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人民日报拟大庆上山下乡40周年/破冰船]
北京周末诗会
·秋月良宵(二首)/丁朗父
·冬雪感怀/老秦人
·大雪飘飘(岁末雅集开篇)/丁朗父
·俗人与雅人/周舵
·打工子弟学校校长赴任途中偶得/萧远
·咏雪/周建国
·向零八宪章致敬/丁朗父
·西山踏雪歌/老秦人
·刘昕,帮个忙吧/陈士胜
·世界末日的雪/丁朗父
·歌与江天唱/丁朗父
·慢慢地老歌/丁朗父
·雪歌集三章/丁朗父
·最大的忠孝就是弘扬福音/丁朗父整理
·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学生/朱红(丁朗父)
·元日碧云寺怀先贤歌/老秦人
·由萧何月下追韩信说起/丁朗父
·中国梦,宪政梦!——被枪毙的新年献辞
·和老秦人碧云寺怀先贤歌/Meihua Shen
·与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同吠/山狗
·怎样保护我们国家的女演员?/大寒喷嚏
·二零一三年病了/钟道
·宪政梦当从废除劳教开步/丁朗父
·谤不止于街头/丁朗父
·炸掉大坝,恢复河流/丁朗父
·最坏的加最坏的体制/塞鸿秋
·真实就是力量/丁朗父整理
·牢房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续)/丁朗父
·岁月有感/曹思源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一)/丁朗父整理
·夜起迎新/陈天石
·癸巳年春节有感/余习广
·美式革命与俄式革命/丁朗父
·癸巳贺岁/陈宇彤
·致华夏匹夫、欧阳懿/胡石根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仰(二)/丁朗父整理
·存敬畏之心/丁朗父整理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阳光雨水/郭少坤
·一个城市女人在歌唱/丁朗父
·100万的美学/丁朗父
·观黄海/翔云
·观黄海/翔云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北京基督徒呼吁营救孙文先牧师/莲稻
·祭奠行为艺术先驱大张/严正学
·陈炳焕(树藩)先生子侄/丁朗父
·自人归向神/沙裕光
·段振坤/伍立杨
·最大的根子在这些狗官不是百姓选的/我爱新浪网友
·清明游莽苍苍斋有感/丁朗父
·哀东南万户之膏血/丁朗父
·北京的两个教会/陈士胜
·一群坚定不移的人/陈士胜
·一个像古拉格那样恐怖的地方
·愿你家有株美丽的树/陈士胜
·请关注我们的孩子/一群反一党专制人士
·神对你们的拣选——写给赵常青太太/綦彦臣
·蝶恋花*人生再历练/曹思源
·穿过迷雾的兄弟/陈士胜
·人远心近/綦彦臣
·探访丁朗父/陈士胜
·深深怀念彭燕郊师/丁朗父
·关于林昭的一些话/綦彦臣
·1989年5月4日阜成门桥/丁朗父(朱红)
·满江红·主复活/蔡卓华
·纪念五一有感/任铭
·歌颂赵红霞的三首诗歌/新浪网友
·忆我的小金鹿牌自行车/丁朗父
·向大家介绍一下我家小儿/赵常青
·綦彦臣:在国内流亡的情状——台湾版小说《绝育》后记之二
·誓约/老秦人
·第二十四(四首)/丁朗父
·干岸上的人/丁朗父
·一个馒头的权利/丁朗父
·张艺谋电影《活着》观后感/丁朗父
·沉默的石头/丁朗父
·小蜡烛/吴倩
·中原教会几幅珍贵照片/丁朗父
·六四二十四年所见/周舵
·六月四日夜雷雨大作连书六扇/丁朗父
·六四二十四年所见/周舵
·闵琦又住院啦/丁朗父、萧远
·六四爷雷雨声中连书六扇/丁朗父
·农民工/朗父先生
·歌唱沉默的石头/丁朗父
·《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问屈子/老秦人
·叩谢/曹思源
·端午感怀二首/胡石根
·胡石根2013端午感怀三首
·端午节狱中作/郭少坤
·赵常青哺儿图
·山东女访民临产身无分文困北京医院/现场
·守望者群像之陈子明/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沙裕光/丁朗父
·网传胡德华发言的三个要点/文明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日报拟大庆上山下乡40周年/破冰船

   
   
   
   
   


