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曾节明文集
·“六四”不会再来,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
·“六四”再反思:“六四”本来有胜机,机遇诉求宜分开
·警惕:中共已把“狼性文化”树作隐性意识形态
·中共推播“狼性文化”,既是维稳的需要,也是榨取的需要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纳粹和现行白人种族主义的区别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习正恩学朝鲜再上台阶:毒死张健,中止开放
·张健暴死疑云密布:扑朔迷离的泰国之行
· 列宁式极权+官僚原始资本主义模式,在习近平手上成型
·“励志文化”是榨干血汗的迷幻剂
·中共为什么要毒死“没有威胁”的张健?
·川太阳粉将再次幻灭:特疯子对华加税为骗选票
·特疯子加税为交易,反对派人士切勿重蹈“顶锅”覆辙
·中美贸易战前瞻:习得独裁机遇,川保连任票仓
·特朗普就是美国的掘墓人
·借助川痞贸易战,习二世掀起新义和团狂潮
·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 ——驳经济决定论者
·台湾走出反制中共“武统”转折性的一步
·特疯子高唱“反社会主义”,对中共是无的放矢
·中国异议群体为什么充斥着对特朗普的意淫?
· “八九”不再有,希望在台湾
·“红色极权+原始资本主义”的中共模式,是自由世界前所未有的威胁
·要逼退港奸政府,就必须二次“占中”
· 香港人已无路可退
·港人宜成热打铁,反“送中”兼争普选
·林郑月娥比李鹏还厉害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香港“反送中”运动,胡平再显维稳面目
· 胡平希望中国反对派永远失败
·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反对派人士必须正视中国大陆民众道德大滑坡的残酷现实
·港奸特首与中南海寡头对应图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的“文革”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八九”与香港“反送中”似曾相识:三十年前后大陆民众的天渊之别
· 一件前所未见的怪事
· 习近平访朝归来后,倒行逆施必大幅升级
·特疯子的G20戏剧性裸奔,是其赞美六四屠杀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特疯子别动律
· 特疯子与郭吻鬼的惊人相似性
·离奇往事一览
· 中共不敢动武,港人胜利可期 ——香港同胞请大胆地往前走!
·形势危急!蔡英文政府必须急行“对等法”
·比起女童强奸犯川痞及其犹太同伙,王振华是小巫见大巫
·胡平“见好就收”的本质是共产党恩赐民主
· 港人“反送中”的胜利,凸显出大陆维权运动的死胡同
·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习泽东旗帜鲜明,“反对派”神经错乱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 施琅的阴魂诱惑习近平武统台湾
·特疯子就是中共屠港攻台的定心丸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后清为什么宁可引进非洲黑人,也不愿废除计划生育?
·寄语抗争港民:与其围堵机场,不如围堵港警
·特疯子及其英国同丑必成杜鲁门第二
·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号恩主,并非偶然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中共最恨社民主义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今明两年是王岐山效法司马懿的最佳时期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商、周不同源,汉人是周人/古埃及人的后代
·由秦速亡的原因看中共国的寿命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风云际会的时刻即将来临
·新桂系呼之欲出
·习近平秦二世面目毕现,风云际会的时刻快到
·曾节明讲历史的穿越性对应
·习共与末秦的惊人对应
·曾节明谈特朗普:哪有美国优先?只有川痞优先!倒共岂能靠奸商?
· 特疯子为打击竞选对手不惜叛国,香港、台湾危矣!
·如何以相术判断政治人物——是独裁者还是开明派?
