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匪首毛泽东》9、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 ]
郭国汀律师专栏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反了你!竟敢不尊敬我大法官!
·就十五载官司致最高法院法官的公开函
·中国法官如何让吾尊敬/南郭
·最高法院的院长们为何威胁郭国汀律师?
***(五)涉外亿元合同诈骗案
·涉港“亿元”合同诈骗案之辩护词/郭国汀
·惊心动魄的辩护
·涉外亿元诈骗案致有关负责人的公开函
·致福建省委、省政府各位领导及福州市委、市府各位负责人的公开信
·关于本司与福州市粮油公司贸易纠纷案及因此而被无辜拘留、逮捕者至福州市、福建省、中国政府、公安、检察各部门负责人公开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市长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函
·关于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的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中央政法委书记紧急呼吁函
·福州市公安局插手涉港经济纠纷造成海内外不良影响事
·亿元合同诈骗案郭国汀律师与龚雄副市长会谈备忘录
***(59)(五)郭国汀律师名案劲辩
***(1)政治良心案
·力虹(张建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咄咄怪事
·郭国汀力虹被中共无罪重判的真实原因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简析严正学所谓颠覆国家政权案
·严正学所谓[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必须公开审判
·强烈谴责胡锦涛公然践踏法律任意拘禁人律师的恶劣行径
·东洲惨案发生的根源——呼吁由联合国组织调查团进行公正调查/郭国汀
·评吴爱中张惠刘兰(法轮功讲真相)案的两审判决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辩护词
·律师关于郑恩宠案的二审辩护词
·郑恩宠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申诉状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作家张林又被刑事拘留!
·声援支持杨天水和张林
·杨天水是令人敬佩的民主战士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师涛是当代中国英雄——
·六四与师涛
·师涛为中国记者受难为自由民主坐牢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匪首毛泽东》9、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

    《匪首毛泽东》9、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

   

   郭国汀编译

   

   1937年9月25日,9000名日军进入平型关,由于粗心大意和轻敌,日军未侦察也未采取任何防范措施;林彪的八路军115师设伏,打死日军约3000人,缴获100辆卡车物资,八路军死400余人。[1]中共官方将其吹嘘成红色游击战的经典范例,归功于毛泽东的英明指导。实际上,平型关战斗仅是国军主导的太原会战中某个战役中的一场战斗,而且共军打的仅仅是日军后勤部队。日本军方称之为日军的“胜利病”,日军军官很少重犯类似的胜利病,但胜利病在其他方面整体上影响日军,表现为残忍野蛮,歧视中国人,放任士兵强奸,抢劫,酷刑,任意杀虏。而且平型关战斗是林彪擅自决定打的,林彪1941年3月在苏联报纸上发表文章称:“毛泽东反复拒绝批准八路军投入战斗,我们请示毛后未收到回复,于是决定打”。毛对平型关战斗非常愤怒,说这是帮助蒋介石。林彪承认这是迄今共军打日本的唯一的一次大型战斗。[2]

   

   朱德应蒋介石之邀请拟前往重庆与蒋商谈解决国共军事冲突问题,被毛扣留在延安。日军大举轰炸重庆,沿长江进逼重庆,法国,英国被迫关闭与中国相通的通道,彭德怀为缓和此危机,决定发动‘二十四团大破袭战’(即后来被中共大吹特吹的‘百团大战’(中共后来称共有115师46个团,129师47个团,120师22个团),破坏南北铁路交通线;亦即指挥者彭德怀1960年代承认仅24个团参加旨在大破袭即破坏南北铁路交通线,却被中共宣传吹嘘成‘百团大战’!1940年7月22日彭电告毛,拟8月10日行动,后连续三次电报毛均没有答复,拖至8月20日,彭德怀决定动手,从8月20日-9月10日袭击铁路沿线,主要是德州至石家庄,石家庄到太原和太原到大同段。炸毁桥梁,涵洞,遂道,破坏煤矿;9月袭击日军守军击毖敌军(主要是伪军极少日军)3000或4000人,共军则丧生22000人,[3]日军被迫从前线抽调回一个师。从10月到12月,日军反攻,恢复铁路交通。日本1941年春重新考虑其北方政策,6月O司令采取‘三光’(杀光,烧光,毁光)政策,结果共产党统治区人口从四千四百万降至二千五百万。[4]当然中共自吹自擂的百团大战战果宣称:“在三个月又十五天的战斗中,毙伤日军20645人,伪军5555人,俘日军281人,伪军18400人,拔除日据点2933个,缴获步马枪5400馀支,轻重机枪200馀挺及其它大量武器弹药,破坏铁路948里,公路3000馀里和桥梁、车站、隧道260馀处,破坏煤矿五所……”朱德称共军伤亡90000人。[5]

   

   亦即因‘百团大战’共军一共仅打死打伤日伪军约4000人,即便按中共自吹的战果,仅打死打伤日伪军26200人,但共军伤亡90000人,而且引发的日军疯狂报复采用“三光政策”杀害中国平民数百万人。此后,八路军主要打伪军而几乎未打日军,仅有小规模活动,诸如埋地雷,设陷阱,挖地道。八路军的运作旨在让日本人不得安生。新四军较之八路军则更不值得一提,八路好歹还打了平型关和二十四团破袭战,新四军居然自始至终从未有过任何打日军的任何象样的纪录!在江苏,新四军与日军之间有一默契安排,共军不攻击铁路和火车,作为回报日军不在铁路沿线建围墙和雕堡,使共军得随意运动过境没有障碍。所有的证据皆指向一个结论,在共产党抵抗日本的同时,他们旨在打击重庆政府。[6]

   

   [1] Dorn, Frank, The Sino-JapeneseWar, 1937-1941, From Marco Polo Bridge to Paul Harbor( New York, 1974)p.120-132. Also,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 Longman, London andNew York, 1995, p.215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05

   

   [3] Whitson, William W., The ChineseHigh Command: A History of Chinese Communist Military Policy, 1927-1971,( NewYork, 1973) p.70-74.

   

   [4] Johnson,Chalmers A., Peasentnationalism revisited: The biography of a book, China Quarterly 72 (December1977) p58.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4

   

   [6] US War Department, The ChineseCommunist Movement, 2 Vols Washington 1945 ,p.121,127,129,131,140,142,145.

(2012/08/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