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浅谈五四、六四兼论启蒙]
小龙女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天意从来高难问---《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另一种解读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文雅的骂人话
·史上最有男子气的女诗人
·千古女子悼夫诗
·秦桧的智慧
·残缺的《最后一次讲演》
·中国如何走出价值观念的误区---只谈红色革命文化不能适应和平时代
·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人、建什么样的国?
·胡温谈“普世价值”有何政治玄机?
·缪一轮对话KARAX-ED:漫谈中国政治改革
·余若薇、曾荫权辩论实录
·大革命中的性事
·“太阳”故事
·建国后宋庆龄不能公开的悔与恨
·讨网络愤青檄[原创]
·扫黄、砸纲与崛起
·国家政权覆亡前的八大征兆
·英国首相丘吉尔:什么是自由?
·顺口溜:世界9国的军力
·孙悟空入党记
·西天路上的冤大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龙应台:我们的“中国梦”——北大演讲全文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民国范儿是个什么范儿(全文)
·铁血虎贲――国民党军的德式师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 - 民国范
·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
·四大名著――中国封建社会的四份体验报告
·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观棋话钓鱼[原创]
·招魂曲―――我的中国!
·母亲,我叫钓鱼岛
·我们已经永远失去了钓鱼岛
·再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原创]
·三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 东京都不相信抗议[原创]
·优秀微型小说推荐
·三打白骨精:东方专制幽灵的三个躯壳
·身体与国家
·一个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
·王小二参军
·由一句口号:“解放台湾岛,活捉林志玲”想到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浅谈五四、六四兼论启蒙

   浅谈五四、六四兼论启蒙
   
   五四和六四都是伟大的学生运动,也是远未完成启蒙使命的运动。
   
   五四运动的起源是巴黎和会中国外交失败,学生上街的目的是救亡图存。六四的导火索是耀邦先生逝世,学生上街的目的是救党救国。这从二者提出的口号就能看出来,五四的口号是:“外争国权,内诛国贼”、“取消二十一条”、“还我青岛”、“誓死力争”、“保我主权”,六四的口号是:“打倒官倒”、“铲除腐败”。


   
   五四运动爆发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国内新文化运动的兴起,六四则源于整个80年代那种开明的政治氛围。
   
   五四和六四的一个相同点,学生是先锋队,社会各阶层广泛参与。个人认为,社会各阶层的广泛参与,才是五四、六四的伟大之处。启蒙的意义从来就不是个体的觉悟,而在于民众整体的觉醒。
   
   五四已经过去将近100年了,六四也已经23年了,看看今天的现实,100年前提出的民主科学遥遥无期,23年前反对的贪污腐败依然横行。套用中山先生的一句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启蒙运动是厚积薄发、循序渐进的,但,五四、六四这两次运动,其主体是在校学生,是大学生用自己的满腔激情和爱国情怀赋予了这两次运动以生命与活力。尽管开始时声势浩大、激情四射,但,结局都很惨烈悲壮。
   
   作为当年参加过六四的一名学子,23年后的我,从心里承认,当年的自己感情成分多于思想成分。运动之初,兴奋异常,后期则是痛苦失望。当年的我(我们)更多的是浮躁冲动,缺少了一份沉着冷静。当年的我(我们)以为有良好的愿望就会有美满的结果,但现实却给了我(我们)血的教训。
   
   五四和六四,一个是危机促动型,一个是事件偶发型,这两场运动更多关注的是国家的前途命运,而缺少对个体的关注,只见森林不见树木。
   
   二十三年来,很多当年的学子依然为大陆的民主宪政奔走呼喊,但,收效甚微,原因又是什么?是大陆当权者的顽固还是我们找错了突破口?个人认为,是我们忽视了对个体权力的关注。
   
   胡适先生说过这样一段话:“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一个伟大的国家,不可能由一群缺乏独立物权和自由精神的奴才组成。
   
   没有人权,人的生存就没有保障,更谈不上言论、集会、结社、游行的自由,也不会有财产的安全。脱离人权奢谈所谓的民主宪政,最后只能流于“人民民主专政(独裁)”。
   
   当年的我们无愧于已,无愧于心。23年来,我们为之追求的民主、宪政在大陆尚不见踪影,这不是当年的我们错了,而是我们急了,把顺序搞错了。今天的我们应当将更多的目光投向像陈光成一样的、普普通通的维权者身上,从细小处入手,进而通过改善人权来接近民主宪政。尽管大陆官方不承认普世价值,但是,大陆的宪法却写进了人权,无论是真还是假。也就是说,关注、鼓励越来越多陈光成式的普通维权者,不仅不违背大陆的宪法,而且,更符合民众的愿望。可能这条路更为漫长,但,这才是真正的启蒙。
   
   “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这是布什说过的一段话,也是美国人曾经的梦想,我想也一定会是未来中国的现实。
(2012/06/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