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潘汉年、扬帆案 ]
独往独来
·吉歌的博客:谈野兽的本能:透视习近平被罢免
·胡亥的博客:习近平权力真空,江泽民仍掌8341
·文庙的博客:习近平能仿效华国峰而善终吗?
·吉歌的博客:核爆:为什么海航是习近平的?贯君的父亲是习近平
·今天起,世界变了。 信源:世界日报
·胡亥的博客:世贸组织末日 习王体制大厦将倾
·芬兰唐夫的博客:看看刁远凹究竟有多蠢
·文庙的博客:中美战略对抗激化华人立场惊天剧变
·巴山老狼:董瑶琼:伟大的“泼妇”是怎样炼成的?
·挺不错的博客:美国重建了中国,不会再犯傻了。
·老度的博客:习近平在军中能定于一尊吗?
·贾舟子的博客:古有诸葛亮,今有杨其静
·挺不错的博客:“留学生几乎都是间谍”引发的思考
·挺不错的博客:美国铁壁合围,中国瓮中之鳖
·习近平毫无招架之力 川普将中国逼入死角
·他当穷光蛋,住农村、开破车…全球最穷总统退休了
·北戴河之后,中共的局势越来越严峻更无解
·胡亥的博客:天不生川普,万古如长夜
·jkerry博客:写一写这个川普被“弹劾”的可能性
·ZT:终结共产主义 — 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
·挺不错的博客:惨遭围堵,“中国高科技”成瓮中之鳖
·挺不错的博客:中国GDP泡沫:想骗别人,先骗自己
·特有理:极不光彩的“川普政府抵抗者”
·鱼囊的博客:老人帮非江湖温朱李而另有其人
·习近平他身边正在发生的无声政变
·袁 凌:毛泽东时代的五大著名劳教营
·旧文再贴: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吉歌的博客:核爆:为范冰冰,习近平愿弃江山
·查韦斯的社会主义搞垮了委内瑞拉,习共正步其后尘。
·hancock的博客:中国慌了,失业大潮将滚滚而来……
·文庙的博客:中美经贸脱钩, 军事对抗和冲突将成为选项
·巴山老狼的博客: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古林风的博客:川普日记: 中国体制成功但只适合自己
·勿忘董瑶琼 设法营救董瑶琼 延续泼墨事件的后续影响
· hare的博客:习近平为什么不敢来联大?
·伊万卡这一举动 预示着美国从中国撤侨
·曹长青:为什么左派演出杯葛大法官的丑剧
·溪谷闲人:贸易战,中国敲竹杠,美国必还击。
·彭斯副总统有关美国政府中国政策讲话全文翻译
·国际刑警主席孟宏伟北京失踪 孟妻向法国报案遭到威胁
·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老度的博客:卡瓦诺胜出的意义-从历史框架看英美的法治
·习近平家族6亿港元房产曝光,栗战书女儿一掷千金买亿元豪宅
·老度的博客:卡瓦诺胜出的意义-从历史框架看英美的法治
·令人震撼的中朝关系内幕,悲剧啊!狗咬狗,肥狗怕瘦狗,强狗怕恶狗。
·与中共摊牌:要么宪政改革,要么退出历史舞台
·质量欠佳 俄海军拒用中国发动机,厉害了,山赛国!
·毛泽东时代几位文工团女团员的特殊地位
·胡锡进实拍新疆教育营:毛骨悚然
·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旧文新看)
·贾舟子博客:历史上美国曾七次帮助中国度过难关
·Vito的博客:黑人支持川普,创造 Blexit 一词鼓励退出民主党(ZT)
·奇文《政审你大爷》正在疯传 官方删不净
·董狐:中美制度谁优谁劣,对中国美国社会矛盾和社会稳定性的对比和分析,
·董狐:喜贱评的19个伟大
·朱忠康:《中国百姓为什么这么穷》
·朱忠康:《中国百姓为什么这么穷》之十(续完)
·高新:习近平感恩毛主席被《炎黄春秋》打脸
·徐文立:特朗普和習近平到底有什麼特殊的私人關係?
