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研韬观察
[主页]->[百家争鸣]->[研韬观察]->[媒体靠造假炒作之风应刹]
研韬观察
·叩问新疆:恐怖何来
·西方人怎样解读西藏
·谁解雪域风情?
·《圣经》的本质与价值/毕研韬
·上帝也不能塞人耳目/毕研韬
·关于“西藏问题”的国际博弈
·八成港人反对台独藏独/毕研韬
·卫藏、康巴和安多/毕研韬
·神秘的海南黎族文化
·佛教是正教还是邪教?
·毕研韬:我为什么关注西藏
·毕研韬:新疆人抗议境外记者蓄意挑拨
·谁会相信高雄市政府?
·新疆7.5骚乱的三大教训/毕研韬
网络传播
·社交性网站——没有硝烟的战场
文化教育
·给2013级同学的九条建议
·文化的翅膀在哪里?
·如何推动全球华文大融合?/毕研韬
·抢救皮影艺术的民间艺人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记季羡林先生的两次题词
·被学生误解是常态/毕研韬
政治传播
·领导人卡通片是政治传播的可贵突破
·中国亟需政治传播学
·中国的政治传播新纪元
·权力与传媒关系散论
·传媒,权力博弈的舞台
·媒体,客观公正性何在?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的朋友们
·新加坡大众传播业的现状和挑战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新闻,绊脚石还是垫脚石?
·毕研韬:谁来推进公民的话语权?
·权力运行:阳光下的“阴谋”
·中国媒体是“第N权”?
·试析NGO会议传播
·中国需要传播学吗?
·中国的“王道”与“软实力”
·重新审视美式“宣传”
·谁是真正的“纸老虎”?
·政治传播学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政治传播学研究
·略论《中华新闻报》的倒闭/毕研韬
·从李肇星写诗看中国政客形象
·美国专家称赞中国信息公开
·传播学视角下的民意与管治
·《多维新闻网》易主的警示/毕研韬
·周恩来陈毅批左派报纸/毕研韬
·毕研韬:民调是新闻的宿敌?
·毕研韬:中国特色的政治传播
国际传播
·自由亚洲电台背景分析
·毕研韬:美国外宣媒体的变革与启示
·新媒体时代的舆论战
·亚太世纪中国媒体的使命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美关系的真正威胁?/毕研韬
·“微博外交”值得中国探讨
·美国“外宣”理念值得解剖
·中国“外宣”亟需脱胎换骨/毕研韬
·对外宣传与国家软实力
·中国能否收购《新闻周刊》?
·毕研韬:媒体阻碍世界和平?
·国际博弈讲究“期望管理”
·中国媒体进军海外的陷阱
·[书评]美国,以宣传统治世界?
·书评:洞察全球传播的本质
·《用信息颠覆世界》序
·传播的动机是颠覆
·书评:舆论外交时代的危机
·谁会关注中国形象?
·迷雾下的中国国际形象
·剧变中的美国公共外交/毕研韬
·美国公共外交女掌门
·提升中国形象的三大法门
·谁来挽救中国形象?
·毕研韬:影响中国形象的三大要素
·胡锦涛“困惑”了谁?/毕研韬
·欧洲学者为啥关注中国/毕研韬
·欧洲社会科学研究对我国的启示
·毕研韬:美国是中国的头号敌人?
·“教育外交”的格局不够大
环球掠影
·亚太“江湖”,何以动荡?
·21世纪的战争型态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爱尔兰科克市举办中国新年晚会
·西方真的“新闻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媒体靠造假炒作之风应刹

   毕研韬
   
   如今以媒体和网络炒作博出名之风愈演愈烈,已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裸露、绯闻、低俗、找骂,无所不用其极。尤其该批评的是,如今某些电视台也患上了这种病。为拉高收视率,电视台将求职类、情感类节目深度娱乐化,频频以制造话题、引发争议,甚至以节目造假来吸引眼球。
   
   处在风口浪尖上的《非你莫属》让人心痛、引人深思。《人民日报》对此的评论一针见血:“任何节目,在‘不隐藏自己风格’的同时,都要考虑自身的社会责任,顾及大多数受众的观感,并处理好看与被看、职业底线与自由个性、吸引眼球与长远口碑的关系。”主持人台上的一言一行,尽收观众眼底。


   
   新闻媒体具有示范教育的强大功能。有些媒体人以“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为借口,来为其刻薄辩解。事实上,现实残酷不是言语刻薄的借口;内心强大的人会永远保持一颗善心,而只有心理失衡的精神失败者,才会借助刻薄的言辞来排解内心的愤懑。
   
   新闻媒体本应发挥环境监督的功能,应及时发现社会各系统的不良倾向,并及时发出预警、引发关注。遗憾的是,如今一些新闻媒体正反其道而行之,不仅不承担监督环境的社会责任,反而成为环境的破坏者,为自身利益而不惜挑战观众底线。前些日子,网传某鉴宝节目造假,节目团队为提升节目人气而使用“托儿”。虽然我们不知道谁在幕后操盘,但毫无疑问,受伤的总是媒体公信力。一个不能自律的媒体(人),又有何资格去监督别人呢?当被贴上“造假”、“自私”的标签后,电视人的社会地位将由此受损,而且难以在短期内修复。因此,电视人应切实加强自律,不要因几颗老鼠屎坏了一大锅汤。
   
   从本质上看,新闻媒体具有本能的“市场导向”,具有追逐利润最大化的原始动机。所以,中国必须在进一步“赋权”于新闻媒体、催生“第四权”功能的同时,建立对新闻媒体的多元监督机制。新闻媒体集意识形态性、公共性和产业性于一身。对新闻媒体“放松管制”或“重新管治”的最终目标,就是促使新闻媒体的这三种功能保持动态平衡,进而保障媒体与环境在相互监督中实现平衡,让政府与媒体在和谐互动中实现共赢。一个新闻媒体不能发挥监督职能的社会,和一个不能对新闻媒体进行有效监督的社会,是同样可怕的。
   
   问题是,目前的中国缺少监督媒体的有效机制和强大力量。人们总是片面强调发挥媒体的监督职能,而忽略了对媒体的监督。媒体间缺少互相监督,某些人为利益而出卖良知,长此以往,社会公器就会演变为集团私器,新闻媒体就会成为牟取私利的工具。对此,我们不得不提高警惕。
   
   (作者是海南大学传播学研究中心主任.本文原载《环球时报》2012年6月5日第15版)
   

此文于2012年06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