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谢选骏文集
·权力都是邪恶的,无关民主还是独裁
·既然“独立”何来“笔会”
·佛教打着放生的旗号,做着缺德的事情
·美国是“信奉‘华盛顿教’的国家”
·“摩门教前主教”受审
·马德里耍流氓 加泰如何独立
·地方自治阻碍美国进军全球
·道德的起源
·马云加入了摩门教属灵的战争
·佛朗哥阴魂不散
·中国文明整合英国
·法国如此欺诈中国
·列宁也是受害者
·列宁不是一个合格的德国间谍
·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孤独摧毁了自由社会
·行尸走肉的哲学家
·:“十九大党章修改”中的“包子馅儿”
·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酒池肉林不过是游牧民族的野餐
·军事教官是否罪犯
·只有上帝是赢家
·自由贸易是强者的武器
·俄国的复国与中国的再次沦陷
·中国的军舰只是摆设
·只能用三次的USB充电打火机
·黑手党帮规与共产党章程
·现任教宗就是共产党
·榜样的遗憾
·大便的颜色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英文不懂南北朝即使同床还是异梦
·《金瓶梅》作为“非人的物语”
·伊斯兰教与纳粹主义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051、陈国如何李代桃僵
   
   黄帝纪元2026年
   西元前672年

   鲁庄公二十二年
   
   二十二年春季,陈国人杀了他们的太子御寇。陈国的敬仲和颛孙逃亡到齐国。颛孙又从齐国逃亡到鲁国来。
   
   齐桓公想任命敬仲做卿,他辞谢说:“寄居在外的小臣如果有幸获得宽恕,能在宽厚的政治之下,赦免我的缺乏教训,而得以免除罪过,放下恐惧,这是君王的恩惠。我所得的已经很多了,哪里敢接受这样的高位而很快地招来官员们的指责?谨昧死上告。《诗》说:‘高高的车子,招呼我用的是弓。难道我不想前去?怕的是我的友朋。’”齐桓公就让他担任了工正官。
   
   敬仲招待齐桓公饮酒,桓公很高兴。天晚了,桓公说:“点上烛继续喝酒。”敬仲辞谢说:“臣只知道白天招待君主,不知道晚上陪饮。不敢遵命。”
   
   君子说:“酒用来完成礼仪,不能没有节制,这是义;由于和国君饮酒完成了礼仪,不使他过度,这是仁。”
   
   当初,懿氏要把女儿嫁给敬仲而占卜吉凶。他的妻子占卜,说:“吉利。这叫做‘凤凰飞翔,唱和的声音嘹亮。妫氏的后代,养育于齐姜。第五代就要昌盛,官位和正卿一样。第八代以后,没有人可以和他争强。’”
   
   陈厉公是蔡国女人所生,所以蔡国人杀了五父而立他为君,生了敬仲。在敬仲年幼的时候,有一个成周的太史用《周易》去见陈厉公,陈厉公让他占筮,占得的《观》卦■变成《否》卦■。周太史说:“这就叫做‘出聘观光,利于作上宾于君王’。这个人恐怕要代替陈而享有国家了吧!但不在这里,而在别国,不在这个人身上,而在他的子孙。光,是从另外地方照耀而来的。《坤》是土,《巽》是风,《乾》是天。风起于天而行于土上,这就是山。有了山上的物产,又有天光照射,这就居于地土上,所以说‘出聘观光,利于作上宾于君王’,庭中陈列的礼物上百件,另外进奉束帛玉璧,天上地下美好的东西都具备了,所以说‘利于作上宾于君王’。还有等着观看,所以说他的昌盛在于后代吧!风行走最后落在土地上,所以说他的昌盛在于别国吧!如果在别国,必定是姜姓之国。姜是太岳的后代。山岳高大可以与天相配。但事物不可能两者一样大,陈国衰亡,这个氏族就要昌盛吧!”
   
   等到陈国第一次灭亡,陈桓子才在齐国有强大的势力,后来楚国再次灭亡陈国,陈成子取得了齐国政权。
   
   
   052、曹刿论礼
   
   黄帝纪元2027年
   西元前671年
   鲁庄公二十三年
   
   二十三年夏季,鲁庄公到齐国去观看祭祀社神,这是不合于礼的。曹刿劝谏说:“不行。礼,是用来整饬百姓的。所以会见是用以训示上下之间的法则,制订节用财赋的标准;朝觐是用以排列爵位的仪式,遵循老少的次序;征伐是用以攻打对上的不尊敬。诸侯朝聘天子,天子视察四方,以熟悉会见和朝觐的制度。如果不是这样,国君是不会有举动的。国君的举动史官一定要加以记载。记载而不合于法度,后代子孙看到的是什么?”
   
