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家庭教会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为坐满22年牢的良心犯秦永敏祈祷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0年12月
·两月来众肢体不能来教会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1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为一周后即将出狱的何德普祈祷
·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祈祷
·我们教会的聚会被阻止请为我们祈祷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2月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2月20日圣爱团契众肢体被粗暴软禁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3月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4月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圣爱团契文稿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告(2)
·圣爱团契文告(3)
·圣爱团契文稿4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5)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8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2年8月8日
     
     
   1、七九民运老前辈:杨靖
     
     杨靖,一个中国七九民运老前辈。在78、79年西单民主墙时代,杨靖是民运刊物《四五论坛》的主要成员,为此被判8年有期徒刑。当年与他共同努力奋斗的同伴们,徐文立、刘青(均为《四五论坛》的主要成员),以及魏京生、刘念春、任畹町等等,在先后坐牢后,先后流亡海外。而杨靖一直坚守在国内,虽然过着清苦的生活,但他依旧是坚持信仰,为了中国的民主进步,尽心尽力。
     
     1981年至1989年,杨靖坐牢8年,在牢里受尽了各种苦难。他入狱时,孩子还没有出生;他出狱后,孩子已经快8岁了。他理应尽自己最大努力去补偿孩子,他也是这样想的;但是,为了中国的民主进步,他很难做到这点。因为,在他找了一个又一个的工作后,他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良心犯,如果依旧是坚持信仰,坚持真理,是不可能有正常生活、工作的。
     
     由于不可能有正常的生活、工作,他一家人生活的非常艰难。马淑季,他的妻子,一个民运的家属,同时更是一个老民运。在78、79年西单民主墙时代,《四五论坛》的刻板、印刷,很多都是出自马淑季——这个当年的新娘子(与杨靖恋爱、结婚都在这段时间,他们夫妻是真正的民运伴侣)。杨靖坐牢了,她一人艰难地带着孩子。杨靖出狱了,这些年来,她是艰难地维持着一家人的生活。
     
     几天前,我去拜访他们夫妻,马淑季谈到,这许多年来,她只打过3次车(出租车),其中1次还是给单位办事。她自己到外边饭馆吃饭,也不会超过10次;在外边,如果饿了,一般就是买个火烧。在外边也很少买水,出门前,一般都是自己带瓶水。如果没有带水,就到银行里去喝水,哪里有不要钱、免费的水。她说,只能这样艰难着,因为一大家子人,还要吃饭。
     
   2、七九民运老前辈:徐文立
     
     徐文立是78-79西单民主墙运动的重要代表之一,他曾是当年民刊《四五论坛》主要负责人,为此徐文立曾被判刑15年;徐文立还是98-99组党运动的的重要代表之一,他曾积极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为此徐文立曾被判刑13年。徐文立在牢里先后受了16年的苦,如其中有3年是被单独关押在“小号”里渡过的。因是当年中国著名民运人士,在中美有关部门的接触下,2002年12月24日徐文立兄以“保外就医”形式流亡美国。
     
     当年,为了中国的进步,徐文立在牢里受了很多的苦;同时,他的家人——妻子贺信彤和他们女儿,在监狱外也受了不少的苦。如贺信彤作为老师不能给学生讲课,后来被迫提前退休。他们在苦难中,但是他们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为此他们受到很多朋友的敬重,为此不少朋友时常去看望他们。
     
     虽然,他们一家现在不得不流亡美国;在生活上应当不再有以前那样的艰难;但是他们没有因此就放弃自己的信仰,自己的追求,这些年来,我们是时常听到他们的声音。如几天前;我们的朋友,也是七九民运老前辈,何德普和他的妻子贾建英,以及一些上访维权人士,因为维护应有的权益,受到一些“黑社会”的殴打;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徐文立为主席)就及时地发表了声明,对此表示关注。
     
   3、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00年,辽宁李宝芝等基督徒因为参加家庭教会,受到警察马义的刑讯逼供,并被劳动教养。2001年受他们家人和教会主内肢体的委托,我写信给中国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我曾经的大学儿科学老师、当年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之后此信中所附的、基督徒刘凤钢所写的《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被发表在海外华人基督教杂志《生命季刊》上。2003年,为此,我被抓到远离北京、更远离辽宁的浙江杭州,后被判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在狱中,我经历了很多苦难。在监狱外,我妻子也经历了很多苦难,时常被监视、软禁,并且还为此失去了护士工作。因为要到远离北京的监狱去看我,她被迫辞职。我出狱后,依旧不自由,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因此一直不能正常生活、工作,而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有病也没有钱去住院治病动手术,而最后不得不求助朋友们。
     
     面对这些,我没有悲观失望,而是坚持信仰,为此我坚持申诉。面对这些,我没有悲观失望,在如此的环境中,我依旧坚持自己原有的科学(医学、脑科学)研究工作。在知道我依旧是坚持申诉,坚持科研后,作为我多年的朋友,杨靖、徐文立表示支持。在此,对这两位老民运,我表示衷心的感谢!!!
     
