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郭国汀律师专栏
·网警\网友\特务与郑恩宠案
·郑恩宠律师的最后一篇代理词
·关于记者杨金志、陈斌严重侵犯郑恩宠律师名誉权的律师函
·郭国汀律师如果你还是个真正的男人的话,请你勇于承担败诉的责任。
·郑恩宠案上海当局特务什么下流无耻的手段皆用
·谋害郑恩宠的凶手是谁?
·郑恩宠案上海高院驳回上诉后网友们的评论
·请记住一位伟大的律师英雄——郑恩宠/郭国汀
***(四)香港联中公司与厦门国际贸易信托投资公司国际贸易争议再审案
·司法腐败的典型案例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反了你!竟敢不尊敬我大法官!
·就十五载官司致最高法院法官的公开函
·中国法官如何让吾尊敬/南郭
·最高法院的院长们为何威胁郭国汀律师?
***(五)涉外亿元合同诈骗案
·涉港“亿元”合同诈骗案之辩护词/郭国汀
·惊心动魄的辩护
·涉外亿元诈骗案致有关负责人的公开函
·致福建省委、省政府各位领导及福州市委、市府各位负责人的公开信
·关于本司与福州市粮油公司贸易纠纷案及因此而被无辜拘留、逮捕者至福州市、福建省、中国政府、公安、检察各部门负责人公开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市长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函
·关于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的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中央政法委书记紧急呼吁函
·福州市公安局插手涉港经济纠纷造成海内外不良影响事
·亿元合同诈骗案郭国汀律师与龚雄副市长会谈备忘录
***(59)(五)郭国汀律师名案劲辩
***(1)政治良心案
·力虹(张建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咄咄怪事
·郭国汀力虹被中共无罪重判的真实原因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简析严正学所谓颠覆国家政权案
·严正学所谓[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必须公开审判
·强烈谴责胡锦涛公然践踏法律任意拘禁人律师的恶劣行径
·东洲惨案发生的根源——呼吁由联合国组织调查团进行公正调查/郭国汀
·评吴爱中张惠刘兰(法轮功讲真相)案的两审判决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辩护词
·律师关于郑恩宠案的二审辩护词
·郑恩宠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申诉状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作家张林又被刑事拘留!
·声援支持杨天水和张林
·杨天水是令人敬佩的民主战士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师涛是当代中国英雄——
·六四与师涛
·师涛为中国记者受难为自由民主坐牢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郭国汀译

   

   苏联1918年9月3日启动的红色恐怖的受害者达15万人。布党红色恐怖目标的先后顺序为:(1)非布党之政治性军人;(2)工人;(3)农民;(4)哥萨克;(5)社会不需要的分子;(6)人民的敌人;(7)可疑分子;(8)人质。

   

