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熊飞骏的博客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熊飞骏

   专制体制的暴力宣教殃及到传播“真相”的互联网,近年左右两派的网络口水大战就是在“暴力语境”下进行的。

   不要小看“语言暴力”,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立马就会转入“行为暴力”。

   其实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只有“暴力派”,所谓左右两派的争执不过是“暴力派”和“法治派”的争执。

   中国的多数左派主张不必遵守任何法律程序,用急风暴雨式的暴力运动消灭一切贪腐不公现象,对“暴力革命”情有独衷。

   毛左则主张倒退回文革,用“红色恐怖”和“残酷斗争”来达到夺权目标。

   左右两派的划分是从西方传过来的,两者的区别是左派要求“民主”多一点;右派要求“自由”多一点。

   中国的左派则多是反民主的,所以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中国左派”不过是“暴力革命”派的代名词。

   在毛左与右派的口水大战中,右派“摆事实讲道理”多一些;毛左则动不动就暴粗口骂娘,或从事语言上的暴力恐吓,乱扣帽子乱打棍子。

   常常看到毛左理屈词穷时,就祭起毛泽东发明的“阶级敌人”和 “牛鬼蛇神”政治帽子,尤其在右派展示毛真相时,毛左更恼羞成怒,更容易拿“阶级敌人”和“牛鬼蛇神”来说事。

   下面是前天飞骏腾讯微博一网民和对手辩论时抛下的一句狠话:

   “你就是人民的阶级敌人,毛时代没有把你消灭干净,现在要反攻倒算了!”

   这话够恐怖够血腥的,一直坚持“摆事实讲道理”的一方立马噤声。或者认为对方不可理喻不值得辩论;或者被恐怖血腥味吓退了。

   说到“阶级敌人”,毛中国曾被打成“阶级敌人”的国民可占相当大的比例,在大跃进文革的特定阶段甚至占国民的多数。不同之处有的是“终生阶级敌人”,有的是“临时阶级敌人”。

   “土改”“镇反”时把地主富农和地方士绅打成阶级敌人。地主富农家庭占总人口的10%以上。

   因为有10%这个硬性规定,很多根本不够地主富农条件的贫困农家也莫名其妙戴上了地富帽子。

   颇为搞笑的是,很多真正的地富家庭因为出了个游手好闲吃喝嫖赌的“化孙子”,仔卖爷田不心疼,把父辈传下的厚实家业拿到堵场妓院去了,在共和国成立前夕一无所有,成份变成了“贫下中农”。很多辛苦劳作勤劳节俭的贫雇农,因为江山变红那一刻用节衣缩食的血汗钱卖了些地主“化孙子”的田产,糊里糊涂成了“地主富农”。

   更为怪哉的是:不少付出巨大牺牲的革命家庭,因为在“宜将剩勇追穷冠”的大进军时期,仗势强买贱买了些富人田产,在五十年代初“触犯众怒”被划到地富那一边。

   当年很多贫困农民参加红色革命并非为了什么“民主自由”和“中国崛起”,而是出于皇帝轮流做明天当富人的目的。真正为理想参加红色革命的人则多出身于有一定教养的富人家庭。

   所以半数以上的地富根本不够格,显然冤枉的,是“人民”而不是“阶级敌人”。

   就算那些货真价实的地主富农,多数也是靠勤俭致富,而不是贪贿玩权力致富的,并且多有乐善好施的习惯。如共和国第一大恶霸地主刘文彩,就被当地的贫困农民誉为“大善人”。

   所以地富中的多数也是“人民”,只有少数贪贿弄权仗势欺人的官家地主才属真正的“阶级敌人”。

   五七年反右时期,凡是说过真话的知识分子绝大多数被打为“右派”、“中右”和相当于右派的“坏份子”,高达511万右派加入了“阶级敌人”的队列。

   孤胆英雄朱镕基就在那时被打为“阶级敌人”身陷囹圄。

   我党一直提倡“说真话”,说真话者应该和“阶级敌人”沾不上边吧?所以这部分“阶级敌人”几乎都是冤枉的。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除96人外的511万右派被我党全部“平反”,冤枉率高达99.999%!

