作出,总之就是前言不对后语,愈解愈乱。
   
   SOUND FACTOR神秘大股东原来是并非民主党党员的于品海。(资料图片)
   
   何俊仁及李永达昨绝迹公开活动,延至傍晚六时半、即电视台的晚间新闻黄金时段过后,于其立法会办事处召开记者会,与SOUND FACTOR其中一名董事罗致光一同回应漏报丑闻,首次公开SOUND FACTOR幕后大股东、亦即价值近一千五百万元的党总部的主要业权拥有人,竟为非党员的于品海。
   
   罗致光解释称,民主党前身港同盟成立时,考虑租用及购买物业作会址,但“啲人知系港同盟都挞订”,最后由于品海透过SOUND FACTOR购买太子恒利商业大厦单位。罗致光拒绝透露于品海的实质持股量及现值,亦不肯详细交代还有多少名股东,仅说另一创党成员吴崇文医生及他本人也有捐款,他自己的捐款额为二千元。
   
   何俊仁前日自称对公司无实质控制权,昨日又指该公司大部分决定均是由他及其它董事作出,前言不对后语。(袁志豪摄)
   
   根据土地注册处资料,恒利总部早于九九年“供满”,但民主党依旧每月交租,由九九年至去年民主党的租金支出超过三百四十三万元。罗致光拒绝历年来共向SOUND FACTOR交了多少租金,仅说现时月租为二万元。至于为何“供满”楼仍要交租,为何不转回由民主党直接持有,该党的解释亦十分牵强︰“楼系供完,物业变番民主党持有有好多程序要做,冇想过将佢改变。”
   
   何俊仁及李永达又辩称他们只是受委托代为持有股份的“代名人”,没有收取任何租金、公司股息或董事袍金,故毋须向立会申报。惟罗致光自爆,大股东于品海其实并无参与公司日常运作,公司全由作为董事的他及何俊仁管理,甚至民主党交多少租金亦由他们决定。此说法与何俊仁前日向本报声称“我哋全部系挂名”,明显前言不对后语,亦令人质疑两人是否“假代名,真操控”。
   
   问及这些来自党员及捐款市民,本应属于党产的租金支出,最后去了什么地方?何俊仁指有关租金除了用作缴交大厦管理费,亦会用来支持民主事业,“好似‘青台’(网上电台)唔属于民主党,民主党资助好怪”。但他其后又承认“青台”现已停止运作,拒绝透露其它租金的具体用途或金额。
   
   本报记者昨日专程到吴崇文的医务所守候他,吴证实九○年他与几名人士成立SOUND FACTOR,每人“夹十万八万咁上下”作为购买恒利总部的首期,“咁耐我都冇收番(钱)”。但他自言不欲再追究。本报昨亦曾尝试联络持有SOUND FACTOR八分一股权的李柱铭回应,但至截稿前仍未有回复。
   
   1.总部单位首期由港同盟成员集资,由民主党租金供楼,民主党声称因当年买总部有困难,才找商人于品海成立公司代为买楼,为何于品海最后变成总部的实质拥有人并每年收取租金?
   
   2.总部单位由多间本地及海外公司经极为复杂的架构持有,于品海究竟是哪间公司的大股东?实质持股量和现有价值多少?前后收取了多少租金?
   
   3.除于品海外,相关公司还有多少名股东?他们是什么人?各自及总共持股量多少?
   
   4.民主党声称○八年一名代名人拒再代理SOUND FACTOR股份,才将一半股份转让何俊仁及李永达等人,该名代名人是谁?因什么理由拒绝再任代名人?
   
   5.民主党声称将总部业权由SOUND FACTOR转归民主党程序复杂,但有专家指其实手续相当简单,为何该党没有这样做?
   
   6.民主党声称于品海将总部所有租金用于管理及支持民主事业,包括成立“青台”,何俊仁等人无收取任何股息或袍金,此说法有何凭据?
   
