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天下兴亡全看匹夫/杨银波]
北京周末诗会
·重回毛泽东的轨道只会加速灭亡/七旬老右
·薄熙来,你凭啥子动我们的黄桷树/雕翎箭(墙内网文)
·喊打过瘾,真打要命/文明底
·李庄案的要害是毛左要把重庆民营企业家一网打尽/陈有西律师(公民网刊)
·斯伟江律师关于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一审辩护词的特别申明和结束语
·警惕“薄熙来”们争当第二个毛泽东/王小华
·为辛老争自由争公道/朱忠康
·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造成的/王小华(公民通讯)
·昭和维新之歌/(日) 三上卓 词曲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 章诒和(墙内网文)
·网络让愤青变得獐头鼠目/李铁(墙内网文)
·流氓帝国/bbhyang3008
·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故宫里面的真假故事(三段)/思宁先生等
·要求中共全面彻底公开毛档案/网文
·六四新曲/朗父塞鸿秋
·为临川钱明奇事斥当朝者/诸葛亮
·极左分子就是恐怖分子和法西斯分子/中国新青年(墙内网文)
·黄万里致江泽民的三封信
·答酬宜之十八韵/黄万里
·“乌有之乡”罪犯语言一瞥/毛家大爹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章诒和
·齐奥塞斯库为什么不得好死?/告专制者
·老毛和长工五毛的地狱对话/焕北斗(墙内网文)
·现身说法:三峡工程是怎么通过的/王小华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一、二)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三、四)
·在最黑的黑夜祈祷/丁朗父
·六四:中国向何处去?/王小华
·作者介绍:肖远(萧远)
·论党内分权制衡/曹思源
·中国离现代文明社会越来越遥远/王小华
·毛泽东时代中国的人际关系/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我的文革记忆:黑五类人生叙事/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法制和宪政是至高无上的/江平(北大演讲节选)
·把端午节定为“对持不同政见者宽容日”、端午小集/肖远、老牟、张杰、娄建
·万里梅花词/丁朗父
·有感重庆周先生的遭遇与海外官二代的狂妄/王小华
·湘楚人士端午雅集/肖远、丛林、启光、朗父
·袁腾飞语录摘析/朱忠康摘录
·中苏密约——斯毛合谋消灭一亿中国人/事实说话
·今日中国之现状/网友一众
·用事实说话/朱忠康 铁流
·民主靠中国人自己争取/王小华
·谁是中国最大汉奸/忠康
·北京守望者/丁朗父
·蹲守赵作海先生门前的老太太和文革时东北森林中老大爷的道德比较/王小华
·评毛促改革 批毛救中国/金为民
·“中原评毛”是投向极左派的犀利匕首/铁流
·作者介绍:叶中原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故事(三)/中原评毛
·古今异议最动听/江辉、肖远
·对中国人苦难的回顾远远不够/王小华(公民通讯)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一)/中原评毛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 (二)/中原评毛
·翻云覆雨毛泽东/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卖国录/中原评毛
·反右狂毛泽东(一)/中原评毛
·狂左毛泽东(二)/中原评毛
·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枪下留命/朱忠康
·辽宁高院完全采信伪证的死刑判决/文明底
·狂左毛泽东(三)/中原评毛
·燕山壮士歌/丁朗父
·《刘志丹》这类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刘志丹》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毛泽东是伟人还是罪人/中原评毛
·兴安谣/丁朗父
·回毛左五毛党邓吉趋/朱忠康
·西拉木伦河
·中国地主们:刘文彩一例/王瑜
·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温家宝说未来中国将充分实现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
·公务员亡国论/卫敏(公民通讯)
·官方喉舌同时报道温家宝伦敦政改喊话/塞鸿秋
·上海警察与乌有之乡骨干的冲突/疯疯癫癫僧(猫文)
·民主中国颂/丁朗父
·在中国应该秉持中国人的礼节/(法国)王小华
·中共不倒的原因:愚昧的百姓加特务统治/朱忠康
·新红歌、傻子梦/陆祀
·我在秀水河子公社的生活/丁朗父(二首)
·这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朝代/学渊、小华、向阳
·与其争左右,不如左右争/民主社会主义论坛(一家之言)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王小华
·老太婆唱红歌/陆祀
·没有民主就没有新中国/辛言、砂砾、肖远、江辉、陆祀、朗父
·唱给自留地及中国农民的赞歌/丁朗父
·中国铁路杀人记/楚寒
·想念王荔蕻/艾晓明
·红歌老妖/陆祀
·建议向每个学龄儿童发放等值实名制“教育券”/肖远(公民通讯)
·教育券——现行教育体制不公平且违法/肖远
·复美国乌有乡民之骂/James Zhu 王小华
·不要对中共下跪!/王小华
·2011四季预言/丁朗父
·且谈中共的素质/王小华
·红教大人物薄熙来之父的文革经历
·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喻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下兴亡全看匹夫/杨银波

   
   
   “今年中国的金融风暴太严重了,你应该写一写!把我们的心声彻彻底底写出来,最好让胡锦涛、习近平看到!让这些老大想想办法!”
