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虹口公园的自由论坛/沪上国粉]
北京周末诗会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丁朗父
·辛亥百年纪念经典诗歌/同敬
·共产党凭什么用武力推翻国民政府?/里建
·特务治国方式(二首)/陆祀
·草民影音坊作品二首
·现代经典诗歌集萃
·公民同城九一八团结宣言/转载
·致友人/陆祀
·咏洛阳囚禁案/西门退役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把纳税人的钱篡改成共党的钱是愚弄中国人的骗术/夜问天
·1949年后中国失去了人性底线/任雯颐
·国有企业用人极为腐败员工极度不满/啄木鸟
·改革与选举/陆祀
·万里梅花诗/丁朗父
·网传李锐谈话/夜问天
·浙大郑强被疯狂鼓掌之言论
·推荐同胞周小川去拯救欧洲经济/克鲁索
·中共什么时候忏悔/阳开亮
·维稳思维必然导致经济发展成果毁灭/丁朗父
·权力私有与森林法则/张三一言
·十一/陆祀
·维稳思维将摧毁经济发展成果/丁朗父
·我为祖国的无耻感到羞耻/泣血大学生
·政改慢,腐败快/思源、吴先生
·从亡国奴到“和谐酷刑”/朱忠康
·热门喷嚏/dapenti
·今日中国更需要三民主义/羽佳转
·欢迎给《1959-1961大灾荒亲身经历与见闻录》投稿/孙溥泉
·我怎样熬过大饥荒年月/刘岳山
·离婚了,做个朋友有何妨?/小华闲聊
·国企必须公开资源占有并向人民分红/丁朗父
·中美社会矛盾和危机的比较/张洞生
·如此对待盲人和儿童的国家是最野蛮国家/王小华
·在世代铭记的伟大节日我们歌唱/陆祀、智英、格林、朗父、周舵、砂砾、天石
·一个美国人对于转基因的说法(附鉴别法)
·一个美国人对于转基因的说法(附鉴别法)
·百年三民主义仍有不灭的光芒/yujia
·京华世象图/丁朗父
·向后转齐步跑-经济快谈二则/丁朗父
·为当前的“批孙”浪潮泼一盆水/王小华(旧文新解)
·中共18大面临大危机及可选择出路/张洞生(公民通讯)
·大陆人三评毛泽东//羽王塑、老许大叔
·"中国特色"世袭制18大成形?/张洞生
·题画三首/丁朗父
·孙中山从国外跑回中国救国一条就足为中国人楷模/王小华
·丑类的表演(二首)/陆祀
·税收这把刀会杀谁?/丁朗父
·寂静冬夜/丁朗父
·追思刘迪有感(又一首)/孟元新
·同为我族哭刘迪/江辉、任畹町、萧远、余习广、毕谊民、杨文
·刘迪与六四/赵常青、黎京、YangLin、QianShao
·“宪法规定共党领导人民”就是一党专制/夜问天
·苏俄炮制中共黑史/夜问天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朱忠康供稿)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朱忠康供稿)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
·围观省委书记出游/众网友
·卡扎菲被枪杀内幕消息(三则)/问语、封不住滴、wy争鸣
·中国套话大全/人人
·陈光诚遭毒打细节/吴雨
·没有对专制的恨就没有对民主的爱/王小华
·浙江民营实体经济完了/丁朗父
·织里镇抗税冲突实时录/国亭
·人民冷漠因为不是自己的政府/王小华
·国企是最坏的社会主义加最坏的资本主义/甄理
·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丁朗父
·国企人事腐败严重堪称邪恶/啄木鸟
·为什么“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子明
·以色列是个好国家/周孝正
·关于中国的常识/网友讨论会
·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不会做蛋糕的左派如何分蛋糕?/wutu(网民讨论会)
·血统论沉渣泛起只因政治倒行逆施/wutu(网民讨论会)
·关于“血统论”的严肃讨论/网民讨论会
·时代先声张少杰——访谈王自强/楚延庆
·社科院奉献本年贺岁大片/网民拉拉队
·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才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一)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二)
·就才女——给胥继红一诗致新浪的说明/丁朗父(朱红)
·与毛左谈毛时代农民生活/长津英豪
·青年了解毛时代的线索/网民讨论会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恶魔扮天使的共党面临三大危险/张三一言
·看见地狱后中国网民的反应/网民讨论会
·去他妈的“中国模式”/胡赛萌(qiangnei)
·我为什么给艾未未捐款/王小华
·没有人性的党性会是什么东西/王小华(公民通讯)
·中国绝不能和美国对抗/丁朗父
·我保卫祖国谁保卫我父亲?/寒江月(网文)
·冬夜守望旷野/丁朗父
·人权大于政权/张三一言
·孩子被撞死大人被稳控网友怒了!/挖粪涂墙、它要完蛋了等
·中国家庭必备转基因食品清单/业内良心人士
·特警对付兰州悼念人群之后/集结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虹口公园的自由论坛/沪上国粉


