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中共民族与宗教事务史料类编
[主页]->[析世鉴]->[中共民族与宗教事务史料类编]->[中共中央批转中央统战部等三部门《关于处理所谓“呼喊派”问题的报告》的通]
中共民族与宗教事务史料类编
中央办公厅转发中央统战部
《关于争取达赖集团和国外藏胞工作座谈会若干问题的报告》
(1983年5月5日)
◆◆◆ 中共西藏事務史料類編 ◆◆◆
◆◆ 「改革開放」時期 ◆◆
◆ 1978年 ◆
·中共中央批准的中央统战部《关于争取达赖集团和外逃藏人回归问题的请示报告
◆ 1979年 ◆
·中央统战部、外交部对西藏人坚持要写西藏国籍问题给我驻印使馆的复件(1979
◆ 1980年 ◆
·中共中央转发中央统战部《关于接待国外藏胞工作的意见》的批示(1980年5月1
·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转发西藏四个落实政策文件的通知(1980年9月20日)
◆ 1983年 ◆
·中央办公厅转发中央统战部《关于争取达赖集团和国外藏胞工作座谈会若干问题
·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共中央统战部、外交部、总政治部《关于争取国外藏胞工作
·中共中央统战部《关于接待国外藏胞工作的具体规定》(1983年9月26日)
◆ 1986年 ◆
·中央统战部关于达赖今年不派人回国及我们的处理意见(1986年7月16日)
◆ 1989年 ◆
·乔石同志谈西藏反分裂斗争【1989年3月9日】
·公安部: 拉萨骚乱情况和我们采取的主要措施【1989年3月】
所谓“呼喊派”的性质及其违法犯罪活动……反对党和人民政府。内蒙“呼喊派”中的反动分子公开提出:“共产党是人,我们听神的,不听人的。”浙江“呼喊派”中的反动分子提出:“教徒发展到百分之七十,把共产党的权夺过来。”煽动被他们蒙骗的教徒“要赶快行动起来”“与掌权者斗,与魔鬼斗”,“就是掉脑袋也要干下去”。还有人叫喊:“教会面前有三大敌人,一是三自会,二是共产党,三是人民政府。”河南“呼喊派”骨干叫嚷:把教徒组织起来,“与共产党和政府对抗到底。”“谁要听政府的,我们就要杀掉他和同党”。河南省镇平县“呼喊派”骨干策划组织了一个十七人的“河南基督教赴川布道队”,到四川省广安县去“垦荒”,声言:“广安县是邓小平的家乡,要把他们搅乱,把他们搅动,要让他们听到福音,震动他们”。……反对三自爱国、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他们辱骂三自爱国会是“大淫妇”,“是共产党用来消灭基督教的工具”。叫嚷“坚决打倒三自,宁愿坐牢,也要打倒三自”,“三自是代表共产党和政府的,我们要攻破三自,用主的话去争战,坚决打倒三自,占据教会的地盘,抓教会的权,要永远地抓”。……
中共中央批转中央统战部等三部门
《关于处理所谓“呼喊派”问题的报告》的通知
(1983年5月9日)
◆◆◆ 中共中央宗教管控史料類編 ◆◆◆
◆◆ 佛 教 ◆◆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
国务院宗教局、江苏省民族宗教局
《关于扬州大明寺问题的调查报告》(1980年12月26日)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务院宗教局、江苏省民族宗教局《关于扬
中央统战部印发中央办公厅调查组
《关于文物、旅游和宗教活动场所管理职责问题的调查简报》、
赵朴初会长对宗教工作的意见和中央领导同志的批示
(1985年4月10日)
·中央统战部印发中央办公厅调查组《关于文物、旅游和宗教活动场所管理职责问
◆◆ 天主教 · 基督教 ◆◆
◆ 綜 合 ◆
·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关于抵制外国教会对我进行宗教渗透问题的请示报告》
◆ 教廷關係 ◆
国务院批转国务院宗教局、外交部
关于当前中国天主教与罗马教廷关系问题的请示(1980年6月7日)
·国务院批转国务院宗教局、外交部关于当前中国天主教与罗马教廷关系问题的请
◆ 家庭教會 ◆
中央统战部
《关于原则上不允许基督教徒在家里聚会举行宗教活动的规定的解释》
(1984年10月23日)
·中央统战部《关于原则上不允许基督教徒在家里聚会举行宗教活动的规定的解释
◆ 鎮壓異端 ◆
中共中央批转中央统战部等三部门
《关于处理所谓“呼喊派”问题的报告》的通知
(1983年5月9日)
·中共中央批转中央统战部等三部门《关于处理所谓“呼喊派”问题的报告》的通
◆◆ 伊斯蘭教 ◆◆
◆ 沙甸事件 ◆
·中共中央对云南省委《关于沙甸事件的平反通知》的批示(1979年2月15日)
◆ 哲合林耶教派 ◆
转发《关于宁夏西吉地区哲合林耶教派内部纠纷问题的处理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中央批转中央统战部等三部门《关于处理所谓“呼喊派”问题的报告》的通

