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我所知道的纳拉迪波王子/刘兴]
北京周末诗会
·漠河北极村历险(二首)/丁朗父
·只差最后一击/使命123
·兔死狐悲卡扎菲/陆祀
·请关注动车灾难受害者“赵思闽”\华斯
·选票出英雄/陆祀
·潘金莲是中国官文化特产,法国很少/小花闲聊
·到底是西方还是中共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张三一言
·怀念柏林墙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怀念柏林墙时代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讨伐中国农业部!签名支持!/王小华
·讨伐祸国殃民的吃拿国农业部!/ 王瑜
·与转基因浩劫生死一战/孙锡良
·农业部马屁高手白金明力推转基因/中华网
·为什么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久闻新
·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
·盲流记(全篇)/丁朗父
·列宁毛泽东是马克思学说的"鸡屎"/侯工
·献给即将到来的九一八/老白果
·哀卡扎菲/陆祀
·中国政治犯礼赞/陆祀
·当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帖子
·反革命县海晏移民血泪/铁穆耳
·看共产党不会主动实行民主/张三一言(民主论坛)
·转基因与北京特供
·关于中国人的基因/小华闲聊
·2011绝妙好词/王金波
·反转基因和毛左反美是两码事/小华(讨论)
·瞬息万变的执政能力/学渊
·中秋怀狱中诸义士/陆祀
·不尽狗官滚滚来/里建
·致为卡扎菲穿孝服的专制奴才/沙发网文
·刁民是政府的好学生评论/学渊
·歌女与文人/萧远
·致中国青年(二首)/陆祀
·中国不民主化必然崩溃/约翰·奎金
·愤青是中国教育的耻辱/惜辉
·座谈会记录/网文
·风雨之秋二首/丁朗父
·猫打洞关于建立重庆左国的建议/网文周末
·农业部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陈一文
·共军鹰派言论/农垦网文
·寒秋二首/丁朗父
·被冤杀的队伍望不到边/zzjj199
·向江天勇致敬/陆祀
·反转基因左右辨/小华等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丁朗父
·辛亥百年纪念经典诗歌/同敬
·共产党凭什么用武力推翻国民政府?/里建
·特务治国方式(二首)/陆祀
·草民影音坊作品二首
·现代经典诗歌集萃
·公民同城九一八团结宣言/转载
·致友人/陆祀
·咏洛阳囚禁案/西门退役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把纳税人的钱篡改成共党的钱是愚弄中国人的骗术/夜问天
·1949年后中国失去了人性底线/任雯颐
·国有企业用人极为腐败员工极度不满/啄木鸟
·改革与选举/陆祀
·万里梅花诗/丁朗父
·网传李锐谈话/夜问天
·浙大郑强被疯狂鼓掌之言论
·推荐同胞周小川去拯救欧洲经济/克鲁索
·中共什么时候忏悔/阳开亮
·维稳思维必然导致经济发展成果毁灭/丁朗父
·权力私有与森林法则/张三一言
·十一/陆祀
·维稳思维将摧毁经济发展成果/丁朗父
·我为祖国的无耻感到羞耻/泣血大学生
·政改慢,腐败快/思源、吴先生
·从亡国奴到“和谐酷刑”/朱忠康
·热门喷嚏/dapenti
·今日中国更需要三民主义/羽佳转
·欢迎给《1959-1961大灾荒亲身经历与见闻录》投稿/孙溥泉
·我怎样熬过大饥荒年月/刘岳山
·离婚了,做个朋友有何妨?/小华闲聊
·国企必须公开资源占有并向人民分红/丁朗父
·中美社会矛盾和危机的比较/张洞生
·如此对待盲人和儿童的国家是最野蛮国家/王小华
·在世代铭记的伟大节日我们歌唱/陆祀、智英、格林、朗父、周舵、砂砾、天石
·一个美国人对于转基因的说法(附鉴别法)
·一个美国人对于转基因的说法(附鉴别法)
·百年三民主义仍有不灭的光芒/yujia
·京华世象图/丁朗父
·向后转齐步跑-经济快谈二则/丁朗父
·为当前的“批孙”浪潮泼一盆水/王小华(旧文新解)
·中共18大面临大危机及可选择出路/张洞生(公民通讯)
·大陆人三评毛泽东//羽王塑、老许大叔
·"中国特色"世袭制18大成形?/张洞生
·题画三首/丁朗父
·孙中山从国外跑回中国救国一条就足为中国人楷模/王小华
·丑类的表演(二首)/陆祀
·税收这把刀会杀谁?/丁朗父
·寂静冬夜/丁朗父
·追思刘迪有感(又一首)/孟元新
·同为我族哭刘迪/江辉、任畹町、萧远、余习广、毕谊民、杨文
·刘迪与六四/赵常青、黎京、YangLin、QianShao
·“宪法规定共党领导人民”就是一党专制/夜问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所知道的纳拉迪波王子/刘兴

