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独往独来
·人性与人生——杨伟东采访建筑史家萧默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续)
·盯住那个割破张志新喉管的人 周秋鹏
·张洞生:中共拿“被迫”当遮羞布、造假、颠倒黑白,就只能‘被迫’灭亡
·张洞生编选: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10203】
·潘汉年、扬帆案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比加速其倒台【040506】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70809】
·张洞生:中共卖国祸国疯狂地向外撒钱远超满清,结果却花钱收买了一大堆敌人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中共倒台【101112】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垮台【131415】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161718】(完)
·张洞生:中共以‘孤立事件’为权贵脱罪,维护高层稳定,势必加速中共崩溃
·明镜月刊:最不歧视中国人的 受到中国人的谴责最多
·张洞生:胡毛左掩盖权贵罪行,投靠权贵,维护‘一党专政’,似乎是在‘下一
·张洞生:如果习随胡规,走强化‘一党专政’的老路,18大将成为末世王朝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铁流: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
·张洞生:忠党爱毛的胡锦涛在北戴河会议上失势后,对18大形势的一点预测
·刘静:偌大中国可有如此高官夫妇?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共淫官
·赵楚:薄熙来倒台背后的妻子、客卿与走狗 等等
·张洞生:‘从保钓反日闹剧’的迷雾中看中共高层江胡习3大派的权斗
·《林豆豆口述》:揭示毛泽东时代绞肉机本质
·开放杂志:习近平与胡锦涛摊牌冷战 耍脾气不想做接班人
·独家:薄熙来案与习近平背伤真相(上)
·张洞生:中共2012年3次‘翻盘’的权斗闹剧后,18大和习近平将何去何从?
·余杰:苏共既已灭亡,中共岂能独存?
·张洞生:胡侃‘特色社会主义’何时了?中共‘特色’淫魔知多少?
·樵夫: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意接受公审!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
·张洞生:中共18大和习近平敢放‘快速有效收拾人心’的3把火吗?中共18大和
·朱忠康:大饥荒与荒淫无耻
·苏明:中共垮台的一切条件已具备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北 京 风 云(三)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
   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俞平伯受批判 -----------------------------------1
   胡风与梅志的爱情不期而遇 -----------------2

   颠沛流离的岁月 --------------------------------4
   胡风两拒去延安 --------------------------------5
   胡风写“三十万言书” -----------------------8
   “胡风反革命集团首犯” --------------------14
   胡风与阿垅 --------------------------------------16
   胡风与舒芜 --------------------------------------18
   流放到四川坐牢 --------------------------------19
   胡风在狱中 --------------------------------------20
   胡风精神错乱 -----------------------------------24
   胡风走出高墙 -----------------------------------27
   胡风的第一次平反 -----------------------------28