   
   
   
   2012-05-30

   老夫家住上海虹口公园附近。春节过后,重庆事发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说虹口公园有自由论坛,于是欣然前往。那是一个周六,天气阴沉,但公园内人很多。经不断打听,终于在鲁迅墓东边靠湖边的一条道路上,遇到了所谓的自由论坛。那里聚集的人很多,还有人用电喇叭在宣传毛泽东思想。据介绍,这些人都是有组织有背景的,是乌有网与毛泽东旗帜网出钱雇来的,一人一天50元,每周六下午来虹口公园,其余时间去复兴、杨浦等公园。他们在两棵树之间拉了巨大的彩色宣传海报,老毛的头像有一个人高,海报上赫然写着毛的丰功伟绩。另外还向过往游人派发彩印传单,内容无非是毛泽东思想如何了得。走到那个带摩托头盔手拿电喇叭的宣传者前,向其了解宣传内容。那个家伙也是上海人,男性,自称是下岗工人,年龄50多岁。我过去也接触过一些怀念毛时代的退休老人,年龄都在60、70,普遍文化水平低,大多都是小学水平。你问他毛时代为何好,他们往往是笨嘴拙腮,无法清晰表达,因而被年纪稍轻、文化水平稍高的上海市民看不起,称之为老糊涂。
   眼前这位毛泽东思想宣传者稍微会说两句,可惜被我几句追问就哑口无言。于是这位仁兄反问我对毛的态度,我说,我也是下岗工人,不过现在拿退休金了。我坚决反对老毛,因为他使中国遭了大灾难,三年灾害饿死了几千万……。这家伙一听我反对毛,一手抓住我领口就要动手,说你胆敢反对毛主席,老子要与你拼命。旁边听众及时劝阻。我也不甘示弱,与之激烈辩论。我的论点很简单,毛泽东思想的灵魂就是实事求是,实事求是就不能颠倒黑白,你说说老毛时代好在哪里?我们老三届的,长身体遇上自然灾害,读书遇上文革,工作遇上上山下乡,人到中年遇上下岗。老子是国民党的苦头没吃过,共产党的甜头没尝到。在工厂干了40多年,唯一的好处是分到了一张自行车票,但这张票子从1976年排队,真正拿到要等到2000年,要等24年。我的几句简单表白引来听众大笑。
   这时突然发现周围来了许多警察,一问才知,原来有反毛派也在发传单。毛派于是打电话报警。奇怪的是毛派发传单警察却视而不见。可能我在演讲时那几个警察也在听,我问其中一个警察,我说的对不对,那个小警察说,你们演讲我不管,但你们不要把路堵住。旁边的人反驳警察,这是公园,不是交通要道。警察无言,默默走开。
   第一次到自由论坛演讲,结交了不少朋友。可惜2-3月上海下雨多,没法常去。3月下旬,晴天多了,老夫基本是双休日下午必去。最近因为重庆出事,周末自由论坛聚集的人更多。一堆一堆、一圈一圈,黑压压的一大片,靠近一听,大多都是议论重庆之事的。演讲的也有,而且不少,宣传毛派的在重庆出事之后基本绝迹,抨击时政的居多。演讲者基本聚集在彩虹拱桥上与四角亭以及鲁迅墓东边的道路上。听众以中老年男性为主,周末附近的上外与财大的年轻学生来听的也比较多。听人说,上海几个公园,现在以虹口的规模最大。复兴公园因为场地小,最近去的人不多。中山公园人也挺多,据说有两个80后的小姑娘演讲也挺不错。
   自薄出事后,宣传毛泽东思想的基本不来了。又一个周六下午,遇见那个要打我的家伙。我问他最近为何不宣传了,他说公安局的打招呼了,要他们最近不要宣传。我问,你们的头头出事了,你们怎么办?这小子手臂一举,“继续革命,造反有理”,但是周围响起的却是一片笑声。我的粉丝告诉我,原来许多支持毛派的实际不过是打着毛的幌子,发泄对现实的不满而已,并非真的要回到毛时代去。这个铁杆毛派,是个二流子,在家不但打老婆,还要打老娘,被人当流氓看。
   值得一叙的是一位93岁的离休老干部。这位老者每月退休金1万出头,个子很矮,一口广东普通话。他听了我的几次演讲,要与我交流,我一听,这家伙开口马列,闭口阶级,好像一个出土文物。他问我退休前干什么,我告诉他是下岗的,靠打工糊口,在工厂是修继电器的。他称我是工人阶级知识分子,我可不承认自己是知识分子。交流交流,我们两人就干仗了,我说我就是仇恨你们,你怎么样,这个老家伙于是破口大骂,“你不是工人阶级,你是混进工人队伍的资产阶级,你是汉奸”。旁边人见老者动怒,怕出意外,把他给劝了出去。
   我的感觉,公园内的自由论坛有如网上一样,左中右都有,自由民粹社民各派咸集。可说是市民社会的雏形,值得各位关注、参与。以后有空,打算将我的演讲分篇在网上贴出。
   