◆ 彰往察來 • 顧後瞻前 ◆

   

公 告

◆ 本數位史料屬於「析世鑑·乙編: 中共禍華史料類編」內容。

◆ 因「析世鑑」製作羣人力與時間有限,「析世鑑·乙編」所收數位史料,校對亦難一一盡善,魯魚亥豕或不能免。故我們忠告有任何形式寫作目的的讀者——特別是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者或原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後歸化其他國者,若台端欲直接引用「析世鑑·乙編」數位史料內容,應在使用前審慎核對相關文字的原載體文本;若台端無法核對有關文本的原載體內容,而要直接引用由我們發佈的數位文本,則應列出引用內容來自「析世鑑」或標明採用內容的國際網路位址,以免自誤誤人!

◆ 凡原文字符等內容存在明顯訛誤、缺漏之處,「析世鑑」製作羣採用「【 】」內加校對文字方式,隨原文句標出,不再另行說明。

◆ 要瞭解關於「析世鑑」數位史料的問世與發展、選材與分類等更多背景資訊,可至:

http://blog.boxun.com/hero/xsj2/

   

◆ 彰往察來 • 顧後瞻前 ◆

   

中共中央批转中央统战部等三部门

《关于处理所谓“呼喊派”问题的报告》的通知

(一九八三年五月九日)

   

    中央同意中央统战部和公安部、国务院宗教事务局两党组《关于处理所谓“呼喊派”问题的报告》。现转发给你们,请研究执行。

    所谓“呼喊派”是我国基督教中极少数流亡在国外的反动分子,在国外反动势力的支持和资助下,利用宗教的形式,渗透到国内进行反革命活动的反动组织,根本不是一个什么宗教派別。近两三年来,“呼喊派”的出现、蔓延和它的疯狂活动,已成为危害社会治安、危害四化建设、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一个严重问题,各有关地方党委务必加以重视,决不可掉以轻心,麻痹大意。

    对于“呼喊派”这一反动组织,必须依法坚决取缔。同时,在取缔中要注意严格划清一些政策界限。一定要看到,这是一场复杂的斗争,要取得这场斗争的胜利,必须相信群众,依靠群众,采取正确的政策和有力的措施,讲究斗争策略和斗争方法。要特别注意两条:一是要把极少数反动分子同广大受蒙骗的群众严格区别开来;二是要把利用宗教进行反革命活动和其他违法犯罪活动同正常的宗教活动严格区别开来。

    要加强党对宗教工作的领导,进一步克服“左”的错误思想,同时注意防止和克服右的思想倾向,全面落实党的宗教政策。要加强对广大信教群众的社会主义和爱国主义的教育,特别要善于在新的历史时期做好信教群众的工作,把信教群众争取团结过来。要坚决支持和帮助三自爱国会组织开展工作,充分发挥它的积极作用。要有计划地训练,培养一批能够真心实意地按照党的方针、政策做好宗教工作的干部。这是长远大计,各地党政领导机关一定要注意办好这件事情。

   

关于处理所谓“呼喊派”问题的报告

(一九八三年四月十八日)