   胡风的第二、三次平反 -----------------------30
   胡风与乔冠华的半生恩怨 --------------------34
   
   俞平伯受批判
     俞平伯是我国研究《红楼梦》很有成就的“红学”家,却受到不公正的批判。
     1954年对《红楼梦》研究的那场批判来势凶猛,使“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俞平伯,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当时他不知道有毛泽东的那封《关于研究的一封信》。直到“文革”后期,该信见诸报端,他才明白了那场批判有着怎样一个背景。
     经过了那场批判,俞平伯夫妇都是心有余悸,妻子多次劝他戒谈《红楼梦》,甚至当家人聚谈,俞平伯兴致来了大讲《红楼梦》的时候,他的妻子也总在叨念:“你就少说几句吧!”可他始终没有完全“戒”掉。但是从1966年到1986年这20年间,他从不公开谈论《红楼梦》。
     尽管如此,俞平伯并没有因遭受批判而终止对《红楼梦》的研究工作。1963年为纪念曹雪芹逝世二百周年,在《文学评论》杂志上发表了著名的《关于十二钗的描写》。不过这些传世之作,在“文化大革命”中都成了他的“罪证”。
     “文化大革命”中,俞平伯受了更大的打击。除以前批判的内容外,还着重批判了他的《关于十二钗的描写》,说他有意和毛泽东唱对台戏。那时的大字报从文学所的大院贴到东单……
     从此,俞平伯真的绝口不谈《红楼》了。直到1986年,情况才有所改变。那年的1月2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为他从事学术活动65周年举行了庆祝会,1954年不公正的批判,至此有了结论。胡绳在致词中,称他是有贡献的爱国学者,他的红学研究具有开拓性;1954年的政治围攻是不正确的。
     俞平伯在晚年很少谈《红楼梦》,没想到他在病中,却念念不忘地牵挂着它。1990年4月15日,在度过了90岁生日不久,他因再度中风,一病不起,在病榻上苦熬了半年,他是带着对《红楼梦》的惦念和不甘心离开人世的。
   胡风与梅志的爱情不期而遇
     胡风原名张光人,出生于1902年,年轻时是个瘦高青年。若不是由于在他10岁时,家中因没有识文断字的人而遇到尴尬,他父亲决心送这个三儿子去念书,他可能将在家终生务农。读书彻底改变了胡风的命运:他从乡下的私塾念到县办的官立高小,从大口岸武昌的启黄中学到以新精神著称全国的东大附中,从北大、清华再到日本留学。
     胡风在日留学期间,由于参加日本左翼文化工作和宣传抗日等罪名,被关进了日本人的监狱,受到拷问。三个月后,胡风被驱逐回国到了上海。不久,他认识了鲁迅先生,在鲁迅的帮助和指导下进行工作和研究。
     在此期间,胡风认识了左联盟员、女青年屠玘华,彼此产生了感情,于这年底开始了他们长达五十多年相濡以沫的共同生活。
     1914年农历4月28日,梅志出生于南昌一个“穷教书匠”的家里。她本名屠玘华,又名屠琪、屠棘,梅志是她的笔名。
     “九•一八”事变后,梅志全家迁往上海。梅志考入培明女中,为了半工半读,她开始在一个新贵之家为两个孩子做家教。
     江西同乡韩起介绍她加入了“中国左翼作家联盟”。
     1933年夏,胡风在日本因参加日本反战同盟和日本共产党,被日本当局驱逐出境,回到上海。从此,左翼作家联盟的阵营里又添了一位新战士。
     1933年6月下旬的一天,梅志来到虹口韩起夫妇的家,见有一位体形微胖并有点儿谢顶的男子在座,经介绍才知道此人是“左联”领导人之一的“谷非”(胡风当时常用的笔名),现寄宿在韩起家中。梅志见有生人在场,半晌才将来意说明。原来一位姓钟(钟潜九)的朋友被捕后入狱中寄来一封信,说希望能给他寄点钱,还想要一本可在狱中翻译的英文书,可是她无钱可寄,也不知怎样才能找到一本合适的书;此外,她现在已经离开了先前做家教的人家,所以想请求调到离家较近的“左联”小组参加活动......
     梅志的话刚刚落音,胡风就从钱夹里取出5元钱请她先寄去,说等他寄存在别处的书箱取回来,大约可以找到一本适用的书。那天,梅志发觉胡风总在注视她,目光里充满了温情。
     在胡风提议下,梅志后来就由他直接领导。最初的交往贯穿着借书、读书,谈书的内容。半年后的一天,胡风表白心迹说:只有她才能将他从混乱的感情里挽救出来。梅志感到既幸福又惶惑:她觉得自己还太年轻,应该干一番事业,不宜过早地为家庭生活所羁绊,于是想悄悄地离他而去。但胡风竟冒着被捕的危险跑到地处“华界”的她的家中去找她。她当时不在,得知后十分担心,便跑去看他。
     推门的声音将胡风从梦里惊醒,他翻身下床,抓住她的手,将她按在屋中惟一的一张小沙发上,自己半蹲在她面前说:“你害得我好苦啊!我是下了决心向你求救的。你怎么这样狠心?我这个漂泊的人,只有你才能给我一个归宿......”他凄苦地垂下头,伏在她的膝上。
