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黑色杰克 ]
井蛙文集
·女儿经
继续叙述
·这被玻璃撞碎的六月有你的狂吠(小说)
·第三?晚上我?在想那??的??(小说)
·伸手可摘的不是你童年的?果(小说)
·一只萤火虫 (小说)
·◎ 四孔黑?扣(小说)
·棉花糖 (小说)
·越南?叔(小说)
·被缚的爱情受伤的树(小说)
·这几天在想北京郊外的篝火(小说)
·变形的月季 (小说)
·关于过年的共同记忆 (散文)
·上海澡堂
·郭小川的女性情结
·碗(小说)
·王丹印象记
·小说:积雪
·散文:郭小川的书房
·小说:我的奶妈福妹
·年少轻狂之一:嫁人
·年少轻狂之二:初恋
·年少轻狂之三:黑社会
·猫的午餐
·满人
·岛上的秋天
·罗沙
·五月花与感恩节
·我的童年玩伴
·陛下和仆人的早晨
·离岛往事
·无聊的死亡
·水流动的感觉
·疯子遇上疯子
·内疚
·隐藏的花裙
· 罂粟与蝴蝶
·荷兰的风车
·荷兰冷却的火焰
· 在塞纳河延伸的地方
·巴黎日记
·她们的儿子
·想念老太太
·姐妹
·尴尬
·夜半风吹
·书评:《追风筝的人》
·一套被极力推荐的童书
·井蛙云抱:诗人对话录
·生命的地图
·男人的内衣
·《芬芳之旅》的激情与绝望
·《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另一种囚禁——《凡高之眼》艺术评论
·诗人的年龄
· 异端的命运
·蒙克夕阳下的精神地狱 艺术评论
·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
· 艺术与瑜伽
·书讯:井蛙新著付梓
·塞尚的苹果
·修拉的十年光色分割
对话筒
·老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反动后代-----郭小川之子郭小林的六四狱中记(访谈
·访谈诗人吴非——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1)——
·访谈诗人胡俊──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2)──
·民运人士何永全──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3)──
·民运领袖杨勤恒──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4)——
·诗人林牧晨──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6)——
·人民广场运动斗士魏全宝---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7)
·访流亡作家张先梁(沈默)──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八──
·流亡诗人孟浪──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9)——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从佛国流亡到佛国--西藏诗人东赛访谈录
·Interview poet Dongsai
·穆文斌狱中生活访谈录
·俞心焦访谈录
孩子的语言
·童诗系列:春田花花和秋天的苹果树----给天才儿童依诺
·童诗系列:看海的狗
·一只斑点狗很想搭火车
·童诗系列:孩子张开口
·童诗系列:红翅膀鞋子
·童诗系列:爸爸和笨笨鸡
·童诗系列:春天鸟的苦恼
·童诗系列:翘鼻子
·童诗系列:爷爷,我也老了--献给安徒生
·童诗系列:童年的战争
·童诗系列:一只猫的困惑
·童诗系列:虫子的监狱
·童诗系列:六一猪油糖
·童诗系列:麦当当里快乐的一秒
·童诗系列:旺旺和友友
·童诗系列:拉毛的小脚
·童诗系列:儿童节献礼:《阿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色杰克

   黑色杰克 井蛙
   
   1.
   
   在热浪中翻滚的奶牛


   夏天持续很多个这样酷热的下午
   
   桌旁一大堆人在等最好一盘扑克牌
   二十一点就是黑色杰克的宿命
   
   你的和我的幸福都带给一只奶牛的尾巴
   让她摇晃起来
   
   多热的天
   
   这么多人围在一起
   他们高喊着:黑色杰克,黑色杰克
   
   摇滚起来的热浪就是我们今天的命运
   
   愁苦已经过去
   律法从不存在
   
   这座580高速公路边上的木屋与山上的风车一起
   一个男人吹着轻松的哨子
   
   孕妇,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哼着黑色杰克的音调
   多热的天
   
   这些工厂里刚下班的工人
   出租车司机没等回家的钟点
   
   他们趁早围聚一起
   从那里到这里只是个把钟头的车程
   只要赢一次,赢一次大的就有很多钱了
   
   胜利就在一秒钟里的一霎那之间靠近或者远去
   他们喝着新鲜的啤酒说着周末的语言迎接下一秒钟的一霎那
   
   伦勃朗的光就在窗子上
   奶牛就在窗外的不远处安静地晒着太阳
   
   一对年轻的父母轮流喂奶,刚满月的婴儿睡着了
   一阵激烈的喊叫声翻滚着另一阵激烈的叫喊声她始终像过冬的智者
   
   很多人赢了
   
   真的,脸上都是黑桃A与红桃K的相遇
   
   2.
   
   塔罗牌一样神秘的手指掐算着时间与灵魂的诡秘
   干枯的老妇人衣着褴褛
   
   绕来绕去像多年前越战逃难时摸不着门槛儿
   她在找最幸运的曾经玩过的那张木桌
   她穿相同的上次赢过钱的衣服
   她默默地祈祷,菩萨啊,让我赢一次
   哪怕一次我就再也不来了
   
   这鬼地方真的已经够我受
   我怎就这么倒霉
   
   今天,不是狗日子是什么
   
   黑色杰克黑色杰克在哪里
   
   声浪从这里环绕到老妇人的口袋
   她看上去很憔悴
   
   “我从昨晚耗到现在还没回家”
   
   这个在时间的头顶上找寻命运的人
   
   她不是那个站在大门口吸烟的年轻女人的朋友吗
   她们相互认识多时,她们每天相见
   
   或者周末一起度过热浪般的下午
   
   但她们从不轻易搭讪
   
   这是神秘的像玩塔罗牌的手指带着灵魂与时间的咒语的习惯
   
   她们的脸上
   
   默不作声像洞悉天文星象的巫师围坐在木桌旁
   
   喊二十一点的人们在另一边上唏嘘不已
   
   伦勃朗的光开始走进黑暗
   奶牛已回去多时
   一阵清凉的晚风绕过草地
   
   580高速公路边上的木屋与风车又欢聚一起
   
   他们知道时间就在命运的头顶上轻轻滑过就不会回来
   
   3.
   
   只是,对于女人
   这里没有向年龄挑战的轻浮与躁动
   一星半点的厄运会像狗熊一样黏贴着今天的手指
   
   直到午夜才来的中国人,与越南人
   黑人与一些白人聚在一起
   
   喝着新鲜啤酒
   
   他们都听说白天的热浪熏坏了山上的奶牛与这家高速公路边上的木屋
   
   黑色杰克是胜利者与不惧怕失败者的重叠星座
   
   他是今天与明天的巫师
   
   他是无法被一个人单独掌握的密码
   
   他只是一个周末的下午,一个热浪翻滚的奶牛的青青草地
   或者伦勃朗的光射在窗户上
   
   律法此时不必存在
   人的灵魂会在午夜过后的每一个钟点绕过头顶
   
   像巫师的眼睛懂得命运
   
   有时是人,有时不是
   
   2012-8-20
   CHINA HILL
(2012/08/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