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民族敗類 草泥馬粟裕]
明暗經緯錄
·美國的軟實力優勢
·掂量一個政府的實力與真心實意
·自由的海風
·台灣深山裡本土大黑熊的話
·共產黨莫言國民黨未抗戰
·陸生的帳單應由中華人民共和國來支付
·國民政府的仁政 荒地有情天
·台灣貔貅 只吃不拉
·台灣弱勢人口規劃之責
·中共曾經利用劉延
·人性的自由
·令計劃真正的致命傷 侵犯河南的南水北調計劃執行
·誰在消費中華民國的治權 行政院
·秒殺18大去毛化 增中山 穩中華 民心向
·傳奇人物 國寶金嗓子 反映了時代的辛酸過程
·抗美援朝的中共遺毒思想
·台灣亂民盲從被民進黨挖空國家資源 卻要軍人抵罪
·請邱毅揭發是誰在蝕國家數萬
·推背圖 中華民國生我美猴死我俄鵰
·赤伏符 中興名主政治讖言
·如何點共黨死穴
·連勝文臭乳未乾 不夠格當丐幫幫主
·中華民國是渡過台灣海峽的中樞執政政府
·父親的故鄉與習仲勳情系祖居地南陽
·來自于美國總統的致謝函
·如何幫助馬英九總統振興台灣中華
·如何幫助馬英九總統振興台灣
·心理分析台灣民情 以台制台
·龍應台這個人請下臺
·送給中華民國文化部長一首歌
·連戰是否用丐幫的錢 援助百萬給雲南
·要如何形成一個中國共識
·嬗變PK政改 天下三嬗都是亡國奴的不屈不撓行動政變者
·天下三嬗 方興未艾
·中共軍委歷史定案是叛國的組織
·民進金光黨蔡英文侵佔外省金條
·請習近平聽一首歌 抗戰七十四軍軍歌
·黨龍
·細雨夢煙難回首
·1979美國解放中共治理下的人民 才有如今帶有西方特色的中國共產制度
·Coup 好個沒志氣的紅衛兵
·美國赤字懸崖pk中國政治懸崖
·時代的金執吾 治理大中華備忘錄
·明慎政體
·使中華民國再度恢復國際的聲名
·馮小剛流氓導演 會遭到集體追討美金10
·澄清李陵與湯恩伯的千古奇冤
·國民黨舊金山支部探花
·出席白先勇新書‘父親與民國’發表會的感想
·文氣蕩漾的第29屆北加州中國大專校友會聯合會晚宴
·中華民國台灣的流行歌曲音樂教父 劉家昌
·哈佛醫學研究所的莊醫師 H7N9禽流感說明文
·論一國氣勢的形成
·徐志摩的歌 流傳在台灣與美國
·化作千
·敦促習近平總統 落實和平發展外交
·
·李敖走了 在春天裏 何以新聞媒體均未報導?
·杜斌吶喊我是人 在繁榮富強的祖國領土上
·父親節冥思
·祝福習近平先生60歲生日快樂
·中華民國的道統精神 就是商朝的伯夷與叔齊
·比較周文王的周易與商易
·故國的康定情歌
·外國月亮不比中國圓 外國空氣比中國新鮮 外國水
·中華民國積極備戰日本之備忘錄 德國支援中華軍事防禦史實
·追夢京華
·國民黨始終是與中國大陸和解中的主角
·7.7.國殤日
·7.7.國殤日 國難日
·沒有中 那來央﹖
·是誰在唱未央歌
·奉告共黨新生代 歷史會有還原的狀態
·比較四位中華民國總統的醫療福利與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士
·中華共和國的國粹是 假借烏托邦名義 行使吃人肉之實
·追尋早期中華人的心靈價值
·我開始喜歡上臉書,因為昨天它給了我出其不意的小橫財
·唱紅打黑 天下大亂
·中共建軍節與國共和談的真諦
·
·習近平被蒙蔽了 統戰不是團圓
·大陸可惜了
·改革步步為艱 同志仍需努力
·中華民國國家利益不等於連家勢力消長與嫡長子的繼承威權
·老共智囊又被黑臉民進黨加上白臉國民黨的聯軍給將軍了
·鄭人買履是中共大陸人教條主義下的人性模式
·行政院被立法院凌駕於上了!
·王毅打王金平 台灣人不要錯怪馬英九
·為什麼共產黨對薄熙來在秋分處分﹖
·薄熙來認共黨為父 太沉重
·秋分的氣象預報
·永懷濟南民族英雄 國民政府外交官蔡公時
·何謂中華民國寬容精神
·孔子告訴弟子子路﹕道不行,乘桴浮於海
·比較台灣與大陸的政府績效
·禮失求助野 孔子名言
·欺負老外就是砸自己招牌 斯文掃地是中國的現在進行式
·論矛盾的滿族意識
·2014國民黨2甲子的輝煌 120年的奮鬥
·連勝文並非是中華民國的中流砥柱
·中華民國早已超越三軍總司令發號施令年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敗類 草泥馬粟裕

