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巩胜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巩胜利文集]->[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巩胜利文集
·《宪法》无能,国家必然紊乱
·“孟浩事件”告诉国人什么?
·全球反恐亟需新防略
·21世纪的“贫穷病”——“金融危机”却贫穷不分通吃而来
·中国性、美国性·性娱乐?
·关于“孟浩告诉了国人什么?”-刘卫平给巩胜利的来信
·保尔森访华 中元超意义
·中国再暴反腐巨震
·中、日走向何方?/巩胜利 星野俊明
·丙戊:呼唤“法制中国”定乾坤
·【世纪评论】Google、百度的生死期
·中国“上帝”与资本主义垄断
·中国《监督法》之笄
·中国房地产再飙涨?
·“中元”开放—中国金融生态开始建立
·江山必由“民意”出——从美国中期选举及其看今天、未来的趋势和意义
·孙中山的信号
2007年
·【世纪聚焦】中国何以频发暴力“灭门案”?
·【今日评论】“春运”与拉姆斯菲尔德原理
·“新年特稿”2007:繁华中国的全球性困顿
·【世纪新论】五十八年“法制中国”环境大系.
·陶君:著名学者巩胜利的遭遇告诉我们什么?(请关注)
·【世纪新论】2007·黑色星期2及其
·【博讯新论】2007·吴敬琏
·【博讯评论】央行调率与1.1万亿美元悬剑
·【“博讯”中国评论】 柳斌杰接替龙新民是好事?
·驾驭金融马车中国还需真功夫
·2007全球“5·1劳动节”大扫描——澳警开枪洞穿了什么?
·【世纪新论】放歌香港的美丽与悲哀
·中共为何非杀郑筱萸不可?
·“月亮女神”8月16日追月——日本登月抢跑中国之前?
·国宝——汉代“六龙镂空歙砚”欣赏
·“独家特稿”:美欧中商战到底为什么?
2008年
·独家报告:南中国“变天”前夜……
·“春运”何以危机中国30年?
·谁撑起了全球高油价之天?
·重审许霆,中国人期待什么?
·人心•人心—→国家之心!——再评3•22 “谢长廷:不要为我哭泣”及任何国家、政权存亡之道
·封杀《色,戒》的全球性悖论——评“封杀”演员汤唯与电影《色•戒》的理论与实践
·上诉。“我没有犯罪”!——评“许霆案”罪与非罪一个国家法理与判定的游戏规则之紊乱
·写在2300万公民载舟覆舟的霎那——上台下台•历史的……
·汶川大地震大反思——“5•12” 中国国难之晕
·颓废的中国股市——“6•10”近千股跌停 沪指暴跌7.73% 再回一年前的3000点
·【独家新论】谁撑起了全球高油价之天?
·【独家新论】中国股市癌病变?
·独家透视:中国钱太多让举世麻烦?
·腐败H5N1变异
·奥林匹克100年凸凹——创29届奥运108年投资之最 为未来奥运会创举世之难
·中国股市回到2001年
·保尔森与次贷危机末路——从232年华尔街看“次贷危机”及对中国经济60年的启示
·【次贷危机】系列——美国劫 中国毒
·次贷危机系列——亨利•保尔森“战无不败”
·G20峰会想干什么、能干啥?(上)
2009年
·【今日评论】 中国总理真可能失言?
·独家聚焦:把美元挑下马,中国还没有准备!
·G20没给中国好脸色——全球第2次G20伦敦金融峰会及所取得的“重大成果”/【国际透视】
·什么东东?什么中国?/【今日评论】
·中元国际化上路?——方略中元国际货币所迈出第一步与可能之路
·汇源之矛攻力拓之盾——中国政府否定可口可乐收购汇源之全球“市场经济”原理
·中国法律个案何以乱象丛生?
·世界“三元”初长成——美元233年 欧元10年 人民币60年 中元开年?
·特别聚焦:一场迟早要来的货币之战
·全球IMF新悬机?
·谁山寨了“中国市场经济”?——挖开铁道部“动车组火车票价不属于价格听证”及其根源意义
·纪委成股东——“公权”上市纲常之乱?
·一罐饮料喝醉中国——评中国“第一品牌”王老吉饮料遭遇“中国风”狂飙?
·博讯独家时论:货币的美国苹果与中国橘子
·“中国威胁论”究竟源自何方?
·依法制权,中国真能建树?——评“法制环境”举世悖论及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
·谁烧钱?谁上绞刑架?——评中国“法制环境”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
·中国怎对“两拓”说不?——全球铁矿石“定价权”究竟在哪里?
·反腐败,中国固有黑洞?——评广东省纪委“直管”的国家环境生态建树利弊
·学术腐败,国家腐败更霍乱
·中国剑指“特别提款权”意欲为何?
·哪来的腐败?哪来的“敌对势力”?
·一元、十元、千亿元!
·【尖峰时论】“中国信心”再上那座巅峰?
·与水争锋岂能不覆?
·焦点时论:房地产撑出中国的天?
·【回眸60年】 中国“话语权”何衰?
·法制国家→法官·律师的法律游戏该怎么玩?
·〖今日评论〗中国盐业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
·〖今日评论〗“传承中华”就这样吗?
·“中国价格”的游戏该怎样玩?
·象大自然那样制衡自然——黄豆发芽与大国建树
·反击“特保”致中国劳命伤财——评中美贸易战双方要出的王牌及可能实施的全方位对策与行动
·劫匪“执法”:能无法无天?
·独家聚焦:美元何以跌跌不休?
·中国“坚决抑制产能过剩”——北京叫停广东超三峡项目为什么?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阻在哪里?
·什么比毒品、海盗更来财富?
·奥巴马访华之后事……
·【特别聚焦】中国:阳光下的“黑案”
·【独家透视】中国:买美国债还是黄金?
·中国“一揽子货币”之惑?
·COP15:大国中国还找不到门?
·2010及未来中国制造“惊世录”——“中国价格”怎样走出中国?
2010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2012年,是中国经济正在加速30年至今不遇的放缓期。据中国国家统计数据显示,7月份工业增加值为2009年5月以来的最低增速。上个月公布的今年二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也仅有7.6%,低于一季度的8.1%,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增速,也是最低质量的粗放型经济增长,长期享受各种政策优待的国有企业,也发出了盈利预警,经济衰退已经不是阴影,而是决策层必须近30年面对的一种刻不容缓现实。2012年7月31日,胡锦涛主持的政治局会议,定调下半年经济政策为“稳增长”(其实这是已经坚持了三年来的一种措辞),中国国务院出台了一系列鼓励民间投资实施细则等促增长政策,国家发改委也加紧了项目审批,来拉动中国投资经济。不管是宽松货币也好、还是中国式大投资拉动也好,中国至今还没有拿到货币投资(或宽松货币策略)国家经济的“金钥匙”,更不象236多年美国,长期大规模负债来将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国家、约70年时间建成了全球唯一的一个超级大国。
   

