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曾节明文集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与网友分享:普通人买什么车好?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忠告旅泰难友:当前形势下,需冷静踏实,切忌投机取巧
·泰国梁山桥老先生健康恶化,生命垂危!
·特疯子靠吹牛造假保中期选举
·特朗普不是极权奴隶的解放者,而是自由世界的崩盘手
·再次挫败政变,习近平的新极权进入收宫阶段
·习近平狂刮共产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难奏凯
·中美贸易战前瞻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一提起反共,当今反对派阵营中有些人总觉得太偏激,就吐出口头禅说:“希特勒也反共”...仿佛反共与反专制全然无关,而是某种异端似的。有人甚至以不反共自我标榜,摆出“客观公正”的脸谱说:“我只反专制,不反共...”并时时说:美国也包容共产党......
     这些人完全脱离了当今中国的实际,也歪曲解读政治文明国家包容共产党的涵义。


     美国包容共产党是有前提条件的,前提就是共产党不搞颠覆性的暴动,美国共产党和西方国家的共产党早就放弃了马克思主张的阶级革命,而选择“议会斗争”的道路,一些国家的共产党,如意大利共产党,还从党章中去掉阶级专政的条款......因此,当今西方国家的共产党对宪政民主制度已经没有大的威胁,这就是美国和西方国家容忍共产党的前提条件。
     如果今天美、法、意、日等国的共产党仍象“解放”前的中共那样,四处煽动农民暴动,并组建一党武装割据一方,你看西方国家还会不会容忍共产党?各国都必然会象蒋介石1937年前那样铁血剿共。“西安事变”后,蒋介石恪守儒家诚信,承认中共“合法”地位,只能说明他对付共产党的愚蠢;1946年夏,马歇尔向蒋介石施压,逼迫国民政府与杀人犯汉奸割据势力毛共“停火”、“和解”,为之不惜以停止援助相威胁,这只能说明马歇尔在中国问题上的极端愚蠢。
     现在美国和西方国家包容共产党,不等于美国和西方国家不反共,只意味着美国和西方国家不再镇压本国的共产党。如果共产党仍然在党章中坚持马克思阶级专政的目标、坚持阶级革命,以宪政民主原则组建的西方国家政府,当然反对这样的共产党。
     各国马克思主义政党的血腥实践无可辩驳地证明:马克思主义是自由民主精神迄今为止最凶恶、最狡诈的敌人,所以一般情况下,真正的反专制者,不可能不反对马克思主义政党——共产党。在什么情况下,反专制用不着反对共产党呢?必要在共产党放弃了马克思阶级革命和阶级专政理念之后。在一个共产党国家,反专制用不着反对共产党的前提,必须是:
     一,当权的共产党主动放弃了马克思主义;
     二,共产党统治者自上而下主动变革,放弃专制。
     这种情况的经典例子有1989年的匈牙利、戈尔巴乔夫时期的苏联。1989年年初,匈牙利共产党宣布抛弃马克思主义,回归“匈牙利传统”,并大步实施政治民主化变革,匈牙利国家性质发生剧变...因此,当时的匈牙利,反专制用不着反对共产党,事实上匈牙利民众也没有大规模的街头运动,匈牙利成为“苏东波”中最为“宁静革命”的一个国家。
     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大幅撤除新闻钳制和封锁,自1987年开始,实施“新思维”政治民主化运动:放弃马克思阶级专政、终止共产党在军队的活动、推行普选和竞选制度......因此,在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时期的苏联,反专制也用不着反共,事实上,“八一九”事变之前,苏联民众并没有象八九年春夏之交的中国民众那样,涌上街头反戈尔巴乔夫的“官倒”,苏联民众愤怒上街反共,是因为以亚纳耶夫为首的苏共顽固派试图推翻戈尔巴乔夫,挽救共产党专政,顽固派的政变,反倒加速了苏共的灭亡。
