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徐水良文集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2010年
2010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徐水良


   

2012-6-21日


   

   
   本文坦率、简单地谈谈我对宗教大体经历和感受,供持各种宗教和其他信仰的朋友们参考。其中如果有冒犯得罪你们信仰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一、
   
   
   基督教朋友中,不仅中共线人假基督徒,往往使用中共一贯的乱扣帽子习惯,而且华人信徒也往往如此。一听到对基督教的批评意见,马上就扣你中共无神论大帽子,说你的基督教知识来自中共。
   
   而你谈批评意见,本来或许对基督教并无反感,即使有反感,也不过二三分。但帽子一扣,对基督教本无反感的,往往变成反感;反感二三分的,往往变成五六分。
   
   以本人为例,我的基督教知识,被信教朋友说成来自中共。但实际上,如果做个大致估计,我想,我的基督教知识,大约30%来自圣经,30%来自历史,25%来自信徒的表现,15%来自基督教自己的布道文献。
   
   中共从来不讲宗教知识,我们当然不可能从中共得到宗教知识。尤其基督教知识,来自中共的,最多0.001%。
   
   相反,倒是新的华人基督教信徒,上帝取代马克思,基督取代毛泽东,马教就变成了基教。
   
   凭想象动不动说别人宗教知识来自中共,本身就是来自中共的、典型的乱扣帽子的习惯。
   
   文革以前,除了历史,我们对基督教本身教义等知识,几乎是零。文革结束后,由于中共反对基督教,我本能地对基督教抱有好感。对重新兴起的教会,相当赞赏。这时,有一个亲戚给我一本圣经,想要吸引我信基督教。当时,我读了圣经,看到上面充满对不信者、异教徒、和除了耶和华以外,还崇拜其他神的信徒,不断诅咒,迫害和屠杀,包括用大洪水毁灭人类,比共产党马列教更加残暴,让人不寒而栗。马列共产党的极权专制,明显来自一神教极权专制的传统。从此,我对基督教圣经和基督教本身,产生不出任何好感。当然,出于对别人信仰的尊重,不好说出自己的反感,以免冒犯基督教朋友的信仰。更何况,基督教徒中间,新的华人原教旨教徒和其他原教旨主义者,他们让人反感;然而,确实有一批充满慈善之心,让人尊敬的真正的基督教徒。所以,我内心里对这个宗教是尊敬和反感交织。
   
   但是,十多年来,民运中的坏蛋加入基督教,变得更坏更没有底线。而中共渗透基督教的特务线人,伙同国际原教旨主义教会,为了原谅宽恕中共及其暴君,维护中共利益及其专制统治,他们对13亿中国人庞大的洗脑计划,越来越暴露,让我感到越来越可怕,所以我不得不冒着冒犯基督教朋友信仰的风险,决定坚决地对这些势力的计划,作出必要的反击。
   
   当然,在揭露中共线人渗透和计划的同时,我仍然将一如既往地支持真正的基督教朋友反对中共的行动,尊重他们的基督教信仰。
   
   顺便说,我读可兰经全文和伊斯兰学者解释时,也与读基督教经典时的感觉相像。
   
   我对各种宗教的知识,其来源,大致比例与基督教相类似。
   
   
               二、
   
   
   相反,我原来对佛教的软弱、出世、拒绝甚至禁止过问世事等等,并无好感。但后来读了许多佛教经典,虽然我仍然不相信佛教,但却深深体会到佛教的博大精深,以及它的大慈大悲胸怀。佛教教义,与其说是宗教信条,不如说是一种具有高度思想性的哲学。用佛教思想和哲学的精华,来陶沿自己,提高自己的思想境界和慈悲胸怀,非常必要。
   
   西方有的研究宗教的人认为,宗教创始人,一般是神棍骗子。对其他宗教,迄今为止,我找不出确凿资料来反对这种说法。但对于佛教,根据佛教经典的哲学和其他学术意义,我却坚信佛陀是真正的思想家,不是骗子。虽然后来佛教和附佛外道,确实产生了许多神棍骗子,但佛陀和诸多佛教大师,是大思想家,不是骗子。
   
   基督教的圣经,与浩如烟海的佛教经典,就像小水池与大海相比,根本没法相比。佛教从来不攻击其他宗教,但基督教不停攻击佛教,让人觉得非常可笑、非常不公平,欺负软弱,欺人太甚。
   
   未来社会,公共领域必须排除政教合一,政信合一。但在私人领域,每个人支持禁止歧视、迫害、屠杀的大慈大悲的和平信仰,反对宣扬歧视、迫害、屠杀的偏狭妒忌的攻击侵略性信仰,将会大大有利于世界和社会的自由,民主、人权、进步、和平和稳定,大大减少思想和信仰的专制、压迫,冲突、仇杀和战争。
   
   
                三、
   
   
   我这里再次强调,所有的信仰都是平等的。我们必须尊重所有人所有信仰的自由。不管是有神论信仰,还是无神论信仰;不管是一神教信仰,还是多神教信仰;不管是有信仰,还是没有信仰;不管是正确思想和信仰,还是错误思想和信仰,都应该得到尊重;而不应该受到诅咒、歧视、迫害、监禁和屠杀。包括邪教和其他任何宗教,只要行动上不违法,就不应该受到法律制裁。
   
   同时,我们同样必须保证私人思想信仰领域的批评自由,任何人都有思想和信仰领域的批评自由,任何思想和信仰,也都没有不受批评、禁止别人批评的特权。对于一神教历史传统、马列教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那样,监禁、迫害和追杀批评者的做法,全世界必须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严加制止,绝对禁止。
   
   思想无禁区,学术无禁区,理论无禁区。包括马列教一神教搞禁区搞思想信仰专制做法,任何人都有权批评。
   
   对于不断搞信仰歧视、迫害、冲突和屠杀的马列教、一神教等一些强势压迫性信仰,视情况必要,可以采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暂时性办法,一定的短时期内,加以打击和驱逐,以便制止他们歧视、迫害、冲突和屠杀的做法,保证思想和信仰领域的平等和自由。等他们确实停止原来那一套做法,就应该恢复对他们的包容宽容政策。
   
   我希望反对中共极权专制的各种力量,包括各种不同思想和的信仰的人士,团结一致,共同奋斗,结束中共专制。只有结束中共极权专制,各种思想和信仰,才有扩大传播、相互切磋的自由。
(2012/06/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