   
   
   西哈努克亲王14个子女中,有5名死于动乱之中。纳拉迪波王子也没有幸免,1977年被残杀。
   
   


   最近,看到郭罗基先生写的文章《我有两个高贵的学生》,其中提到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的儿子,纳拉迪波王子在北京灯市口中学读书一事。因当时我也在该校读初中,不禁引起我对王子读初中时一些情况的回忆。 1962年7月,我从北京东交民巷小学毕业後,考入了位于灯市口大街的北京男子第25中学。该中学有两个校区:高中部位于灯市口大街东口,是主校区;初中部位于灯市口大街中部,与女十二中初中部一墙之隔。9月开学不久,同学们就互相传说,西哈努克亲王的儿子在学校初中一年级三班上课,叫纳拉迪波,是亲王14个子女中的第6个孩子。他的母亲是柬埔寨人,在1946年王子出生时就不幸因难产去世了。也许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西哈努克亲王对他分外疼爱,很小就将他送往苏联学习,1961年又转到中国,在芳草地小学读书,初中就选中了男25中。可能是由于转来转去,当时我们13岁,而王子已经16岁了。 王子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平易近人、热情、老练,脸上总挂着笑容。中等身材,不胖不瘦,皮肤稍黑,显得很结实,普通话讲的非常好。除了脖子上有一条闪闪发光的金项链显示了他与众不同外,从衣着和外表看不出他与中国学生有什么两样,上课所学的内容与我们也是一样的。但他也有特殊的地方,显示了皇家王子的身份。一是每天上、下学王子都有专车接送。王子住在柬埔寨使馆,上学、放学专车分毫不差来接他。二是有一个年龄相仿的伴读,与他同来同去同上课。有人说是宾努首相的儿子,也有人说是老首相的儿子。三是中方给王子提供了一个专职保安人员。该人穿便衣,看不到佩带武器。年龄40岁左右,面目温和善良,他基本上与王子形影不离,同来同去。王子上课,他坐在教室後面听;体育课他在外面溜达,总之王子不离他的视线。四是当时学校每学期组织的半个月下乡劳动和周日组织学生学雷锋、到胡同给居民淘厕所,背粪桶,王子都不参加了。下午课後,王子偶尔与同学们打打篮球,但多数时间是下课即回使馆。
   1963年9月,北京市中学管理体制调整。男25中一分为二,将初中部每年级的1-4班划归25中,搬到东校区,增加了初中部,仍叫男25中;初中部留下来的每年级的5-10班,重新编为1-6班,不设高中部,改叫灯市口男子中学。纳第 32 页共 32 页
   拉迪波王子在初中一年级三班,自然划归25中,初中二年级一开学,就搬到了位于东校区的25中上课。所以,纳拉迪波王子初中一直是在男25中读的,一天也没有在灯市口中学读过。 自从王子到25中校园上课後,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但毕竟与王子有一年的校友之缘,对于他在25中上初中的情况我记得是清楚的。以後,我初中、高中毕业,以至参军,时常留心报刊杂志,关注着王子的动向和命运。 1975年红色高棉攻占金边,推行消灭剥削阶级、消灭三大差别、取消王室体制、一步跨入社会主义的极端政策,给柬埔寨人民带来了极大的灾难。当时我在海军航空兵某部当兵,在《参考消息》上看到红色高棉一天之内,将城市居民赶到农村,造成人员的大量死亡时,就替王子暗暗担心。不久就看到,西哈努克亲王14个子女中,有5名死于动乱之中。纳拉迪波王子也没有幸免,1977年被残杀。
(2012/07/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