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傳珩:共產黨生日 市委被摘牌──中國公民正當性抗爭趨勢]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傳珩:共產黨生日 市委被摘牌──中國公民正當性抗爭趨勢

   
    来源:《动向》
   
      今年中共九十一周年生日,是在國內社會不公、貪污腐敗、兩極分化、官民對立、群體事件不斷和南海衝突加劇,亞太局勢動盪、美國宣佈軍事戰略重心向亞太轉移、世界最大規模多國海上聯合軍事演習孤立中共的內政外交困局中來臨的。因此,今年的中共黨慶之日,顯得特別落寞與孤獨。
   


   
      民間抗議事件格外火爆
   
      然而,今年中共黨生日前後,民間抗議事件卻接二連三,格外火爆。二○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廣東中山市沙溪鎮居民與治保會人員發生衝突,附近四川等外省民工紛紛加入,數千人圍住治保會,當局調派大批警力到場增援。晚上,衝突加劇,防暴警察出動鎮壓,民工扔磚頭、啤酒瓶、雜物還擊,多輛警車被砸或掀翻,一個治安崗亭被砸爛。二十六日早上,沙溪鎮的外省民工群情洶湧,近萬人包圍鎮政府,與上千警察對峙,雙方再次發生衝突,很多民眾被打傷住院,武警進駐封鎖了所有道路。六月二十七日凌晨,戰火燃燒到中山車站,富華道全線封鎖。事件震驚海內外。
   
      在香港,市民藉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十五周年胡錦濤到訪之際,打出「港共滾出香港」的標語,爆發四十萬人的大遊行。在大陸,「七一」前有數萬來自全中國各地的訪民湧入北京城,以各種方式舉辦維權抗議活動,與香港大遊行遙相呼應,聲援香港同胞。而上海、天津等地都有訪民「唱支冤歌給黨聽」之類的抗議活動,致使中共建黨九十一周年四面楚歌。
   
      什邡百姓給市黨委摘牌
   
      近日來,四川什邡因鉬銅污染工程項目引發市民抗議,什邡九十後學生身穿印有「宏達鉬銅滾出什邡」的上衣在市政府門口拉開橫幅抗議,引來大量群眾圍觀。七月二號,什邡市政府網站出了一篇《冷靜,是我們幸福的需要》的文章污蔑百姓。文章如同八九年「四二一」社論,稱「七月一日,是黨的生日。別有用心的人包藏禍心」等等,試圖把群眾上訪變成一起一小撮動亂事件。記得當年「六四鎮壓」前,中共對學生愛國運動的「反革命」定性,激起了全國民憤,最終導致當局以武力方式,否定了民眾「反官倒、反腐敗」的正當願望。從此,這個社會便陷入了日趨嚴重的腐敗與不公,導致今日中國官民對立,警民衝突等群體事件此起彼伏,連環爆發。同樣,這次什邡市民面對政府污蔑憤怒加劇,繼續到市政府進行正當性抗議示威。市政府派出特警鎮壓百姓,而什邡人民無懼威脅,直接扯下中共市委的牌子踩在腳下,政府大樓的玻璃也被打爛。隨即,發生大量特警用警棍毆打市民,並施放催淚彈,許多市民受傷,很多群眾都拿到這種催淚彈殼做罪證,進一步引發了更多的市民湧向街頭,民眾開始在牆上大肆書寫標語。此事件令中共合法性再次受到質疑。
   
      群體事件揭示共同的價值取向
   
      記得去年廣東烏坎人因本村黨支部與村委貪污腐敗,違法賣地,侵犯村民利益,自九月二十一日以來,多次集體上訪無果,便團結一致趕走村裡的黨組織及村幹部,並經民主選舉,自行組成「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和「婦女代表聯合會」管理村裡事務。那次烏坎農民自治運動驅逐當地黨組織事件,曾轟動中外輿論。在二○○九年,德江縣政府以「影響穩定」為由,禁止當地民眾一年一度的元宵節舞龍活動。二月八日下午,舞龍隊伍進入主城街道後,遭到縣城的公安幹警和值勤一一○的惡意阻撓,龍燈被公安和城管砸毀,由此引發激烈衝突,造成多名群眾受傷。為討說法,近萬群眾在縣政府前示威,發生打鬥,有群眾衝進縣政府大院,砸毀國徽和政府牌匾。從德江民眾砸毀國徽和政府牌匾,到烏坎民眾驅逐當地黨組織事件,再到現在的什邡百姓給市黨委摘牌腳踏,都在揭示大陸越來越多群體事件的價值取向,是一次又一次的對中共合法性的否定性投票,顯示了中國公民正當性抗爭發展的一個趨勢。昨天的烏坎、德江與今天的什邡以及無數次的群體正當性抗爭壯舉,不僅得到了全國網友的聲援,而且已經成為了國際主要媒體爭相重點報道的焦點。
   
      中國到了政治大變革的前夜
   
      越來越多的社會群體事件表明,今天中國社會已經到了一個需要政治大變革的前夜,只有愚蠢的黨官僚才會把壓垮駱駝的一根根稻草,視為一次次「狼來了」的謊言。當今中國,任何局部性的改良,或所謂「碎步改革」,甚至「擊鼓傳炸彈」,都將事與願違。現代國際社會的「非暴力更替浪潮」,就是由「權力槍授」向「權力票授」過渡的民主化主旋律在全球奏響。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已經沒有哪裡的人民會面對「一人一票」的世界生態,甘心置身事外,永遠被「兩個絕不」與「五個不搞」所綁架。
(2012/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