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从澳洲政坛变化看见利忘义急功近利的危害]
藏人主张
·香港回归20年 中英声明起波澜
·【中國「神邏輯」:同樣性
·【台灣國家安全白皮書】
·【關於重發「柯文哲現象」的說明】
·【「深陷政治」回首來時路,「當誠品走向沒品」】
·從《中華民國祭》到「祭中華民國」
·紀萬生與許長仁評袁紅冰與他的《酒書九章》
·評習近平「弱智型的毛澤
·你可能不知道的中共军史
·國際大爭之世,台灣豈可自陷在狹隘的「兩岸關係」上糾纏?
·要準確判斷中國未來的趨向,就不能不對中共「第五代」的人格特
·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讨伐马克思主义
·過去二十年偽類們的改良保共派一直主導著中國的海外民運
·对郭文贵先生8月7爆料的两篇评论
·郭文貴的「訊息核彈」證實馬英九早已淪為中共的第五縱隊
·偽知識分子的改良主義是祈求中共暴政恩賜給人民自由民主
·《人類大劫難》與〈長老教會的台灣情〉
·讀袁紅冰《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藏学动态——首部世俗伦理教材出炉
·袁紅冰《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一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二
·伍凡評論習近平的"四个不惜代价"
·所有的革命都是暴政逼迫出來的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六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七
·西藏独立理念者聚集巴黎探讨自由运动实际步骤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八
·中台维蒙代表出席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
·第四屆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在巴黎外郊舉行
·《人類大劫難》重版說明(一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目錄
·第四届“西藏独立大会”在巴黎举行
·佛學院淪黨校,當代中國的官辦宗教是最無恥的謊言之一
·六世达赖喇嘛故居属印度或中国?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簡介
·在朝核和貿易戰背景下中美關係展開摶奕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
·揭露中共体坛兴奋剂黑幕
·中印边境对峙,习近平认输
·當代中共極權政治,就是關於大劫難的預言
·中國人對台灣獨立應有的認識
·郭文贵现象令中国民主运动被激活
·許歷農不再反共:「中國已完全放棄共產主義」
·中共第五代的人格養成
·習近平意圖成為一個超過毛澤
·《人類大劫難》:毛澤
·「膽小鬼遊戲」─「核瞪眼理論」
·「膽小鬼遊戲」
·核瞪眼理論
·班农:中国是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
·嚴重警告:請勿觀看或轉載、散播本專頁文章或視頻聯結
·伍凡評論朝鲜核试问题
·任你幾路來,我只一路去
·美国之音台長在中国的商业利益
·艾瑪颶風一夜摧毀巴布達300年文明
·「愛國」的五毛、水軍們 ── 無魂的民族利己主義
·柯文哲北京會辛旗,我們擔心什麼?幫辛旗擰開政治水龍頭的不只國民黨
·朝核的最大潛在威脅對象其實是中國
·極權國家的官辦學者、御用文人是知識分子墮落的極致」
·「超限戰」模式?台北市長柯文哲會是中共「藍金黃計畫」人物之一嗎?
·伊拉克库尔德族公投全面支持独立
·西藏复国运动的战略思考
·「中華民國」的國旗,祇許由共產黨把它降下
·中共女剪刀客打闹达赖喇嘛宫殿
·正視「中華統一促進黨」的前世今生
·曹长青:文言文浪費生命、扼殺灵魂
·中共媒體策略:政治統一前先實現輿論及思想的統一
·「沒有見報,沒有評論」的玄機】
·中共「『BGM──藍金黃』計畫」與「特赦阿扁」
·「哈德遜事件」證明《人類大劫難》不是空穴來風
·中華民國(大陸)臨時政府第1次新聞會
·2017年「雙十」看《中華民國祭》
·《中華民國祭》為「民國粉」、「民國風」、所謂「專家」,還有所有台灣國人
·習近平不是只有個人,而是「紅二代」的代表人
·如果「法蘭克福國際書展『台灣館』」能夠、、
·跋涉民主路上的楷模——惜别温辉先生以及记《争鸣》和《动向》停刊
·袁紅冰談十九大和台灣
·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從「中國夢」到「中國噩夢」──《人類大劫難》的預警
·曹长青:中共19大的毛二世
·中國經濟動力與房產泡沫的尖銳對立
·當中華民國僅剩「一中」幽欤瑑砂度绾伪取笟忾L」?
·強國人與扈從者的囈語與玻璃心的夢
·「十九大」統戰部轟達賴:在世界「竄訪」領「講課費」
·袁紅冰評十九大
·弱智型毛澤
·「人類大劫難」的預警,「藍金黃計畫」的進行
·习近平会不会把王岐山送进秦城?
·如果台灣被共匪征服,中國的民主自由何時才能實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澳洲政坛变化看见利忘义急功近利的危害