   
   (二)
   
   虹口公园的自由论坛据说存在了有十多年,其聚会地点也是换了好几个地方。自老夫在猫眼发帖披露此信息后,引来不少善意关注,担心发表演讲者的安全,怀疑上海警方不会如此宽容大度。
   应该说,这些担心怀疑不无道理。据说虹口公园属虹口分局下辖的欧阳路派出所管辖。欧阳老派里的警察会雇佣一些退休人员身揣录音笔来录音,以实施监控。有几个早期的演说家后来再也不来了,不知是知难而退还是被失踪了。有几个坚持至今的朋友,经常被有关人员“拍肩膀”,被请喝茶也不是一次两次。甚至有时会拿出录影带给家属看,希望家属能参与共同维稳。
   这些情况在中国都属于正常,相反,官方对此不管不问反而是不正常。
   再介绍一下我所了解的几位演讲者的演讲内容。毛左大张旗鼓的喷粪,前面已经介绍。重庆出事后,右派异议市场大增。有发牢骚骂政府的,有宣传西方民主的,有宣传三民主义的,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论点。就说非暴力不合作的立场吧,这在网上也是颇得自由主义者青睐的,在虹口公园的演讲者中,持此立场的不在少数。但我还听到有一位仁兄的“非暴力积极合作”的演讲。
   这位仁兄可不是五毛,其人仪表堂堂,年纪约40左右,英姿勃发,男中音的嗓音充满磁性。他强烈反专制。既然反对专制,又为何要非暴力积极与专制当局合作呢?原来,他号召年轻人积极入党当官向上爬,争取从内部改变共党。此人好像是每周日下午来演讲,粉丝已经不少。
   非暴力有限合作,是老夫提出(不知能否登记专利?),合作的标准则是三民主义。具体理由与策略,以后介绍。
   还有一个更年轻的演讲者,估计是80后的小帅哥,批判揭露也很生猛,奇怪的是这位小帅哥所持的理论居然是佛教,讲起佛学理论来也是一套又一套的,听者甚众。
   公安对言论的管控有着充分的法律根据。我国刑法中有“煽动颠覆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始现于199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内容为“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某屁民发传单或在公共场合发表演讲,号召搞颜色革命的,自然要大刑伺候。但是宪法中还有公民言论自由与公民批评政府的权利。如何严格区分煽动与批评,确实很难拿捏。上海公安在这方面,相对而言是做得好的。你别拿洛阳的毛左说事,那并不表明洛阳警方政策水平高。要是上海虹口公园的右派言论出现在洛阳,那还不是雷霆手段、斩草除根?
   严格说,发牢骚者都够得上煽动罪,但法不责众,如果骂政府都都要抓起来,政府非破产不可。现实地说,你煽动颜色革命或者揪走资派的,可能够得上线。
   老夫以为,屁民演讲,实际是响应温总理的号召,——唤醒民众。这个唤醒民众,更具体地说就是启蒙,祛魅与解构。
   启蒙,就是以普世价值来批判那些专制愚昧野蛮恐怖的东西。祛魅则是祛除鬼魅。中国的鬼魅就是对毛泽东的神化。解构则是对马列理论的分析批判。
   只要我们以科学理性的态度坚持启蒙、祛魅与解构,坚持普世价值,坚持科学发展与和谐社会的理论,我们就能避开“煽动颠覆”的陷阱,唤醒民众,从而推动我国政治改革的进程。
   