   说这话的人,是两位停工已久,几乎走投无路的普通建筑民工。虽然他们搞不懂“金融风暴”的学术定义,就像把“堵公路,找老板”也说成“大暴乱”一样,但他们坚持判定,中国正在遭遇多年未见的“金融风暴”,其理由是:像他们这样干了工但得不到工钱、得不全工钱,或者遭遇一次次反反复复停工罢工的现象,绝不只在他们两人身上发生,几乎中国的所有省市都在爆发。他们认为,他们是最大的受害者,底层人的生存问题已是步步逼近,80后、90后的家庭重担全在他们自己身上,而略为上层的包工老板、大老板以及倒闭破产的开发商企业,就算亏损严重,但毕竟还没有到吃不起饭的份儿上。两位民工在我面前非常激动,眼框已经包不住泪水:“现在真的是逼得没办法,要是卖血、卖肾能换来不少钱,马上就去干!妈的,真的连犯罪的心都有了。”我告诉他们:“对不起,医院里400毫升的人血,价位大概是600块。”两人随即陷入深深的沉默,眉头紧皱,就像被整个世界抛弃的两坨垃圾,不断自语:怎么办?怎么办?
   他们一次次向外面的亲戚、朋友打电话:“有没有活路干?干了多久能够得到钱?平时可不可以借支生活费?”得到的多是这样的回答:“嗨,别提了。”太多的民工从外省工地失望地回到家乡,天天耍着,等待新的开工通知,一个个耍得不知哪天才是个头。工作,其实不是最大的问题。如今建筑民工的失业,既不是因为找不到工作,也不是因为工资低(相反,现在的建筑民工工资相当高),而是因为钱不现手,半年结账或一年结账乃是常事,平时若能借支生活费把自己的家庭勉强扶持过去已属不错,但现在的问题是连这种最基本的要求也难以维持了。他们看到,一个个老板真的是拿不出钱,贷不了款,工地上因为工钱而打架斗殴的事时有发生,义愤填膺的民工提着刀冲向开发商的办公大楼,一次次惊动劳动局、公安局,但相关官员出一次面,说说场面话,问题却很少得到及时解决。有实力、有良心的老板,把自己的积蓄掏出来,极其表面地解决民工的基本生活费,但也有太多的老板,纷纷跑路、躲避,民工连找谁要钱都成了大问题。


   民工抗争是一桩,供应商讨款是另一桩。那些塔吊租赁公司、扣件公司等,纷纷跑到工地上找老板要账,老板拿不出钱,这些供应商就千方百计迫使工地停工。有甚者,直接关闭你的电闸。一位民工说:“你想啊,上千人在做工,一旦电停了,就算停一小时,那老板的损失有多大?”为了钱的纠纷,有民工与供应商打架,有民工与施工头领打架,有施工方与开发商打架,所有索要钱的人跟开发商、政府之间吵得面红耳赤,闹得不可开交。一张张要吃饭的嘴,个个都被逼成斗士,没有谁不是受害者。但根源出在哪里?一位民工说:“主要是现在的老板再不像以往那样能够轻巧地在银行贷款了。”国家收紧了银行的资金控制,打压房地产,又有几个人能民间融资,或者敢向高利贷公司借钱呢?拔高房地产,买房的人买不起;压低房地产,项目根本无法跟进,工地停工,民工讨薪,多角债的矛盾越来越突出。政府关心的只是局面上的问题,但承受代价最严重、最急迫的,始终都是民工。
   重庆也是一例。薄熙来出事,旧账翻出来,原来的许多大项目要重新竞标。新的政府,新的游戏规则。原来拿到手的项目,作废的太多,于是一个个大老板又在资金、人缘上东挪西凑,继续竞标。民工们等啊等,说是5月能进场,结果6月还没消息,眼看熬到7月了,依然没有音讯。成千上万的民工苦巴巴地等着老板的通知,几十批不同人马的生存都在仰望着能进场,但失望永远比希望来得更早。政治是如何影响了民生?以上就是我看到的最鲜活的例子。一个地方长官倒下的同时,伴随着为之付出惨痛代价的是大量底层人。这些底层人根本不关心谁上台、谁下台,他们要的只是一份可以拿到钱的工作,说得更明白点,不能永远是今天过了等明天,明天过了等后天,他们已经是一分钟都等不起了。有的是父亲骨质增生严重必须上医院,有的是朋友催促必须马上还钱,有的是老婆已经连手机话费都交不起了,有的是房东因为房租拖欠太久正在凶神恶煞地赶人了……他们只能躲在一个没人看见的地方,拼命抽烟,但脑子一片空白,或者干脆钻进网吧打游戏打得昏天暗地,将自己彻底麻木。