     赵紫阳就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与温家宝纯粹作秀忽悠不同,赵紫阳当时也确实在尽心尽力推动中国民主化,他心中还藏着“多党制”的蓝图——如果赵紫阳能够当权到邓小平死,中国必然早已变天。遗憾的是,赵紫阳受到太上皇邓小平的强力掣肘,而不能象苏联戈氏那样从心所欲地行动。尽管如此,在赵紫阳的努力下,1987年~1989年“六四”前,中共国政治环境空前的宽松、新闻舆论空前的自由,这都是过来人有目共睹的...那时候的中国,反专制也用不着强烈地反共。
     但是今天的中国,反专制能绕开反共的关口吗?先看看仍然当权的中共是什么东西吧:
     一,今天的中共统治集团,仍然高举马克思主义破旗,胡锦涛甚至把马、列、毛举得比邓小平、江泽民都高。但在经济上,中共部分地背弃了马克思社会主义,一定程度上容忍私人经济、承认私有财产、一定程度恢复市场经济...但是,中共统治集团把持的经济基础——公有制占主体未变、城乡土地公有制未变、土地所有权禁买卖未变、共产党蔑视私有财产,抢夺私有财产——强迫拆迁、强迫征地...的本性,统统未变!胡锦涛上台后,还以实践“科学发展观”为名,大搞“国进民退”。
     无视此种情况,正义党石磊(网名“迷魂阵”)胡说今天的中共已经“资本主义化”,歪曲污蔑反强拆的维权民众是抵制中国进步的马克思“社会主义”保守势力,不仅荒谬,而且非常恶毒。
     二,中共统治集团不仅毫无自上而下主动变革、放弃专制的迹象,反而大行倒退。胡锦涛上台十年来,指示管理社会学朝鲜、古巴,把自己当年高压统治西藏的“拉萨经验”推广至全国,疯狂封网禁言、疯狂扩编政治警察——“国保”系统,实行赤裸裸特务恐怖统治,对包括维权上访人士在内的一切不服从者当作“不稳定分子”,肆行下三滥的黑社会式监控、骚扰、绑架、关押和酷刑折磨...甚至施行“人间蒸发”,制造“被自杀”惨剧......现在不仅微博实名制、连买火车票、买菜刀(部分地区)都要“实名制”,其专制程度后毛时代空前,一夜回到文革前。现在胡锦涛一伙只恨当年邓、江走资过头,互联网、手机既得利益太大,不能象朝鲜那样断根式地禁掉。
     三,与前苏联、前东欧国家都不一样,现在的中共统治集团是一个与市场结合在一起的红色官僚资产阶级超法西斯怪魔,前苏联、前东欧国家官僚所没有的、巨大的市场既得利益,决定了他们比前苏联、前东欧国家官僚百倍顽固地反对一切变革。逃过了八九年民主化风潮的中南海黑帮,从反面汲取了“苏、东”变天的教训,形成了“谁真改革谁下台”的逆向淘汰新机制,从而杜绝了蒋经国和戈尔巴乔夫人物的产生。因此,现今的中共,决不不可能再产生胡耀邦、赵紫阳类的领导人。
     这样一个颟顸、僵硬、倒退、邪恶的中共统治集团,不要说是中国宪政民主的最大障碍,就连半个包公类的青天都阻塞着出不来,不搬掉这块死死塞住洞口的顽石,何以能见到洞外的光明世界?现在不搬掉中共这超级路障,不要说宪政民主,就连最低的开明专制都实现不了。
     综上所述,当今中国,反共根本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某君不反共而大谈“首先要实现法治”,不明白着是奢谈吗?就好比有人教导正一个饿的发慌、正急于翻垃圾箱找食物的乞丐说:为了健康,请不要吃垃圾食品,要吃新鲜蔬菜瓜果。这不是无聊吗?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于仲夏纽约州
     
      
     
(2012/07/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