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徐水良文集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再谈反暴政还是反暴民?
·关于民意问题的讨论(2)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支持粤语保卫战但不能攻击任何一种语言是奴化语言
·也谈米尼奇克顺利成行中国的原因
·令人作呕的崇官迷官心理
·简评波洛狄特斯基《語言會塑造思維嗎?》一文
·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反对抓特务的人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究竟是谁掌控共产党
·重发旧文揭乔姆斯基虚假光环
·驳杨支柱
·再驳杨支柱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应该鼓励戈尔巴乔夫甚至1%成分的戈尔巴乔夫
·中共吸收的叛徒线民比中共专业情报人员凶恶得多
·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真心还是忽悠?关于温家宝的三篇评论文章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许北方文章评点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徐水良


   

2012-7-15日


   

   
   (胡安宁帖子详细内容请看胡原帖)
   
   徐水良:司令张鹤慈马悲鸣和合等一个性质,拼老命投共,只能当外围。进不了党内自己人圈子。
   
   胡安宁相反,中共情报机构人认他党内自己人,但他要面子,只装自己是外围。而且他嘴不紧,中共情报机构许多事情不对他讲,连与王炳章见个面打探个消息,多少年都做不到。
   
   
   余大郎:虽然中共情报机构认老徐为党外内控使用,但他要面子便当包打听……
   
   
   徐水良:你和你们同志内斗找你同志,关我什么事?叫你包打听王炳章消息,你几年打听不到一点消息,无能无用至极。尽管你受中共情报机构看作自己人,但看来中共情报机构仍然看不上你这阿Q二百五,你受中共情报机构及摄政王信任之类,看来一半是你吹大牛。
   
   
   余大郎:尼不是伙同芦笛造谣说“余介绍草庵给曾亲王并指示王倒刘国丐”?
   
   
   徐水良:又造谣。你和草庵曾(庆红)亲王之间脏事,有人猜测,笔者转一句而已。
   
   在下从来不知道你造谣说的“曾亲王并指示王倒刘国丐(凯)”一说,你是随口造谣?
   
   
   余大郎:尼个包打听自己在独网问的么,有帖,还可以查到罢。(文内攻击本人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策略)。
   
   
   徐水良:国内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如火如荼,你五毛口头改良攻击革命的做法,已经完全失败,你还坚持你胡内奸五毛一贯策略攻击起义和革命,除了继续暴露你内奸五毛本质,还有多大用处?
   
   至于民运中特务线人比例,本人早已说得很清楚,你一贯造谣污蔑也只能暴露你特务线人本质:
   
   “为了对民运基本情况作个排队摸底,作个基本估计,我曾经排列了国内和海外民运人士270人。涵盖了国内外几乎所有最著名的民运人士。其中,迄今仍然无法判定属于哪个阵营的,有55人;基本(不是绝对)可以判定真正属于我方反对中共阵营的,有53人;基本(不是绝对)可以判定属于对方阵营的,有162人。我方人士与对方阵营之比,大约是1:3。情况相当糟糕。”——徐水良
   
   
   余大郎:尼不是才怪偶未得信任嘛【这主要是尼个小报告或在网公开告密】
   
   
   徐水良:我提出的理论和策略,包括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不是你五毛线人污蔑得了的。你胡安宁从来坚持口头改良派的说辞,误导欺骗反对派,攻击污蔑革命,这种做法,早已失败。现在还想尽办法,坚持你攻击污蔑革命那一套,不仅没有用,而且是进一步暴露你特务线人中共帮手的真面目。
   
   你自己半公开半秘密与中共情报机构挂钩,不断回国与中共情报机构联系商量,然后回到海外当钦差传达中共情报机构指示,包括三反一温和,海外挺刘青,国内挺江棋生,希望大家与王炳章合作等等。你到处传达中共情报机构指示。甚至美国FBI找上门后,逃到中国大陆长期受中共情报机构保护。你这样的人,竟然要反诬揭发你的人是特务线人,真是天下奇谭,滑天下之大稽。
   
   告诉你,某海外特务头子的策略:“你抓我特务,我就抓你特务,谁怕谁?”那种策略,早就不灵了。更何况,你这种几乎公开半公开的特务线人,还要玩弄此种策略,以混淆视听,只能是大笑话!
   
