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老胡访港:过街鼠丧家犬缩头龟 ]
三鹿毒奶追踪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胡锦涛时代弄虚作假登峰造极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十万吨毒奶粉或仍未销毁 流向饲料与糕点业
·三种“毒奶粉”流入广州市场
·08年毒奶粉未销毁再入市 广东副省长连夜赴京
·宁夏熊猫称被“毒奶粉”系错查 事件或涉家族矛盾
·中国毒奶再度肆虐各地大清查被指作秀
·凌沧洲:毒奶复出江湖再战国人颓坯根性
·赵连海案被移送检察院四毒奶被瞒8个月
· 赵连海取保候审待复 毒奶受害者就医要自费
·赵连海首见李方平律师 毒奶仍在各地荼毒百姓
· 赵连海与李长江的有趣对话
·彭剑律师见到赵连海,确认赵因结石宝宝维权及李蕊蕊
·中国人患病率比五年前高11%
·陕西质检部门被曝为毒奶粉出具合格报告
·毒奶粉重现市场网民要求温家宝道歉
·好意思?宁夏毒奶粉企业被查 处30万元罚款
·毒奶粉“问题奶糖”大部分北上东三省
·宁夏毒奶粉企业仍在营业 产品可能流入广州
·陕西渭南“毒奶粉”案三人被捕
·大陆又爆毒奶粉外流 可能已出口15国
·毒奶粉免职官员复职惹民愤
·多名因三鹿事件受处官员复出或被提拔
·质检总局原局长李长江复出 曾因“三鹿事件”辞职
·《李鹏论可持续发展》一书出版
·28吨渭南“三聚氰胺”奶粉流入闽粤
·赵连海不服当局指控估计十万吨奶粉未销毁
·为赵连海“寻衅”之罪名向北京警方自首,并质疑官方/刘沙沙
·广东十分之一儿童铅中毒政府隐瞒大量污染数据
·别太冲动了:若权力不容分享,西藏问题无解/杜子
·胡锦涛腐败缠身,害怕交班
·高智晟律师命悬一线---评:中国驻美使馆告诉中美对话基金会:高智晟律师在乌鲁木齐
·石家庄“官场三聚氰胺”调查记
·谁在说谎?毒奶粉真的绝大多数销毁了吗?
·团干胡春华干过点正事不
·三聚氰胺对中毒者有长期影响
·胡锦涛能做的好事是早日下台
·胡古董温古董治下焉有日新月异
·三鹿毒奶责任人李长江又高升了
·石家庄造假骗官官员升迁记
·团干胡春华干过点正事不?
·毒奶受害儿童家长质问温家宝
·腐肉变新人萨斯溃坝责任人孟学农重回北京团
·中国判处三名奶粉厂负责人有期徒刑
·有这样的官员,咋能不出三鹿这样的事?----石家庄“只有性别是真的”女团市委书记王亚丽调查幕后手记
·在重重危机中,为什么有人欢呼功绩和胜利
·胡锦涛时代公权无耻演绎到极致
·三鹿毒奶受害家长赵连海起诉书避提毒奶粉,一审将不公开审理
·请胡锦涛不要随便代表我
·毒奶省长升官,毒奶局长进政协,毒奶商家蝉联人大,毒奶家长赵连海被抓
·反对倒退,需重启改革进程
·改革开放全面倒退,教授促两会审议
·中国改革开放出现全面倒退,胡星斗教授促两会审议
·国进民退很明显
·廖祖笙:“权斗”迷药不是指李推张的万灵丹
·中国领导 的“小圈子”“小兄弟”“小爱好”
·中共高官“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本质
·胡锦涛护短有方,希望工程腐败案压了下来
·河蟹社会中国官场的丑恶面
·请问温总理,三鹿奶粉赔偿的20亿是谁的?
·国进民退,中国改革全面倒退
·请胡锦涛同志公布家庭财产
·中国政治改革和法制在大倒退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4毫米以下结石不报告?三鹿毒奶到底害了多少孩子?
·从丰田召回看毒奶粉重现江湖
·最高领导,反腐的死角
·采访问题奶粉记者被打,可能肝脏破裂
·"阳光"法案又被泼暴雨,领导人可带头申报
·胡锦涛拥抱经典法西斯主义
·又发现毒奶粉2.51万吨,已焚毁或填埋
·三聚氰胺后遗症,结石宝宝赔偿不足
·三聚氰胺后遗症,结石宝宝赔偿不足
·胡温真的关心艾滋病人吗?
·监察部长:暂不出台官员财产申报措施遭质疑
·官员财产公示,需胡锦涛带头
·请胡锦涛同志公布家庭财产
·胡锦涛理论体系只有批判价值
·地沟油回流链条曝光 每吨利润接近2000元
·陕西渭南质监局被指隐瞒问题奶粉质检报告
·他绑架你还要你替他当保镖
·谷歌创始人详解退华:思想转变在08奥运后
·“最高领导”:反腐的死角
·今审结石宝宝父亲赵连海,法院不公开开庭
·结石宝宝父亲赵连海一年遭遇
·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手铐脚镣上法庭
·谁把中国人的命看得比蟑螂还贱?
·团派暴露利益集团真面目
·结石宝宝家长郭利悄悄判五年
·辽宁惊现三聚氰胺雪糕
·江主席身体健康,向群众挥手
·做个有尊严的中国人何等艰难!
·胡锦涛:新政八年其实是背离改革八年
·胡锦涛八年是背叛改革的八年
·胡锦涛已难漂白自己/廖祖笙
·屁话一通的“皇帝昭曰”
·胡锦涛逆“五四”精神而行
·胡锦涛逆“五四”精神而行
·学雷锋,有八个方面不能学——从30名富豪向雷锋下跪谈起
·我们生活在用毒营造质量的年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胡访港:过街鼠丧家犬缩头龟