   7.租金的其它用途是什么?共涉及多少钱?该党可曾就此向“付钞”的党员及捐款市民交代?
   
   8.民主党声称SOUND FACTOR租金收入不多,抵销开支后毋须交税,哪些开支是什么?是否涉及瞒税?
   
   ――――――
   
   跟帖:
   
   北方清晨:这个中共特务控股党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就是中文独立笔会副会长
   
   ――――――
   
   Paul:没想到多维于品海是香港民主党幕后大金主
   
   转贴此文并非完全同意其观点。地下党员叶国华长期以来在金钱和物业方面资助香港民主党及其前身一组织汇点。
   
   ――――――
   
   草虾:于品海是机密的党二代吧?
   
   我怀疑,于品海的老爹大概是共匪驻港高干,故有神秘财源,能行走京港。
   
   ――――――
   
   凌锋 90年代初于品海敢支持民主党,也多金。
   
   现在就难说了,不过他没有过河拆桥,也算讲义气。
   
   到底他也吃过老共的亏,最后被逼卖掉明报。
   
   叶国华很多人骂他,但是我对他并不太反感。他不是极左派,了解香港这个地方彼此包容的游戏规则。
   
   ――――――
   
   Paul:与凌锋先生商榷
   
   与林先生商榷
   
   没想到林先生对尚难证实的疑似地下党员梁振英深恶痛绝,却对推荐梁振英当基本法咨询委员会秘书长的地下党员叶国华,及得到中方祝福的多维老板于品海颇有好感。
   
   做了功课,原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民主党的前身有港同盟和汇点。于品海资助港同盟,叶国华金援汇点。香港回归中国后,叶国华任董建华顾问,负责香港民主派和台湾政党工作,八面玲珑。不知道这是否林先生所称许的“包容”?那时候林先生应该还在香港,不知道与叶国华有否一面之缘?
   
   港同盟与汇点后来合并为民主党。叶国华的统战工作很成功。当年汇点领导人和核心成员刘乃强,张炳良,狄志远早被中方收编,成了政协委员,政府高官,公共机构负责人。
   
   林先生声称多维于品海“到底他也吃过老共的亏,最后被逼卖掉明报”,有何令人信服根据?于品海之所以卖掉明报,最主要原因在于维基所说的:“1994年,《香港经济日报》揭露于品海1979年在加拿大读书期间存有案底。于品海据此发表个人声明,他曾于15年前,在加拿大使用他人支票及信用卡,涉及总金额约4600元加币,并藏有手枪,曾服刑四个月。于品海事后辞去《明报》董事局主席及香港报业工会主席的职务。”另一原因是于品海创建明报姐妹报“现代日报”,损失惨重。至于明报席杨事件是难以拿捏掌控精准的偶然突发事件,很难以此解读为林先生所称于品海“吃过老共的亏,最后被逼卖掉明报”。
   
   于品海的财源来自何方成谜,但他在转战不同媒体,不断亏本中一再“复活”,甚至入主多维,让足智多谋的何频败走,令人称奇。倘若于品海如林先生所称对香港民主党讲义气,为何能在北京如鱼得水?除非。。。于品海办现代日报和CTN损失数以亿元美金计,甚至现成中国官方座上宾,依然对香港民主党不离不弃,继续输血,这是为什么?
   
   中国的统战工作是包装得很好的。据说原香港学友社学生辅导中心总干事崔日雄,在九七前曾游说参加学友社补习班的初中生信教。现在崔日雄是香港理工大学学生辅导网络主任。这也是一种美丽的“包容”。
   
   ――――――
   
   凌锋:于卖掉明报时,
   有一笔在珠海的欠帐拿不回来,拖低价格。困难时,北京没有出手救他,因为对他疑惧,虽然他已表态“办一份中国人的报纸”。于始终是个商人,而且是有政治野心的商人,但是不同于曾宪梓。就如自由党还是不同与民建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