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山雨欲来(14)京丰会议]
万润南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雨中的从容
·梦里娶媳妇
·争气小儿郎
·一幅《雪山夕照》+ 三首诗
·想家了......
·再贴五幅家乡的照片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
·家乡的人,家乡的花
·送朋友们一首圣诞歌曲
·山区父子情
·ZT:莲花王子为《空望月儿明》谱曲
·祖孙对话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关于“乡愁”的一首歌和一段话
·整个地球都笑了
·九九又重阳
·【往事杂忆1】“姘头”和“岳父大人”
·【往事杂忆2】江青同志去和亲
·【往事杂忆3】上帝创造了法国人
·《我们和你们》
·转帖李劼:《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相隔20年的两段视频录像
·千古叹英雄
·薰衣草
·雪花纷纷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情人节听歌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一首好听的励志歌曲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四通秘辛(1)
·一个灾难时代的优雅和精致
·四通秘辛(2)
·四通秘辛(3)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转贴】周恩来的临终忏悔
·四通秘辛(4)
·从老魏的生日谈起
《四通故事》
·四通故事(01)沈国钧
·四通故事(02)陈三智
·四通故事(03)日本行
·四通故事(04)三门课
·四通故事(05)小万上
·四通故事(06)燕京会
·四通故事(07)刘海平
·四通故事(08)贾春旺
·四通故事(09)四季青
·四通故事(10)陈春先
·四通故事(11)刘英武
·四通故事(12)办执照
·四通故事(13)成立会
·四通故事(14)学习机
·四通故事(15)打印机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四通故事(17)高境界
·四通故事(18)高效率
·四通故事(19)陈庆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雨欲来(14)京丰会议

   山雨欲来(14)京丰会议

   
   山雨欲来(14)京丰会议
   
   没有等南北企业家对话会结束,我提前在4月1日回到了北京。因为在4月初,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将要在北京丰台召开,这就是在京丰宾馆召开的“改革十年中青年理论与实践研讨会”。四通是这次会议的组织者之一,操办会务并出席会议的,有四通的周舵和曹思源。而且,四通承担了这次会务的全部费用。为了开这次会,我们支付了10万元人民币。


   
   一般认为,中青年经济学家有两次会议将被载入史册:一次是1984年9月的莫干山会议;另一次便是1989年4月的京丰宾馆会议。
   
   京丰宾馆会议之所以重要,一是开会时机的重要,当时十年改革正进入一个拐点,面临即将到来的政治风暴。二是与会人物的重要,大会分立政治、经济、文化三个专场。我后来比较熟悉的,有政治会场的严家祺和温元凯;经济会场的陈一咨和周其仁;文化会场的苏晓康和包遵信。他们在会场上是耀眼的明星,有两位还是在上书房行走的头面人物。
   
   与会的还有几位当时非常低调、但却是今天中国政治舞台上的新星。其中有时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的李克强和李源潮、时任青联主席的刘延东、时任大连市委宣传部部长的薄熙来、时任烟台市市长的俞正声、时任中农信公司总经理的王歧山、时任复旦大学国政系副教授的王沪宁、时任国家物价局副局长的马凯……
   
   这些“明日之星”在大会上基本没有发声,他们是带着耳朵来听会的。
   
   参加这次会议,我是把它当作给自己充电、学习的机会,也是去听会的。当大会开场的时候,我因为耳朵不好,所以特地坐到前面的第一排,准备了录音机、打开了笔记本……
   
   这时候,主持会议的的陈一咨发现我坐在下面,在一位代表发言之后,突然提议:请四通公司的总经理万润南到主席台上来就座,并且请他给大会讲几句话!
   
   我觉得有点唐突,因为我没有丝毫思想准备,也不合开会的议程。但我能理解,陈一咨完全是好意。也许是因为他知道了这次会议的全部费用是四通承担的,想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一种感谢。
   
   于是,在大家的掌声中,我从容走上主席台,讲了下面这番话:
   
   谢谢各位。我是来听会的。因为我不是什么理论家,也不懂什么理论。我是办企业、做具体事情、埋头干活的。但没有理论指导的实践,便会是盲目的实践。我是来听你们讲理论的。我只能从一个做具体企业的实践者的角度,说一下我们所希望听到的理论,应该是什么样的。
   