     从此以后,他们的感情日益密切起来。1933年12月24日,是他们共同生活的开始。转年初,他们租了一间小屋。有时,“左联”领导人的碰头会就在这里举行。
     胡风当时在上海中山教育馆担任日文笔译。
     1934年10月下旬,他们的儿子出世了,取名“晓谷”。鲁迅赠给刚做母亲的梅志一面精美的带有活动手柄的圆镜。梅志舍不得用,将它珍藏在箱子里。
   颠沛流离的岁月
     1938年“八.一三”沪战爆发时,梅志和晓谷正在湖北蕲春乡间胡风的老家。9月下旬,胡风主编的战时文艺期刊《七月》出版了第三期后,他辞别了梅志的母亲和妹妹,离开上海,奔赴武汉。12月初,胡风将梅志母子接到武汉。
     武汉的夏季酷热难当,敌机几乎每天都来空袭,一来就是四五十架,黑压压的遮天蔽日。而这时梅志又怀孕了。带着孕期的反应,还要不时地躲轰炸,实在太难。不久,他们一家三口人踏上了奔往重庆的艰苦旅程。1939年元旦过后没几天,轰炸声中,梅志在重庆一家旅馆里生下了女儿,取名晓风。
     1941年初“皖南事变”发生,重庆进步文化界知名人士在周恩来部署下开始向延安或香港转移。胡风不肯去延安,选择了去香港。5月初的一个凌晨,胡风一家离开重庆前往香港。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随之沦陷。1942年1月初,中共地下党遵照周恩来的指示,与东江游击队配合,护送来港文化界和民主人士安全转移。胡风、梅志带着儿子,汇入难民的洪流,走了两个多月,于3月初到达桂林。
     在桂林停留的一年多时间里,梅志协助胡风编辑《七月诗丛》和《七月文丛》。在此期间,梅志写出了一篇优美的童话诗,在《青年文艺》上发表了,还出版了单行本,题为《小面人求仙记》。
     1943年3月,胡风一家又辗转回到重庆。1944年,梅志的短篇小说《中元夜》在《抗战文艺》上发表。在这一年,她成为“文协”的一名会员。
     1947年,随着解放战争的进展,国民党盘踞下的上海风雨飘摇,像胡风这样的左翼文化人随时都会遭遇不测。有时,风声一紧,他就只好躲到朋友家中。这年深秋,梅志生下一个男孩,取名晓山。
     1948年春,香港出版的左翼期刊《大众文艺丛刊》上开始批判胡风的文艺思想。
     1949年7月召开首届文代会。1952年6月,胡风四次应召进京,中间还曾赴四川参加土改。
   胡风两拒去延安
     20世纪30、40年代,胡风主编《七月》、《希望》以及“七月”丛书时,刊发了包括丁玲、艾青、田间、胡征、鲁藜、鲁煤(牧青)、贺敬之等在内的大批解放区作家的作品,起了一种在解放区与国统区之间的精神桥梁作用。
     抗战期间,胡风长期工作在重庆,与周恩来建立了十分亲密的关系。经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的周恩来的提名,胡风成为由郭沫若、阳翰笙分任正、副主任的文化工作委员会中的十名专职委员之一。
     抗战初期,胡风发表了大量的诗作,其中《为祖国而歌》、《血誓》、《同志》、《敬礼》、《给怯懦者》等五首,是他在十天之内创作的。
     胡风有多次的机会去延安,但他自始自终都没有作出这种选择,而且有两次是婉言拒绝了中共领导人的建议。
     第一次发生在1939年5月24日,是董必武转达周扬及他自己的动议。
     一天中午,天晴,热得很。董必武来看胡风,他穿着的天蓝色纺绸长衫都给汗水浸湿了。董必武对胡风说:“我这次从延安来,周扬托我带个口信,请你去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当中文系主任,不知你愿不愿去?那里有好些年青人呢。”
     胡风听了这话有点吃惊:周扬怎么会想到请我?我应该答应吗?他想了一下回答说:“能让我考虑一下吗?再说,延安人才济济,何必请我去呢?”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嘛。”董必武说。
     “那倒也对,等我考虑好再说吧。”
     周扬的这一番邀请,令胡风感到非常突然,因为在上海时,他与周扬在“左联”内部就文艺理论问题曾产生过激烈的争论,以致后来彼此心存芥蒂。因此对周扬的邀请他颇为犹豫。
     下午四五点钟时,胡风又收到了周恩来的来信,是他的警卫员送来的,约胡风夜里去会他。
     胡风见到周恩来后,把他的工作和自己的想法都同周恩来详谈了。最后胡风说:“我留在外面至少可以给国民党一点不痛快,用笔凿穿一下他们的鬼脸总是好的吧!”
     周恩来同意胡风的决定,他说:“国民党地区需要能公开出面的人,不一定非到延安去不可。这事我为你向他们说明一下,你留下吧。”同时,周恩来又给了胡风一个任务,要他劝说梁文若不要和吴奚如谈恋爱,这对党的影响不好。“朱惠又不同意和吴离婚,叶以群也不会愿意的。因为你是他们的朋友,还是由你向他们多做工作。”胡风满口答应了下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