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徐沛文集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因此,四年后,当库恩名下的江泽民传被中共隆重推出后,被“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叶永烈,愤然撰文透露他被宰的遭遇,包括上述情况。尽管叶永烈在文章结尾意识到,库恩及其同伙在“用得著你的时候,以贵宾相待;用不著你的时候,就一脚踢开”,但在文章开头,他却表示,“有幸成为库恩的合作者,秘密从事‘零零一号工程’(即《江泽民传》)的写作”。
   
   叶永烈的自述让人惊叹库恩的骗术,叹息叶永烈不幸成为库恩的垫脚石。但愿叶永烈能吸取这次上当受骗的教训,迷途知返,远离中共及其同伙。
   
   当叶永烈被中共国务院新闻办用头等舱机票请到北京与库恩会谈时,库恩再三地说,“叶先生是我最理想的合作者”并表示“全部费用由他负担”。
   
   叶永烈(一九四零)作为在红色中国成长起来的一代作家,深受中共党文化的污染,因为他能接触的都是共产党过滤后的信息和推崇的红色笔杆子。因此,叶永烈在会谈中向库恩坦诚他的写作经验,表示他“很欣赏美国作家写的两本关于中国的书,一本是斯诺所写的《西行漫记》,一本是索尔兹伯里所写的《长征——闻所未闻的故事》。我认为,《江泽民传》应该起著《西行漫记》那样让西方了解中国的作用,却又吸取《长征——闻所未闻的故事》那样通过大量‘花絮’——细节描写深深打动读者。库恩也很赞同我的这一意见。”
    
   于是,叶永烈回到上海后,开始为“零零一号工程”工作。 他“整理了手头的江泽民资料和已经进行的有关采访笔记,总共六大本”。然而,当他向库恩提供了《〈江泽民传〉设想》、 《〈江泽民传〉提纲》、《〈江泽民传〉采访通讯录》、 《〈江泽民传〉参考文献目录》、 长达十五页的《江泽民年谱》后,“最理想的合作者”才获知库恩只要他做枪手。可叶永烈毕竟是专业作家,看重自己的名气,不愿做枪手,因此向库恩建议:英文版署“库恩、叶永烈”,中文版署“叶永烈、库恩”,但库恩拒绝合理建议,坚持“库恩是单独的作者”,“叶永烈是首席采访者兼首席研究员”。合作因此中断。叶永烈没有得到丝毫补偿。
   
   后来库恩在其江传中用了四页向六十九人、十三个机构鸣谢,但叶永烈不在其中。经叶永烈指出后,库恩“深表歉意”,不过只是送了叶永烈一本用他的话说,“《江泽民传》大字版精装本,并在扉页上写了堆砌许多对我致敬之类的好话。”
   
   库恩利用中共巧妙地盗用了叶永烈的相关知识,还要撇清自己的罪责。叶永烈透露,库恩对他说:“你为《江泽民传》的写作打下了基础,你的谈话,你提供的《江泽民年谱》以及其他许多资料,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不过,后来我们没有合作下去,原因错综复杂,并不都是他所能左右。
   
   说到这里,库恩叹了一口气,说了句真话:‘中国是一个黑箱子!’他对于‘黑箱操作’,无可奈何!他表示,彼此不能合作下去,不是他的原因,而是那个‘黑箱子’”。
   
   不错,共产党专制下的中国是一个黑箱子,如果没有共产党及其黑箱子,库恩就不可能在中国享有特权。正是因为这个黑箱子的存在,库恩才能在中国巧取豪夺。难道不是库恩自己要坚持当“单独的作者”? 即使是中共强迫库恩中断与叶永烈合作,也不会阻止他个人向叶永烈提供劳动报酬吧!所以,有评论者指出,库恩“得了便宜卖乖”。
   
   骗取被共产党掌控的中国人的知识,来为自己追名逐利的外国痞子有的是,只不过库恩被叶永烈揭露出来了而已。斯诺也有这个嫌疑,不过那时的中国人还没有叶永烈这样的自我意识,毕竟为斯诺垫底的都是中共地下党成员,他们也不敢象叶永烈一样拒绝放弃自己的署名权。
   
   无论如何,从叶永烈的经历,足以获知那些甘当共产党的应声虫或马屁虫的洋人,都是些什么货色,无论他们是穷困的斯诺,还是富裕的库恩。
   
   
   《江泽民传》的失败
   
   
   斯诺当年欺世盗名,误导戈扬们投奔共产党,但库恩现在就只能得到共产党的欢心,骗取在中国的特权和商机,牟取虚名和暴利。
   
   在库恩炮制伪传的四年中,江泽民继续遭世人唾骂,文人谴责。我在中共获得奥运主办权后试图海归,在大陆亲身感受江泽民给国家和人民造成的祸害后,于二零零二年回到德国开始撰文,痛斥共产极权专制及其江黑心的邪恶尤其是对法轮功的迫害。
   
   库恩称颂江泽民是“改变了中国”的伟大人物,“六四”屠杀后被迫流亡美国的前《人民日报》记者刘宾雁,则在二零零二年指出,江泽民当权后的十三年是“政治大倒退、社会大腐烂和经济大发展齐头并进的奇异时代”。
   
   “六四”屠杀的亲历者任不寐,于二零零四年秋天,被迫流亡海外后,开始写作《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任不寐在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五日,于加拿大写的自序中表示,“《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一书结稿的时候,我就写信给这套丛书的策划人宋永毅先生和博大出版社,建议该书在二零零五年中国‘两会’之际出版,因为‘我了解江泽民’,他一定会在谢幕的时候有一次精彩的演出。而这个时候,正是推出拙着的时机。结果的确不出所料,江的最后演出以美国人库恩的《江泽民传 —— 他改变了中国》一书的形式出现了。不过随着合作者叶永烈揭开‘中宣部参与创作’的内幕,该演出构成了这位政治丑角最后的丑闻。”
   
