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苏中杰铁流争论中国民主化路径]
北京周末诗会
·入党誓词与自由表达喷嚏/喷嚏王
·永生的大智慧在哪里/丁朗父整理
·听潮者说/丁朗父
·君子歌
·1912年的雪/丁朗父
·题赠王均、俞梅荪/胡石根
·陆祀留言(二首)
·无色透明的我/丁朗父
·致六四死难烈士的一封信/德胜
·丁朗父谈“十八大”
·苦难是上帝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遍地英雄唱梅花(二首)/老秦人
·岳阳二首(题画)/丁朗父
·丁朗父:中国的出路是民主与基督/钟道访谈
·公仆的由来/丁朗父
·官腔一例/丁朗父
·要改变社会,先改变自己/丁朗父整理
·永定河二首/丁朗父
·共产党改革的道与术/丁朗父
·秋月良宵(二首)/丁朗父
·冬雪感怀/老秦人
·大雪飘飘(岁末雅集开篇)/丁朗父
·俗人与雅人/周舵
·打工子弟学校校长赴任途中偶得/萧远
·咏雪/周建国
·向零八宪章致敬/丁朗父
·西山踏雪歌/老秦人
·刘昕,帮个忙吧/陈士胜
·世界末日的雪/丁朗父
·歌与江天唱/丁朗父
·慢慢地老歌/丁朗父
·雪歌集三章/丁朗父
·最大的忠孝就是弘扬福音/丁朗父整理
·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学生/朱红(丁朗父)
·元日碧云寺怀先贤歌/老秦人
·由萧何月下追韩信说起/丁朗父
·中国梦,宪政梦!——被枪毙的新年献辞
·和老秦人碧云寺怀先贤歌/Meihua Shen
·与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同吠/山狗
·怎样保护我们国家的女演员?/大寒喷嚏
·二零一三年病了/钟道
·宪政梦当从废除劳教开步/丁朗父
·谤不止于街头/丁朗父
·炸掉大坝,恢复河流/丁朗父
·最坏的加最坏的体制/塞鸿秋
·真实就是力量/丁朗父整理
·牢房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续)/丁朗父
·岁月有感/曹思源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一)/丁朗父整理
·夜起迎新/陈天石
·癸巳年春节有感/余习广
·美式革命与俄式革命/丁朗父
·癸巳贺岁/陈宇彤
·致华夏匹夫、欧阳懿/胡石根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仰(二)/丁朗父整理
·存敬畏之心/丁朗父整理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阳光雨水/郭少坤
·一个城市女人在歌唱/丁朗父
·100万的美学/丁朗父
·观黄海/翔云
·观黄海/翔云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北京基督徒呼吁营救孙文先牧师/莲稻
·祭奠行为艺术先驱大张/严正学
·陈炳焕(树藩)先生子侄/丁朗父
·自人归向神/沙裕光
·段振坤/伍立杨
·最大的根子在这些狗官不是百姓选的/我爱新浪网友
·清明游莽苍苍斋有感/丁朗父
·哀东南万户之膏血/丁朗父
·北京的两个教会/陈士胜
·一群坚定不移的人/陈士胜
·一个像古拉格那样恐怖的地方
·愿你家有株美丽的树/陈士胜
·请关注我们的孩子/一群反一党专制人士
·神对你们的拣选——写给赵常青太太/綦彦臣
·蝶恋花*人生再历练/曹思源
·穿过迷雾的兄弟/陈士胜
·人远心近/綦彦臣
·探访丁朗父/陈士胜
·深深怀念彭燕郊师/丁朗父
·关于林昭的一些话/綦彦臣
·1989年5月4日阜成门桥/丁朗父(朱红)
·满江红·主复活/蔡卓华
·纪念五一有感/任铭
·歌颂赵红霞的三首诗歌/新浪网友
·忆我的小金鹿牌自行车/丁朗父
·向大家介绍一下我家小儿/赵常青
·綦彦臣:在国内流亡的情状——台湾版小说《绝育》后记之二
·誓约/老秦人
·第二十四(四首)/丁朗父
·干岸上的人/丁朗父
·一个馒头的权利/丁朗父
·张艺谋电影《活着》观后感/丁朗父
·沉默的石头/丁朗父
·小蜡烛/吴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苏中杰铁流争论中国民主化路径

   
   
   
   在以群发邮件方式的争论中,苏中杰支持批评铁流先生的一方,补充说:铁流先生的观点很明确,他是现实的歌德派——“忆苦思甜”:忆文革的苦,思改革的甜。
   


   铁流先生回信:
   
