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熊飞骏的博客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第一次中俄结盟——近代史之鉴(33)
·戊戌变法——近代史之鉴(3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陈光标“联合国世界首善”假证反思
·对舍本逐末的“狗权运动”说不!
·为招远麦当劳餐厅凶杀案的懦夫看客说句公道话
·关于“美国亡我之心不死”的问答
·中国男人形象差配不上中国女人谁的错?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五)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六)
·中国最具欺骗性的忽悠专家郎咸平
·“自由”是思想信仰自由而不是堕落的自由!
·民主解放上半身马列解放下半身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七)
·关于民主问题的对话
·义和团乱华种下了日本侵华的祸根!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八)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九)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十)
·一个丧失了反思能力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民主不能当饭吃但没民主你迟早没饭吃!
·国民党败选标志台湾民主直追美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熊飞骏

   民族主义源于十七世纪的欧洲,是欧洲专制君主打击地方自治,加强中央集权的旗帜。

   十七世纪以前的欧洲和今天的欧共体很相似,民众心中的最高领袖是罗马教皇和各地主教,行政首脑则是各地方的自治领主。多数国民根本感受不到皇帝的权威。

   因为基督教反屠杀尤其反对内斗,所以中世纪的欧洲内部各国之间很少发生大规模战争,战争目标主要是指向非基督教世界,且多属自卫性质的。英法百年战争虽然断断续续打了一百多年,但死于战争的人数也相当有限。

   而地方自治则是民主宪政的基础。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民族主义的初衷是反民主的。

   “陕隘民族主义”则是十九世纪后期欧洲的产物。陕隘民主义一朝得势,整个人类世界就大祸临头。

   陕隘民族主义使人类走向集体疯狂。

   两次世界大战都是陕隘民族主义的作品。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萨拉热窝的民族恐怖分子刺杀奥地利皇储引发的。二战战火则是狂热的种族主义者希特勒点燃的。

   两次世界大战给人类世界制造了惨重的生命灾难,欧洲死于两战的人数比中世纪一千年死于战争人数的总和还要多几倍。

   所以陕隘民族主义是反文明反人类的。

   陕隘民族主义者强调本民族的主导、中心和道德至高点地位,其他民族必须无条件服从本民族的意志。

   如果狭隘民族主义者拥有压倒各族的优势实力,强调“本族至上”还不至酿成大祸;如果自身处于明显的劣势,还处处显摆“本族至上”就只能惹火烧身了。

   2009年7月5日乌鲁木齐维吾尔族针对汉族平民的恐怖袭击,就是狭隘民族主义分子制造的反文明反人类灾难。

   当大汉民族为乌鲁木齐的恐怖袭击义愤填膺痛心疾首时,可曾意识到我们自己也大面积传染了“狭隘民族主义病菌”?

   不同之处是,我们的“陕隘民族主义”主要表现不是对外来民族玩恐怖,而是顽固排拒外来文明成果。

   对他民族玩恐怖主要伤害外人,顽固排拒外来文明成果的主要伤害对象则是自己人!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有时连爱好玩恐怖的少数民族都不如。

   从义和团乱华至今的一百年间,我们一直都在“排外”。

   我们“排外”的主要目标不是形形色色的外国人,外国人在中国的地位比我们自己人高得多,所以很多中国人出资开办的企业也要想方设法弄个“外资”牌匾。

   我们“排外”的主要目标是“外来文明成果”。那些外来文明成果如果为我所用,将极大推动中华民族的文明进步,大幅提高中国人民的福祉。

   “人类文明成果”是不分国界的,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北冰洋的爱斯基摩人,驱散黑夜的电灯都给他们带来同样的福祉。

   “普世价值”一样是没有国界的,“自由、平等、人权、法治”是全球文明人共享的文明成果,不是什么西方世界的“专利”。把“普世价值”视为西方世界的“专利”本身就是对中国人智慧的蔑视和尊严的践踏。

   在“狭隘民族主义”病菌的毒害下,我们的逻辑经常在搞笑:

   十九世纪西人发明的铁路轮船,在今天的中国人看来谁拒绝谁就是傻子疯子;不知道我们的先辈在百年前都曾沦为视火车轮船为“帝国主义侵华工具”而顽固排拒的疯癫大傻。

   外国人在中国铺役的第一条一公里铁轨,就被今天的中国影视导演们狂拍马屁的慈禧太后花费巨资买下来当作妖魔巨怪拆除……

   我们今天妖魔化能一劳永逸消灭腐败不公,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福祉的普世价值,和慈禧太后当年妖魔化铁路轮船如出一辙。

   百年后的中国人看我们这代人时,就和我们今天看慈禧太后那代人一样荒唐可笑愚不可及。

   我们在后世中国人眼中说不准连慈禧太后都不如?

   因为“普世价值”是高出火车轮船十倍的文明成果!

   这都是“狭隘民族主义”造的孽。

   飞骏实在理解不了,一个能给全人类带来巨大福祉的文明成果,因为是西方发明的,就不符合中国国情了?希望引进文明成果推进中国文明进步的志士仁人就“亡我之心不死”了?

   如果西来的文明成果都是“亡我之心不死”的,马列主义可不是中国人发明的,一样是西方的德国人和俄国人发明的,我们干吗视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在经历深创巨痛付出巨大代价后仍死死抱住不肯放手呢?

   …………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世界上反民主反文明的独裁狂人,都喜欢高举“民族主义”这面旗帜。

   俄罗斯的普京就是典型。

   俄罗斯在普京当政期间出现民主政治大倒退,就是普京熟练玩弄“狭隘民族主义”的恶果。

   前苏联的“世界第二”不过是专制政府的“统计数据”;是“打鸡血”折腾出来的经济军事假象。普京政权不但没让俄罗斯人认识真实的历史,相反还利用国家掌控的新闻资源歪曲历史,把这一“假象”当成值得骄傲和怀念的专制资本。

   在九十年代成长起来的一批俄罗斯年轻人,没有经历过前苏联独裁专制的深创巨痛,只从教科书和政府宣教资料上看到“经济第二、军事第一”的辉煌历史,无疑对那个时代心向往之,“狭隘民族主义”因此病根深种。

   容易感染“狭隘民族主义”病菌的主要群体是年轻人。

   于是俄罗斯年轻人就把“争当世界第一和老大”视为奋斗目标。

   “争当世界第一和老大”本身没有错,关键是采取什么途径。

   最好的途径当然是敞开胸怀接纳现实“世界第一”的文明成果,既然能成为货真价实的“世界第一”,就一定有很多值得学习借鉴的东西,用竞争对手的文明成果来推进本民族的文明进步和快速崛起。

   最坏的途径则是在自己实力并非势均力敌的劣势下,处处和“世界第一”对着干,连有助于本民族兴旺强大的文明成果也抹黑否定。

   被普京鼓捣的“狭隘民族主义”毒害的俄罗斯国民,当然只会选择最坏的途径。

   当西方世界为了全人类的共同利益,敞开胸怀拥抱俄罗斯回归文明世界时,普京主宰下的俄罗斯却象吃错了药,一根筋“坚决抵制西方文明的侵袭”?

   这就好比一群人在一个快要被海水淹没的孤岛上引颈望救,这时刚好来了一条大船。大船船主主动放下吊桥,召呼岛民上船逃生。可岛民居然拒绝上船,说什么只有让他们来掌舵才肯上船?如果他们不能掌舵,那就宁死也不上船。

   这就是的“狭隘民族主义”的最典型症状。

   …………

   近代中国喜欢和俄罗斯抱团。因为共同感染了“狭隘民族主义病菌”,有着很多相似的品味和价值取向,这个团也许很难拆开了。

   但为了中国的文明进步和阳光未来,中国绝不能和俄罗斯抱团!历史的教训已经够深刻的,我们绝不能在同一个历史巨坑里跌倒第二次!

   

   二0一二年八月三十一日

(2012/08/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