     在此,我也希望得到更多朋友的支持。
     
     徐永海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座机电话:86-10-82082198,手机电话:86-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与科研
     
     我们看了徐永海写的《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请您支持我一个基督徒良心犯的科研工作》、《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与科研。
     
     2000年,辽宁基督徒李宝芝等因为参加家庭教会,受到警察马毅的刑讯逼供。2001年,受辽宁这些主内肢体的委托,徐永海揭露了警察马毅的刑讯逼供。2003年,为此北京的徐永海被抓到远离北京、更远离辽宁的浙江杭州,被判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徐永海认为,这完全是冤假错案,他要为此坚持申诉。我们认为申诉是每个公民的权利,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
     
     因为这个冤假错案,徐永海失去了原来的医生工作;又因出狱后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有病也因为没有钱去治病动手术,而不得不求助于他人。面对这些,徐永海没有悲观失望,在如此的环境中,依旧坚持自己原有的科学(医学、脑科学)研究工作。我们认为科学研究是每个公民的权利,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科研。
     
     为此我们公开签名:杨靖、徐文立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附:我是论文《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和,我的文章《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均首发在博讯)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2年7月25日
     
     
     关于人的大脑前额叶功能,当今科学知道的很少,认识人的大脑前额叶功能将会是一个重大科学发现。在此,我提出了:“人的大脑前额叶功能是:是使人具有爱情信仰的天性”。
     
   一、爱情信仰的本来面目:当真的具有爱情信仰时,就会具有牺牲精神,就会战胜私心
     
   1、共产主义信仰能使人大公无私、勇于牺牲,但也使人具有强烈的仇恨心理
     
     1966年“文革”开始,我6岁。我家边上的官园体育场时常斗争人、打死人;不远的福绥境八层大楼时常有人跳楼。第二年1967年我上了学,因在“文革”十年中(1966年至1976年),老师不能好好教,学生不能好好学,如我小学一、二年级时,学校就没有过考试;还尽不上课,如我初中时,有学工、学农,还有三个学期是在校办工厂上的。我高中时“文革”结束了,恢复了高考,我们才可以好好上课了。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我大学毕业后,我先当内科医生,后当精神科医生,再后我“当”了良心犯。
     
     “文革”十年,我从6岁成长到16岁。在这十年中,我们时常听到的是,江姐、刘胡兰、董存瑞等等人民英雄。虽然,那时我还只是个青少年,我还不知道马列主义、共产主义都说了些什么;可是,通过对这些人民英雄的崇拜、效法,共产主义信仰进入到了我的心灵中;使我对劳苦大众具有强烈的爱,对地主资本家具有强烈的恨。当年我们是真的具有共产主义信仰,为了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为了消灭剥削阶级,我们可以勇敢杀敌,我们可以甘愿流血牺牲,我们可以不要任何好处,而具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没有了私心(战胜了私心)。
     
     1976年“文革”结束了,我逐渐认识到:“虽然,共产主义信仰是那么的美好,一方面要建立一个美好的——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社会;另一方面能使信仰者——为了人民的幸福——大公无私、勇于牺牲。可是,共产主义信仰却又能使人具有强烈的仇恨心理,‘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对阶级弟兄要像春天般的温暖,但对阶级敌人要像严冬那样的残酷无情’,这样的仇恨心理必然会带来‘文革’这样的灾难”。随着80年代的改革开放,共产主义信仰逐渐离开了我的心灵,使我逐渐放弃了共产主义信仰。
     
   2、基督信仰能使人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能使人甘愿与耶稣一起走十字架道路
     
     1989年我偶然走进了教堂,在这里我听到了耶稣,我接受了耶稣;1990年我开始参加家庭教会,并逐渐开始带领大家在一起学习《圣经》。虽然,那时我还只是初信仰耶稣,我还不知道神学教义、神学理论都说了些什么;可是,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基督信仰进入到了我的心灵中;使我开始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也能与我们一起去天堂,而不下地狱。虽然是初信仰耶稣,但是出于基督信仰,出于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我们可以甘愿流血牺牲,可以不要任何好处,而具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没有了私心(战胜了私心)。在《圣经》中使徒保罗说:“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9:3)。
     
     为了传福音(让人人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1994年我们书写了《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来介绍我们的家庭教会。其中写了:“我们面对恶劣的环境并未停止聚会,我们今后依然以耶稣为我们的榜样跟主走十字架的历程”。1995年因此文我们被劳动教养。在2年的劳动教养期间,我一直被关在“小号”中,而经历了很多苦难。其中最痛苦的就是对母亲的思念(那时我还没结婚),我是深深体会到了母子亲情。这十字架道路也使我更加具有了大爱的心;即深深看到仇敌的罪,这罪将使他们在地狱中受到严厉的惩罚,而怜爱他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