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徐沛文集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回头看三毛
·透视琼瑶现象
·“七君子”的真相
·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
·曾节明终于自暴其丑
·廖亦武必须当心
当心小毛泽东
·在比较中鉴别真伪—看穿刘晓波的过程
·刘晓波是诗人吗?
·没有正义的和平是中共的河蟹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白梅笑傲刘太监
·白梅笑傲刘无常
·白梅笑傲刘影帝
·白梅笑傲败类刘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二零一二年是我离开中国大陆的第二十四个年头。我很庆幸在“六四”屠城前就留学德国,否则,我要么继续被中共欺骗而不知;要么象孙宝强等中国精英一样会因说真话而成为“红楼女囚”。孙宝强不仅因抗议“六四”屠杀被囚禁被侮辱三年,而且出狱后还遭受监控和迫害。
   
   而我因身在德国,“六四”屠杀后,不仅可以连续两次去中共驻西德大使馆前抗议,以解胸中怒火,而且还能发表演讲和作品,谴责共产暴行,声援大陆同胞。言论自由,集会自由是德国宪法保障的人权。可是在中国,我们却被共产党剥夺了人之为人的基本权利!
   
   二零零四年,我被迫申请加入德国籍,虽然德国本不是我乐于生活的国度。我赞同生在中华民国,亲历红祸的李一民在《我的宣言》中所说,“近百年来中华民族遭受最大劫难的根源就是马克思主义,全世界也深受其害”。可是德国人至今却只把希特勒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马克思在二零零三年还在德国电视二台(ZDF)的节目“最伟大的德国人”中名列第三,他之前是联邦德国的第一任总统阿登纳和天主教改革者路德,科学家爱因斯坦名列第十。这是“共产主义幽灵”还在德国游荡的一个证据。


   
   我曾数次企图离开德国,可惜每次都不成功,德国成了我今生的宿命。既然躲不了,我就只好留在德国,一边与马克思和恩格斯一样的知识骗子或曰洋五毛唱对台戏,一边为海内外的各国精英当啦啦队。
   
   共产党虽然企图剥夺身在大陆的中国精英的话语权,但在互联网时代,信息无国界,我既听到了孙宝强的呐喊,又读到了李一民托人带到国外的反共宣言。
   
   身在海内外的中国人,只要愿意,都可以获知中共推崇的马恩列斯是什么货色,毕竟共产阵营已经解体,苏联的秘密档案已经公开。
   
   
   非我族类
   
   
   马克思在恩格斯的协助下开创了蔑视道德、颠倒黑白、传播仇恨的共产党文化。一八四八年《共产党宣言》问世后,红祸开始泛滥。恩格斯认识到马克思“就像有一万个魔鬼通过他的毛发捉住了他”,但他却支持万魔附体的马克思,实现“共产主义要消灭永恒的真理,消灭所有宗教和所有伦理道德”的“革命理想”。马克思曾向其女儿劳拉透露,他对幸福的理解是斗争,他所喜欢的颜色是红色,这正是共产党成立后的行径和表现。
   
   列宁把马恩的仇恨学说、阶级斗争落实到了行动上,于一九一七年创建了第一个以共产邪说为国教的红色暴政,并开始渗透和颠覆各国。
   
   列宁还开创了滥用文艺作品篡改历史,美化自己的共产歪风。如果《震撼世界的十天》是共产马屁文学的先锋,那么《列宁在1918》则堪称红色宣传片的样板。斯大林用这部影片伪造历史,抹黑对手,美化自己,走在了毛泽东之前。共产偶像鲁迅的崇拜者总是把共产罪恶算在中国文化的头上,他们不知中国历史上存在独立的史官,连皇帝都不被允许阅读正在撰写的历史,以防皇权干扰书写真实的历史。
   
   一九九一年,用谎言和暴力维持的第一个共产极权终于在民众的抗争中瓦解。被列宁篡夺的二月革命的果实—俄罗斯共和国复活。象征自由平等博爱的三色旗在经受了七十四年的血雨腥风后,又重新在俄国天空中飘扬。
   
   而共产国际虽然在大陆颠覆了中华民国,但中华民国的国旗一九四九年后一直在台湾迎风招展,象邓丽君演唱的《梅花》一样慰藉着共产难民冤民、感化着共产愚民暴民,激励着几代中华儿女。
   
   中共照搬马恩列斯那一套,强行用它钳制中国人的心智,异化中国人的本性,但是中国人一直没有停止抗争,因为共产党没有,也不可能根除中华民族的血脉和中华文化的神根。共产党的假恶斗不可能征服人心。
   
   任何一个良知未泯的中国人都不会甘愿做马列子孙,因为共产党违背敬天重德的中国文化,无论共产党如何破坏中国传统,都无法铲除五千年的文明留下的印记。
   
   
   中华儿女
   
   
   在今生走过的四十六年里,我有二十九年以外文为业,不过这非但没有影响我吸收中国文化的精髓,相反还促使我通过外文和外族获知被共产党覆盖的文化根。
   
   当年我在四川即使被强迫学邓小平的“四项基本原则”,但左耳进,右耳出,因为它不符合人性,而邓丽君的歌声却能打动我,引起我的共鸣,因为她来自中国传统,表达中国人情,带着民族特色。中共当然会把邓丽君的歌曲当“靡靡之音”批判和禁止。可是这不能阻止邓丽君的歌声在大陆传播,虽然邓丽君本人从未到过大陆。
   
   八九民运时,邓丽君在香港参加《民主歌声献中华》的义演。她胸前挂了一块上书“反对军管”的牌子,演唱了歌曲《我的家在山的那一边》。“六四”屠城后,一九九一年她还最后一次去金门慰问国军,并到广播站表达她身为中华民国公民的幸福,并希望大陆同胞“也可以跟我们享受到一样的民主跟自由”。可惜四年后,一代歌星陨灭他乡。
   
   当年我在大陆听邓丽君时,还不知道大陆人在邓丽君的眼里是需要解救的共产人质。如果没有“六四”屠城,我或许也不会一下明白这个道理。没有到过大陆的邓丽君不仅与我的大陆记忆紧密相连,而且还是我流亡生涯的精神伴侣。
   
   我身处德国大都市,但俨然象生活在“小城的故事”里;铭记在心的也是邓丽君的“梅花”。一来邓丽君就是梅花的化身,二来梅有三蕾五瓣,颇能象征三民主义及五权宪法,且梅花凌冬耐寒,表现的坚贞刚洁,足为世人效法。梅开五瓣,好比五族共和,与敦五伦、重五常、敷五教一致;而梅花枝横、影斜、曳疏、傲霜让人联想到《易经》中的“元、亨、利、贞”之四德。因此,撤退到台湾的中华民国于一九六四年将梅花订为国花。
   
   事实上,共产党夺取政权后,中国人流亡世界各地,确实象梅花一样,有土地就有华人。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声和梅花的品质。因此流亡德国的我以“驱除马列,弘扬中华”为写作宗旨。我乐于将我在自由世界上下求索的心得体会,奉献给读者,供大家了解被共产党掩盖的真相和受共产党操纵的人物。欢迎大家阅读我的网上文集,谢谢读者批评指正。
   
    德国科隆,2010年夏草,2012年夏定
(2012/08/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