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的信/侯工]
北京周末诗会
·不会做蛋糕的左派如何分蛋糕?/wutu(网民讨论会)
·血统论沉渣泛起只因政治倒行逆施/wutu(网民讨论会)
·关于“血统论”的严肃讨论/网民讨论会
·时代先声张少杰——访谈王自强/楚延庆
·社科院奉献本年贺岁大片/网民拉拉队
·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才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一)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二)
·就才女——给胥继红一诗致新浪的说明/丁朗父(朱红)
·与毛左谈毛时代农民生活/长津英豪
·青年了解毛时代的线索/网民讨论会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恶魔扮天使的共党面临三大危险/张三一言
·看见地狱后中国网民的反应/网民讨论会
·去他妈的“中国模式”/胡赛萌(qiangnei)
·我为什么给艾未未捐款/王小华
·没有人性的党性会是什么东西/王小华(公民通讯)
·中国绝不能和美国对抗/丁朗父
·我保卫祖国谁保卫我父亲?/寒江月(网文)
·冬夜守望旷野/丁朗父
·人权大于政权/张三一言
·孩子被撞死大人被稳控网友怒了!/挖粪涂墙、它要完蛋了等
·中国家庭必备转基因食品清单/业内良心人士
·特警对付兰州悼念人群之后/集结号
·不争民主我们猪狗不如,孩子/王小华等
·星星一样的眼泪/丁朗父
·孩子,我们向你保证/网友讨论会
·守望者的旷野/楚延庆
·专制是社会矛盾的根/陆祀
·我关于民主的系统观点/王希哲
·司马南大败于90后有感/独自看电影
·一个工程师的社会理想/侯工
·这是大凉山的孩子(图)
·中共"特供"揭秘/张宝昌
·众媒体揭华西村老底重庆怒了/中华网等
·让你乐得打喷嚏的反三俗段子/cct、李启光等
·习近平将开始党内民主竞争时代/王希哲
·寒月依稀/丁朗父
·怀念三唱/丁朗父
·大清国皇家电视台新闻联播/loving life 李启光推荐
·国家不是任人抢夺的商品/王小华
·毛左语言特点/老大人
·“共产主义”与“民主”/王希哲
·民主就是一人一票!/ 守拙就赢(网文)
·争一人一票从今天开始!/守拙就赢等
·各民族联合推进民主化/费良勇
·凯迪删主张一人一票民主热贴/网友讨论会
·民权天赋不是任何人的私产/王小华
·人权高于主权和民族权/费良勇
·自由属于人民—我的法国生活/王小华
·华国锋陵墓建成有感/张洞生等
·军中右派炼钢记/陈挺(郭堡回忆录)
·李逵的板斧与希哲的共产/崔晟
·司马南马甲出游当头一片板转/网友讨论会
·杨支柱微博短评/朗父先生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法国的爱心食堂和爱心旅店/思源、王小华
·香山红叶凄然落/高源
·牵挂(四首)/丁朗父
·毛泽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深圳大学独立候选人自我介绍/庞璀驰、凌嘉一
·拉土车为啥有草菅人命权/朗父哥们
·一人一票选举可维护中国利益/丁朗父
·致有良知的三年大饥荒幸存者/塞鸿秋
·党内民主派的三大特点/显扬
·“战争叫嚣”和民族主义/显扬
·西方领先五百年的六种秘密武器/雅尼克
·打江山坐江山是原始社会法则/王小华
·为什么我们只能看不能干?/丁朗父
·黑五类之家的大饥荒/ 依娃
·翻墙史——东德28年/东野长峥([email protected])
·东德翻墙28年史/东野长峥
·途径大运河(四首)/吴倩
·被两岸抛弃的抗日英雄黄绍甫
·富人忙移民穷人忙过冬我心凉透/winstonwang
·自由的歌/丁朗父
·世界人权日遭软禁有感/沙砾
·最新出炉名人名言录/喷嚏文摘
·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王小华(公民通讯)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中国视界)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
·评王小华“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丁朗父(公民通讯)
·我当了三次‘右派’/张英敏
·应当重视内地劳工维权/王小华
·寂寥帐下谁谈兵/戴旭(午夜新诗)
·旧作戏答年轻网友/丁朗父
·都想当将军谁来当士兵?/ 王小华(公民通讯)
·民运需要各种工作/王小华(通讯)
·新皇帝的新衣/陆祀
·一个哈萨克学者眼中的中国/М. ШАХАНОВ(网文)
·归来吧(四首)/吴倩
·饶恕和爱的期盼中的2011/楚钟道
·论争要有君子风度/王小华
·痛悼维权英雄薛锦波/费良勇
·与其关注理论不如关注维权/查建国、王小华
·中国如何沦为一穷二白国家/信力健
·油价飞涨人民想念赖昌星/九州不欢乐
·愤怒的土地/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的信/侯工