   二十一世纪中国丛书的策划人,旅美中国当代史专家宋永毅和博大出版社采纳了任不寐的建议,于四月底出版发行《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象照妖镜一样照出了库恩及其江传的伪劣。
   
   宋先生于六月发表书评《读两本江泽民传有感》,精辟地点出了两本书的本质区别。在宋先生看来,库恩的江传是“一件非常热闹的出版丑闻”,“中共的宣传部一手策划了一个零零一号‘国家大工程’——由一个在中国有大量投资的美国商人罗伯特.劳伦斯.库恩博士捉笔代刀,出版了一本名为《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中国官方动用了所有的宣传机器为此书促销,其规模和宣传大约也是文革中推销毛主席‘红宝书’以来所仅见的了。”而任不寐的新作是“完全相反的民间批判”。“任不寐的新作的要点是‘打假’,而库恩传记则着力于‘乱真’”。
   
   宋先生认为,“ 当库恩以其‘大脑解剖专业’博士的身份写出种种有违常识的妙句时,只能使读者清晰地窥见他在中国经商获利后的走火入魔,由此看到他精心塑造出来的一个虚假的江泽民形象。”为此宋先生列举了实例,说明库恩的自相矛盾。库恩花了四年时间,踩在叶永烈们的头上,用五十万字构建的江传,被宋先生一评一比,就象共产豆腐渣工程一样,轰然倒塌。
   
   针对库恩的谎言、江传的荒谬,宋先生表示,“我们只要把这两本关于江泽民的书和作者的遭遇对比一下,便不难看出这一‘天方夜谭’的梦幻性。库恩的书不仅在美国受到西方民主自由的保护,发行了英文本;更因为是中宣部的大工程而几乎同步译成中文出版,还动用了整个国家机器为其促销。而任不寐的书不仅不能在中国出版,还因为他写作此书,连他的妻儿回国都成了问题。可见,江泽民政权的个人和社会自由只给为他们歌功颂德的人,尤其是愿意充当他们御用文人的洋人——这是真的。而对批判他们的有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这又是假的——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出版和言论的自由。为了批判江泽民和他的独裁政权,任不寐先生只能被迫流亡北美,才终于有了他的写作自由。在如此不公正的对比中,读者怎么能相信库恩博士没有受到中共的收买和腐蚀,而会写出一个真实的江泽民来呢?”
   
   对库恩的江传,海外法轮功学员创办的覆盖全球的中文报系《大纪元》也于五月二十八日作出回应,公告世人:《江泽民传》是“借用一个外国人名义写作”的“矛盾重重、谎话连篇的伪传”,与此同时,推出“还原历史真相”的《江泽民其人》。同年九月,《江泽民其人》在中华民国出版单行本。旅美华人曾勇创办的国际广播电台希望之声也推出语音版。
   
   如果库恩不把自己象鸭子一样赶上架去歌颂江黑心,可能不会有中国人会关注这位美国人中的败类,但自从库恩因伪传走入华人的视野后,与他针锋相对的人事就不曾中断。比如,当库恩声称伪传的“整个写作计划未与中国政府进行任何合作”时,叶永烈却撰文详细讲述了出书的计划完全是在中共外宣部门的操控下进行,为的是打击“反共反华逆流”。据前哨杂志披露,叶永烈因此已被中共列入“内控”名单。
   
   网民对库恩的谴责也层出不穷,“不道德的人总归是不道德的人,即使他是博士(解剖学?)也是狗屁博士”之类的评语比比皆是。从中可见库恩之不得人心,中共靠他只能自慰。
   
   二零零四年,因发表《向中央领导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反映我听说的一些有关江泽民的事情和传闻》而名扬四海的大陆学者吕加平,在伪传推出五年后,又在网上发表公开信揭露江泽民“不是人,是个魔鬼,是中国社会的毒源、毒根”。而中共媒体披露,库恩的妻子曾说,库恩“爱江主席已经甚于爱我”。
   
   吕加平在接受海外中文媒体采访时表示,“一揭露出来,很多人拍手称快。北京大学在传,很多大学都在呼应,传播一个多月来,我不仅没被报复打击,而且大家都在支持我,包括当权者,还有体制内的官员,国安等,都支持我,因为我说出了人民长期要说出来的心里话,我是在尽一个中国公民应尽的义务。”
   
   吕加平还透露,“去年十二月,有个朋友从北京回来说,在北京的街头看到大横幅标语,上面写着‘打倒江泽民’,全国老百姓对它都是恨的咬牙切齿的。”
   
   据悉,江泽民因迫害法轮功已在四大州十七个国家及香港被控告。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西班牙国家法庭做出裁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元凶。同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联邦法院第九法庭作出裁决:就江泽民、罗干因迫害法轮功而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下令阿根廷的联邦国际刑警逮捕这两名罪犯。
   
   中共媒体号称热销了一百一十万本的库恩伪传能掩盖这些事实?
   
   无论靠强行订购,还是自愿上钩,按江泽民伪传在大陆发行一百万册,每册售价三十八元,作者一般得百分之十的版税来算,那么,库恩靠给江泽民作伪传,至少赚得三百八十万元人民币。
   
   即使亲共媚共如库恩,他的伪传也被删去至少百分之五的涉及“六四”之类的敏感内容,才得以在大陆出版。库恩只是暗示,江泽民并未卷入“六四”血腥镇压的决策,但流亡美国的前《世界经济导报》编委张伟国反驳说,当年身为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下令查封整顿《世界经济导报》,是以邓小平为首的邪恶势力针对以赵紫阳为首的,良心未泯的高干的一个重要步骤。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