   这是以80后、90后为主体的建筑民工,他们大多来自农村,过着“非常6+1”的生活,一人养活六人以上。他们全身上下有的是手艺,但手艺没有用武之地,手艺换不来人民币,就彻底丧失了保障。现在连企业都难以贷款,他们这一个个一无所有的人,凭什么跑到银行贷款?他们是自生自灭的一族。国家与地方之间数不尽的政治斗争,弄不完的财政拼杀,但在民工眼里,这都是别人的事,跟他们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他们恨透了太多的生活不稳定。过去的农民工问题,是工资低,工伤和拖欠工资问题严重,现在物价涨,工资涨,也没人说是故意拖欠你,确实是拿不出钱来,你能怎么办?你只能每天借钱过日子,男的想当鸭子,女的想做鸡,没有钱的生活天天都像噩梦。他们已经在头脑里问了一万遍“怎么办”,但到最后也没能得出答案。一个个今天跑河北,明天跑山西,后天跑贵州,跑来跑去,只能填得满肚子,但工钱永远只能等待。这就是他们意识里的“金融风暴”,他们虽然不懂股市、楼市,但用自己眼睛眼睁睁看到的大批失业民工,已足以证明这个社会的不稳定。
   愤怒之余,有民工干脆说:“我他妈就巴不得明天来一场大地震,一切都重新洗牌,人人都差不多平等了,我也没有痛苦了!”他们奔波多年,还是两手空空,但面临的问题依然那么严峻,想结婚的没钱结婚,想修房的没钱修房,想治病的没钱治病。然后,他们带着这种残酷的疼痛,每天都看见《新闻联播》里说,形势一片大好,各项事业蒸蒸日上,国民经济增长了多少个百分点,难怪他们把自己灌得烂醉,把酒瓶砸得满地都是,冲着电视机,嘴里咆哮出恶狠狠的六个字:“放你妈的狗屁!”什么才是最大的政治?是人民的幸福,是一个个弱小生命的幸福感。他们不像媒体上说的“垮掉的一代”、“好吃懒做”、“自由散漫”,事实上他们非常吃苦,非常勤奋,非常努力,但为什么还是像国家的弃儿,永远生存在社会边缘?没有人来关心他们明天会怎样,没有人来告诉他们路该怎么走,没有政策渠道来解决他们此刻面临的重大生存问题,那些沸腾的新闻时事就像永远是另一个世界的事,他们感觉不到这些事与自己究竟有多大关系。
   如果是在香港,他们至少可以在独立工会的带领下,拉起横福,走向大街,举起拳头,高喊“民工走投无路,国家你在哪里”。但在大陆,他们最多只能上上QQ,看看微博,打打传奇,实在无聊透了,就睡觉,从白天睡到黑夜,从黑夜睡到黎明,就这么靡烂下去,麻醉下去,越来越丧失斗志,胸中的愤怒与冷漠却一天比一天强烈。我永远相信,如果哪一天这个国家突然发生重大变故,不管是军阀割据还是举国争斗,最大的可能是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些曾经伤痕累累的底层失败者将群起而攻之,比文革还要来得干脆,直接打砸抢,杀人越货。我们今天每一个群体的普遍受伤,都在为明天更大的灾难埋下伏笔,这就像历史问题不解决,必然让后来人承担更大代价一样。是,我们的国家现在很富,富得直追美国,把日本都比得下去,但这种国富民穷、国大民小、国强民弱的状况,是少数人的天堂,多数人的地狱。一个个原本善良、本份的人,当生存都成了威胁之时,每个个体都将随时成为不稳定因素。在中国这个特别讲“因果报应”的国家里,这种不稳定就是明天灾难的最大助推力。
   别以为只有五七右派才去抨击毛泽东,别以为只有六四一代才去呼唤平反和正名,别以为只有法轮功和各种民运组织才对当今政府如此“敌对”,在我看来,这些所谓的“禁区”里的反对者都只是小小的部分,根本谈不上时代问题的重点,最大的重点是此时此刻人民的生存威胁。中国人是由来以久逆来顺受的民族性格,没被逼得吃不起饭,没被逼得卖血卖肾,大多数人根本不会站起来做人,只会忍辱偷生,自己顾自己,沉默过日子,而且永远是谁给他们好处就相信谁,就跟随谁,失心现象早已不是一天两天。在他们面前,一切恢宏理论,一切高尚旗号,全部失效。他们活在一切向钱看的时代,钱就是核心,就是一切,比党大,比人民大,比良心大,比天大,比地大。越是生存难以维继的人,越是把活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底层人,越是活得如此精明,可也如此卑微。别去指责他们是小人,是贱民,是蝼蚁,他们只是为了“活着”,像粒空中的尘土,晃一下就没了,什么都不会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他们是绝望的一群人,麻木、冷漠,但又无能为力。而这,就是我们最真实的人民,最真实的匹夫。
   然而,倘若这些匹夫连最起码的生存理想都破灭了,那么他们的反抗将绝对是毁灭式的,才不会跟你讲什么非暴力,什么理性,什么“绝不让文革的悲剧重演”。从前顾炎武、梁启超都说过,“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再加一句:天下兴亡,就看你怎么对待匹夫。(五柳先生)
(2012/07/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