   
   
   
   X先生:

   您好!
    收到您的回信,恕我直言,我与您的立场、观点相差太大了!您处处表现出是个既得利益者,您要千方百计维护目前的体制,您的内心是惧怕政治改革的。尽管您在口头上也说“从不反对民主”,但是您说的民主绝对不是广大劳动群众所要的民主。
   
    ▊世界公认,马克思是为全世界劳苦大众谋解放、争利益的思想家和理论家。马克思后来的理论与其前期有矛盾,那是他经过深思熟虑以后做出的改变和修正。我们应该以他后期的理论为标准。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的实践证明马克思经过修正以后的理论是正确的,就是金科玉律。我们应该坚持马克思的民主社会主义不动摇,这才是真正地为人民利益着想。可是,您却说“‘党魁们’是否‘懂得’了马克思及其主义,这不重要。”须知党魁们是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的,竟然“是否‘懂得’了马克思及其主义不重要,那么,他们要把这个党引向何方呢?
   
    为了方便您了解马克思学说,特向您介绍一下马克思学说。概括地说,马克思学说的精义有以下3点:
   1、工人运动必须吸取暴力革命失败的教训,按照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办事,在资本主义的生产力还没有全部发挥出来以前,资本主义是绝对不会灭亡的;而社会主义的物质条件必须要比资本主义还要丰富,当社会主义的物质条件在资本主义的胎胞里还没有成熟以前,是不可能搞社会主义实践的。因此,工人阶级必须放弃暴力革命,应该组织自己的工会和政党,通过和平议会竞选,和资产阶级政党竞选,竞选胜利就上台执政,竞选失败就当在野党,监督执政党。始终为争取工人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地位而努力。【马克思指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所以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所能解决的任务。”(马克思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马克思抛弃暴力革命以后,找到了另一条工人争取解放的道路——和平合法的议会竞选争取政权之路。1871年9月马克思发起并主持了国际工人协会伦敦大会,在会上马克思开始主张议会道路并且作了与他以前主张不同的特殊解读——将它视为“社会民主由此诞生。”这次伦敦大会因为意义重大而被载入史册。社会主义运动从此一反以前的风气,明确选择了议会竞选道路。】
   2、工人政党通过竞选上台后,必须沿袭资本主义的民主共和国的国家形式,而决不能搞独裁专制。【马克思说:“民主制是国家制度一切形式的猜破了的哑谜。”(《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281页)“民主制是君主制的真理,君主制却不是民主制的真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280页)可见,马克思把民主制看作是解决个人与国家之间关系的一种完善的政治形式。 “如果说有什么勿庸置疑的,那就是,我们党和工人阶级只有在民主共和国这种政治形式下,才能取得统治。民主共和国甚至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法国大革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972年版第4卷第412页)这里,马克思恩格斯以民主共和国修正了无产阶级专政。为我们指出了工人政党上台执政应该实施的国家制度——民主共和国制度。】
   3、工人阶级通过民主制和股份制实现与资产阶级的融合,通过民主社会主义逐渐地和平地长入社会主义。【 恩格斯在《资本论》英文版序言中转达了马克思的由资本主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重要结论:“毫无疑问,在这样的时刻,应当倾听这样一个人的声音,这个人的全部理论是他毕生研究英国的经济史和经济状况的结果,他从这种研究中得出这样的结论:至少在欧洲,英国是唯一可以完全通过和平的和合法的手段来实现不可避免的社会革命的国家。” 马克思恩格斯的意思是由英国的和平过渡然后逐渐扩大到欧洲、美国以至于全世界。】
    马克思学说的第1点,指出工人阶级的前进路线和方向,走议会竞选之路;第2点指出工人政党上台执政应该建立的国家制度——民主共和国;第3点指出社会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自然的结果,避免盲目的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这3点中,第2点是重点:建立什么样的国家制度?马克思恩格斯指出,当工人政党上台执政时,仍然要沿袭资本主义运行成熟的民主共和国的国家制度,也就是目前欧美国家所采用的国家制度。
    最早实行民主制的国家是英国,1688年英国反对詹姆斯二世的“光荣革命”后,英国议会于1689年通过了《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 1689),其内容有:未经议会同意,国王不得颁布法律或终止法律的实施,不得征收和支配赋税,在和平时期不得招募和维持常备军;臣民有向国王请愿的权利;应定期召开议会,议员由人民自由选举产生,议员在议会有自由发言的权利,国王不得干涉;不得另设宗教法院或特别法院,不得滥用残酷的刑罚,不得在判决前没收特定人的财产等等。这样就确立了议会至上,法院独立,臣民的权利和自由不被侵犯等几大基本原则,建立了君主立宪制的政体。从此,英国实现了主权在民的制度,它的君主只是一个虚君。这样就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促进国家的强盛。到19世纪,英国已经成为雄霸世界的第一强国。随后,在1776年,美国独立战争胜利后,也建立了民主制,结果美国只用200年就超过了中国2000年,从此美国后来居上,成为世界第一强国。
   