   
   (三)
   
   “人间四月天”,四月的虹口公园,可用姹紫嫣红,鹅黄嫩绿来形容。逢周末阳光灿烂,园内游人如织。自重庆出事后,唱红歌的、宣传毛思想的消踪匿迹,公园立时少了暴戾与鬼魅之气,回归了健康自然的民间世俗社会。我在一处看到好几位女士男士在跳新疆舞,西域歌声回荡,颇有“胡笳十八拍”韵味,走上前去细瞧,发现跳舞的好像不是新疆人,一问舞者,男士操着上海话回答,都是上海人,跟着从新疆回来的人学跳,强健肢体,娱乐身心,不错。走了不远,又碰上拉二胡,唱越剧的,远处还有唱沪剧的,江南丝竹悠扬,吴侬软语绵延,令人流连忘返。
   我照例来到越虹桥东侧的四角亭,亭内外已经坐满了老男人,大家挤一挤,给我让了座,互道问候开始闲聊。少顷,不远处传来手风琴的声音,演奏非常专业,曲调是日本的《邮递员之歌》,活拨快乐,闻之令人陶醉。问了周围,是不是放的录音,回答说不是,乃即兴演奏。
   闲聊了一会,上次遇见的洋人鲁先生又来了,鲁先生是美籍犹太人,今年才28岁,哈佛毕业,会说汉语,可惜不精,现在复旦旁听社会学课程。鲁先生知道虹口公园有自由论坛,常来这里与老少爷们交流。可惜汉语词汇量掌握不多,一些政治术语不懂,他知道我略通英语,拉我给他翻译,什么历史唯物主义、下岗、大劳保等等。我不知他怎么能听懂复旦的社会学课程。与他交流了一下,发现他的观点与一般的洋人相同——政治正确,恪守中立。这位鲁先生虽然修社会学,不知怎么我提到的马克斯.韦伯他竟然不知。有人介绍,说他是来中国做生意赚钱的。
   在四角亭我还遇见了多伦路鸿德堂教会的教友张姊妹,她来这里发教会的传单,鼓动人们到教堂里去信教。因为今天是复活节,教会最重要的一个节日。
   自由论坛的高潮是双休日下午的3点开始直到闭园的6点。地点不是四角亭,而是越虹桥西侧与鲁迅墓东侧的一条南北通道。三点过后,这里人群越聚越多,估计有2-300人,分成几个圈子,圈内一人主讲,讲者慷慨陈词,听者鸦雀无声,偶有反对意见,总被众人制止,要求演讲者继续。演讲者一般不是老年人,而是中青年人。周日下午适逢左右观点大碰撞。
   持左派观点者是上海人,操普通话演讲。他自报网名“佐尔骥”,在新浪博客有许多文章。这位仁兄自我介绍姓陈(事后我到新浪博客上查,他真名“陈俊良”,金山区民主党派的),今年55岁。之所以说他是左派,乃是因为他胸前别着毛主席像章。其主要观点是反对资改派,认为资改派给底层劳动人民造成的伤害甚于文革。其理论基本上还是马列阶级斗争的一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