·华邮踢爆美国权威智库布鲁金斯收了钱为华为好话说尽
·溪谷闲人的博客:热闹,保释会转为监控设备研讨会
·鲍廷格(博明)——特朗普身边的“中国通”
·王江松:11月8日国宝笔录记--一次国宝笔录的过程
·彭小明:中共专制集团的流氓手段——人质外交
·老度的博客:从处理中兴和华为的不同方式看中美冲突升级
·溪穀閑人的博客:瘋狂叫囂霸5G,中國原來在放屁
·关风祥:点 评 任 正 非
·韩秀女士:【漫归家路,美国孤女逃离红色中国】
·毕汝谐: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回国惊闻:摄像头背后的初心
·纪录片《蚕食美国》中文解说词全文(一)
·朱忠康:中共图穷匕见 台湾迎来机遇
·曹长青:巴西的川普,像样的总统!
·自由亚洲:习近平在南开大学拐弯抹角要名誉博士?
·刘晓东:当下的中美谈判及其他问题
·朱忠康:世界两大玩主的斗法谁能赢
·朱忠康编辑:被捕的王尾晶和猛完舟命运大不同
·夏小强康振宇:中美贸易战打出了中朝关系原形
·刘劭夫:百年沧桑话南浔
·朱忠康:八件事证明现在的中国人什么都不信了
·张首晟的真实身份与死亡之谜
·任迺俊:毛泽东时代猪狗们的幸福生活
·青朴山:仇恨流行是愚蠢的底层相残,还是精明的集体错误?
·董狐:警察与小偷,特朗普与习近平王岐山,谁怕谁?
·川普总统2019国情咨文全文(中英文)
·陷害川普的阴谋家不打自招了!刑事诉讼马上启动…
·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竟在美国
·奥巴马是怎样一步步把美国毁坏的!川普又是怎样修补的?
·李锐女儿李南央说父亲
·柴静:这三个美国小女孩 告诉你中国教育还差多远!
·陳漢中:有一句话:富人的生活,穷人无法想象。
·江泽民到底有多淫乱 两私生子身世揭秘
·史无前例的美国制宪
·颜昌海:默认
·月之故香:历史如此不堪入目:我们却依然活在欺骗中!
·嘲讽中共花瓶会议的两篇文章
·美国报告: 中共迫害人权“无以复加”
·“中国制造”魂已死 魄已散!
·毛泽东死4亿人的战争叫嚣首次曝光
·中国大陆“大饥荒”60周年 民间吁还原历史真相
·文|狮子之桑提阿果:川普已无可阻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潘汉年、扬帆案

北 京 风 云(二)
   潘汉年、扬帆案
   
   潘汉年的原配夫人许玉文 ---------------------------1
   董惠初识潘汉年 ---------------------------------------2

   逮捕潘汉年 ---------------------------------------------10
   令潘汉年蒙冤的“镇江事件” ---------------------15
   潘汉年密会汪精卫事件 ------------------------------18
   潘汉年赠诗慰扬帆 ------------------------------------22
   潘扬冤案中的“三千三” ---------------------------28
   潘汉年含冤去世 ---------------------------------------30
   亲情唤回扬帆 ------------------------------------------33
   
   潘汉年,江苏宜兴人,1906年出生,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左翼”文化运动的组织者与领导者。1931年之后,转入中国共产党隐蔽战线,他曾以红军与中央苏区政府代表的身份,到福建与陈铭枢、蔡廷锴,广东地方实力派人物陈济棠等进行谈判,取得成效。1935年,红军长征途中,他受中央军委派到莫斯科,沟通了中共中央与共产国际中断了的联系。1936年奉命回国,又奔波于南京与陕北之间,为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促成第二次国共合作秘密谈判,做出了重大贡献。抗日战争开始,他作为中共中央社会部负责人之一,长期在上海、香港等地,从事党的情报工作,成就突出。1949年建国后,潘汉年被任命为上海市常务副市长。
   潘汉年的原配夫人许玉文
     潘汉年的原配夫人许玉文,是1924年即他18岁那年,被双方父母强迫成婚的。当时,潘汉年已离开家乡来到上海工作。婚后第二天,潘汉年就执意要离家返回上海,遭到父亲阻拦。直到按当地乡俗在家住了三天后,父亲才免强让他只身回到上海。
     两年后,他工作的中华书局,成了中共地下党活动的重要场所,潘汉年也成为这一重要场所的重要成员。由于他父亲一再逼迫他和妻子同住,加上工作需要家庭作掩护,潘汉年便将许玉文接到上海。
     但是,潘汉年除了工作,无心顾及家里,无心顾及这个他根本就不爱的女人。这样一来,夫妻俩陷入了经常吵架的恶性循环中,许玉文甚至还跟踪潘汉年吵到了中华书局。在这样的痛苦中,他们整整生活了二十年。在潘汉年离开上海赴香港等地时,把许玉文一个人丢在了上海这个花花世界之后,她在各种红男绿女的影响下,和她的堂姐夫发生了暧昧关系,并于两年后公开地为她的堂姐夫生下了一个男孩。 潘汉年
     1944年底,潘汉年又回到了离别近三年的上海。回家后,他看到妻子许玉文,看到了原是妻子堂姐夫的那个男人,还看到了妻子和那个男人生下的小男孩。他一句话也不曾说就离开了家门。
     从此,潘汉年再也没有同他做了20年夫妻的许玉文联系过。
     1955年潘汉年被捕入狱,在揭发、批判潘汉年“反党”罪行的时候,许玉文不仅没有落井下石,而且对前来调查的公安人员说了这样一段话:“老潘做了许多年革命工作,做错些事是难免的,哪里能算反革命呢?他做情报工作本来就容易得罪人......我们党样样都好,就是有时没有调查清便大张旗鼓地整人,而且连多年的老同志也不再......”