    ▊英国和美国成功的经验鼓舞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纷纷建立民主制。在民主制成为世界潮流的形势下,1945年9月7日,毛泽东曾庄严承诺:“‘自由民主的中国’将是这样一个国家,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它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它将保证国家的独立、团结、统一及与各民主强国的合作。”(毛泽东:《答路透社记者甘贝尔问》)毛泽东举起了民主共和国的大旗,一时间精英云集,各民主党派纷纷追随毛泽东,以为中国从此有救了;工农大众也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以千万人的生命铺就了毛泽东成功之路。
    但是,善良的人们万万没有想到,毛泽东原来是个言行不一的大骗子,他只是把“民主共和国”的旗号当做敲门砖而已。1949年10月1日,当他敲开紫禁城的大门以后,就把“民主共和国”扔到太平洋里去了。
    随后,他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并没有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反而是由毛一手操纵产生的。在1950年劳动节的口号单上,毛亲自加上了一条口号:“毛主席万岁!”实际上是向全国人民宣布他就是万岁爷,他就是当今皇上。其实,他的言行比封建帝王还要独裁专制。在他的统治下,通过连续不断的政治运动,在农村用残暴手段剥夺了地主和富农的财产,然后剥夺了所有农民的土地、耕牛和农具,使农民沦为一无所有的农奴;接着在城镇剥夺了资本家和小业主的财产,使所有人都沦为无产者,全国人民的衣食住行都被毛控制着,他要你生你才可以生;他要你死,你就得死。
    对毛的食言自肥,全国人民敢怒不敢言。但是毛泽东清楚地知道,各民主党派和知识分子对他的倒行逆施是有意见的,但是慑于他的淫威,谁也不吭声。毛想把这些人一网打尽,就百思而得一计——引蛇出洞——毛称之为阳谋。1957年,毛假装谦恭地请党内外人士向党提意见。那些心无城府的单纯的爱国人士见毛如此真诚,就讲出了个人的看法,开始时毛装着一付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姿态,甚至还表扬提意见多的人,使很多胆子小的人也大胆地发言了。谁知毛阴险地叫人把他们的发言记录在案,最后收网,把发言的150万人通通打成右派分子,把他们说成是向党进攻的资产阶级,接着对这些人进行残酷斗争,有的发配到边疆,强制他们劳动改造,致使几十万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造成了我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冤案。
    从此,全国的知识分子再也不敢开口讲话了,要讲也只能唱对毛的颂歌。
     在舆论和文化上,毛实行了个人专制以后,在经济建设方面他就可以胡作非为了。1958年他在全国疯狂地搞大跃进、大炼钢、人民公社化,搞得全国乌烟瘴气,民不聊生。他的亲密战友彭德怀善意地向他提意见,却遭到灭顶之灾。由于毛的一意孤行,致使3000多万人活活饿死,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人吃人现象。毛选定的接班人刘少奇只是说了句:“人吃人是要上书的。”毛就在1966年发动文化大革命把他打倒。他的最亲密的战友林彪只是说了要设国家主席,就被他逼得机毁人亡……
    在毛的极权统治下,天天讲斗争,人与人之间互相要揭发,处处找敌情,人人要过关,搞得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在全国武斗期间,田地荒芜,工厂停工,铁路瘫痪,老师挨斗,学生停课,民不聊生,国将不国。
   