   暴力镇压工人反抗被掩蔽得最严实。1918年初开始连续两年镇压持续强化,到1921年达到高峰。特别是科洛斯 塔德(Kronstadt)暴动。1918年 初彼得堡工人便示威抗议布尔什维克党;在1918年7月2日总罢工失败后,1919年3月再次暴发工人抗议活动;布党逮捕了数十位社会主义革命党领导人, 包括极受工人拥戴的马丽娅(Maria)。引发了全面罢工抗议布党政府。(85)3月10日 普提洛夫(Putilov)工厂工人委员会,在一万人大会上通过一项决议谴责布党政府不过是由契卡和革命法庭支撑的中央委员会独裁专制。(86)列宁于3月12日至13日亲自赴彼得堡,当他试图向罢工工人演讲时,被工人将他与季 诺维也夫一道轰下台;工人高呼:“打倒犹太佬和人民委员!”(季氏是犹太人)3月16日契卡袭击由武装工人护卫的工厂,900名工人被捕,200多人未经审判被处决;所有参与罢工的工人均被开除 或在宣誓是受反动派鼓动欺骗参与的重新聘用。此后,所有的工人均在严密监控下,1919年春,契卡在各主要工业城市专门设置间谍和线人定期汇报工人思想动态。1919年春,发生了数十起罢工,均被残暴镇压。在苏联各主要工业中心,均发生了工人罢工抗议事件。要求取消布党特权,释放政治犯, 自由选举苏维埃和工会,取消红军,结社自由,表过自由,出版自由。87工人时常成功地与红军合流,军人们高呼“打倒犹太佬!打倒布尔什维克人民委员!”在(Drel, Bryansk,Gomd, Astrokan)占领和抢劫部分城市;经数日战斗,契卡才在忠于政府的军队的配合下夺回控制。布党用饥饿手段制服工人,枪决了数百名罢工工人。1919年3月-4月,在图拉(Tula)和阿斯特拉卡汉(Astrakhan)的镇压最残酷。德泽尔津斯基于4月3日前往图拉苏军工基地,这里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政治活动家众多;1919年3月初逮捕数百名社会主义革命党人,引发大罢工抗议。3月27日和4月4日契卡逮捕另外800名领头者,并强行关闭工厂。所有的工人皆被开 除。由于饥饿反抗最终失败。重聘工人必须签署一项保证,不得参加任何停工,否则将被枪决。4月10日复工之前,76名工人领袖被枪决。87阿斯特拉卡汉(Astrakhan)是战 略要地,西北科尔查卡(Kolchak)的军队与西南邓尼金白军交接处,当地红军拒绝向示威游行的 工人开枪,不少士兵加入工人队伍,攻占布党所在地并杀了几名人员;该区军委主席基洛夫(Kirov) 立即颁布命令,不惜一切手段,消灭这些白军害虫。由于逮捕者过多,监狱爆满,数百名士兵和工人被捆绑手脚挂上石头抛入伏尔加河。3月12日至14日,2000至4000名罢工工人被射杀或淹死。3月15日开始镇压资产者,所有的富裕人家均被抢劫,多人被捕或被杀;估 计受害者达600-1000人。在一周内估计约3000至5000人被枪杀或淹死。理论上,苏联人按等级分成五类,布尔什维克党享有特权,其次是重工业工人和红军,最末尾是坐着干活的人,包括所有的知识分子和贵族;彼得堡1919年-1920年分成33个等级卡,凭卡领取不同的物资;布党利用饥饿方法来控制和奖 励不同等级的人。1921年2月1日,列宁致信托洛斯基称:“如果必须如此,那么让数千人死亡,但必须拯救国家。”891919年底到1920年初,自2000家企业被军事化后,布尔什维克与工人阶级之间的关系严重恶化。军事化是托洛斯基提出的歪理。军事化措施旨在恢复秩序,结果却相反;引发了无数停工,罢工,暴乱,但皆被残酷镇压。1920年上半年,77%所有的大中型企业均受罢工影响。1920年1月29日,列 宁致信第五军区军委主席斯米诺夫(Smirnov)称:“我很吃惊你对此问题的轻视,而不立即枪决为数众多的破坏犯罪的罢工工人。”901920年6月6日,图拉军工厂工人拒绝星期日上班工作,厂方召来契卡逮捕罢工工人,随着越来越多的工人被捕,数千名女工和家庭主妇来到契卡总部,要求将她们一道逮捕!四天内一万多工人被关押于一个契卡看守的露天场所。最后28人被判监 禁,另200人被判流放。

   

   镇压农民起义

   

   农民暴动始于1918年厦天,1919-1920年扩大,到1921年达到高峰。导致农民暴动的原因,不断地强制征粮 和强制征兵。1918年厦,苏共中央计划以制度性征收农产品的政策,取代过去相对自由的交易,各地 区各单位均事先预计的收获数量,强制向布党政府交纳粮食等农产品,只有在完成计划后,农民粮食换取的收据才能用于购买制成品。强制征兵。1919年契卡逮捕了50万逃役者,1920年抓了70万至80万。数千名逃役者被枪决,家属被抓做人质。1918年秋后,人质被日益 广泛适用。92

   

   列宁1919年2月15日, 签署一项命令:授权地方契卡从未清扫大雪的铁路沿线地区抓捕农民人质。“如果铁路线积雪未清扫干净,人质将就地处决。”1920年5月12日,列宁向各地签署一项指令:“七天内逃役者不回各自家中,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助逃役者,均得作为人质,并按例处 置。”

   

   契卡报告称:1919年4月30日,4月 初唐伯夫(Tambov)省在雷布亚契斯基(Lebyachisky)地区,富农和逃役者举行暴动,高喊“打倒共产党!打倒苏维埃!”60人 被捕,55人被立即处决。93

   

   数千类似的报告表明在布尔什维克党与农民之间极大的暴力对抗状态,由逃役引起的暴动,被布党以富农和匪徒为名镇压。苏共往往轰炸和烧毁村庄。当局往往限令逃役者归家,过期一律视为匪徒,格杀勿论。而且民事政府与军事当局皆发布命令:“任何帮助森林匪徒(即躲藏入森林中的逃役者)的村庄一律烧毁!”94

   

   1918年10月15日-11月30日期间,在12个省共发生农民自发暴动44起,2320人被捕,620人死于战斗,982人随即被处决。480名苏共政府人员被杀;其中112名是粮食征集队员,红军士兵和契卡秘密 警察。

   

   1919年9月,10个省共有48735名逃役者和7325名匪徒被捕;1826人被杀;2230人被处决;政府与红军人员伤亡430人。

   