   苏先生:
   中国民主宪政得经历三个阶段:解冻、开花、结果。现在仍是冻土,自然不能开花与结果。苏联就是历经了这三个阶段,如果没有1956年赫鲁先生全面否定斯大林的秘密报告,何来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没有戈尔巴乔夫的出现,便没有叶利钦解散苏共而升起自由的三色旗。
   中国直到今天还没有出散赫鲁晓夫,哪会戈氏、叶氏?邓、胡、赵均不是赫。昨天我对加拿大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政改首先是重新评毛,这就是解冻,这是绕不过的坎。其实薄的倒台创造了这个契机,可是胡温仍守着这个底线,中国民主宪政便无望。第二步是党政分家,必须解决党大还是宪法大?法大还是权大?第三步是放松言论,第四步是司法独立。这些问题有了眉目,才能言及报禁党禁。可目前中国仍是冻土一块,怎能有民主宪政?
   所以经济改革的道路不能停,要推动工商经济发展的同时开啓民智,加快中共党内出现赫鲁晓夫。他们不重新评毛,我们得推呀!
   铁流是忆毛泽东时代之苦,思改革开放之甜。用批毛求得民族共识,用改制化解社会各种矛盾。腐尸出堂,头像下墙,批毛正史,促进宪政。这是我整个思想体系,至今如此。所做的事集中在开启民智的解冻上!
   
   
   苏中杰的回信
   
   铁流先生:
   信悉。
   你想通过批毛和发展经济来促使中国党内出现赫鲁晓夫,以便出现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从而实现政改,是吧?真是“坐而论道”,近于书斋里的大空话。
   中国与前苏联都是极权统治,但中国的极权统治甚于前苏联,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丑恶、最残酷的极权统治,出现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原因是,1、中国权贵是没有信仰的机会主义者,他们并不是不知道毛的罪恶,只是把“毛思想”当成牌来打而已,能用就捡起来,不能用就甩,可用可不用,就摆在哪里动。而前苏联的高层是有信仰的,当他们知道斯大林的大屠杀内幕后,被欺骗和愚弄的羞耻感迫使他们寻找新的政治价值,于是产生了戈尔巴乔夫新思维,中国权贵有这样的被欺骗被愚弄的羞耻感受吗?2、与前苏联所不同的是,中国权贵已成为一个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中国的财富由他们掌控,而且几乎都不干净,真来政改,对他们意味道什么,他们不明白吗?他们对待你死我活的政敌毫不手软,但要是刀割自身利益,肯吗?而前苏联高层,由于几乎没介入“经济改革”,他们的手大体上是干净的,所以敢改。因此可以说,不管你如何批毛,对出现戈尔巴乔夫的想象而言,都是空话。
   至于你说用经济改革来推动戈尔巴乔夫出现,还是空话。改革的操作权在权贵手上,他们会放弃既得利益吗?在政权私有化的情况下,搞经济改革(主要是实现公产私有化),不是给狼窝里送肉吗?越“改”,他们越肥,越肥,中国的卡扎菲越多,维稳的力量越强大,民间活动的空间就越小。“极权与经济相结合,是对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wjs语)所以,30年来,名为改革,实为盗窃和固权。
   建立在以上空话的基础上,所谓的“党政分家”,“放松言论”和“司法独立”就是海市蜃楼了。
   让民众遥望和等待海市蜃楼,不能不是严重的误导,比清末“十二年预备立宪”还有迷惑性,这是权贵们很喜欢的。
   一个社会,被极权所统治时,几乎是无解的,所以作为世界首屈一指的极权学者阿伦特都很失望,说不出任何出路。但是,中国民众在举世罕见的大苦难中,出于人类共有的积极本性,争取自己的权益,其途径就在于“公知”们对之集体失语的“乌坎事件”——要选票!争民权!而只有以民权促经改,促政改,中国才有出路。可是,偏偏在选票和民权这一点,铁流先生忘了。
   当然,不是说不要批毛了,毛还是要批的,而且还得狠批,但要落实到为民众争选票上。这就要做到批毛和批权贵资本主义相结合。有的人批毛,是为了搞“忆苦思甜”,以否定毛来证实权贵资本主义好,为改革的操刀者——权贵涂脂抹粉。苏中杰的做法是,毛和权贵资本主义全都批,而且点穿二者的本质——都是极权统治:前者是“红色极权”,后者是“黑金极权”;前者用于掠夺地主资本家,后者用于自己成为地主资本家时保护自己和掠夺民众。
(2012/07/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