民族敗類 粟裕
   
   好個賤種粟裕! 你真欠揍﹐打國民黨內戰﹐你七天七夜未眠。
   
   好個民族敗類! 同舟共沉! 草泥馬! 打日本人﹐你睡得死死的。

   
   1937年﹐湯恩伯在南口﹐守著長城﹐三天三夜﹐未睡。
   
   不然﹐中共還在窯洞裡河蟹
   
   粟裕﹐被誰整死﹖
   
   自作自受﹐
   
   自作孽﹐不可活。
   
   是不﹖
   
   
   
   
   附錄
   粟裕指揮淮海戰役7天7夜不睡 昏睡3日后要雞湯
   (博訊北京時間2012年7月26日 轉載)
   
    來源:同舟共進 作者:吳東峰
   
    核心提示:粟裕注目地圖,口授命令,夜以繼日,七天七夜未眠,雖疲憊已极,
   仍一刻不懈。1949年1月10日,張震副參謀長報告:我軍攻克敵最后一個据點劉庄。
   將軍仰天長舒:“好啊!”即昏睡過去。三日后方醒,眾將領急前往慰問。將軍面
   容憔悴,輕聲問:“有沒有雞湯啊?”
   
   
   
    本文摘自《同舟共進》2011年12期,作者:吳東峰,原題:“滄海一粟”——
   粟裕大將軼事
   
    記得1983年2月7日上午,新華社南京軍區記者站站長顧國璞把我叫到他的辦公
   室,神情嚴肅地對我說:“2月5日,粟裕同志去世了,上海《文匯報》要發兩篇紀
   念粟裕同志的稿件,你去組織一下。”顧國璞是戰爭年代的軍事記者,政治上成熟、
   敏感,也是我從事新聞工作的引路人。他還特意交代:“在位的領導都很忙,最好
   找已退休的老同志。”當時我并沒有想到這里有多少深意,而是簡單地想到,粟裕
   是共和國第一大將,功高蓋世,現在的南京軍區部隊高級指揮員絕大多數都是他的
   老部下,找人寫兩篇悼念文章肯定沒問題。可是事情并沒有預期的那么順利。起初,
   我們選擇了兩位華東野戰軍著名戰將、大軍區正職領導約稿,兩位首長的秘書很快
   就回電了,回答的口徑一樣:首長身体不好,無法寫。由于時間比較緊,我又走訪
   了几位大軍區副職領導,都未能如愿。
   
    幸虧第二天南京軍區政治部組織了新四軍老干部悼念粟裕同志座談會,使我們
   的約稿有了著落。南京軍區副政委孫克驥主持座談會,半天時間,我一刻不停地記
   錄著。這真是千載難逢的采訪机會,十多位老將軍以他們的親身經?歷回憶了粟裕大
   將的丰功偉績,講述了一個個令人難忘的故事。這篇文章的內容大都是在這次座談
   會上和其后補充采訪所得。
   
    座談會后,我們約了孫克驥和周蔚昌兩位同志為《文匯報》撰稿,他們欣然答
   應。2月10日,新華社播發了粟裕逝世的消息,上海《文匯報》和江?蘇《新華日報》
   立即以重要位置刊出了孫克驥、周蔚昌悼念粟裕的文章。
   
    需要補充的是,當時我并不知道,粟裕在1958年因所謂“教條主義”受錯誤批
   判后一直沒有“正名”,直至逝世;不知道粟裕逝世后的治喪、訃告、告別儀式的
   安排上經?歷了意想不到的波折;當然更不知道孫克驥等新四軍老同志是頂著很大壓
   力,自發舉行了悼念粟裕同志的座談會,這竟然是當時唯一一個最高規格的悼念粟
   裕同志的活動。
   
   揮師活捉張輝瓚
   
    粟裕將軍常自謂:“滄海一粟。”某日,粟裕將軍訪葉劍英元帥。臨別,葉帥
   扶杖送。粟裕急阻之曰:“老帥相送,不敢當。”葉帥曰:“百戰之老將,豈能不
   送!”粟裕對曰:“滄海一粟,不足挂齒。”葉帥送出大門,望其背影贊曰:“戰
   功高不居功,貢獻大不自大。不簡單呢!”
   