(Ⅰ)


   
   当下,在欧洲经济几乎垮掉以及美国经济4年多一直不景气之际,全球市场颇为关注的另一个问题是新兴经济体是否能够延续近年来的趋势继续推动全球经济增长。这在很大程度上将由中国经济情况所决定。因此市场一直非常关注中国经济面临的风险和再往何处。目前三个领域的风险较为突出:避免经济硬着陆,实现经济结构再平衡以及弥补中国的体制与全球国家经济发展的漏洞。

   
   2012年中国,不管是鼓励民资、还是快批项目、还是垄断的国有企业,这些局部性政策对缓解经济衰退的作用并不显著。以地方政府为代表的投资主体期待的是再来一次“四万亿”,全面地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为经济衰退而输血。地方政府甚至已经架好了锅,就等着中央货币宽松这一把“火”了,如湖南省长沙市推出195个建设项目,总投资额达8292亿元,贵州正在编制的《贵州省生态文化旅游发展规划》,投资总额更达3万亿元,新疆已经实施国有企业大投资1.5万亿等等。
   
   问题是,“投资拉动”这条路中国还走得通吗?在过去的十数年里,中国政府对宏观经济的调控能力,颇为自得,以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货币政策推动投资主导的增长模式,成为历次经济衰退必备的政策法宝,却总是回避宏观调控承担、市场运行的极高成本。投资主导的经济增长,迫使国内维持高储蓄率和低利率,中国货币基准利率又是全球之最(到2012年8月基准利率,人民币为6.31%,美元为0.25%,欧元为0.75%),进一步拉大了国民收入差距,还严重挤压居民消费,中国居民基本消费的水、电、气、煤、食用油等等又创历史之最,是当前经济结构转型的主要障碍。过度投资形成的产能,使得中国不得不继续扭曲劳动力、环保及税收政策,是大自然——市场的手无法正常调节,反以维持出口优势,进一步加剧失衡格局耸起,还派生了国际汇率和贸易更大的纠纷。
   
