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方鲲鹏
[主页]->[百家争鸣]->[方鲲鹏]->[从“诺福克四水兵”冤案学习如何保护自己]
方鲲鹏
·谷歌CEO认为即使在限制条件下也应返回中国市场
·晒晒美国上诉庭法官的独立办案
·翟田田之案峰回路转的玄机
·论美国的国骂涉嫌强奸威胁--再评翟田田之案
·专访翟田田:留美博士生是如何被控莫须有的“恐怖威胁”
·三评翟田田之案–解说逮捕翟田田的命令
·四评翟田田之案–大陪审团的决定不出所料
·五评翟田田之案 - 荒诞走板的“骚扰大楼”案
·六评翟田田之案 – 彼得森律师10月15日的信及其他
·美国密苏里州的一起冤案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一)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二)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续)
·特工门案使美国政府难以起诉阿桑奇
·有感于史天健教授的“程序民主论”
·程序民主的怪胎 - 阻挠表决的“掠夺者”方法
·无知者无畏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了高瞻的上诉申请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案及其对中国体制改革的启示(1)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2)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3)
·宾州最高法院对受害者态度前拒后恭
·美国司法缺乏自觉纠错的机制和动力
·受贿法官的认罪协议被联邦法院接受后又拒绝
·普选和司法独立不能阻止官员搞腐败
·分析美国人民很不满但社会不乱的原因
·美国政府反间谍办公室的高瞻档案
·命名“纪念埃米特•悌尔公路”的缘由
·宪法是什么意思?由最高法院说了算
·八分之七白人血统的人不是白人
·美国开国宪法定义一口黑人折算五分之三人
·华人是白人还是黑人?美国最高法院回答你
·最高法院重新释宪令种族隔离为非法
·祸害美国百年的乌鸦法
·美国有些州曾经黑兔与白兔也不能通婚
·为美国民权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马丁•路德•金
·美国黑人争取平等选举权的历史
·美国最高法院也可以拒绝释宪
·中国人不应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
·俞陵诉吴弘达案
·俞陵诉吴弘达案(续)
·两则经济学理论的联想
·复制美国司法运作模式必定失败(1)
·俞陵诉吴弘达案(三)
·钱力滥用取代权力滥用
·法官终身制和绝对豁免权
·法官职位很大程度上被政治庸酬左右
·司法权力不受约束可以自我膨胀
·美国陪审团审判正在消失
·美国各种监督机制在司法权面前止步
·中国的司法改革无需站在政改的大旗下
·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1)
·美国两党长期分享政府权力的奥秘
·谷歌自诩不作恶“避税”邪门赛过洗钱专家
·虽然一人一票但分量大不相同
·同性恋权利与普世价值
·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在何方
·鼓吹普世价值论对民主、自由、人权没有帮助
·普世价值幕后的故事
·阅读提示:《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
·盘点新世纪头10年美国腐败和性丑闻州长
·以美国为镜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
·前众院议长如此发横财是否属腐败行为?
·一位美国联邦法官断案期间吃了被告吃原告
·美国政府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一)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二)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三)
·议长丑闻下台焉知非福
·议员与助手的合伙生意模式
·(美国国会的)耳印记拨款
·议员家属做说客的生意经
·说客拥有、说客治理、利益集团享受的政府
·占领华尔街运动半周年述评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一)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二)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三)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四)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五)
·脸书(Facebook)股价趣谈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1)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2)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3)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4)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5)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2)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3)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4)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5)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6)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7)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8)
·从“诺福克四水兵”冤案学习如何保护自己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0)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2)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1)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2)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3)
·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诺福克四水兵”冤案学习如何保护自己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9)
   
   作者: 方鲲鹏
   


   
   
   十一、写作札记
   
   (1)笔者写美国系列文章不是以挖掘民主体制的劣迹为乐事
   
   无论是中国的网站还是海外的中文网站,都充斥了“凡是美国的价值观都是对的,凡是美国的治国政策都应引进”的新版“两个凡是”观念。笔者在铺天盖地宣扬新版“两个凡是”的文章中,看到了自己十几年前的影子。
   
   我曾经深信民主体制完美无缺,对于美国的司法制度更是崇拜得五体投地,认为那就是世界上正义和公正的化身。我会崇拜实际上不了解的西方民主体制和司法制度,主要归功于共产党的宣传。那时共产党一味空洞地批判西方制度,缺乏说服力,造成了对我的反向洗脑。有所不同的是,现在持新版“两个凡是”观念的人,受到的是崇美自由派的洗脑教育。
   
