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上访的终点站­­——黑监狱]
盛雪文集
·盛雪:法总统会见达赖是民主国家应採做法
·追逃追赃誓打“出逃虎”咋不使杀手锏
·封你没商量!纪念六四全球网络会议遭袭
·蘇庚哲——沒有最奇,只有更奇
·中国乱象 全民倒共应运生
·27年揭露六四 盛雪入選麦克林「加拿大故事」
*************
评诗集《觅雪魂》
*************
·陈奎德:雪韵
·诗集《觅雪魂》如何成为禁书
·盛雪诗集《觅雪魂》纽约发布会
·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北明:丢失后的残字 --读盛雪《觅雪魂〉
·陈破空: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刘真:《觅雪魂》的另一种荣幸
·黄河清:四美俱,二难并
·阿海: 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散記
·黄河清:盛雪《觅雪魂》诗集成为大陆禁书的事实证据
·黄河清:且觅丁亥雪魂,聊述戊子衷肠
·盛慧:盛雪诗歌的兵器谱
·费良勇:《覓雪魂》就是自由魂
·胡平:推薦盛雪詩集《覓雪魂》
·野火:捕捉詩性的灵光1
·东海老人: 聯賀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
·刘路:败仗
·文婧: 尋覓圣雪的灵魂1
·三妹:读盛雪诗文随想
*************
友人赠诗赠文
*************
·黄河清:俚词贺盛雪获英女王颁发钻石勋章
**************
百年不风流 千古人传颂
·
**************
·超越时空的对话
·迟了半个世纪的臧家祭奠
·百年滄桑夢頻碎 風雲人物青史垂(图)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追尋英魂 還原歷史(多图)
·歷史長河 百年一瞬——《百年不风流》编后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千古人传颂》前言
·追怀昔日的“大学精神”
·直书信史在民间 (上)
·代理天津市长——臧启芳雄才难展的从政之路
·張學良內定的天津市長到底是此臧還是彼臧
***************
加拿大“十元人道救助”计划
***************
·愿帮助你的 也都平安
·呼唤人性的温暖 ——记“10元人道救援行动”
·"不要讓好人孤單"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年会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 资助维权大陆人
·多倫多10元救助 7年來籌逾4.5萬 捐贈中國逾20名繫獄維權人士
·10元人道捐助 7年籌款4.5萬元
·十元计划及海外救助中国良心犯行动
·中共人权迫害加剧 民运人道救援先行
****************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选编
****************
·刘淇昆评炉霍事件
·加中国人权联盟呼吁哈柏关注中国人权
·加朝鲜人权协会呼吁救助将被中共遣返难民(图,视频)
·藏人新年绝食抗议 民阵呼吁华人声援
·韩广生谈王立军其人及对中共政局的影响(图)
·李竹阳:理解父亲秦永敏的政治理念
·悼六四 李必丰儿子到多伦多朗誦父亲詩歌
杂项
*****************
·Ben Arnold《真正的名扬四海:硬盘!》
杂议万象 历史留痕
******************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关于中国——和某留学生的电邮通信
·黄河清:盛雪成了一具牺牲!
·岁月留痕——一封旧信
English articles
·
·The Struggle of Three Books
·Edmonton is hom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Ottawa’s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Site Is Fitting, Says Chinese
·SHENG Xue: Subcommittee on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tte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访的终点站­­——黑监狱

   
   
   在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于11月10日发布了有关中国黑监狱的报告之后,一些媒体进行了追踪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则矢口否认。中国黑监狱的事实不容置疑和狡辩。在纸媒、声像载体和网络上,都有大量的证据材料纪录和昭示着中国黑监狱的可耻存在。外交部发言人的否认也只能说明政府根本不在乎羞耻。其实中国的黑监狱并不是始于近年。黑监狱在中国的存在是制度性的,长期的,不可避免的。应该说,黑监狱在根本没有独立公正司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来没有绝迹过。
   
   近年来有些社会良心人士开始关注并披露黑监狱的黑幕。而这些人也同样遭遇暴力对待。例如法学博士原公盟负责人许志勇等人就多次到黑监狱去接人并察看,他们不仅遭到暴力殴打,公盟也很快就被政府取缔了。有女孩子在黑监狱遭强奸的案例也一个比一个惨烈。由于黑监狱关押的大部分都是上访民众。那就要分析一下中国的信访制度。


   
   中国的信访制度确立于1951年6月7日,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处理人民来信和接见人民工作的决定》。这是典型的用行政干预替代司法功能的做法。不过那时人民的权利意识更薄弱,社会结构更单一,敢于上访的相对也少。
   
   这些年,经济领域的大幅度变革,政治体制的不改革甚至倒退,导致政权和相关利益联盟大范围、多层次、全方位的滥权、腐败、公然掠夺和直接暴力行为,由此迅速催生出一个庞大的,有数千万民众的上访群体。
   
   为什么上访在中国如此盛行?首先,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中国的宪法是共产党制定的;中国的立法是共产党说了算的;中国的执法是共产党管的。这都是与一个民主国家的“法”的精神和概念完全背道而驰的。所以中国的所谓法律不可信、不可靠也不可用。人民在遇到许多该诉诸司法的问题时,无法通过法律解决,就只能走当局提供的道路:上访。
   
   可是,上访却没用,上访的路上越来越拥挤,沿路死伤惨重。官员根本不必理睬上访的民众。原因是,中国的专制制度,权力来源不是经过民主选举自下而上产生,而是经过钦点、指派、授意、买卖、利益交换等方式得来。官员不需要对人民负责,因为权力不是来自于人民,官员只需要对上级负责,对给予他权力的人负责,是层层向上,最后向党中央负责。
   
   所以我们看到了中国上访制度下的独特景观:截访、销号、接访、拘留、失踪、罚款、殴打、羞辱、劳教、判刑、连坐、精神病院、黑监狱等。信访制度原本就是政权司法不作为的遮羞布,更成为掌权者打击报复的利器。即便如此,上访群体在当权者眼中仍然非常刺眼,非常有碍和谐盛世和大国崛起的观瞻。于是,各级权力当局纷纷出台五花八门的法规,对上访行为进行诬陷、羞辱、限制和非法界定,以便可以名正言顺的进行进一步的迫害。
   
   近日,深圳中级人民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诸个伪法律机构联合发布了《关于依法处理非正常上访行为的通知》,14种信访行为被认定为“非正常上访”,并对其行为的法律后果做了具体规定。通知中不仅将几乎所有上访行为都定位为非正常,而且为了防止有漏网行为,甚至在最后一条还添上了:(十四)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国家和公共安全的其他行为。当然,所有在通知中没有涉及到的行为都是“其他行为”。可以肯定,这个通知一出,黑监狱将在中国盛行,而且受到了法律耀武扬威的公然保护。
   
   2009.11.17.
   
   
   首发《开放》杂志2009年12月号
(2012/07/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