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附录三:文革十年其它重大事件一览]
邱国权
·专制中国:“养老金产业化”大潮扑面而来!
·杂谈:国耻、钓鱼岛、琉球及其它
·什么是腐败?如何反腐败?
·胡锦涛从西柏坡到遵义的十年轮回
·红朝一党独裁专制的“破鞋”,“合”了谁的“脚”?
·习近平连发三问,奥巴马环顾左右而言它
·问习总:“情”为何物?直教中国人金银相许?
·中国:被哪个王八蛋“潜规则”了?
·主人和仆人的故事
·致卓有才华的美女作家“蝉语秋心”
·神州国“医疗产业”的完全真相
·从《网易论坛》“政治觉悟”的提高,看中国社会“和谐度”的提高
·巴山老狼竞选乌鸡国马太网站福音论坛《国际风云》版主宣言(搞笑)
·网易论坛愤青各阶层分析(有抄袭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之嫌疑)
·巴山老狼就十年前下岗一事至单位领导
·《博讯》怎么啦?
·巴山老狼感恩之旅
·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做民主国家的亡国奴比做独裁专制国家的顺民幸福十倍!
·简论亡国奴
·有关二○一七年中共将崩溃的传言之我见
·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重大外交事件得失谈
·这世界我有很多的不明白
·人岂能与狗相比?——愤怒声讨《人民日报》缺德文章!
·快讯:大清国末代皇帝溥仪视察龙兴之地黑水白山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文革五十年祭
·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安徽合肥:“教育产业化”的魔掌开始伸向三岁的幼儿
·中国的官员数量占世界官员数量的比例有多大?
·仲裁案后的中国南海政策何去何从?
·李克强发飚背后的玄机
·国家稳定、强大的两大基石:政治文明与经济文明
·毛泽东死期纪念否?——愚民教育带给中共的尴尬
·黄菊陵墓PK习仲勋陵墓
·喻智官文章:《文革“刘盆子”王洪文》比喻错误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不应该低三下四迎合习近平
·美国大选后反思中国:全民选举授权上位PK几个老朽指定继位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基础上
·用美元砸死中华民国?——台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老百姓”是个什么东东?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刘国梁“七一”向党表忠为哪般?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蔡振华落选十九大代表的N个因素
·中、印“麦克马洪线”的产生及后来的纠纷
·印度挑衅中国,是对习近平的严峻考验
·“我没有敌人”——刘晓波思想永放光芒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的一副对联谈起
·希望谢选骏先生不要给独裁统治者戴上“主义”的皇冠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孙政才如何做才能“肃清薄、王余毒”?
·龙兴之地异象连连,这是什么节奏?
·也谈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
·特朗普不让中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习近平凭啥要顺郭文贵之愿打倒王岐山?
·山雨欲来风满楼,多事之秋“十九大”
·“为人民服务”是一个反动透顶的口号!
·薄瓜瓜“复仇之剑”指向谁?
·毛泽东与林彪关系实质是什么?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统一希望渺茫
·毛家天下梦断紫禁城,习党天下美梦能成真?
·当今中国,数风流人物:还看王岐山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中国人没有资格嘲笑菲律宾及其人民!
·孙政才就是弱智从政,咎由自取!
·陆军司令劲爆毛泽东时代腐败娃娃兵
·中共为什么要妖魔化林彪?
·中共“十九大”的几个关注热点
·个人崇拜政治需要,重新妖魔化林彪、彭德怀
·信号:习近平任上极可能为高岗平反!
·中共十九大一道亮丽风景:元老染发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郭文贵爆料是高层倒王的超级大阴谋
·中国,一群土匪流氓强盗在创造历史!
·朱镕基前总理被捏住了睾丸?
·世界能容纳发达、民主的美国和中国,但不能容纳独裁专制的中国
·大清国对美国有两副面孔,哪张最真?
·中共思想家王沪宁、李春城,不同理论,不同结局
·中国是“新思想”策源地?这真的是个香屁!
·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升级2.0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附录三:文革十年其它重大事件一览

附录:文革十年其它重大事件一览
   
   作者:巴山老狼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苏联驱逐全部中国留苏学生,中国政府组织了盛大的欢迎场面欢迎“反修战士”胜利归来。苏联方面为什么要全部驱逐中国留学生?当时官方没有一句提及。笔者在一九七零年读初中时,语文课本中有一篇课文,题目大概是“中国留学生勇斗苏修”(具体记不清楚了)内容是中国留学生们在苏联大学的课堂上与苏联的讲课老师斗争的全部过程:某一天,当苏联方面的老师走进课堂准备讲课时,中国留学生要求发言。在发言时留学生们用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反修防修”理论作武器,大批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与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苏方教师气愤地离开课堂,等教师回到课堂后中国留学生又要发言批判“苏联修正主义”,说苏修与帝国主义勾结,出卖世界革命,又把苏联教师哄出了课堂。这些留学生又到莫斯科红场散发反苏传单,被警察抓走。当然,留学生们的所作所为都是在中国驻苏联大使馆的指示下进行的。