   从澳洲政坛变化看见利忘义急功近利的危害
   
   秦晋
   
   前些天从新闻里看到,根据目前的民调,下一届澳洲联邦大选,工党政府毫无悬念地将被扫地出门。更为严峻的是,根据估测,澳洲六个州两个领地中一半,三个州一个领地,昆士兰、西澳、塔斯马尼亚和北领地将全军覆没,不再有工党议席。


   
   陆克文2007年领导工党大胜,以后民调继续一路飙升。何时气势受阻回落?我的观察的是2009年末丹麦哥本哈根世界环境大会,中国和印度联手使得整个大会没有成效,陆克文的应对世界气候变暖环境政策也因此在澳洲受挫。更兼澳洲反对党易帅,换下了腾布,换上了对抗性很强的艾伯特。这个时候一个决策的错误,一个举措的退缩,都可以带来一着错满盘输的后果。陆克文接受了副领袖吉拉德和财长斯旺的劝说,没有一鼓作气的继续就碳排放计划再一次付诸表决,形成提前大选优胜之势,而是将这个议案束之高阁了,开始了陆克文走向麦城之旅,也开始工党政府由盛转衰过程。
   
   2010年6月,工党内部发生政变,吉拉德逼宫成功,再率工党在大选中与对手打了一个平手,与对手一样,双手紧紧攀住了悬崖没有掉下去。吉拉德以其出色的协调能力,与绿党签订了婚约,锁定了两位独立议员的支持,从悬崖边上爬了上来继续执政,艾伯特则掉下悬崖再等三年。吉拉德执政以后,政府支持度一再下滑。如果今年2月陆克文来个英宗复辟,也许还可拯救一些。但是陆克文败得更惨,虽然民望高居不下,但是党内支持度更进一步下跌。
   
   政府政策方面的问题更加凸现,最恼人的就是从印尼那里过来的破船一艘接一艘的,牵动朝野。这牵涉到两个不同政府的边境保护政策谁对谁错,哪个有效哪个无效。2001年“坦帕”号货轮救起了印尼和澳洲之间水域的落水船民,驶向澳洲。总理霍华德和移民部长卢铎以其强硬的政策将寻求庇护的船民拒之门外,然后送往人烟稀少圣诞岛进行严格甄别审理。霍华德的严格边境保护政策,大受国民欢迎。此举也改变了当年即将举行的联邦大选的选情,工党领袖比兹利眼睁睁地看着煮熟的鸭子又飞走了。霍华德政府的做法可圈可点,国门外面“红灯高举闪闪亮”,有效地阻遏住了船民投奔怒海来澳洲;圣诞岛上却网开一面,亮得是绿灯,没有听说过有人被遣送回伊朗、伊拉克和阿富汗的。
   