   
   053、晋国的阴谋与爱情
   
   晋国桓叔、庄伯的家族势力强盛而威逼公族,晋献公担心这种情况。士蒍说:“去掉富子,对公子们就好办了。”晋献公说:“你试着办这件事。”士蒍就在公子们中间讲富子的坏话,然后和公子们设法去掉了富子。
   
   秋季,在桓公庙的梁柱上涂上红漆。
   
   (黄帝纪元2028年 西元前670年 鲁庄公二十四年)
   
   二十四年春季,又在桓公庙的椽子上雕花,这件事与去年庙柱上涂红漆都是不合礼制的。御孙劝阻说:“下臣听说:‘节俭,是善行中的大德;奢侈,是邪恶中的大恶。’先君具有大德,而君王却把它放到大恶里去,恐怕不可以吧?”
   
   秋季,哀姜来到鲁国,庄公让同姓大夫的夫人相见,相见时用玉帛作为见面礼,这是不合于礼的。御孙说:“男人相见的礼物,大的是玉帛,小的是禽鸟,用东西来表明等级。女人相见的礼物,不超过榛子、栗子、枣子、干肉,以表示诚敬而已。现在男女用相同的相见礼,这是没有区别了。男女的区别,是国家的大法,由于夫人而搞乱了,恐怕不可以吧!”
   
   晋国的士蒍又和公子们策划,让他们杀了游氏的两个儿子。士蒍告诉晋献公说:“行了。不超过两年,君王就不必担心了。”
   
   (黄帝纪元2029年 西元前669年 鲁庄公二十五年)
   
   二十五年春季,陈国的女叔来鲁国聘问,这是开始和陈国友好。《春秋》赞美这件事,所以不记载女叔的名字。
   
   夏季六月初一日,发生了日食。击鼓,用牺牲祭祀土地神庙,这是不合于常礼的。只有夏历四月的初一,阴气没有发作,如果发生日食,才用玉帛祭祀土地之神,在朝廷之上击鼓。
   
   秋季,有大水,击鼓,用牺牲祭祀土地神庙和城门门神,也不合于常礼。凡是天灾,祭祀时只能用玉帛而不用牺牲。不是日食、月蚀,不击鼓。
   
   晋国的士蒍让公子们杀尽了游氏家族,于是在聚地筑城而让公子们去住。
   
   冬季,晋献公包围了聚城,把公子们全部杀光。
   
   (黄帝纪元2030年 西元前668年 鲁庄公二十六年)
   
   二十六年春季,晋国的士蒍做了大司空。
   
   夏季,士蒍加高并加大绛都城垣,同时也加高宫墙。
   
   秋季,虢国人入侵晋国。冬季,虢国人又入侵晋国。
   
   
   054、王国时代的国际礼仪
   
   黄帝纪元2031年
   西元前667年
   鲁庄公二十七年
   
   二十七年春季,鲁庄公和杞伯姬在洮地会见,与国家大事无关。天子不是为了宣扬德义不出去视察,诸侯不是为了百姓的事情不能出行,卿没有国君的命令不能越过国境。
   
   夏季,鲁庄公和齐桓公、宋桓公、陈宣公、郑文公在幽地一起结盟,由于陈国和郑国都顺服了。
   
   秋季,公子友到陈国安葬原仲,这不合于礼。原仲,只是季友私人的老朋友。
   
   冬季,杞伯姬来,这是回娘家。凡是诸侯的女儿,回娘家叫做“来”,被夫家休弃叫做“来归”,本国国君的夫人回娘家叫做“如某”,被休弃叫做“归于某”。
   
   晋献公准备进攻虢国。士蒍说:“不行。虢公骄傲,如果突然和我国交战而得胜,就必定会丢弃他的百姓。他失去群众然后我们再去进攻,即使要抗拒,有谁会跟他呢?礼、乐、慈、爱,这是作战所应当事先具备的。百姓谦让、和谐、对亲属爱护,对丧事哀痛,这才可以使用。现在虢国不具备这些,多次对外作战,百姓会气馁的。”
   