   
    * * *
   
   一九六七年,著名音乐家马思聪不堪忍受红卫兵揪斗,偷渡香港,后流亡美国。中共公安部以叛国罪加以通缉。马思聪的代表作是一九三七年创作的小提琴独奏曲:《思乡曲》。一曲成谶,三十年后,马先生怀着对故乡的思念而被逼背井离乡。毛泽东死后中共又为马先生平反。但马先生说:只要毛泽东的像不从天安门城楼上摘下,誓不再回中国。
   
    * * *
   一九六七年二月五日毛泽东在导演了上海大夺权的闹剧后亲自批准成立“上海人民公社”。公社正式“挂牌营业”后,毛泽东又准备成立“北京人民公社”,但此事在国内外遭到一片强烈的不满和嘲笑声。二月二十三日,毛泽东只得将“上海人民公社”改名为“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拟议中的“北京人民公社”怪胎也就只好流产。
   
    * * *
   
   一九六七年七月,江青公开提出“文攻武卫”的口号,此后中国两大派武斗升级。
   
    * * *
   
   一九六七年八月,时任公安部长的谢富治根据毛泽东的指示,提出“彻底砸烂公、检、法”的口号,此后公、检、法系统处于瘫痪状态。
   
    * * *
   
   一九六七年八月,毛泽东的红卫兵偷渡到香港去斗“资本主义”,被港英当局逮捕。中国控制的工会发动罢工声援。北京市的红卫兵们在当局的暗中支持下又放了一把火,把英国驻华代办处烧了。周恩来为红卫兵火烧英国代办处的事而痛心疾首并提出批评,毛泽东的态度没见官方公布。此事令全世界震惊。英国政府面对疯狂的中国也不讲什么道理,一把火把中国驻英代办处烧了。中国政府不再吱声。
   
    * * *
   
   一九六八年六月,曾为中国体育事业做出卓越贡献并获得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的容国团不堪批斗凌辱自縊身亡。此前乒坛名将傅其芳、姜永宁也自縊身亡。一代英才落得如此结局,国人无不扼腕长叹:谁之罪?
   
    * * *
   
   一九六九年三月,《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认真学习六厂二校的先进经验》。六厂二校指北京针织总厂、北京新华印刷厂、北京化工三厂、北京北郊木材厂、北京二七机车车辆厂、北京南口机车车辆机械厂、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这是毛泽东亲自抓的“斗、批、改”试点,并总结出了一套经验:广泛发动群众,不停地向一小撮阶级敌人发动猛烈进攻,经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為纲深入持久开展革命大批判。
   
    * * *
   
   一九七O年十一月,共产党中国取代国民党的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席位。此事对蒋介石是个不小的打击。
   
    * * *
   
   一九七一年四月,中美两国开始了乒乓外交。此事乒坛名将庄则栋先生功劳最大。以此为契机,毛泽东和尼克松开始眉来眼去,双方都有意建立某种友好的关系。但此事受到阿尔巴尼亚的强烈抨击,毛泽东开始被霍查视为“修正主义者”并受到强烈的批判。
   
    * * *
   
   一九七一年七月,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为尼克松的中国之行做准备。
   
    * * *
   
   一九七二年二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刚把林彪处死的毛泽东竟在尼克松面前说林彪反对同美国建立关系。造谣竟造到美国总统那里了。惜乎美国总统不是毛泽东的部下,他有自己的头脑。这种作法更显出了毛泽东灵魂的骯臟和卑鄙。几个月后,毛泽东又在接见斯里兰卡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时把左派们大骂一通,并说左派们现在全关在监狱了。本来家丑不外扬,但毛泽东杀功臣遭世人非议后,在国内竟找不到一个自我辩白的场所,找不到一个愿意听他辩解的知音,只得去向不相干的外国人倾诉。外国人除了礼节性地点点头外,怕是不会愿意与其多说什么。
   
    * * *
   
   一九七三年,毛泽东、江青在中国树立了一个世界闻名的“白卷英雄”张铁生。此人一走红,中国的教育事业惨遭破坏,此后教师不教,学生不学,一代青年的学业彻底荒废。笔者当时正是高中二年级,整整一个学年五分之四的时间是在工厂学工;到生产队学农。吃住都在工厂、农村。在农村与农民同吃同住几个月后,回到学校就稀里糊涂领到了一个毕业证。一年后,又一个小学生黄帅与老师对著干又成全国人民的“楷模”。但偏有不信邪的“王亚卓”三人对黄帅提出了批评。此后“王亚卓”一事又被说成是“教育战线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
   
