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纽约印象:世界商都的众生相]
謝田文集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纽约印象:世界商都的众生相

   
纽约印象:世界商都的众生相

   
   纽约印象中,众生千姿百态,令人称奇。图为时代广场举行的“中国菜厨技大赛”。
   
   美国有部电影叫《鳄鱼邓迪》(CrocodileDundee),描述了一个澳洲导游在被鳄鱼几乎咬断了腿的情况下,如何成功逃生。故事引起了美国记者的注意,刻意要采访他。实地采访后,邓迪又被邀请到纽约一游。“澳洲牛仔”腰别短刀在纽约的经历,令人忍俊不禁。纽约人与世界其他地区人们的差别,得到淋漓尽致的描述。


   即使美国其他地方生活的人来到纽约,也免不了经常纳闷儿,想着纽约人怎么在这么拥挤、忙碌、狭窄的地方生活下去,并能自得其乐。夏天在纽约待了几个星期后,觉得这个世界商业之都的众生相之千姿百态,实在令人称奇。
   
   法拉盛的珍珠奶茶
   在华人聚集的法拉盛,买珍珠奶茶(BubbleTea)最方便,站在缅街和罗斯福大道的路口,信步所及至少有几十家店卖珍珠奶茶。各家奶茶味道差不多,木薯粉(Tapioca)“珍珠”则有传统的黑色和新潮的粉色。有说源自台湾的珍珠奶茶是最伟大的饮料发明之一,笔者表示赞同。从茶到奶茶再到珍珠奶茶,南方人的“吃茶”变得货真价实。人们不再是“饮茶”或“喝茶”,而是真正的在“吃茶”,喝的同时在吃珍珠粉圆。
   
   法拉盛的珍珠奶茶大概两美元一杯,加果冻或红豆另外算钱。因竞争激烈,许多店推出“买一送一”策略,买小杯送小杯,买大杯送大杯。那天去买珍奶,对“买一送一”招牌后的女孩说,不要两杯,能否把两小杯换成一个中杯。她说不行,店里的规矩必须给两小杯。按说两小杯奶茶的体积是超过一个中杯的,而塑料杯的成本,每个也有八分钱。店家为什么宁可多给客人饮料、多用一个杯子,也不愿用一个中杯代替两个小杯呢?有点费解。
   
   “连吃带喝”一杯下肚,发现还想喝,但再喝一杯又嫌多,就犹豫了一下。旁边来了一个朋友问她要不要喝,她很客气说不要,我说是“买一送一”、白给的,她就接过去了。这时突然觉得,奶茶店拒绝换成中杯,也许有其高明之处。如果将两小杯换成一中杯,因顾客只付了小杯的钱,他们等于降了价,中杯的价钱变成了小杯的。降价的结果,是只服务了一个顾客,也降低了收入。坚持“买一送一”,没有降价求售,不会有损产品形象,有优惠顾客的美誉,又服务了两个顾客,会增加产品的覆盖率和用户群,是不错的主意。
   
   纽约地铁的艺人和商人
   
   纽约客坐地铁很老道,打盹的、读报的、煲电话粥的,该干啥干啥,旁若无人。手拿地图、盯着墙上的路线图,企图从司机云山雾罩般的报站中听出名堂的,都是外地人。
   
   坐了一个月的地铁,几次碰到卖货和卖艺的人。两个墨西哥人一个手风琴一个吉他,一嘟噜西班牙语后,就拉开阵势弹唱起来。人们买东西也好,捐款也好,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如果有人掏钱,很多人就也都开始掏钱;如果没人掏钱,就很少有人解囊。如果排除发薪日的因素,这现象似乎说明,人的善念也许是有“传染性”的。有善念出现,会引起更多的善念,车箱里也顿时阳光了许多。如果没人展示善念,大家也都默默无语,车箱里就显得黯淡。墨西哥人生意头脑清楚,有钱感谢大家,没钱也不气馁,迅速走人赶赴下节车箱。
   