    ▊关于苏德战争,您是在歪曲历史事实。实际上是斯大林和希特勒狼狈为奸,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年8月23日苏联斯大林与德国希特勒签定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并达成了共同瓜分波兰的秘密议定。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军大举入侵波兰。17日,驻扎在波兰东部边界的百万苏联红军乘机挥师西进,横扫并占领了波兰东部。9月18日,德苏两国军队在布雷斯特会师。波兰阵亡6.63万人、伤13.37万人、被德军俘42万人、被苏军俘23.25万人,最终波兰政府流亡伦敦。在华沙,有25万居民死于非命。1939年居住在波兰边界靠俄方一侧的几十万波兰人,只有妇女和儿童被迁到哈萨克定居,男人们则被斩尽杀绝。1943年4月13日,德国宣布德军在苏联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卡廷森林发现一座万人冢,里面葬有4千波兰军官的尸体。苏军用德军武器枪杀了这些军官,企图以此掩盖罪行并嫁祸于德国。1990年4月13日,塔斯社在雅鲁泽尔斯基访苏之际发表声明,正式承认将近1万5000名波兰军官被屠杀是“斯大林主义的严重罪行之一”。 在苏德合谋中斯大林又有小算盘:他想利用希特勒侵英时吞没德国,结果被希特勒识破,放弃侵英改为进攻苏联,结果苏联损失惨重,几乎亡国。斯大林在大清洗时,几乎把军队的将领杀光了,所以希特勒打来的时候苏联军队毫无抵抗力。再说,斯大林反攻的胜利也离不开英、美、法等盟军的支援。
    您提到抗日战争,在中国,抗日的主力是蒋介石领导的国军。一九三八年十月至一九四五年八月国民党蒋介石先生领导的主要战役有: 在前期抗战胜利的基础上,中华民国、中国国民党和蒋介石先生采取并坚持了“以攻为守、积极防御”的新一轮持久战略,不断地发动进攻以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同时粉碎了敌人数十次的大型攻势。据八九年后中国大陆史家称:“继淞沪会战、忻口会战、徐淮会战、台儿庄大战、南京保卫战和武汉会战之后,自一九三八年底至一九四五年八月,仅国民党军队的对日大型作战就有:南昌会战、随枣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桂南会战、上高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豫南会战、晋南会战、枣宜会战、缅甸会战、豫中会战、第三次长沙会战、浙赣会战、常德会战、长衡会战、桂柳会战、豫西鄂北会战、反攻腾龙战役、滇西及缅北反攻战役、湘西会战及桂柳反攻。”中华民国政府军发动大型会战22次,重要战斗1117次,小型战斗28931次。陆军阵亡、负伤、失踪共计3211419人。空军阵亡4321人,毁机2468驾。海军舰艇损失殆尽。其中壮烈牺牲在战场上的国民党将军即达二百余位。(详情请看《国民党是不是抗日主力》http://wenwen.soso.com/z/q216039565.htm)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