   周惠王派遣召伯廖赐命齐桓公,并要求他进攻卫国,因为卫国曾拥立子穨做周天子。
   
   
   055、齐桓公挟天子以令诸侯
   
   黄帝纪元2032年
   西元前666年
   鲁庄公二十八年
   
   二十八年春季,齐桓公讨伐卫国,作战,打败了卫军,用周天子的名义责备卫国,取得了财货回国。
   
   晋献公从贾国娶了妻子,没生儿子。他和齐姜私通,生了秦穆夫人和太子申生。又在戎娶了两个女人,大戎狐姬生了重耳,小戎子生了夷吾。晋国攻打骊戎,骊戎男把骊姬献给晋献公,回国后生了奚齐,她的妹妹生了卓子。骊姬受到宠爱,想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贿赂男宠梁五和东关嬖五,让他们对晋献公说:“曲沃是君王的宗邑,蒲地和二屈是君王的边疆,不可以没有强大的地方官。宗邑缺乏有力的主管,百姓就不会畏惧;边疆没有有力的主管,就会勾引戎狄侵犯的念头。戎狄有侵犯的念头,百姓就会轻视政令,这是国家的祸患。如果让太子主管曲沃,又让重耳、夷吾主管蒲地和二屈,就可以使百姓畏惧、戎狄害怕,而且可以表彰君王的功绩。”又让这两个人一起对晋献公说:“狄人广漠的土地,如果归属晋国,可以在那里开疆辟土。晋国开疆辟土,不也恰当吗?”晋侯很高兴。夏季,让太子住在曲沃,重耳住在蒲地,夷吾住在屈地。别的公子也都住在边境上,只有骊姬和她妹妹的儿子在绛城。两个五梁五和东关嬖五最终和骊姬诬陷了公子们而立了奚齐为太子,晋国人称他们为“两个名叫五的狼狈朋比”。
   
   楚国的令尹子元想诱惑文王夫人,在她的宫旁造了房舍,在里边摇铃铎跳万舞。夫人听到了,哭着说:“先君让人跳这个舞蹈,是用来演习战备的。现在令尹不用于仇敌而用于一个寡妇的旁边,不也是奇怪吗?”侍者告诉了子元。子元说:“女人不忘记袭击仇敌,我反倒忘了。”
   
   秋季,子元带领六百辆战车进攻郑国,进入桔柣之门。子元、鬬御彊、鬬梧、耿之不比率领前军,鬬班、王孙游、王孙喜在后面。车队从纯门进去,到达大路上的市场。内城的闸门没有放下。楚国人用楚国方言说了一阵就退出去了。子元说:“郑国有人才。”诸侯救援郑国,楚军就夜里溜走了。郑国人已经准备逃往桐丘,间谍报告说:“楚国的帐篷上有乌鸦。”于是就停止逃跑。
   
   冬季,发生饥荒。鲁国的大夫臧孙辰向齐国购买粮食,这是合于礼的。
   
   鲁国筑郿邑,因为郿不是都市。凡是城邑,有宗庙和先君神主的叫做“都”,没有的叫做“邑”。建造邑叫做“筑”,建造都叫做“城”。
   
   
   056、凡事不成灾,春秋不记载
   (战争的类型“伐”、“侵”、“袭”)
   
   黄帝纪元2033年
   西元前665年
   鲁庄公二十九年
   
   二十九年春季,新造延厩。《春秋》所以记载这件事,是由于不合时令。凡是马,春分时节放牧,秋分时节入马圈。
   
   夏季,郑国人入侵许国。凡是出兵,有钟鼓之声叫做“伐”,没有叫做“侵”,轻装部队快速突击叫做“袭”。
   
   秋季,发现蜚盘虫,成了灾。凡是事物不成灾,《春秋》就不加记载。
   
   冬季十二月,在诸地和防地筑城。《春秋》记载这件事,是因为合于时令。凡是土木工程,苍龙星出现,此时农事完毕,就要做准备了;大火星出现,就要把用具放到工场上,黄昏,营室星在南方出现,就要筑墙立板,冬至以后不再施工。
   
   周大夫樊皮背叛周惠王。
   
   (黄帝纪元2034年 西元前664年 鲁庄公三十年)
   
   三十年春季,周惠王命令虢公讨伐樊皮。夏季,四月十四日,虢公进入樊国,俘虏了樊皮,带到京城。
   
   楚国的公子元攻打郑国回来,住在王宫里。鬬射师劝阻,就把他抓起来带上手铐。
   
   秋季,申公鬬班杀死子元。鬬穀於菟做令尹,自己捐献家财,来缓和楚国的危难。
   
   
   057、天子与诸侯的应有关系
   
   冬季,鲁庄公和齐桓公在鲁国济水非正式会见,策划攻打山戎,因为山戎危害燕国的缘故。
   
   黄帝纪元2035年
   西元前663年
   鲁庄公三十一年
   
   三十一年夏季,六月,齐桓公来鲁国奉献讨伐山戎的战利品,这是不合于礼的。凡是诸侯讨伐四方夷狄有功,就要奉献给周天子,周天子用来警戒四方夷狄;在中原作战就不这样。诸侯之间不能互相赠送俘虏。
   
   (黄帝纪元2036年 西元前662年 鲁庄公三十二年)
   
   三十二年春季,齐国在小穀筑了一座城,这是为管仲而筑的。
   
   齐桓公由于楚国进攻郑国的缘故,请求和诸侯会见。宋桓公请求和齐桓公先行会见。夏季,在梁丘非正式会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