   
   朋友递过来一个消息,说是《人民日报》要出知青下乡40周年大庆纪念册,正征稿。按照他的指点,上新华网查得此告示,内中明言:“在新中国历史中,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作为史无前例的壮举,占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数以千万计的知识青年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上山下乡,在广阔天地里同广大农民群众一道,战天斗地,用热血和忠诚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青春之歌„„” 读到此,脑子里忽然想起鲁迅先生说过的一句话:“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循着记忆,找出《鲁迅全集》来翻,知道此乃《随感录三十九》里说的,写作时间当在1918年冬。搭上前言後语,那句话是:“即使无名肿毒,倘若生在中国人身上,也便‘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国粹所在,妙不可言。” 你不能不佩服这老夫子的睿智与尖刻,说完此语三十多年,中国大地上此风便刮得昏天黑地,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义和拳”,这个杨梅大疮不但“艳若桃花、美如乳酪”,而且还“异香扑鼻、提神益气”哩! 时过境迁,又是几十年过去了,朝风依旧。前些时,曾经作为“文艺恐怖主义”符号的“革命样板戏”,既不“红肿”也不“溃烂”,编入中小学教材里去给孩子们当“乳酪”了。眼前又看见《人民日报》这份征稿公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作为史无前例的壮举,占有重要的历史地位”,何止“艳若桃花”,又何止“美如乳酪”,居然威风成“史无前例的壮举”! 照此逻辑,当年李庆霖先生那封“诉苦信”,还有成千上万“知青大逃亡”事件、东北、云南“知青返城运动”是否该算破坏此“壮举”的逆流?有报道称邓小平发话:“我们花了三百亿,买了三个不满意:知青不满意,家长不满意,农民也不满意。”这“三个不满意”是否也该算贬损了“史无前例的壮举”? 知识青年大规模上山下乡,分明就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後的反动,是一个狂人玩弄历史的悲剧!教育学校化、生活城镇化是人类近代文明的成果,它的完善与发展又反过来促进了人类文明的发展。老毛废止学校教育,把数以千万计城市知识青年驱赶到原始农耕社会里去,借用马克思在抨击太平天国的《中国纪事》里的一句话来描述:“只有在中国才能有这类魔鬼,这类魔鬼是停滞的社会生活的产物。” 我倒是想问问《人民日报》的编辑先生们,数以千万计知识青年以及他们的家长们的痛苦、烦恼、荒废;还有众多被把持公权力者迫害甚至奸污的知青们,是否都算作“可歌可泣的青春之歌”?你们是否也准备把那些悲惨的经历也编辑入册?倘若真如此,也算还有勇气与良知,缺点仅仅在于分不清哪是杨梅大疮哪是“桃花、乳酪”而已。 鲁迅先生还说过:“中国的人民,是常用自己的血,去洗权力者的手,使他们又变成洁净人物的。”(《我要骗人》,六卷,P395)这论点,大约鲁老夫子有误,此话似乎可以这样说:“中国的御用文人,是常用人民的血和泪,去洗权力者的手,使他们又变成洁净人物的。”捎带着,他们自己也挣些荣华富贵回来以资消遣。 第 5 页共 14 页
   “人民日报”的编辑们: 你们自己的子女都送到美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去了,却在这里欺骗鼓动中国老百姓的子女去“上山下乡”? 无耻之极!!! 归纳知青运动就像对中国的许多倒行逆施,邪恶行径一样,对知青运动也有许多胡说八道。连最罪恶的文革都有人叫好,中国什么异端邪说不能出现呢? 1、就业说:就业的前提是自愿,知青自愿吗?如果自愿,干什么要把父母停发工资关起来办班,为什么要用不光彩的手段软硬兼施迫使下乡? 2、建设农村说:农村需要这样的“知青”吗?当时哪个农村提出要城市知青了? 3、锻炼改造说:监狱最能锻炼改造人,猫左和五毛为什么不主动进监狱? 4、“知识献给农村”说:屁“知识青年”!当时学校完全停课,文革闹腾几年,实际上去的人小学几年级水平、最多初中水平,甚至有社会无业分子,何来“知识青年”?世界笑话! 5、“接受再教育”说:前提就是诬称学生是教育黑线产物,这是强加给青年身上的原罪,是对青年的迫害; 6、创业说:如果真能创业,也就不会两败俱伤——农村经济被破坏,知青无法谋生。因为当时根本不具备谋生的基本条件。结果就是说2000万下去,除了死掉的,基本回来——白折腾; 7、锻炼成长说:锻炼出什么来了?锻炼出几个人才了?占知青百分之几?国际承认的人才有几个?三代人人才断层,至今没法恢复,後果及其严重。剩下几个善于做狗的,谋个一官半职也可怜得很。何来“锻炼成长”? 总之,知青没自愿、没人权、没自由、没生存条件、没生产条件,更没有发展前途,结果当然是以策划者彻底失败,遗祸无穷,对民族犯罪为结局。
(2012/07/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