    中央统战部、公安部和国务院宗教事务局,最近在北京召开了研究处理所谓“呼喊派”问題的会议。现将有关的情况、问题和意见报告如下。

一、所谓“呼喊派”的由来及其在我国的发展

    近几年在我国部分地区出现的所谓“呼喊派”,是流亡到国外的反动分子李常受制造,并渗透到国内,与基督教“小群”的一部分相结合发展起来的。

    李常受原是我国基督徒聚会处(即“小群”)的头子之一,政治上非常反动。解放前夕,李常受在全国许多城市组织对抗进步学生运动的“福音大游行”,并欺骗教徒把财产“交出来”,骗了四十万美元,以后逃往台湾。一九六二年李去美国(已入美籍),在南加利福尼亚州创立“呼喊派”组织“地方教会”,并向世界发展。一九七九年,李常受乘我对外开放之机,在菲律宾召开所谓“全球长老会议”,鼓吹把重点转向中国大陆,并决定在香港设立渗透机构。后即以香港“小群”内接受李常受观点的魏光禧派“神的教会”为基地,以设在广州的一些联络点为跳板,频繁派人到内地与原来“小群”的一部分骨干分子串连,策划建立和扩展“呼喊派”的组织和活动。

    一九七九年七月,李常受派其亲信余洁麟到广州,召开广东、浙江、福建和广州、汕头、温州、福州三省四市原“小群”部分骨干会议。此后,余洁麟和李常受在香港的其他骨干分子就频繁进入国内活动。余洁麟等人多次深入福建、浙江等地,直接策划发展了浙江等地的“呼喊派”。李常受在香港的骨干分子冯志理、刘事奉、刘绍先等人策划发展了河南的“呼喊派”。李常受在香港的骨干分子肖以诺到北京等地活动,策划发展了内蒙的“呼喊派”。

    最近两年,“呼喊派”在国内蔓延很快,其活动已波及十九个省、市、自治区,受其诱骗或控制的基督教徒达十余万人。主要分布情况是:浙江从温州蔓延到金华、杭州、绍兴、宁波、台州、嘉兴七个地区的四十四个县、市,约七万人。河南省黄河以南以鲁山县为中心,已发展到二十八个县,黄河以北以安阳为中心,有聚会点三十处,约六万人。河北省邯郸、邢台两地区已有十个县发现了“呼喊派”的活动。内蒙乌兰察布盟、巴彦淖尔盟、包头、乌海等四个盟、市的九个旗、县有“呼喊派”聚会处十五处。福建省福州、福鼎等地有“呼喊派”聚会处二十一处,三千多人。目前,各地“呼喊派”正在频繁活动,继续蔓延中。浙江、福建的“呼喊派”骨干狂妄地提出:“一年打下浙江和福建,两年打下全中国。”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在一些基层单位,不仅诱骗、胁迫群众,而且将我们的少数党员、干部拉入“呼喊派”之内。例如浙江省苍南县宜山区龙江公社新美洲大队,四百八十户居民中,有四百四十多户参加“呼喊派”,二十名生产队长中,有十八人“呼喊派”的骨干。浙江省温州市的“呼喊派”利用春节放假期间,布置受其蒙蔽的教徒利用亲友关系拉我党员、干部和青年参加其组织。据他们自己透露,已发展五、六十人。他们还提出培养接班人,从少年儿童抓起。如浙江省东阳县的“呼喊派”骨干分子就举办了为期三天的八岁到十六岁的少年儿童聚会,有六十多人参加。

    各地“呼喊派”建立许多秘密联络点,组织地下交通网,规定联络暗号,频繁举行跨县、跨省的“交通聚会”。其中有些聚会还有从香港和国外来的人参加。设在广州的一些秘密联络点则是“呼喊派”内外联系的枢纽,起着向内地传达外面的指令,偷运、储存、转运大量圣经和非法宗教印刷品、录音带,收集和向外传递内地宗教活动情报等作用。