   陆克文一上台,就把这个政策改了,这一改就给了印尼蛇头机会了。工党政府上台以后,先后来了多少艘船,到移民局的资料库里一查就知道,葬身鱼腹好像已经有八百多人了。吉拉德接手后想进行政策变化,这个政策变化却被联邦高院给否决了。最近的一次沉船事件,死亡和失踪人数高达上百人。反对党几位议员也内心受到很大冲击,在议会发言的时候哭了,希望艾伯特做出让步,与政府合作解决船民问题。但是绿党坚持自己的原则,要人道地处理船民,不接受政府境外审理方案。政府左右为难,议会冬天长休前不能通过议案,政府声望更加滑落。
   
   党内开始怨天尤人了,绿党受到了攻击,两党婚约眼看就要终止,两党联盟出现严重危机。工党情急之下又出昏招,不久前的工党代表大会上已经做出了决定,下次大选,绿党不再享受工党的自动拨票。绿党是小党,很多票源的确是鹬蚌争锋渔人得利得来的。绿党虽小,也有11-13%的支持率,与工党相加尚有机会与联盟党一争。两相分离,必将同遭败绩。
   
   为了挽救政府颓势,党内又有呼声更换领袖。这个时候支持政府的独立议员出来说话了。如果政府胆敢更换领袖,那么他就会竭尽全力彻底满足政府的愿望,推动提前大选。现在的政府是病入膏肓了,根本不能上手术台。毫无疑问,如果上了手术台,必定是死了下手术台。因此政府的病只能进行保守治疗,活一天算一天。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换领袖,独立议员就会让政府整个翻盘。不换领袖,就这么耗下去,民调继续滑落,2013年大选结果就如预测一般,全澳一半地区将无工党议席。一边是鳄鱼,一边是深海。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事到此间好为难。
   
   说到这里,笔者说个题外话。政治人物不应该见利忘义,不应该急功近利。但是见利忘义、急功近利又是人的常态,绝大多数人免不了这个俗。澳洲小国,地区中等影响力。政治人物对国际事务的参与往往能见一斑。近些年来,从我的观察中,陆克文还是做得不错的,有一定的格局和眼光。吉拉德就比他逊一筹。具体地说,在利比亚问题上,作为外长的陆克文就比总理基拉德决定得正确。最近在澳洲举行了一个中国问题的研讨会,几位重要发言人,王军涛、杨建利居然都被延缓了入境澳洲签证,或者更为爽快,如旅居法国的任畹町和日本的李松被拒绝签证。其中的原因,笔者不可能找得到,但是可以从另外一件事情上感觉一些东西。藏人首席部长洛桑桑格博士在国会与外长和总理分别偶然遭遇到,外长勉强打了一个招呼,而总理却低下头视而不见地匆匆躲开了。这个太有失政治风范了。至于吗?堂堂一国总理,实在没有这个必要这么做。2007年霍华德就会见了到访的达赖喇嘛,事后毫无影响澳中双边贸易。贸易是贸易,原则是原则,不必混杂,可以分开。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国际间多讲点原则,这个世界就会更加平和。
   
   再举一个例子,同样说明这个道理。1998年联邦大选霍华德亲冒石矢,强行推出消费税。以后消费税得以推行,关键之处就在于说服了民主党领袖麦格·李。也因为这个税制由于民主党的背书得以通过,民主党自身未蒙其利却受其害,2001年开始,民主党的支持度急剧下滑。虽然以后两度换领袖,民主党终不能起死回生。2006年末,我去堪培拉,已经退下民主党领袖位置的StottDespoja对我说,她将于2008年6月席位届满退出政坛,她将不参选2007年的联邦大选,我有任何关于中国的人权和民主议题都可以交给她,她会在国会里面为我们发出呼吁。很可惜,一位优秀的政治人物、一位有心关心中国民主与人权的参议员,就这样将要离开澳洲政坛。我内心的酸楚不言而喻。民主党的衰落和消失,关键的一步错就是1999年麦格·李支持了霍华德的消费税政策。
   
   大至一个国家,小至一个个人,为人处事都要时时记住,万不可急功近利,更要唾弃见利忘义。
   
   2012年8月4日
(2012/08/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