   年轻人卖的是糖果和土豆片(洋芋片),1块钱1包。他颇有销售技巧,用的是先发制人的办法。专业销售中,应付客户的拒绝(Objection),人们可以推迟(Postponing)它,或先发制人(Forestalling)把它消弭于萌芽之中。年轻人的开场是这样的:“大家好,我叫某某,今天就是要卖东西赚钱,不是为慈善机构筹款,我就为我自己。因为这样我就会不浪迹街头、或在街上打架了。”
   
   一直想告诉小伙子改进说辞,但一直没机会。因为仔细说来,他的话里有隐含的威胁,是说如果纽约人不买他的东西,他就很可能浪迹街头、或在街上惹麻烦。其实,中共也是这么做的。中共透过代言人说,中共不能垮,因为中共一旦垮了,中国就会乱,百姓就会遭殃。所以,因为中国不能乱,中共也就不能垮。这话听起来蛮有几分歪理,也愚弄了许多人。
   
   面对“浪迹街头、街头打架”的“要挟”,有人可能想,谁在乎你是否浪迹街头呢?不要拿这个吓唬我们;如果你真的在街头斗殴,有人会把你抓起来。对中共的要挟,人们也可以如此办理;中共垮台时如果有中共余孽捣乱,百姓也可以把他们投到监狱里去。
   
   纽约的怪人、奇人和高人
   
   纽约市的800万人和800种语言,证实了她国际大都市的地位。那天走在街上,一个摆着古怪机器的店面吸引了注意力。踱进去跟老板聊天儿,这个穿一身脏兮兮工作服的老人,竟然是百万富翁,以前还是将军。店里摆满了百年前的印刷机、订书机、缝纫机、书籍装订机、打孔机和许多他自己都不知道用途的器具。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价钱,他说他也不卖这些东西,他不需要钱,就是想为纽约留下历史的记载,所以在寸土寸金的第六大道上,开了一个看似门市的博物馆。
   
   中国城拥挤嘈杂,熟悉当地的朋友带着去了家叫“古典玫瑰园”的地方,在闹市中找到了宁静。坐在这个英式下午茶风格的艺术茶点店里,才明白纽约人在熙熙攘攘之中,在哪里寻找生命的静谧。那里的韩国朋友说,他们最羡慕华人的,是新唐人在时代广场举办的厨技大赛;韩国人的工作是推广韩国饮食,他常去时代广场转一转、瞧一瞧,做梦都想在那里展示韩国烤肉,但被华人捷足先登。
   
   纽约见识的最神奇的“世内高人”,是法轮功弟子。一位在中国的劳教所里,警察殴打正在打坐的她时,她突然身体腾空、四射金光,把警察吓懵了,不敢动手。警察后来在食物内下毒,她接收到碗筷发出的讯息,说菜里有毒,要她不要吃。另一位女弟子来自泰国,她打电话劝中共官员退党自救,连着劝退两个公安局长后,一个局长给了她中央政治局级别人物的电话。当她拨通该官员的电话时,对方大吃一惊,说你们简直“太猖獗了”。
   
   在纽约还认识了一位校友。Z先生北大国政系毕业,后来又拿了复旦的硕士,留美读了学位后,他和同班哥儿们面临选择:因为他们是老三届的,英语力不从心,读学位还行,谋教职就有点困难。他们学的是国际政治,中国的导师告诫不要回去,回去也没法进行研究。Z的朋友回去了,但回去后原来的理想就忘了,Z先生质问他们为什么放弃自己的理念,他们振振有辞,说要用西方的东西捍卫中共政权。Z先生庆幸自己能坚守良知,但遗憾自己不得不放弃专业。他开过中餐馆、书店、指甲店,都挺成功,现在又经营旅馆。面对各国游客,他国际政治学的背景,居然在国际商务中发挥了作用。◇
   
   本文转自278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http://mag.epochtimes.com/gb/280/10851.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美东时间: 2012-06-12 08:01:22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6/12/n3611058.htm谢田-纽约印象-世界商都的众生相
   
   

此文于2012年06月1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