    粟裕身經百戰,曾組織指揮了“七戰七捷”、魯南、孟良崮、沙土集、豫東、
   濟南、淮海、渡江?、上海等重大戰役。1955年評軍銜,粟裕戰功赫赫而未能評上元
   帥,實為憾事。
   
    1930年12月29日,紅軍包圍國民党張輝瓚部于江西龍岡。其時,粟裕任紅軍第
   六十五師師長,正立于龍岡小街,颯爽英姿,溫文爾雅。忽見兩騎兵飛至,下馬向
   粟裕報告:“朱總司令、毛總政委問捉住了張輝瓚沒有。”粟裕答:“張輝瓚跑不
   了。”即命一騎兵先回,報告即可捉住張輝瓚;另一騎兵暫留,待捉住張立即返回
   報告。約一刻工夫,前方即傳來消息:“張輝瓚捉住了!張輝瓚捉住了!”
   
    紅軍長征始,粟裕任紅軍挺進師師長,率部轉戰閩浙邊,開展江?南三年游擊戰
   爭。粟裕率挺進師主力先后四次往返于浙南和浙西南之間,為恢复重建浙西南根据
   地九死一生,歷經?艱險。某日粟裕等于龍泉河和松陽溪之間被敵圍困,急忙組織泅
   渡過河,日夜行軍180里,連打七仗方沖出包圍圈。又某日行軍中,突然被敵据點觀
   察哨發現,其時后有追兵無法后退,粟裕讓大家摘下紅五星八角帽,裝作敵保安部
   隊,竟大搖大擺闖關而過。又某日,粟裕渡瑞安飛云江時,因遇旋渦,突感身体被
   水往下吸,幸好有戰士將一傘柄遞之,才幸免于難。將軍晚年回憶三年游擊戰時言:
   “一千多個日日夜夜里,大部分時間是露營,青天作帳,大地當床,很少脫過衣睡
   覺,經?常和衣而臥,枕戈待旦。”
   
    1938年6月17日,粟裕率江?南新四軍先遣支隊進入江南敵后,韋崗伏擊,初戰
   告捷。是役,我軍擊斃日軍軍官2名、士兵13名,繳獲長短槍10余支,擊毀汽車4
   輛。我軍只付出了陣亡1人、負傷數人的代价。戰后,粟裕作五言詩一首:“新編
   第四軍,先遣出江?南,韋崗斬土井,處女奏凱還。”陳毅聞之亦賦詩贊曰:“彎弓
   ?射日到江?南,終夜喧呼敵膽寒,鎮江城下初遭遇,脫手斬得小樓蘭。”粟裕將軍
   威名由之鵲起。
   
    1939年冬,新四軍江?南指揮部成立后,駐江蘇溧陽水西村。某日,日寇集結重
   兵席卷而來,距指揮部僅數十里。粟裕親臨前線指揮抗擊,大胜歸。陳毅聞訊,手
   書對聯貼水西祠堂,以贊粟裕,聯曰:“食少事繁諸葛公;輕裘緩帶羊叔子。”
   
    1946年10月15日,中央軍委致電陳毅等:山東、華中野戰軍會師后,在陳毅同
   志領導下,粟裕負責戰役指揮。見電后,陳毅告粟裕:“軍事上我出題目,主要由
   你來做文章。”粟裕答:“我還像過去那樣,當好你的助手。”之后,粟裕作為陳
   毅之助手,將帥協?謀,珠聯璧合,親密無間,故華東有“陳不离粟,粟不离陳”之
   說。
   
   “毛主席當家家家旺,粟司令打仗仗仗胜”
   
    1947年7月13日至8月27日,粟裕指揮發起蘇中戰役,首戰宣(堡)泰(興),
   再戰如(皋)南,三戰海安,四戰李堡,五戰丁(堰)林(梓),六戰邵伯,七戰
   如(皋)黃(橋),連戰連捷,殲敵六個旅又五個交警大隊,共五万人,史稱“七
   戰七捷”。戰后,當地軍民歡欣鼓舞,以歌頌之:“毛主席當家家家旺,粟司令打
   仗仗仗胜。”粟裕聞之大惊,急阻其傳播。
   