     就是这样一段公道的话,使许玉文受到了“潘案”的牵连,历经磨难,到了“文革”期间更是受到残酷迫害,于1969年含冤去世。
   董慧初识潘汉年
     1938年,潘汉年在延安参加中共六届六中全会。这年他已经32岁了。在桥儿沟召开的六中全会上,他被任命为中共中央社会部的负责人。他在中央党校讲过话,在中央社会部办的枣园训练班讲课。而且还参加接见来延安访问的民主人士李公朴等先生。
     社会部要开展工作,他向组织部门提出,需要一位在香港、上海等地有着较为广泛的社会关系的同志当助手。“行哇,就派给你一位香港小姐吧!”组织部门的负责人开玩笑地说。
     有一天,当他在窑洞里忙碌时,有人闯了进来,未等组织部来人先作介绍,一位剪短发的姑娘已风风火火地抢在前面,很大方地问:“您就是潘老师?”
     “我就是。”他愕然地看着这位姑娘,似觉眼熟,可立即就觉得浑身被这位女子送来的一股热力裹住了。她穿得很朴素,但浑身上下,有一股子青年的活力迸发出来,白皙的鹅蛋脸,玉雕般的双眼皮,那如同深潭般明丽、多情的眸子,看得出来,她是一位很有教养、高雅的女子。是了,该不是在党校或枣园训练班里听过课的年轻人。
   “怎么样?”那女子快人快语。
     “什么怎么样?”潘汉年怔住了。
     组织部门的来人才作了说明。
     “怎么样?”那女子又问。
     “这......”潘汉年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好。
     “怕我不行?”
     “干我们这一行,不仅要担惊受怕、要吃苦受累,还得出生入死......”
     “你瞧不起人!”那女子火了,“我可是自己来到延安的......”
     组织部来人点了点头,表示是事实。潘汉年含笑听着,仍没吭声。
     那女子竟噼噼啪啪放连珠炮了:“怎么?不行?因为我是女的,因为我年轻,因为我......不那么像是么?延安人莫非还封建脑袋......”
     一口带粤语的普通话,该是那位“香港小姐”吧。潘汉年这才笑了:“你看我像封建脑袋么?坐,坐......”
     “我来了,就像当年俄国十二月党人的妻子一样,舍弃自己贵族之家,舍弃宫廷一切的快乐与舒适、豪华的生活,追随自己的丈夫,走向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我就这样从北平来到这黄土高原上,由学生宿舍住进了窑洞。”
     在俄国革命史上,那些罕见的贵族女子,十二月党人的妻子,被称为“迷人的星辰”!董慧也是这么一颗“迷人的星辰”!不,她该是一颗璀灿的、光芒四射的恒星!她不仅追求光明,自身也在溅射着光明!给人以光明与温暖!
     她的确是“贵族”的女儿,她父亲是香港颇有名气的大银行家。作为一位大亨的千金,她来到延安,吃粗粮、住窑洞,这已经有着不同寻常的传奇色彩了!
     董惠原名董奉然,祖籍广东,1918年生于香港一个富商家庭。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她毅然抛弃了优裕的生活条件,辗转来到延安,进入马列学院学习,不久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她是怎么来的?少年时,她就在广州真光女中读书,由于她开朗、激进,很快便担任了党校里学生会的工作。1935年,她年仅17岁,可成绩一直遥遥领先,深得师长称颂。父母也很钟爱这位自幼聪慧可人的女儿,自然不惜一切,把她送到北平念大学深造。
     其时,“一二.九”抗日救亡运动如火如荼。这期间,年少的董慧经常活跃在游行队伍之中,高呼抗日救亡口号,充满了革命激情!