胡锦涛在香港:过街鼠、丧家犬、缩头龟
   
   作者:余杰 文章来源:纵览中国
   
   十五年前,江泽民赴港主持回归仪式,一副踌躇满志的模样,营造大国崛起之幻象,横扫日不落帝国之余晖,气势何其盛矣;十五年后,胡锦涛赴港为梁振英站台,港人视之为仇寇,胡锦涛在中南海保镖、驻港部队和“香港公安”的三重护卫之下,却不敢踏上街头半步,气势何其衰矣。评论员梁京指出:“胡锦涛的香港之行,恐怕是他担任中国领导人以来最尴尬的一次出行。这真是尴尬人偏遇尴尬事。”确实,胡锦涛缺乏温家宝那炉火纯青的演技,尤其不适应香港这个“演技派”当红之地,他注定了与生机勃勃的香港格格不入。

   
   这是胡锦涛最后一次以国家元首和党魁的身份访问香港,他原以为以太上皇之威严莅临香港,可作威作福、万人膜拜。谁知,迎接他的不仅是台风,更是港人的愤怒声讨、穷追不舍。杀人如麻却胆小如豆的胡锦涛,只好躲藏在铁马和水马的背后,与一小撮“香港精英”自娱自乐。七一前后,台风来袭,在雨打风吹中,“六四”屠杀的血迹从北京延伸香港,李旺阳之英魂更是让回归庆典之烟火表演黯然失色。梁振英刚刚上台,港人便齐声呼喊其下台。因为梁振英是胡锦涛的特首,而不是香港人的特首。港人呼喊梁振英下台,也就是呼喊胡锦涛下台。访港三日,胡锦涛在这块“祖国的土地上”却如同过街老鼠,更像丧家之犬。他在四十万港人七一大游行的叫骂声中匆匆逃离,其心情之阴郁,可想而知。
   
   华人世界中惟一替胡锦涛辩护的,是台湾的左派失意文人王晓波。他说,九七以后,香港的民主大有进步,“如果香港人认为他们的政治权利被剥夺,就应该去找梁振英算账,你抗议不到胡锦涛头上。就像我们台湾反对马英九、反对美牛,我们不会反对胡锦涛”。亏得此人还是大学教授,其言论罔顾常识:首先,台湾总统是人民选举的,故而要对人民负责;香港特首是北京强加的,故而梁振英是胡锦涛之走卒,是“党人治港”的棋子。马、梁岂可相提并论?其次,台湾人不仅可以反对民选总统马英九,亦可反对彼岸的独裁者胡锦涛,因为正是胡锦涛将导弹对准台湾并侵犯中国民众之基本人权。站在普世人权的立场上,反对胡锦涛与反对卡扎菲、金正恩一样,是人权捍卫者不可推卸之责任,而不论这位人权捍卫者属于哪一国度、哪一种族。曾因追求民主自由而受迫害的王晓波,大概幻象统一想疯了,遂以“选择性失明”的方式甘当胡锦涛的马屁精。其实,只要对香港的现状稍有了解的人都一清二楚:若非胡锦涛力挺,梁振英之流的左仔,焉能坐大?港人越来越意识到,仅反梁是不够的,反梁必要反胡和反共。梁振英祸港,根子在中南海和胡锦涛那里。所以,他们的结论就是:没有胡锦涛,没有共产党,才有新香港,才有新中国。
   
