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徐水良文集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2003年,美国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它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9.11,一个悲伤的日子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1: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2: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
·对刘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大陆的检控趣谈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3: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驳柴玲)


   

徐水良


   

2012-6-5日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为什么必须反对和批判为他们开脱罪责的柴玲等人?
   
   因为,平反89民运,惩办屠城罪犯,是法律法治最低要求。谁否定这些最低法律要求,我们就坚决就反对谁。
   
   再说一遍:平反89民运,追究64屠城责任,惩办64屠城罪犯,仅仅是法律法治的最低要求。反对这些最低法律要求,反对平反,或者否定追究责任,否定惩办犯罪,制造种种歪理,坚持平反不如不平反等荒唐逻辑,以及原谅罪犯,放过罪犯,其效果都是破坏法律法治和社会公义,否定人类普适价值,曲线帮共,为中共减轻罪责,帮中共“维稳”。这种行为非常错误,必须坚决加以批评或批判。
   
   邓小平和李鹏是64屠杀的元凶,国内法和国际法,还有道德上,国际国内,全人类的普适价值和道义要求上,全世界都不会放过他们。原谅他们,放过他们,就是破坏法制法治,就是破坏全世界全人类的公义。
   
   批判那些宣扬原谅他们、放过他们、为他们开脱罪责的人,特别要批判无敌派原谅敌人,记恨朋友;献媚敌人,打击朋友这些两面派行为。无敌派的传统,就是鼓吹没有敌人,中共不是敌人;同时又记恨朋友,坚定不移将真民运当作自己的敌人,不断诬蔑攻击。
   
   柴玲如果在私人场合讲这些话,我们可以不管;如果在教会内部传教讲这些话,我们也可以不管。但柴玲发表公开信讲这些话,就是要影响社会,就成为一种错误的社会理论和舆论,就不再是单纯的私人观点,我们就不能不管,就必须坚决批判。
   
   未来民主政府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和履行彻底平反、表彰89民运,和惩治屠杀罪犯的权利并义务。
   
   当然,未来民主政府也可以特赦某些主犯,但必须在搞清真相,追究责任,公正审判处理以后。
   
   一般罪犯,也可以大赦。在分清真相,处理主犯以后,不必经过审判,就大赦一般罪犯。
   
   除了特赦某些主犯,预先承诺大赦一般罪犯,可以安定民心,减少阻力。但这与没有原则的宣扬原谅邓小平李鹏,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柴玲现在发表这样的公开信,只能理解为她再一次向中共献媚。
   
   因为,柴玲是64领袖,她现在责任是讨回公义,讨回公义前,她没有权利发表这样的公开信,侈谈原谅,一次又一次向中共献媚,向全世界讨回公义的抗争浇水灭火。
   
   她向中共献媚不止一次了。
   
   原谅是讨回公义以后的事情。等她基本完成她必须承担的责任以后,再来发表她自己的原谅高论,才是正确的做法。
   
   现在讨回公义频繁64的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就高谈阔论侈谈原谅宽容,因此,只能理解为她再一次向中共献媚。
   
   
   附:
   
   柴玲公开信原谅邓小平李鹏 (20:33)
   
   
   身在美国的前学运领袖柴玲发表公开信,表示原谅当年冲进天安门广场的解放军及当时的领导人邓小平和李鹏。
   
   两年半前有了基督教信仰的柴玲说,这种宽恕反主流文化及感情,但坚信「只有当我们真正宽恕时,持久的和平才会到来」。
   
   柴玲在公开信中表示,过去每当想到领导人以毁灭方式处理民运,会感到痛苦及愤怒,直到近年有宗教信仰才改变想法。
   
   ——转自《明报》即时新闻网
   
   柴玲原文为pdf文件,需要转换或打印

此文于2012年06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