    * * *
   
   一九七四年,毛泽东提出“三个世界”的理论。把世界分成“美苏第一世界、其它发达国家和东欧属第二世界、贫穷国家是第三世界。”毛泽东要“团结第三世界、争取第二世界、打倒第一世界。”这一理论也不是什么新鲜货,有点象毛泽东开国前的“统一战线”样。其最初的理论依据在李宗吾先生的《厚黑学》中,读者若有兴趣可看一下《厚黑学》。毛泽东可谓得了李老先生的真传,不愧是他老先生的最优秀“及门弟子”。
   
    * * *
   
   一九七四年六月,江青到天津小靳庄蹲点,大办政治夜校,大讲批林批孔。当地一周姓社员,被江青改名“周克周”,此社员受宠若惊。江青恨周恩来,采取巫婆办法,想以此“周”克彼“周”。江青倒臺后,此“周”又义愤填膺地揭发江青,并把名字改回。
   
    * * *
   
   一九七四年十一月,为民请命的彭德怀在关押中惨死。自姚文元《海瑞罢官》吹响文革号角后,一九六六年下半年彭德怀被揪斗毒打,肋骨打断数根,随即关进大牢,死前已瘫痪。愿彭元帅灵魂安息。
   
    * * *
   
   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中国国民党总裁、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先生去世,享年八十九岁。蒋介石一生有两大功劳:一是领导中国人民战胜了日本侵略者,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二是到台湾后吸取大陆失败的教训,励精图治,使台湾经济腾飞。若对各自统治中国二十多年的毛泽东、蒋介石进行比较,孰优孰劣一目了然:信仰方面,毛泽东自称信仰马克思主义,但笔者认为毛泽东在方方面面都不配作马克思的信徒,其一生所作所為与“厚黑教”教主李宗吾的教义倒完全吻合。毛泽东脸厚心黑到了“厚黑教”教主李宗吾先生所说的厚而无形、黑而透亮的化境,古今中外无出其右者,无愧于李老先生最最得意的弟子。蒋介石与宋美龄结婚后信仰基督教。毛泽东、蒋介石与两个都是皇帝,毛泽东是一个专制、黑暗、开历史倒车、祸国殃民、滥杀无辜的自有人类历史以来的最坏皇帝,蒋介石是一个比较民主、进步、开明的,历中华民族的进步、兴旺、发达干了很多好事的好皇帝。毛泽东对反对派、功臣们刻薄寡恩、残忍暴戾、反复无常,随时都想置其于死地。蒋介石对反对派过于仁慈,反对派的主要人物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张学良等和不听号令的大大小小地方实力人物等没有杀一个,还委以重任。在任上没做一件祸国殃民的事。毛泽东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最坏的一部份,闭关锁国排斥一切西方的先进文化。对所谓的“马克思主义”也只不过是拿来充门面、做幌子,当一个推销狗肉的羊头高高掛起,做的一切事情没一件符合“马教”教义。蒋介石身上既有中国传统文化中好的方面,也打开国门接收西方的一切先进文化。毛泽东的私生活极其泛滥,开国后即将江青打入冷宫,夜夜陪文艺界名花、“文工团员”们寻欢作乐。蒋介石与宋美龄女士的美满婚姻令世人赞叹,拥有天下的蒋介石在私生活方面堪称国人楷模。毛泽东是祸乱中华的千古一人,蒋介石是乱世中国的一个政坛高手。总而言之,毛泽东死后当下地狱,让阎王爷清算其祸国殃民的滔天罪行。蒋介石死后应升天堂,他毕竟为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做了很多好事。当然蒋介石不是一个完人,更不是一个圣人。但他生在内忧外患的乱世中华,能达到人生的很高境界也极其难得了。
   
    * * *
   
   一九七一年至一九七六年,毛泽东为了“支援亚、非、拉人民的革命斗争”,为了帮助贫困的“第三世界朋友”,在中国人民最低生活都难以保障时,花掉几十亿美元去帮助最穷的非洲坦桑尼亚、赞比亚修一条一千多公里长的坦赞铁路。这种不顾国计民生也要在世界去操个慷慨大方的做法实在是可耻。本来非洲地广人稀,不是荒无人跡的原始森林就是沙漠,西方科学家经反復测算和论证后得出了“非洲不适合修建铁路”的科学结论,但毛泽东偏不信邪,非要在那里投巨资修铁路不可。其结果是铁路修好后,客运量每周仅一列快车,两列慢车,货运量极少,其收入远远不能维持正常的运营,中国不得不每年投入几千万美元。此路从一修起,就成了中国的一大包袱。近十年来没见有关此路的报道,不知此铁路是否已被荒草、沙丘所覆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