   更沉重的现实是,2008年末的“四万亿”之后,经济全局已发生根源性结构的变化,2011年中通胀创60年之最后,通胀现在虽回落到2%以下,但物价水平较2008年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居民生活成本大大提高。巨额信贷投放形成的地方政府债务,使得金融体系也面临着系统性风险。因此,在进入中国经济大衰退的今天(经济运行质量极低),中央政府即使还有实施“四万亿”的意愿,但成本及后果也是令所有中国人难以承受——这就是中国所谓畸形增长、天变市场“保不得”的根源环境。
   

(Ⅱ)


   
   中国经济必须要正视的是,由于经济、市场体制改革长期呆滞回头,大量的不稳定因素被掩盖在高速经济增长的阴影中。经济增长带来了持续的居民工资和财富的增长,虽然社会价值和居民需求在分化,但较快的财富增长平抑了这些异议的声音。因此,一旦经济增长放缓,社会不稳定因素就需要认真对待,但公民的收入极低、难于找到新的增长源头,怎样拉动中国经济的“内需”这架马车?
   
   从中央政府来看,保障中国社会稳定大局,简单说就是要保财政(还要更多的寻找增加财力),手里有钱,才能控制局面,而保财政的本质就是保经济增长。而聚集中国财力的另一端,却是中国企业、公民的税收居全球之高不下。2012年前7个月,全国财政收入增长仅为11.6%,虽高于上半年GDP增速,但远低于往年同期水平。一旦经济不稳,财政收入自然乏力,中央政府对经济、社会的控制力就会下降。这正是“不得不保”增长的根本动力。但中国政府的运行成本,又是全球近200个国家中最高的,中央政府除了担负自身各级政府运行之外,还有担负各级别中共党的运行成本(而这块成本是全球绝大多国家运行中不承担的),还要担负“特色中国”的国家各协会、省市县各协会等运行,中国国家的成本运行怎么不创全球各国之最?中国经济改革初期,是理念战胜利益,而现在是利益战胜理念,所有的政府行为都围绕着“利益”而动。
   
   中国在此“保不得”与“不得不保”的全球绝对尖端的两难困局下,中央政府当何为?以往谈经济衰退,总是从政府的干预入手,但纵观近三十年的经济增长,每一轮经济增长的周期都是经济体制的市场化改革。改革开放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80年代初经济活力释放的主要推手,邓小平南方讲话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地位的确立是1992年以后经济增长的源泉,加入WTO、国退民进及经济各领域的市场化推进是2001年以来中国经济快速向前的动力。
   
   2012年的中国经济遭遇两难,可能致中共18大以后亦更难趋势,因为这是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之后中国经济策略的大环境源头出现了更加严峻问题。
   
   而2012年以来,63年中国反复出现“一收就死、一放就乱”乱症,也正是因为中央政府对体制改革根源阻碍和强势对经济干预,例如利率、市场管制、基础性行业的市场准入、户籍与社保的区域分割、收入分配不公等,这些也是社会不稳定冲突因素主要来源。“四万亿”是中国戴着镣铐跳舞的前无古人,虽有释放了中国昙花一现的成果,但成本极高极大。中国要健康地走出经济衰退期,只有砸碎脚镣束缚,与美欧等经济兼容。虽然短期内会抑制经济增长,却可以让中国保持长期经济增长平稳。这些体制性改革还将消除社会不稳定因素,理顺政府治理,从根源上来建树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否则当美国缓过金融海啸、欧盟缓过主权债务危机这口气,中国经济再往哪里去?一旦美欧经济体度过了第一轮全球“金融海啸”的周期性,“特色中国”的根源累计阻力就会全面大爆发,将再现更大的国际冲突、贸易商战、以及实施TPP所产生的“零关税”之全球性更加不适……。中国经济大转型,与未来世界各国兼容、中国经济融于全球主要国家是唯一期待。
   

(Ⅲ)