   最富裕的萨马拉(Samara)和辛比尔斯克(simbirsk)省,1919年被要 求交纳1/5全俄国谷物,导致自发的抗议并演变成一场真正的起义。三万农民军占领了12个城镇,布党失控整整一个月,布党被迫派数万大军前往镇压;1919年4月契卡头子的报告称:“4240名造反者战死;625人被即时处决;6210名逃役者和匪徒被逮捕。”95

   

   乌克兰是沙皇王朝时代的面包库,后成为莫斯科和彼得堡的粮仓。因德国和奥匈帝国占领的破坏,乌克兰业已呈现饥荒,布党仍然强征重税逼粮,而且布党还拟对乌克兰所有的大户实行国有化,旨在将糖,粮食大生产变成集体农庄,将农民变成农业工人,因而遭到农民强烈反 抗。

   

   农民在反抗德国和奥匈帝国占领时已经军事化,1919年既存的数十万农民军在乌克兰政治家指挥下,农民军决定实行他们的农业革命:土地归农民,自由贸易,自由选举苏维埃,不要犹 太佬!许多乌克兰农民数世纪以来就有反犹太传统,他们将布党和犹太人皆赶出乌克兰。95

   

   布党与乌克兰农民军和白军争夺该地区。1919年4月暴发了首次反布党抢粮食的暴动;当月在乌克兰的四个省发生93起农 民暴动;1919年7月头20天,契卡自已统计共发生210起暴动,涉及数十万军事武装战斗员和几 十万农民。希赫尔伊夫(Hryhoryiv)农民军有两万人,包括部分哗变红军,有50门迫击炮,700挺重机枪,占领了数个城镇一个月。设立了一个临时政 府其要求:“所有的权力归乌克兰苏维埃人民”。“乌克兰是乌克兰人的,打倒布尔什维克党和犹太佬!”“土地分享,自由企业,自由贸易!”96

   

   泽勒尼(Zeleny)农民军有近两万人,占领了除少数大城市以外几乎整个省,其口号是:“苏维埃万岁!”“打倒布尔什维克党和犹太佬!”

   

   1920年初白军被打败后,布党与农民军直接对抗,直到1922年才平息。1920年2-3月间,一场新的大规模农民暴动暴发,史称黑鹰起义(PitchorkRebellion),其有五万农民军,但装备落后;布党红军则有加浓炮和重机枪,几日内数千名农民军被屠杀,数 百个村庄被烧毁。(97)农民暴动是因为征粮队强行征走几乎全部粮食,每个农民仅给留下35磅谷物,55磅土豆,及1/5生存必须品;农民被迫为生存而战,直到两年后被饥饿击败。

   

   第三个反抗布尔什维克党的中心是乌克兰本身,一支15000人装备精良的农民军,大多由逃役者组成,另有一支2500人的骑兵 队。1917年12月哥萨克人被布尔什维克党列入另类,列入富农阶级敌人,群体灭绝的对象。他们的财产被没收,土地分给沙俄国移民,被责令交出武器,历 史上作为边境居民,沙皇法律许可哥萨克人拥有武器。这些措施皆是1919年1月24日 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委员会为消灭哥萨克人的一个秘密决议:“唯有政治正确,采取群体恐怖手段无情地消灭哥萨克富裕农民,只至最后一个人。”99

   

   1919年2月-3月中旬,苏俄共处决了超过8000名哥萨克人;在每个村庄,革命法庭在数分钟内以反革命行为罪名判处哥萨克人死刑;面对此种蛮横无理,哥萨克人别无选择,唯有起义。

   

   1919年3月11日,哥萨克人在维森斯科亚(Veshenskaya)首举义旗,号召16-55岁的男子起义:“我们哥萨克人并不反对苏维埃,我们支持自由选举,反对共产主义,反对集体农庄和犹太佬;我们反对强制征粮, 抢粮和契卡没完没了的处决”。4月初哥萨克人起义队伍扩大到三万装备精良的哥萨克部队。99

   

   1920年11月-12月,在收回克里门亚(Crimea)后,布尔什维克党至少屠杀了五万平民。1920年10月契卡主要头目之一兰德尔(Karl Lander)上任第一件事即 设立一个“去哥萨克人专门委员会”,在一个月内处死六千人并立即执行。家属有时甚至邻居被当作人质关押。妇孺老人冻饿死无数,女人尽一切手段活命,看守利用此将女人视作妓女任意蹂躏。(100)哥萨克人反布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1919-1920年期间,依最可信的估计,300万人口,约30至50万人被杀。

   

   布尔什维克党在城市实行无产阶级专政。首先解散先前 选举产生的议会。禁止所有的贸易,立即导致粮价上涨,进而短缺。对资产阶级课以重税,为确保资产阶级支付重税,大量将其关入集中营作为人质。105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