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利比亚反驳中国知识分子]
藏人主张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利比亚反驳中国知识分子

   
   利比亚反驳中国知识分子
   
   
   


   
   曹长青
   
   
   
   
   7月7日,是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七七事变周年日,但对利比亚人来说,这更是值得永远铭记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利比亚首次举行了全国选举,而且非常成gong。
   
   联合国等派驻的观察员认为,利比亚的选举没有舞弊,是公平和真实的。这次选举产生了民选政府和领导人。一个崭新的利比亚在世界诞生了!
   
   而仅仅18个月之前,利比亚还在卡扎菲的血腥统治之下,是全世界最黑暗的国家之一。不到两年,利比亚就发生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对中国人,尤其中国的知识分子,包括那些所谓民运名人等,至少有两个重要的启示,或者说是教训!
   
   第一个是在不少中国知识人中,总是强调不可以进行革命,说什麽革命就意味着流血,就是以暴易暴,结果还会是建立暴力政权。甚至高喊“我们没有敌人”,要“设身处地站在当权者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一厢情愿地期待什麽党内改革派等。
   
   但利比亚的知识分子就没有唱这种高调。在人民自愿拿起武器、武装反抗的时候,他们没有选择做民众和统治者之间的协调人,而是认同∶即使流血牺牲,也要革卡扎菲的命,革专制政权的命,争取自己成为自由人。
   
   利比亚反抗军虽然后来得到英美空中军事支援等,但在最初反抗阶段,并没有任何外界支援,而是面对卡扎菲的军队和其雇佣兵的屠杀。但利比亚人没有退缩,没有放弃,更没有投降,尤其他们的领导者(多是知识人),信奉的是美国建国先贤杰弗逊等起草的《独立宣言》中的真理∶“当政府企图把人民置于专制统治之下时,人民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这个政府。”(请注意∶这里不仅强调是权利,更是义务!)
   
   推翻就是革命。当然就包括突尼斯、利比亚和今天叙利亚方式的的反抗手段。而美国独立革命本身就是武装反抗,是暴力革命。美国建国制定宪法时,其第二修正案就规定,拥有枪支武器是美国人民的权利(第一修正案是保护言论和宗教自由等)。由此可见美国先贤把人民拥有枪支,可以用革命手段推翻暴政,视为多麽重要的原则。
   
   无论中国文化人怎麽高喊“非暴力、不要革命”,他只要认同“必须推翻共产党政权”,就等于是认同革命。而认同革命,却唱非暴力的高调,根本就是自相矛盾。天下哪里的专制独裁者自动地、和平地拱手让出了政权?那些一只手高举“不要共产党政权”,另一只手高举“非暴力、不要革命”旗帜的人,一部分是不满意政权的现体制的获益者(有理念,但现实利益更重要),一部分是反抗政权的占据道德高地者(有理念,但个人美名更重要),剩下的就是被上述这两种既得大众欢呼、又名利双收的“高级文化人”的“高级理论”弄成了浆糊头脑的“道德高地啦啦队”成员。而那些在专制政权中挣扎的普通百姓,就老老实实继续当牺牲品吧。
   
   想法单纯的、靠常识指挥头脑的利比亚人民起来革命,拿起武器了,美国、欧洲等舆论并没有反对他们“革命”,更没有谴责他们的暴力反抗。反而是一片歌颂他们从赤手空拳到战胜了不可一世的独裁者的勇气、壮举。
   
   我怎麽没有看见那些高喊“非暴力”的中国“高级”知识分子们出来“分析”一下利比亚到底是怎麽回事儿呢?他们“错”在那里呢?“失败”在那里呢?“教训”在哪里呢?
   
   利比亚人起来革命了,流血牺牲了成百上千的人,最后推翻了卡扎菲的统治,击毙了那个死有余辜的独裁者。但是比利亚并没有陷入很多中国文化人一路渲染的天下大乱,“以暴易暴”,反而是成gong地进行了全国选举,用投票的方式,用尊重人民选择权的方式,产生了国家领导人,组成了新政府。
   
   利比亚的革命和民主过程,跟当年美国革命一样,都证明了一个道理∶不是所有的革命都产生暴政。“革命”和“暴力”都不是阻碍或保障建立什麽政权的关键。关键是在革掉专制统治的命之后,用什麽原则、什麽思想理论、建立一个什麽样的政府。
   
   早在利比亚革命进行之中,其重要的领导者、当时的全国过渡委员会负责人贾布里勒(Jibril)就明确说,利比亚要建成一个民主国家,不论种族、肤色、地域,每个利比亚人都是平等的,个人权利要受到保护,尤其是保护少数者的权益等。这种理想和原则,明显带有追随美国建国先贤潘恩、杰弗逊、麦迪逊等人的思想理念的色彩。
   
   正是这种尊重个人权利的民主理念,而不是像法国大革命,俄国十月革命,中国的共产革命那样,以建立一个强大国家的群体主义名义,剥夺具体的个人权利,才使利比亚没有发生“全国过渡委员会”乘机直接掌权的情形,而是和平地进行全民普选,建立民主政府。然后还要全国选出60人制定新宪法。明年还要再正式选举国会。整个走的是民主的程序,充分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权和愿望,由人民当“主人”。
   
   除了在战争中,对十恶不赦、拿着武器抵抗到最后的卡扎菲之外,从卡扎菲政权垮台到利比亚选举产生新政府的近一年的时间里,利比亚全国大乱了吗?(经过了一场战争的)利比亚人屠杀前卡扎菲政权的官员了吗?利比亚人民可以在推翻了完全是一个疯子主导的国家之后,和平地、文明地走向全新的明天,为什麽中国人不能?!为什麽?原因在哪里?道理在哪里?中国文化人到底是骨子里太歧视中国人,还是太追求唱高调的美名、站道德高地的自我感觉良好?
   