   你要减轻你的罪责,还是先完成我要你包打听的、中共极力掩盖的王某人消息这个任务,以便减轻你的罪责。不过,你那点本事,连这种小事情也完成不了的。
   
   根据我的看法,原来中共情报机构还当你颗葱,但你纯粹阿Q二百五,搞得他们越来越看不起你,你的价值也就越来越小。有人投共拼命献媚,最后只能得到外围待遇。你是原本被中共当作自己人,甚至准备你来领导海外民运的人,结果,越来越小丑化,越来越不值钱。到现在,与外围也差不多了。这就是你既是线人,却越来越不受信任的情况,这是你和中共情报机构的事情,是你们情况改变,何来别人说辞矛盾?你这种人,只配当小丑,中共情报机构原先要你担大任,纯粹是只看你身份看花眼了。
   
   你到处传达中共情报机构指示,使这些指示彻底泡汤,连带线人曝光,这就是你草包本事的表现。
   
   [按]90年代中共要让胡当海外民运总负责人,胡安宁说,他当时求胡平刘青意见,未获回复同意,不敢接受。其实,他接受了中共安排才好。这个草包,嘴非常松又喜欢卖弄透露他与中共情报机构关系,他当海外民运领袖,中共机密会大量暴露。——徐水良
   
   
   余大郎:把民运汇报会的内容上网谎称“公开揭发国安”--公开告密还想赖?
   
   
   徐水良:你传达中共指示,怎么变成别人告密,变成民运汇报会?笑话!你这个特务线人,什么逻辑也不讲了,你要胡说混淆是非,也要有个逻辑,否则,只是进一步暴露你特务身份。
   
   民运向谁汇报?是你向中共汇报吧?
   
   
   余大郎:下作。内部会通报所涉国内人名,是你以揭发为名拿到网上公布的!
   
   
   徐水良:内部会涉及国内人名,是中共决定的,你要保密,我们当然要揭发。你当中共间谍,倒成民运工作。我们揭发你和中共秘密,倒成了向中共告密。你胡内奸什么逻辑?为了掩盖你内奸中共间谍面目,急得胡言乱语不顾逻辑了。
   
   
   余大郎:徐水良把内部会所通报人事,突然上网,就是加米涅夫式告密陷害
   
   
   徐水良:你的内部人事是中共情报机构决定的,披露当年中共决定是告密?
   
   你这个内奸特务,还有没有逻辑?你为中共决定的人事保密,不是你叛卖民运?别人披露中共决定,倒成了告密?你特务线人当久了,见到别人揭露,急不择言,逻辑全失了。
   
   
   余大郎:内部会通报说成为中共保密,公开在网托出人名事件叫揭发?
   
   
   徐水良:你内部通报传达中共人事决定,不是特务;现在别人披露,倒成了特务?
   
   反对派当然要让中共当年决定失败。现在披露你们失败,仅提供你是特务的证据。
   
   不努力使中共领导民运的人事决定失败,就不是真反对派。相反,像你胡安宁那样努力贯彻中共领导民运的人事决定,就必定是特务行为。
   
   
   余大郎:内部会通报说成为中共保密,公开在网托出人名事件叫揭发?
   
   
   徐水良:你内部通报传达中共人事决定,不是特务;别人披露,倒成了特务?
   
   你为中共领导民运人事决定保密到今天,还想继续保密?你真忠心。
   
   可惜,你这草包,当时到处传达搞得满世界都知道,你忠心耿耿忙忙碌碌贯彻中共领导民运的人事决定,其结果,是你这草包自己毁灭了中共这个决定。
   
   胡安宁,你像钦差大人海内外上传下达,不是特务线人行为?
   
   
   余大郎:事有时效,内控和泄密不同。你是当时就公布滴!不是现在披露!
   
   
   徐水良:相反,我不像你草包,当时只是暗中使力,使你和中共计谋失败。既尽了笔者民运本分,又不使公民议政太过难看。
   
   为了保持我的一贯立场,决不投降中共。所以当时我不得不断然决定退出接受中共领导民运人事的公民议政,并且设法顺便把你赶出公民议政。从那以后,你接连不断攻击我,那时,你都是攻击我打击你,而不是攻击我公开中共人事决定。因为在我看来,披露这个决定,还不到时候。这几年开始披露,一是公民议政早就内斗散伙,二是为了提供你胡安宁是特务的证据,三是提醒反对派,警惕中共领导反对派的大阴谋。
   
   
   余大郎:你说正用奇,反说冇计是最高计。一面卖刘王,一面公开给共打招呼。
   
   
   徐水良:用计最高水平是不用计,直来直去,最多审时度势。对你们也是这样。
   
   如果你认为直来直去就是用计,那我十年前早就告诉你了:“用计最高水平是不用计,你胡安宁一天到晚把用计挂在嘴上,懂什么用计!”
   
   把揭露中共阴谋或努力使之失败,说成是告密打招呼,是你胡内奸的独特逻辑。

此文于2012年07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