·观相论时局:曾庆红、薄熙来、李克强等能人贤者的不得志,标志着红朝气数已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原创)
   
     本届欧洲杯决赛,本以为西班牙难胜意大利,因为意大利球风向来克制西班牙,西班牙从来没能在大赛中击败过意大利队,此前的小组赛较量,西班牙队对意大利队居然连场面上倒占不到多少便宜,相比西班牙的控球进攻套路,意大利的反击倒更加犀利,而且先进一球。没想到这样两只势均力敌的球队,决赛会出现一边倒的局面——意大利队居然四球大败。
     这就是足球的魅力,再高明的观察家,对足球比赛也只能部分掌握,但永远不可能尽在掌握,足球永远出乎多数人的预料。此前,绝大多数人怎么也想不到:实力比英格兰队高出半个档次的德国队,怎么就被意大利队轻轻松松地只半场球就解决掉,竟比打英格兰轻松许多。


     决赛中西班牙的大胜,主要得自西班牙主教练博斯克指挥能力,而非得自西班牙队的实力,因为两队的实力,绝不可能有四个球的差距,我敢保证:决赛后再打二十场,两队之间都不可能打出这样的比分差距。
     应该是通过小组的比赛,博斯克敏锐地抓住了意大利队的弱点:一怕下底起球传中;二怕防反。因此决赛西班牙队大胆变换节奏,丢球后回收很快,在中后场反抢后,打意大利的快速反击。同时,西班牙队还提升了传控球中突然袭击的速度。西班牙队的第一个进球,就是对意大利队这两个弱点的综合利用:
     第14分钟,哈维于慢节奏传控间突然中场直传,伊涅斯塔接球后顺势精准直塞禁区右侧,法布雷加斯以速度摆脱基耶利尼,下底起球传中,席尔瓦在门前6米处头球一点入球门顶端。这次进球,除了打了意大利人措手不及以外,并抓住了其弱点:意大利队是防下三路渗透的顶级专家,但防下底起球、中路头球的冲击型打法,却不是很厉害,十年前韩国队就用这种方法,头球攻破了意大利队的球门,将其淘汰出局(当然,韩国队得了裁判的大力帮助)。
     西班牙队攻入的第二球则是一个经典的意大利式反击:第41分钟,卡西利亚斯大脚开球,小法前场左侧头球回点,阿尔巴斜传哈维,哈维控球稍事扯动,待阿尔巴高速插上后送出完美直塞,阿尔巴单刀突入禁区左侧距门12米处左脚推射入网。三个人之间的快速小组配合就完成了进球,对这种典型的意大利式的反击,意大利人也是一筹莫展。西班牙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反观意大利主教练普兰德利,他在决赛中的指挥无疑出现了重大失误:
     一是放弃了小组赛中上半场对西班牙队的高位逼抢战术,却排出四后卫,一副和西班牙队打对攻的姿态,这可能是因为他顾虑意大利队的体能不足。但是,因为中场的薄弱,意大利队并没有与西班牙队打对攻的实力,对西班牙队这么打后防的空档很大。如果普兰德利上半场沿用高位逼抢战术死缠烂打,下半场再打铁桶阵,西班牙队将非常头痛。
     二是再用最后一个换人名额时,十七分钟时莫名其妙换下表现不差的蒙托利沃,换上有内伤的莫塔,也许急于追平比分心里乱了章法,结果莫塔上来后很快旧伤复发,被迫下场,意大利队从此冤枉场上少一人,等同被红牌罚下一人,对西班牙这样强大的对手,零比二落后又少一人,落得崩溃的结局是很自然的事。终场前十分钟,意大利已经精疲力尽,博斯克这时候却派上养精蓄锐、体能充沛的英式前锋托雷斯,这一招既辣又狠,意大利一下子就崩溃了。
     依我看:即使没有少一人,意大利队也没有翻盘的可能,因为意大利虽然防守技术比西班牙不逊色,进攻技战术素养与西班牙队还是有明显差距的。
     普兰德利比勒夫狡猾,但比起“老妖”博斯克,他还是嫩了些。
     纵观西班牙、意大利、德国三教头,勒夫的指挥能力显然最次:勒夫既看不到意大利人的弱点,也不敢大胆变阵险种取胜,他指挥德国队大部分时间死打西班牙式的传控球地面渗透,而几乎放弃德国球员头球和冲击力的优势,而德国球员有天生没有西班牙那种见缝插针的小技术,德国队这么打,不能不说是扬短避长,让防下三路专家意大利队对付起来得心应手、事半功倍,如是打法焉能不败?
     勒夫只适合当青年队的教练,因为他能提高球队的技战术,却没有能力指挥球队夺冠。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七月三日炎夏于纽约州
(2012/07/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