   首先,这些理论要符合常识。其实,我们的改革遇到的问题,并不是什么高深的理论问题,而是一些普通的常识问题。我们以往所犯的错误,也不是因为不懂什么高深的理论,而是在一些常识问题上犯了错误。例如,一亩地能打多少斤粮食?这是什么高深的理论问题吗?有人就相信能打20万斤!幸亏他还是从小在农村长大的(这时候全场发出一片笑声)。还有,你说农田里是长草好,还是长苗好?偏偏有人说,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这个人居然曾经是共产党内的头号理论家(全场又是笑声)。列车准点好,还是晚点好?那时候我在铁路上工作。主张“安全准点万里行”的万里同志被批判,因为据说那是资本主义的!所有这些,都不是什么高深的理论问题,而是常识问题。所以,希望你们提出的理论,可以百花齐放、高深莫测,但千万不要违背常识。
   
   第二,这些理论要符合国际惯例。中国在现代化的过程中,会遇到各种问题。我相信,这些问题在已经完成现代化的国家的发展过程中,也曾经遇到过。为什么不去看一看、查一查,人家当年是如何解决的?这就是国际惯例。现在对外开放了,三资企业越来越多,提出一种理论、出台一种政策,一定要注意是否能和国际接轨,也就是符合国际惯例。
   
   第三,这些理论要有可操作性。我原来是学土木建筑工程的,要完成一个项目,不仅要有效果图、还需要结构图和施工图。同样的道理,不管多么完美无缺的理论,如果没有可操作性,就很难在实践中取得成功。
   
   简单说这几句,谢谢大家,祝大会成功!
   
   后来,有一家报纸把这段话刊登在头版非常显要的位置。
   
   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十年改革之后,下一步怎么办?”大家普遍担心会出现停滞。严家祺谈到东欧国家的经济改革,到一定程度后便遇到问题,进行不下去了,结果回过头来再搞政治体制改革。他认为赫鲁晓夫是改革者,勃列日涅夫上台后出现了停滞。他担心中国也会出现这样的长期停滞,他称之为勃列日涅夫时期。
   
   会上,也有不同的声音。有人认为:“问题不是经济过热,而是改革过热”,改革出问题是在1984年以后,因为“城市经济改革触犯了相当多的人的利益”。有人批评“1985年以来改革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政策出台过快,步子过大,没有纵览全局”。
   
   有人说“价格改革加剧了社会的动乱”。有人反对:“价格还没改呢,怎么能怪价改?六十年代更困难,那时候没有价格改革,什么东西都买不到,又是什么问题?”
   
   这种形势下,改革是否还能进行下去? 有人认为苏联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又回到计划经济的老路上去了。“改革不会逆转?”不是这样的。因为力量的不平衡,走回头路其实非常容易。因为改革是要建立商品经济的新秩序,而从旧秩序得到好处的人都反对改革,而支持的人又不像反对的那么坚决,因为他们在旧秩序中也有自己的利益,能否在新秩序中得到好处,却有相当的风险。这两种力量天然就不平衡。所以大多数变法都以失败告终。童大林说:“改革不是不可逆转,回流和曲折是可能的,就像黄河一样。”
   
   有人分析,愿意走回头路的:一是严重的官僚主义分子;二是严重的教条主义分子;三是严重的平均主义分子(苏联调查得出的结论,大部分工人和农场庄员反对改革);四是严重的腐败分子。他们合起来力量很大,不可低估。
   
   东欧的改革就没有走出困境。匈牙利是把两种经济模式的缺点,把市场经济的无序性和计划经济的僵硬性结合起来了。我们能不能走出困境? 吴明瑜说:“十年以内没有希望,十年后,等留学国外的回来。现在的改革,处在非常艰难的十字路口。”
   
   京丰宾馆会议期间,严家祺和温元凯邀请我在一份呼吁政治改革的声明上签字。据说,这个文件被称为89宪章,但我现在查不到关于89宪章的任何文字记载。当天中午会议午餐时,记得我的左首是陈元、右首是刘延东,这两位都是我清华的同届校友。刘延东非常友好地暗示我,不要在这类文件上签名。我理解她的善意,就没有用我个人的名义、而是用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的名义参与了其事。后来贺光辉还特别问过我关于签名89宪章的事情。
   
   京丰宾馆的会议我也没有能够全程参加。1989年4月6日,我乘中午一点的国际航班赴日本访问。同行的有沈国钧、王安时、段永基和王缉志。
   
   
   
   @
(2012/07/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