   
   任何经济的前景都取决于经济内敛、外延的基本面、政策调控以及市场信心三者之间的互相作用。中国很幸运地拥有足够空间进行政策操作。随着刺激政策产生效果,2012年的中国经济很可能出现软着陆,但风险大于平稳过渡,因为国际大环境的美元、欧元经济体系最起码在2014年前没有大的期望,现时中国唯一有机会下注的就是有望在投资项目和银行贷款增加的推动下,于明年实现经济增速反弹,而美欧最起码在一、两年内没有这样的大机会和大势所趋了。
   
   一如引爆全球第一金融海啸的美国房地产业,中国房地产领域也绝对值得全球来关注。对于全球任何经济体而言,房地产通常都是任何经济形势的风向标。对中国各地大量房地产开发商进行了第六次调查,结果显示很多城市的住房销量都出现了增长。一线大城市的房地产市场泡沫已经消退,因政策将投机者挤出了市场。在其他地区,由于住房价格下跌以及工资以两位数速度增长,居民对房屋的购买力水平有所提升。
   
   虽然金融市场将关注重点放在经济能否避免硬着陆上,但目前中国国内的最主要问题是经济增速反弹能否避免在全球经济衰退后展开复苏通常会出现的多种不利情况,例如房地产市场泡沫、地方政府财政困难以及低效率的基础设施建设。这些问题直接对中国构成更大的挑战。中国金融、货币要走的国际化之路还十分漫长,万里长征才只走了一两、几步。
   
   2012年下半年,中国出口一改过往二十多年上升态势,增速比6月猛降逾10个百分点,同比增长仅为1.0%;7月进口同比增长4.7%,低于预期的7.2%。贸易顺差较前月收窄,为 251.47亿美元,为两个月以来最低。出口对中国经济至关重要,它占中国经济总量的四分之一,为了维持每年GDP的增长,中国需要把每年出口增速维持 10%。中国“三驾马车”中,出口走不动,内销也长期如此,唯一就靠投资拉动了……2012下半年后,越来越多迹象显示,中国正在贸易加权方面致人民币趋向贬值,压低人民币是对中国出口提供便利和利润空间,特别是在中国第二季度GDP数据公布后显得越加明显。2012年第二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速仅为7.6%,为2009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最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数据显示,8月16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3495元,较上一交易日下降13个基点。至此,到8月16日,人民币对美元已经贬值0.28%,2012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贬值0.77%。市场中人民币贬值预期仍在延续,也是中国当局、中国出口企业愿意看到的这种情况。
   
   第二大风险是中国不平衡的经济增长结构。这很可能意味着未来几年将不可避免地出现经济增速短期放缓的局面。目前投资在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比重高达48%,而国际平均值则仅为24%。中国希望将投资占GDP比重降低至38%左右,受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影响,这一比例虽然较高但属于合理水平。当投资占GDP比重处于如此之高的水平时,即使一个小小的调整都可能影响经济增长。中国需要将私人与公共部门消费占GDP比重从不足50%提升至约75%的水平,这进一步加大了经济结构调整的难度。平衡经济结构是一个国家由贫穷走向富裕、一项浩大的工程,但如果中国希望从中等收入国家上升为高收入国家,就必须调整经济结构,这是无法绕过的大国经济方略。
   
   人民币国际化的成败,也就是中国未来的成败。加强人民币弹性也是必要的,使致逐渐的自由化全球流通,这是人民币未来的根源。而现在,单向押注人民币升值的时期在今年宣告结束,这是人民币汇率自2005年7月废除盯住美元的汇率安排以来首次持续贬值。货币灵活性上升的一个表现是离岸人民币市场规模扩大,越来越多的贸易以人民币结算。跨国公司认为以人民币计价结算有助于强化与在岸客户的关系,对于协商交易价格也有助益。以上因素对于发展人民币离岸市场所需的流动性起到了促进作用。正如近期人民币汇率走势一样,中国经济不是一场单向赌博。中国存在一定的风险因素,但应在具体的背景下考察这些问题。中国经济的整体趋势是向上的,却无处不风险、且大于美欧经济体,中国经济变化的速度和广度是令人震惊的,但在经济改革路上遭遇挫折也是在所难免的,“不进则退”,这是大自然永恒的法则。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发稿之外,一切其它任何媒体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或刊载。若有任何疑问及版权问题请通过[email protected]与作者本人联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