   利比亚人给中国知识分子证明的另一个道理是∶无论什麽样的社会条件,人民的政治选举权都不可以被剥夺。很多中国知识人,尤其御用文人,总是强调,中国不能民主选举,不能实行多党制,因为国家底子薄,文盲多,一选举,就会天下大乱,影响经济发展。这种思路,最符合、迎合共产党的“稳定压倒一切”。知识分子对这种“专制压倒一切”的美妙同义词替换不是不清楚,而是狡猾地回避。
   
   利比亚的这次选举,使中国知识分子的这种论调完全不能自圆其说。我们先来看“国家底子薄厚”。经过三十多年的经济发展,中国GDP已超过日本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而卡扎菲统治下的利比亚,据《2010-2011年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报告》,在全球(统计的)139个国家中排名第100位。
   
   在文化程度上,中国的文盲率低于利比亚。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2010年发布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报告,中国文盲率已降至4.08%。而利比亚的文盲率(网上只找到2006年的统计)是12%,是中国比例的近三倍。更不要说,文盲率高达27%的中东最大国家埃及(人口8500万)最近也是成gong地举行了全国民选。
   
   或许有人会指出,利比亚是小国(人口600万),埃及人口也不到中国十分之一,但印度的人口现已11亿7千万,紧追中国的13亿。但印度的文盲率高于中国近七倍,同时外汇存底和人均收入等都远远落后于中国,但印度一直实行民主制,自1947年独立以来,已成gong进行过15次全国大选(有过八次政府更迭),(按人口)被称为全球最大的民主国家。
   
   为什麽印度能,利比亚能,埃及能,突尼斯能,更不要说跟中国同样文化语言背景的台湾能,全世界119个国家都能,中国就不能(选举)?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共产党用暴力剥夺了人民的选择权,加上那些左脑愚昧、右脑精明、利欲熏天的文化人们,用歪理等软实力给中国人洗脑。于是“革命就会天下大乱”,“中国人素质差不能民选”等等谬论就在中国深入人心。他们就差直言明说∶中国人就是东亚病夫,中国人就是低等人类,中国人就一副奴性,给他们自由也不会使用;他们除了在官员面奴颜婢膝,就是以暴易暴,把中国变成横尸遍地的“太平天国”。
   
   利比亚人民首次享受选择权的那份兴奋和自豪,令人羡慕和感动。媒体报道说,在选举当天,很多人早早就起了床,在投票站外排着长队;路过的车辆鸣笛庆贺,人们举着“V”形手势表达胜利,选民们互分糖果,妇女们拥抱在一起。有人激动得流下热泪。
   
   在卡扎菲统治的40多年,利比亚从未有选举,之前的伊德里斯王朝,当然更无民主政治。这是利比亚人平生第一次投票,有2639名独立候选人和374个党派参选(竞争国会200个席位)。在有些选举站,志愿人员围成人墙,保护选举不受干扰。那些按过投票手印的人,高举着“颜色手指”,向全世界展示,只要是人,无论在哪里,内心的渴望都是一样的,都是自由,都是要用投票选择国家领导人!
   
   利比亚人的革命和选举能够成gong,最关键的一点是他们战胜了“内心的恐惧”,不再惧怕独裁者,而相信民众自己的力量!原来卡扎菲起的国名“大阿拉伯社会主义民众国”,现已被更名为“利比亚”。选举日是利比亚的“新婚之日”,这个自豪的国家跟民主联姻,成为自由世界的一部分!
   
   自利比亚革命爆发,曾五次前往观察的美国“哈德森研究所”(HI)客座研究员安.马洛微(Ann Marlowe)在《华尔街日报》撰文说,这次选举是“民主在利比亚的一个胜利”,“利比亚人民拥抱了美国的理念,用选票拒绝了政治伊斯兰(rejected political Islam)。”并引用一位利比亚人的来信说,“利比亚人不想也不需美国的资金援助,真正需要的是你们的尊重,平等对待,因为我们也像你们(建国先贤)一样,(通过革命)使自己获得了自由。”
   
   今天,中国人民需要中国知识分子做的,是认同中国人有选举的能力,是尊重他们作为人应有的尊严,是相信他们对自由的渴望和维持和平繁荣的能力。说到底,中国文化人们只要承认中国人不是劣等民族、低等动物,就是对中国民主的极大贡献了。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2012年7月16日
   
   2012-07-16
(2012/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