   大棒高举,阅兵为先
   
   几乎所有的独裁者都喜爱阅兵,胡锦涛比江泽民更热爱阅兵。江泽民在任上时,恰逢中共建政五十周年,劳民伤财,排演庆典,规模虽空前,却不能绝后。当时,李慎之撰文《风雨苍黄五十年》讥讽之,江泽民为此震怒,倒还隐忍不发,未下毒手。而胡锦涛在任上时,则遇到中共建政六十周年,亦仿效江泽民来了一场规模更大的“沙场秋点兵”,小人得志,确实猖狂。此次访港,胡锦涛之本性再次毕露:他安排的第一项活动,就是检阅解放军驻港部队的三千人的队伍。
   
   在驻港部队空间有限的兵营内,检阅三千人组成的方阵,当然不能与二零零九年在天安门城楼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豪情相媲美,不过也能暂时满足一下胡锦涛内心深处的帝王情结。在胡锦涛的阅兵照下,一个网民的议论,代表了许多人的心声:“就这么个饭桶,代表中国。呵呵。”胡锦涛此举,当然不只是为了过一把瘾,更是向香港民众敲响一记警钟:你们若继续反对我,我随时可以命令军队来镇压你们!在我担任驻藏大臣的时候,我在拉萨就这样做过;在我统治中国的十年里,我在广东汕尾、贵州石首、四川什邡等地,也都这样依样画葫芦地做过。这是邓小平老爷子教导我的、维持共产党“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法宝,多年来在内地屡试不爽。未来在香港未尝不可操练一把。
   
   胡锦涛的大棒,全世界都看在眼中。法国《解放报》以“回归十五年之后天安门的阴影笼罩着香港”为标题报道说,胡锦涛检阅了士兵与装甲部队,这一场面使七百万香港人回想起二十三年前的“六四”屠杀。那时,解放军的坦克在天安门血腥镇压参加民主运动的学生和市民。胡锦涛在香港解放军驻地与数十名军人握手,这也使人联想到“六四”之后邓小平接见军队领导人的情景。“对许多香港人来说,这是一种暗示的威胁,尽管中共当局重申它遵守对香港的承诺,即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和自由。但这些诺言完全取决于中共随时可以更改的意愿。”
   
   胡锦涛不仅自己一个人趾高气扬地阅兵,还要将阅兵的场面传递到每一个香港民众那里,这才是“与民同乐”。于是,香港大小媒体尤其是电视,奉命将这“胡主席阅兵”当作当天最重大的新闻来报道。当天晚上,台风袭港,香港市民纷纷紧急赶回家中,打开电视希望获得台风的讯息,而许多电视台黄金时段的六点半新闻头条,居然不是讨论紧急的风暴消息,而是胡锦涛阅兵的“花絮”,一播就是十几分钟。市民对此劣评如潮,Facebook上出现大量投诉——“我们是要看风暴消息,不是看大陆领导人来做骚”、“很难听的女兵尖叫,难道我们在朝鲜看金正恩了吗?”、“这场面不是和希特勒在一九三八年进入维也纳时的阅兵一模一样吗?”
   
   是的,胡锦涛从北京到香港,就是希特勒从柏林到维也纳。虽是同根生,但因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不同,相煎就是急。胡锦涛要的正是此种让港人震撼的效果。许多港人追问说:特区政府不是说著重民生经济,多过政治吗?为何关乎经济民生的风暴吹袭,特区政府却仍然在大搞特搞胡锦涛阅兵呢?为何电视台宁可播这些既不受欢迎、也缺人欣赏的节目,却连紧急的天气报导都要搁置一边呢?显然,这一切不是特区政府所能作主,胡锦涛要阅兵,要媒体播放其“光辉形象”,梁振英这个打工仔,哪敢对胡老板说半个“不”呢?梁振英在香港人面前俨然以主人自居,无论其如何竭力假装“谦卑”,却仍然凶相毕露;而在苛政猛于虎的胡锦涛面前,梁振英这匹恶狼,则低眉顺首,一副“小三”状。面对穷凶极恶的共产党军队,梁振英能不降卑为奴吗?
   