    孫克驥將軍告余,粟裕善打運動戰,作戰沒有教條主義,机動靈活。1945年初,
   粟裕率新四軍蘇中部隊南下浙西,至天目山區臨安以南,新登地區,与國軍頑固派
   作戰。天目山峰險岭峻,几乎所有山頭都有敵頑碉堡。其時我軍沒有重武器,攻克
   碉堡困難极大,傷亡极大,部隊上下都感到很被動。粟裕及時發現這一情況,果斷
   決定部隊后退兩百多里。敵人以為我軍潰敗而退,离開碉堡群追擊。粟裕利用敵軍
   兩路部隊追赶的時間和空間差,在運動中將敵逐一殲滅。是役,新四軍主力部隊先
   后殲俘敵五十二師副師長、七十九師參謀長、突擊縱隊副司令以下六千八百余人。
   
   
    孫克驥曾求教粟裕作戰体會,將軍一言以蔽之:“從實際情況出發,靈活用兵,
   什么時候好消滅敵人就在什么時候打;哪里好消滅敵人就在哪里打;什么敵人好消
   滅就打什么敵人。”
   
    粟裕作戰,善于示形,以迷惑和調動敵人。萊蕪戰役“示形于魯南決戰于魯中”,
   即為示形范例。初,南線之敵密集穩進,難尋戰机。粟裕果斷棄山東解放區首府臨
   沂,命少量部隊減兵增灶,偽裝華野全軍于南線与敵周旋。其時,粟裕率主力急速
   北上,虎躍魯中,一舉全殲深入我魯中解放區腹地之敵李仙洲集團。戰后,粟裕總
   結曰:“此役功在示形。為引敵于南線、殲敵于北線,我一示連續作戰疲憊之形;
   二示必保山東解放區首府臨沂,將決戰于魯南之形;三示我主力失利于臨沂外圍之
   形;四示我軍准備西渡黃河,撤出山東解放區之形。示形之妙,使敵深信不疑,故
   而為我獲得戰机。”眾皆服之,敵亦服之。
   
    粟裕指揮作戰,素以冷靜沉著著稱,嚴格細致聞名。南京軍區原?副參謀長金冶
   告余:孟良崮戰役,傳來擊斃國民党整編七十四師師長張靈甫消息后,各部隊或休
   整,或報捷,或總結,均以為敵已全殲。而粟裕將軍則埋頭案牘,將我上報殲敵之
   數与敵七十四師實編之數反复核對,發現相差七千人左右。將軍即口授命令曰:
   “各部隊繼續搜查孟良崮,不可放松警惕,特別是一些比較隱蔽的山溝里,沒有命
   令,不許停止。”果然不出將軍所料,我軍于一隱蔽山溝里發現了這批敵人,并及
   時全殲之。
   
   善騎善射,帶兵嚴而不厲
   
    粟裕有四寶:槍、地圖、指北針、望遠鏡,均為軍事指揮員須臾不可离身之物。
   除了四寶,粟裕還有几大特點--
   
    极重視地圖。戰爭年代,一到新地,首要之事,即挂地圖,看地圖。全國解放
   后,將軍辦公室、書房、臥室,仍滿挂地圖,曰:“不諳地圖,勿以為宿將。”
   
    善騎,且能倒騎馬背,如張果老之倒騎毛驢。行軍途中常召開“馬背會議”,
   背朝前,面朝后,与馬上諸將徐行徐議事。
   
    善射,尤喜打運動目標。某日,粟裕至某部途中,見一大獾扒土尋食,提槍不
   發。警衛員急曰:“快開槍!”將軍揮手,命之:“你去惊它一下。”警衛員遵命
   前趨几步。大獾聞聲,疾跑。將軍舉槍斃之。又某日,泛舟高郵湖,湖中有野鴨群。
   將軍先投石惊之,野鴨急飛遁;繼連發三槍,三野鴨凌空而墜。
   
    喜開車。凡長途行軍,必与司机輪流駕駛,樂此不疲。1948年4月,將軍奉中
   央、毛澤東之命,由河南濮陽赶到河北省阜平縣南城庄匯報,途中有一半路程為將
   軍持方向盤駕駛。
   
    帶兵嚴而不厲。某日,將軍至訓練場,見几位戰士邊練射擊邊聊天。將軍取一
   銅?錢,置于槍之准星,命一士兵曰:“擊發!”隨著扳机聲,銅?錢“當啷”落地。
   將軍取槍,臥姿趴下,复置銅?錢于准星,擊發數次,銅?錢紋絲不動。將軍站起,
   即走。眾士兵羞愧不已。
   
    蕭鋒將軍言:孟良崮戰役中,我華野十縱二十九師八十六團一營,為防敵榴彈
   炮襲擊,積极改進工事,即于防彈隱蔽洞兩側分別挖兩小洞,形成洞中之洞,其狀
   如貓耳,故稱“貓耳洞”。是役,十縱阻擊敵援四個旅,巋然不動,斃傷敵人兩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