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居美遇抢记]
曾节明文集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居美遇抢记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居美遇抢记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七月二十七日是法国“热月政变”颠覆屠夫罗伯斯庇尔统治纪念日,是法国人的幸运日,这天于我却很有几分灰色——在这天上午,我移居美国以来首次遭遇抢劫。
     上午十一点半左右,公司让我送一单货到W Newell ave的1214号,但我在电脑地图和GPS上均查不到这个地址,只得安货单上的号码打电话,一个成熟女人以浓厚的黑人腔英语说:不是1214号,而是132号。那地方在Southside,是黑人区。十五分钟后,我驱车抵达那家house外,只见一大一小两个黑人少年坐在门口,house大门紧闭,大点那个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干瘦,高颧小头,一脸的邪气,小那个十一二岁的样子,长头尖脸,满头短短的小卷发,形成天然的条状花纹。132号house对街是一所小学,坚固紧凑,连体堡垒式构造,典型的纽约州中小学构造,北纬四十三度七月正午燥热的阳光,烦躁懒散地遍洒下来,街上车和人稀少。


     那个高颧小头的黑人认出了我的身份,坐着接连向我打手势,示意货是他的,我感受到他脸上的邪气,不放心,就坐在车内拨货单上的电话,熟料这次怎么拨都没人接。只得打开车门步出车外,并取出那四件套包裹,暂时置之车顶。那个高颧小头的黑人站起来说:“五十元,你有零钱找吗?”我才说个“Sure”,那家伙自顾自地说:她母亲正在house里准备零钱,很快就下来。这样最好,省去假钞的风险,我自忖道。
     “嗨,你在这所学校吗?”我指着对街的学校问那个小的。
      “不,我已经读高中了,对面街是一所小学。”
      我感到奇怪:这么小年纪怎么读高中呢?
      等了三分钟了,并不见那个“母亲”出来,我愈发奇怪,就低头再拨货单上的电话,正拨间,突然听到身后有动劲,猛回头,只见那个小黑忽地抢了车顶上的包裹就跑,这家伙不知什么摸到了我的身后,车的另一侧。“STOP!”我大步猛追出去,那个大黑也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喊着小黑的名字,我刚开始还以为他要纠正他弟的恶作剧,随即很快反映过来:他俩是双簧,这是抢劫!我拼力猛追,怎奈力不从心,这两个家伙有着黑人常见的特长——跑得比非洲鸵鸟还快,很快就望路口左侧方向逃得踪影不见。
     这才想起了打911,男接警员问了案发地址,叫我不要离开,接着在电话里询问犯案人特征,我两次向接警员表示:我怀疑132号house主人是主谋,但均遭对方打断,他只对犯案人特征感兴趣。电话里谈了不到三分钟的功夫,两辆福特警车就来了,这时911的报警电话还没有挂断。接警员得知警察已到现场后,叫我配合现场的警察,随后才挂了电话。从车里出来一大一小两个白人男警察,穿着深蓝色的夏装警服,都不戴帽子,大个子警察有列宁般大秃头,但身材高大,象堡垒一样的厚实;小个子警察个头不高、留着黑色短发、象拉美裔白人。他俩叫我出示了身份证件后,要了我的个人电话和公司电话,小个子警察快速地连续提问,问题包括:
     几个人?当时在哪里——在house里还是外?怎么抢的?有没有武器?犯案人的性别?大概的年龄?着装?相貌特征?抢后向哪里跑?
     小个子警察掏出一个本子,仔细地做着笔录。谈话间,大秃头警察拿过我的货单琢磨,拨打货单上的号码——自然打不通,接着他敲开132号house的门,开门者是一个戴眼镜的黑人老太婆,双方叽里咕噜交流了一阵。我向大秃头说:
    “我怀疑这家户主与抢劫有关”
     “但是没有证据。那位黑人女士说她没有订货,她七十五岁了,我看她不象有此有关,看起来更象是别人利用了她的地址,来实施这次行动。”大秃头回答。
     我再一想,感觉这个秃头的推测更为合理。
     问话问得差不多了,我这才想起该给公司打个电话。“My God!”黑人女经理在电话里惊诧地说:“赶紧回来送下一趟,公司会处理这事。”刚打完这个电话,又来了三辆福特警车,下来三个警察,全都挂着大手枪、警棍和手铐,他们象搜寻什么东西地望w newell ave人行道西侧行进,显然是得了什么线索,进行搜寻。
     征求了现场警察同意后,我驱车回公司,离公司还有两分钟路程时,警察来电话,要我立即返回配合调查,后来经理也叫我回去,他们已经打了电话给经理,经理无可奈何。
     十分钟后,一个后到现场的白人女警察叫我上她的警车,去另一个地方指证什么东西。那女警二十出头样子,两只绿色的小眼睛看起来就象一只视力有残缺的猫。她让我坐在窗上镶有铁栏杆的后座,进去后才感觉福特警车很大很舒适,座驾的仪表盘上装置有笔记本式的警用电脑、GPS和配有麦克风的汽车卫星电话通讯系统,只是我坐的后座没有沙发,是工程塑料的硬座。
     五分钟就门抵达目的地,有三个黑人少年被警察带到挡风玻璃前七八米的地方,我想下去看,“不,你呆在车内。”女警察命令道,她让我指认谁是抢货的人。三个黑人都衣衫褴褛,中间那个光着上半身,大热天里穿一条脏兮兮的棉毛长裤...着他们,我不禁动了恻隐之心,难保他们不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呢、或者是饿发慌的弃儿呢?得个是个小黑胖子,显然不是当事人。我就说:左边那个黑胖子肯定不是,另外两个我不能确定。
     我被女警察送回来,这警车后座的门从里面打不来,需要女警察从外面打开。看起来我倒像是因抢劫被抓的嫌犯。
     回程中,不仅想起四年多前在中国老家的一次遇险和报警的经历:那是2007年十一月的一个早晨,我正在桂林市奇峰小筑七楼的家中,准备出门送儿子上幼儿园,忽闻敲门声,从防盗门猫眼一看:门外一个素不相识的瘦高个。一个东北口音声称:电信局座机话费下调,请开门办手续。我一听就知道是屁话:电信局这样的老爷企业就算破天荒话费下调,还会挨家挨户上门服务?因此厉声斥曰:
     “少来这一套,走走走。”
     熟料该兄见诈骗抢劫穿帮,恼羞成怒,砸门激将道:“操你妈了个B!老子今天偏不走,有种你开门!”从猫眼看去,可隐见该兄身上挂着长刀,罩在衬衣下。
     急忙打110,一等十多分钟,也不见警察来,倒是抢匪等得不耐烦了,挥拳砸门道别说:早晚收拾你!但这个阴险的家伙还耍了个调虎离山毒计,故作“下楼”声上到八楼杂物层伏了几分钟,不知什么时候终于悻悻而去,临走前还恨恨地在我的铁门上划了一把叉。
     二十多分钟后,两个全副武装的人民警察才姗姗来迟,草草问了一下事由,斥曰:“你怎么知道他走了?”遂令我在前面带路,上到八楼、又下到六楼...搜了一圈,我当时就决定得,我这样一个非武装分子打头阵,如果真的在楼道中撞见那个持刀的东北亡命徒,不知要付出怎样的代价!这就是人民警察破案的“群众路线”吗?
     自始自终,人民警察也没有详细询问和记录犯案者的特征,只在走前丢下一句:“下次再碰到这种事,你应该早点打电话。”
     弄得我哭笑不得。
   
   曾节明 记于2012年法国“热月政变”纪念日晚于纽约州家中
   
     
(2012/07/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