   水马围城,自我囚禁
   
   警察永远不是军队的对手。数万威风凛凛的香港警察,在卸下英治时代“皇家”的桂冠之后,华丽转身为“香港公安”。他们的首要职责不是全心为市民服务,而是奋力为领袖清场。在接受媒体访问的时候,许多在街头巷尾执勤的基层的香港警察也是满肚子苦水:“若非上级压下来,我们也不想这样做。”
   
   香港有一部名为《十月围城》的电影,讲的是清朝末年孙中山到香港的旧事;如今,在现实生活中却上演了胡锦涛到香港的“七月围城”的大戏。胡锦涛访港前一天,香港警方一大早便在湾仔会展中心附近设置路障,大量使用两米高的“水马”,构筑成墙外、墙内之差异。苏东坡诗云:“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消,多情却被无情恼。”而在这几天宛如围城的香港,墙外抗议的人再多,墙内的胡锦涛也看不到。看不到便不存在了,胡锦涛就能保持好心情了。
   
   胡锦涛抵达香港机场时,发表简单讲话表示,“在未来的两天多时间内,我希望多走一走、看一看,亲身感受香港的发展进步,深入了解香港市民的生活和期盼”。这一说法在此后两天多的时间里成为不可能实现的水月镜花。带领一些示威者试图靠近就职仪式会场的香港支联会常委关振邦说,中央和香港政府实施的保安措施使胡锦涛所说的“多走走、多看看”成为一句空话:“在香港特区政府的安排下,胡锦涛只见到特区政府为他安排的场地。他并没有真正去了解香港的民情。在北京对特区政府要求做的安排方面,我相信他们会安排在胡锦涛访港期间绝对没机会见到示威者或者香港一些反对的声音。究竟是胡锦涛这么要求的,还是中央政府这么安排的,还是特区政府自行的安排,我想他们自己最清楚。”
   
   以胡锦涛刚愎自用、冷漠拘谨的性格而论,他不屑于像温家宝那样表演亲民秀。温家宝出行的时候,常常刻意轻车简从,偶尔会遇到上访者拦路递送状子,温家宝则亲自接过状子,俨然是包青天再世。官方媒体就此大做文章,肉麻地吹捧总理如何“爱民如子”。实际上,那些成功将冤案资料送达温家宝手中的访民,不仅冤屈无法伸张,其结局反而更加悲惨,有人甚至被当局送入精神病院折磨数月之久。不过,这些幕后的真相,官方媒体是不会披露的。人们只知道充满温情的前半段故事,因而对温爷爷爱得死去活来。
   
   温家宝将当总理视为演戏,虽摘取影帝之奖杯,有时不免用力过度,过犹不及,让人看出是“演”而非出于本心。而胡锦涛始终保持“河蟹大帝”之“本色”,永远躲在幕后不动声色。躲在黑暗中的人内心最为恐惧,胡锦涛这样的人,连见到访民或听到反对的声音都怕得要命。在访问美国时,胡锦涛在白宫发表演讲,一听到下面有抗议者的叫声,立即心惊胆战,连原本背熟的讲稿都搞忘得一干二净了。好不容易才讲完,离场的时候,却不辨东南西北,被布什总统拉回来,贻笑大方,狼狈不堪。胡锦涛无法主宰美国的外部环境,却能命令香港全城实施“最高戒备”,即便用“水马”构筑一个“城中之城”亦在所不惜,这样他才有安全感。
   
   在北京,胡锦涛常年“蜗居”于与世隔绝的中南海之中,像明清两代的帝王以及毛太祖、邓高宗那样,如臂使指地对全国各地发号施令,好不畅快。然而,香港却没有这样一处帝王居住过的风水宝地。当明清两代的皇帝们在北京城骄奢淫逸之时,香港还是一个不名一文的小渔村。所以,香港根本没有前朝行宫。如今,即便香港的地产富豪们愿意献出豪宅供“河蟹大帝”居住,却也无法满足胡锦涛的基本需要——再大的豪宅,也住不下胡锦涛那全球数量第一的保安队伍。
   
   于是,胡锦涛干脆将整个君悦饭店暂时封锁,成为他的一座个人行宫。既然是“行宫”,那就是一处“闲人止步”、“接近者格杀勿论”的重地,犯上作乱者,能不以辣椒水和胡椒水伺候吗?酒店本来是现代文明社会的产物,是一处供人们对话和交流的公共空间,将酒店改造成行宫,足以表明胡锦涛是民主精神之敌。他将包括香港民众在内的中国人民都视为敌人,而他自己也只能“作茧自缚”,成为四面楚歌的孤家寡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