   来美国生活久了后,逐渐发现我以前对美国的认识,很多是想象的产物。出于帮助中国年轻知识分子获得更全面的信息,帮助他们以多重视角看美国,两年前我开博写出我对美国的实地观察。有读者指责我的文章专找美国民主制度的劣迹。公平的说,这个批评不算很过分,我写美国的系列文章,确实是主要分析这个制度存在的问题。但是,我有充分的理由这样做。看看媒体和网络世界,歌颂美国政治体制的文章无穷无尽,但有几个中文作者在研究和写出我选择的这些题材?特别是美国司法制度方面的问题?我的初衷就是帮助读者以多重视角看美国,帮助他们馈入多元信息,如果有稍多的人研究撰写这些题材,我就会转向,写正面介绍美国的文章。
   
   我的文章并非要表达否定的否定,没有疑问,中国必须进行体制改革和社会转型。但是中国应当勇于探索,走自己的路,不能盲目崇拜美式制度。我写美国的“劣迹”,也是希望中国的社会转型改革,能预见到这些问题,采取措施,防患于未然。
   
   (2)从“诺福克四水兵”冤案中学习保护自己
   
   前文中有这样一段:“诺福克四水兵的坦白,都是在连续审讯至少10小时之后作出的,但是福特只是在他们同意按照警察的版本坦白,并且长时间排练后,才按下录音键,因此没有留下审讯全过程的录音或录像。”
   
   没有看我这篇文章前,能有几个读者会知道福特这样做是合法的(不违法)?所谓“躺着也会中弹”(诺福克四水兵就是在睡梦时被诬作案,有口难辩),谁也不能担保冤案不会降临自己身上,如果万一惹上这种麻烦,知道一些司法黑幕,才懂如何保护自己。这也是我的系列文章,有存在价值的另一层原因。
   
   美国有50个州,要求警察审讯全程录音的只有8个州,弗吉尼亚州不在这8个州内。因此,福特审讯时,只录下他想听到的话不违法。而美国是允许钓鱼执法的国家,审讯时允许审讯者撒谎、讹诈。“诺福克四水兵”都通过了测谎试验,但警察骗他们没有通过;审讯时警察又无中生有,说有证人亲眼目睹“诺福克四水兵”进入米歇尔的公寓;还不断利用死刑威胁他们;以及在巴拉德出庭前威胁他不得说实话;等等。这些欺诈威胁手段因为没有被法律一条、一条具体明列禁止,所以就能算合法。
   
   第二名“落网”者迪克,在第一次审讯时,福特要他提供DNA样本,迪克后来对记者说:“这是那次审讯唯一使我感到高兴的事,因为我没有在那里,我想DNA检验后他们一定会撤销对我的指控。”然而过了一段时间,福特骗他说,米歇尔体内精液分析发现有几个人的DNA,其中也有他的DNA,要他交代“同案犯”。这大约是把迪克彻底搞糊涂的最后一击,他以后一度深信自己强奸杀人了。在福特用DNA骗他时,迪克父母早已为他请了律师伐斯纳咯,但这个律师放手让警检方胡搞,警察讯问迪克时,他从不在场。
   
   法治的原始精神,是让人们遵照法律准则办事,然而现在美国的法治,异化成遵照法律没有具体禁止的行为办,反过来理解了,并且与道德观念完全分道。但是法律怎么可能规定一切呢?
   
   美国宪法给予被告沉默权,受警察讯问时可以选择沉默,也可以要求律师在场。然而没有做过坏事的无辜者,往往认为警察讯问时不需要律师,心中无鬼怕什么?他们以为要求一个律师,反而显得像有什么要隐瞒。警察正是利用“诺福克四水兵”的这种无辜者心态,巧妙地骗他们签署了放弃沉默权书。而一旦你签署了这份弃权书,后面的发展,就由不得你了。
   
   中国有一句话,“只要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那是老黄历了,不能再相信。因此,如果遇到警察正式讯问,一定要有律师在场,否则选择沉默权。公共辩护律师不一定会向着被告,但有一个第三者在场,本身就能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至少不会遭到连续十几小时审讯;不会挨打;不会受到肆无忌惮的恐吓;讯问全程有第三者在,警方选择性录音会有些顾忌;另外讯问者施加精神折磨时也可能有所约束。(比如,泰斯有一个年幼的女儿,福特一对一审讯时,故意给他看米歇尔的照片,然后要泰斯想象他的年幼女儿就这样被轮奸和乱刀杀死,用这种方式折磨他。)
   
   “诺福克四水兵”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这四个人都是被连续审讯到10个小时左右,出现精神崩溃,抵抗不住压力,屈认自己没有犯过的罪。这10小时可能是一个临界点,要坚持住,撑过这个临界点,决不能承认没有做过的事,承认就完了,覆水难收。
   
   
   (待续)
   
   

此文于2012年07月1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