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熊飞骏的博客
·从企业管理误区想到官僚专制的危害
·大国国民小国胸怀
·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熊飞骏

   二十世纪冲击全球的“红色革命”之所以能吸引亿万民众,并在包括中国、俄罗斯等大国在内很多国家取得决定性胜利,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红色革命家宣传主导的“土地革命”。

   二十世纪以农业为经济支柱的落后国家,相当于半数以上的农民缺少或没有土地,只能靠全部或部分租种地主土地或长年为地主打工为生。每年要定期交付地租的佃农和贫雇农对土地的渴望是工业化国家的国民无法理解的。

   所以“土地革命”是国家现代化越不过的坎。

   “土地革命”有两种模式:

   一种模式是在“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前提下,遵守现行法律的框架,由国家出面通过经济法律手段和分期付款的方式,从地主手中“赎买”多余的土地,然后无偿或“贱买”给土地实际耕种者和缺少土地的农民。

   台湾的“土地革命”就是遵从这一模式。

   因为没有破坏“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理念和“法治”精神,政府不能为所欲为滥用权力。农民在得到土地后不用担心强权政府“朝令夕改”,到手的土地不会被公权力强行征用或夺走。

   另一种模式就是政府越过现行法律的框架,利用平民的仇富情节和不劳而获心理,发动无地或少地贫雇农通过血腥和暴力手段,强行夺取或强占土地所有者的土地甚至财富。

   这是典型的“红色土地革命”模式!

   因为破坏了“法治”精神,摧毁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人性理念,政府的权力无限扩张,能肆意侵犯私人财产和个人权力。在一个法治精神荡然无存,法律沦为“为统治阶级服务的工具”,个体农民在强权国家面前除了“无条件服从”外,根本无法用法律手段来捍卫自己通过“红色土地革命”分到手的土地和财富。如果强权政府对农民失信朝令夕改,就很容易通过“国家”和“革命”的名义重新征用或夺走个体农民的土地。

   如果强权政府能摆脱“法治”的约束,拥有为所欲为的无限权力,就根本不可能对农民“守信”,朝令夕改势所必然。

   二十世纪几乎所有“红色革命”取得胜利的国家,早期都发生过“红色土地革命”。无地或少地的农民分到了政府用血腥暴力手段从地主富人手中夺占的土地和财富;但“翻身农民”普遍好景不长,没几年工夫,新分到手的土地又被政府以“国家”和“革命”的名义全部“公有化”,也就是“官有化”,全体农民的土地都转归各级“官僚”掌握支配。

   农民在空欢喜一场之后,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来的起点,甚至连起点都不如。“土地革命”之前多数农民还有属于自已的小块土地,现在则一寸土地也没有。

   强权政府既然能粗暴侵占地主富人的土地财富,自然也会粗暴侵占普通农民的土地。

   所以对于无地或少地的农民来说,“红色土地革命”是无根之福!

   “无根之福”是灾祸之源!

   农民的土地“公有化”之后,因为破坏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政府瞎指挥自毁生产力,国家在“集体化”前期不可避免陷入恐怖大饥荒。毛中国在三年大饥荒时期活活饿死了三千七百多万农民,比2200年皇权中国在和平时期饿死人的总和还要多。

   农民为“红色土地革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

   虽然“无根之福”是灾祸之源,但多数中华大国民不长记忆,对“无根之福”仍心向往之,给善于操纵民意忽悠愚弄人民的野心家政客提供可乘之机。

   二十一世纪中国的多数民众最关注的四大社会问题:教育问题、医保问题、住房问题和社保问题。

   解决这四大社会问题需要很多钱。

   有两种途径可以酬到这笔钱。

   第一种途径是通过财政法律手段,把解决四大问题的资金列入每年的财政预算。

   当今中国虽然国富民穷,财政收入占GDP比重世界第一,可仍不能满足各级官僚特权挥霍的胃口,哪来这笔财政开支解决四大问题?

   增税是绝对不可以的,只会增加国民的负担和破坏企业的再生产积极性,令广大民众雪上加霜。

   只能通过科学、廉政和法律手段,从现有的财政钱袋里节省出这笔巨款。

   中国每年“三公腐败”超过1.9万亿,加上维稳巨额支出、瞎折腾浪费和各级官僚贪贿的巨额资产,都是能够且应该节省出来的!

   仅“三公腐败”一项至少可节省百分之九十,用于解决教育、医保和社保问题绰绰有余。

   这笔“巨款”是“有源之水”,只要每年能节省出来,解决四大问题的资金就会源源不断。

   …………

   第二种途径是通过向银行“恶性借贷”,专制国家银行国有,政府从自家开设的银行拿钱很容易;高价炒卖国有土地;用“莫须有”罪名和“不公平法律”来剥夺有钱无权的富人财产,来为部分城市平民暂时建廉租房,提供养老保险。

   这条资金链是“无根之水”。

   向银行借贷的钱总归要还的,且不可能无限制续借,还款的钱连本加利都将转驾到广大平民头上。

   如果“有借无还”造成银行大量“坏帐”,必然造成恶性通货膨胀,受害的主体一样是平民百姓。他们的购买力将大幅缩水,将以另一种方式为银行的“坏帐”买单。

   国有土地也有卖完的一天,炒卖土地必然抬高房价。地价超出一定限度,楼市限价措施将造成房地产市场崩溃。

   用非法手段剥夺富人财富只能够眼前之需,随后的资金将难以为继。有钱无权的富人很快会被“黑打”光的,通过此途径酬款必有尽头;可医保、社保所需资金却永无尽头。

   “法治”精神一经破坏,任何人都会沦为暴政的牺牲品。富人“打黑”打光后,广大平民将沦为下一次“黑打”的对像,暂时受惠者将成为日后的主要受害者。

   在谎言洗脑宣教戕害下,多数中华大国民没有必要的“远见”和“全局观念”,只要眼前能住上廉租房,今年能加入养老保险的阵营,才不管社保基金出自何处?几年后能否领到足额足色的养老金?

   所以只要能让我们住上廉租房,能把我们纳入养老保险的领导就是“人民的好书记”!哪怕所需资金是用我们的“未来人身”做抵押的恶性借贷;或“黑打”自某个富裕亲友的财富;或炒卖了我们赖以谋生的耕地?哪怕几年后我们得从廉租房里搬出来,领取的养老金不足当初核定的十分之一连活命都困难……这些我们都管不了,我们只管“眼前”!谁能给我们“眼前”的好处我们就热烈拥护谁。

   这就是重庆模式能够暂时赢得多数民心;某书记迄今仍被广大民众“怀念”的内在玄机。

   谎言宣教体制造就“短视”和“黑白不分”的国民,“自作自受”不可避免;这种体制该叫停了;是到了重视“说真话”的时候了!

   

   

   二0一二年七月一日

(2012/07/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