二、所谓“呼喊派”的性质及其违法犯罪活动

    所谓“呼喊派”,是打着宗教旗号,蒙骗一部分群众,破坏社会秩序,危害国家和人民,进行反革命活动的反动组织。

    在宗教界,我国三自爱国会和广大信仰基督教的群众都把“呼喊派”视为异端邪说。

   (一)“呼喊派”奉李常受为元首,以他的反动观点为神学依据,与国外反动势力有密切的联系,并接受其大量的资助。据浙江温州的不完全统计,一九八○年以来,国外反动教会先后派六人到温州传达指令。温州“呼喊派”骨干接受国外经费,仅已查实的两笔就达八千余元。他们所用的圣经、讲道材料和各种宣传品,都是从国外偷运进来的,仅温州发现的就有一百八十余种,其中二十多种是李常受写的。其他地方的“呼喊派”也从设在广州的秘密联络点领取大量圣经、各种宗教宣传品和李常受的“讲道”录音带。最近在漯河车站查获从广州运往鲁山的一批录音带中,有一个是国外反动宗教头目对鲁山“呼喊派”八个长老的讲话,其中说:鲁山地处中原,交通方便,不仅要把鲁山的“教会”搞起来,还要把周围县的“教会”搞起来,把河南的“教会”搞起来,还要向全国发展,把权掌握住。鲁山的“呼喊派”骨干正按照国外反动教会的指令,积极进行活动。“呼喊派”骨干中,不少人是曾经被关押的或是劳改释放的分子、反革命分子的家属和其他社会渣滓,在河南等地还发现有“文化大革命”中的造反派头头。

   (二)反对党和人民政府。内蒙“呼喊派”中的反动分子公开提出:“共产党是人,我们听神的,不听人的。”浙江“呼喊派”中的反动分子提出:“教徒发展到百分之七十,把共产党的权夺过来。”煽动被他们蒙骗的教徒“要赶快行动起来”“与掌权者斗,与魔鬼斗”,“就是掉脑袋也要干下去”。还有人叫喊:“教会面前有三大敌人,一是三自会,二是共产党,三是人民政府。”河南“呼喊派”骨干叫嚷:把教徒组织起来,“与共产党和政府对抗到底。”“谁要听政府的,我们就要杀掉他和同党”。河南省镇平县“呼喊派”骨干策划组织了一个十七人的“河南基督教赴川布道队”,到四川省广安县去“垦荒”,声言:“广安县是邓小平的家乡,要把他们搅乱,把他们搅动,要让他们听到福音,震动他们”。

   (三)反对三自爱国、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他们辱骂三自爱国会是“大淫妇”,“是共产党用来消灭基督教的工具”。叫嚷“坚决打倒三自,宁愿坐牢,也要打倒三自”,“三自是代表共产党和政府的,我们要攻破三自,用主的话去争战,坚决打倒三自,占据教会的地盘,抓教会的权,要永远地抓”。浙江省东阳、义乌等县的“呼喊派”骨干提出,要用枪(抢传教权)、冲(冲垮三自聚会点)、分(分裂三自教会)的办法,拿下全县教领导权。

   (四)扰乱礼会秩序,破坏安定团结。“呼喊派”利用宗教做礼拜的形式大声呼喊,搅得四邻不安,甚至跑到电影院、集市上去呼喊。还经常煽动被其蒙骗的教徒闹事,抢占教堂和聚会点,围攻公安、宗教工作干部和警察,哄闹党政机关。据浙江东阳、义乌两县统计,从一九八一年九月至一九八二年十月,他们就闹事七十多次,其中几百人跨区参加的闹事二十多次。一九八二年二月二十八日,义乌县“呼喊派”骨干纠集二百多人,冲击一教堂的正常宗教活动,引起冲突。县公安局派四名干部和警察去处理这一事件吋,他们竟把警察的警帽打掉,警服撕破,警棍夺走,还有上百人拥到县委和公安局哄闹。同年四月,河南方城县十三名“呼喊派”骨干分子窜到泌阳县羊册公社进行“游行布道”,当群众把他们扭送派出所进行教育时,他们大吵大闹,辱骂派出所人员,还煽动、胁迫三个县六个公社二千多名教徒到公社、派出所吵闹。内蒙“呼喊派”也几次冲击三自爱国会领导的聚会点。此外,他们还经常张贴大字报,写恐吓信和诬告信,出版和发行地下刊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