     地下党一眼就看中这位热情奔放的亚热带姑娘。她也主动地靠拢了党组织。
     1936年春的大逮捕,“一二.九”运动有的领导人被捕,不少学生也被列入了黑名单。董奉然(董慧当时的名字)虽说仅17岁,也没被放过。
     于是,她毅然地告别了大学生活,随同一批校友,经地下党的引导,踏上了奔赴延安的征途,她所向往的火一般的生活,从此奇迹般展示在眼前!
     在穿越敌人的封锁线时,有的同学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有的同学落入了敌人凶残的手中,生死不明......然而,她义无反顾,一往无前!
     她向往延安,向往光明,向往无拘无束的自由与解放......
     终于,她踏上了陕北的土地,如愿以偿。
     “我就这么来了,现在向你报到。”这位年满20岁的亚热带姑娘,就这么带着一股扑人的热力来到了潘汉年的身边。平日里她无忧无虑,有说有笑,心直口快,全没把已经历过的艰难困苦放在心上。可为人她又格外周到体贴,尤其善解人意,每每教人如沐春风......然而,干起工作,却有一股子百折不回的韧劲,不达目的不罢手,接受了任务便一头扎了进去,决不讨价还价。
     就在20岁这一年,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一个春和日暖,万木吐绿的日子,潘汉年同董慧一道,离别了党中央的所在地延安,经西安、重庆,一个月后,到达了董慧家的所在地香港。
     这已是1939年的5月了。女儿已多年没有回来,如今从传说中的西北那不毛之地归来,举家说不出有多么高兴。当女儿决定要去延安时,无数份电报飞向北平劝阻无效,家里无奈,只有千方百计寻找熟人,辗转托长信至延安劝说,但都无济于事。没想到,今天,她竟奇迹般地出现在亲人面前。两老热泪盈眶,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我好好的呀。”董慧想说什么,也泣不成声了。
     按照潘汉年的指示,她向父亲提出,就在自家的银行当一名职员。这有什么不好?父亲满口答应下来了,正巴不得女儿日夜守在身边呢。就这样,董慧以父亲银行中一位女职员的身份,往返于香港总行与上海分行之间,她通过来往于港、沪之间的亲友及可靠的同事,把一份份的情报、材料,经过伪装、包裹好,由香港带到上海,或由上海带到香港。分别转到潘汉年及廖承志、刘少文等同志手里,及时通过香港的秘密电台向延安汇报。
     自然,女儿的这些行动家中不可能没察觉。“阿慧,你可要小心些呀。”亲人这么劝。“当然,放心好了。”“日本崽没人性的,千万莫走漏消息。”
     是这样一个有胆有识的爱国家庭,始终如一地支持着自己女儿的革命活动。
     在家,董慧常常讲起在延安的见闻,让父母听得聚精会神。他万万没想到,在那艰苦卓绝的环境下,竟然活跃着一支最有希望的抗日武装力量。
     “在中国的西北部,我亲眼看见八路军战士是怎样与日寇浴血奋战的......。我们的战士,从战场上负伤下来,没有麻醉药品,可又不能不及时开刀,于是,一咬牙,就动手术了,嘴里一条毛巾咬得稀烂......”董慧很动情地追述着,“是的,连刘伯承同志也这么动过手术,眉头皱都不皱......”
     “嗨,这不同关云长刮骨疗毒一样了么?了不起!”父亲被深深打动了。
     “没有这种精神,他们怎么走得完二万五千里的长征,怎么敢过黄河,开往抗日前线呢?所以,任何艰难困苦,都阻挡不了他们。”董慧的声调变沉重了,“但是,苦还是非常苦的,虽然他们被正式编为八路军,重庆方面也应诺发军饷。可是,只是开始象征性地发了一些,后来就完全断了,他们只能靠自己。不说吃的、穿的不够,过冬甚至好多战士没有棉衣,北方的寒冷,在这里没法想象,零下十几度到二十几度。住,大家都住窑洞,我也住的窑洞......单说上前线打日寇的战士吧,有的负了伤,都不能得到及时的治疗,伤口感染,本来可以不截肢的也只得截肢,有的甚至死......”董慧说得声泪俱下,难以自己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