   大跃进时期,凡是反对浮夸虚报产量的农民和地方干部多被污为“阶级敌人”。多数农民自然是反对虚报产量高征购的,所以多有“阶级敌人”嫌疑,不同之处是这些“阶级敌人”多是“临时的”,运动一过就很快回到“人民”那一边。

   大饥荒时期,凡是出外逃荒要饭者都是“给社会主义制度抹黑”;私藏粮食私采野菜自吃不上交给公共食堂者都是“破坏分子”,两者自然属“阶级敌人”。

   大饥荒时期多数农民或多或少都干过“抹黑”或“破坏”勾当,所以“阶级敌人”自然占农民队伍的多数。虽然是“临时敌人”,运动一过仍回归“人民”队伍,但划为“阶级敌人”期间对他们的残酷斗争是毫不留情的。

   大跃进大饥荒时期,挨过村干部暴力殴打的农民占绝大多数!

   文化大革命就不说了,不但无权无势的平民百姓随时都被打成“阶级敌人”,连高高在上的党中央领导们多数也被打成“牛鬼蛇神”,是穷凶极恶的“阶级敌人”!

   文革前期无限风光号称天兵天将,曾经被毛泽东多次接见的造反派骨干,在七十年代利用价值一过后多数也被打成“阶级敌人”,五大学生领袖全受到“阶级敌人待遇”隔离审查。中央文革小组除毛夫人江青和大太监康生外,陈伯达、王力、关锋、戚本禹也被赶入“阶级敌人”队伍。

   …………

   综上所述,毛中国多数“人民”都享受过“阶级敌人”待遇,都曾因莫须有的政治罪名受过政治迫害。

   今天的中央领导们多数也是“阶级敌人”的后裔,连唱红总司令前重庆党委书记也不例外。

   所以绝大多数“阶级敌人”都是无辜的。

   毛中国参与迫害“阶级敌人”的骨干主要是“红五类”。这个队伍的外延在毛中国是日益缩小的,文革时期则缩小到“人民的少数”。

   很多“红五类”在毛中国也享受过“阶级敌人”待遇。例如文革前期高呼“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正牌红卫兵高干子弟,在1967年上半期多数沦为“牛鬼蛇神”的“狗崽子”,打上了“阶级敌人”标记。唱红总司令小小年纪就因“阶级敌人”身份蹲了五年大牢。

   因为毛中国“阶级敌人”绝大多数都是无辜的,迫害“阶级敌人”就等于是“迫害无辜”;“消灭阶级敌人”则属“滥杀无辜”!不是“革命”而是有组织“犯罪”!

   那些曾参与过“迫害”和“消灭”阶级敌人的红五类和他们的后代,就算不为自已或父辈当年的暴行反省忏悔;至少也不应该当成骄傲的资本自鸣得意吧?

   很多毛左的父辈也许都是当年的红五类,他们是反省忏悔了还是自鸣得意了?

   多数不但自鸣得意,还梦想再操刀来一次“滥杀无辜”。

   多数毛左虽然对毛万岁五体投地,但都对毛当年没有把“阶级敌人”和“牛鬼蛇神”斩尽杀绝颇有微词。如果让他们一朝掌权得势,一定把他们杀光消除后患!

   毛左们不知道,尽管他们先辈位列“红五类”,但多数并不是“终身红五类”,很多在特定历史时期都享受过“阶级敌人”待遇。

   如果毛万岁当年真个按他们的期望把“阶级敌人”斩尽杀绝,多数毛左根本不可能来到这个世界上。

   毛左的精神领袖前重庆书记,也绝不可能活到领袖唱红那一天。

   为“滥杀无辜”慷慨激昂,应该是特色中国独有的血腥景观,在地球上绝无第二分店。

   毛左猖獗的中国真的很危险!

   飞骏的先辈当年全家参加了红军,出了几个红军烈士。先辈们当年为了革命理想,也曾为情势所迫“滥杀无辜”过。

   飞骏为先辈勇于“反抗强权”的壮举自豪,但也为他们曾经的“滥杀无辜”深深忏悔。

   我实在理解不了为父辈的“滥杀无辜”慷慨激昂的人们?

   人类世界任何人都没有权力“滥杀无辜”!伟大领袖也不例外。那些动不动就高呼“消灭”的毛左们,请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有本事杀强占中国16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的俄国人去!别总想着对中国同胞大开杀戒!中国人爱好自相残杀的恶劣品质该叫停了!

   我们都是中国人!

   

   

   

   

   

   

   二0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

(2012/08/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