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屠杀)和平集会示威游行或罢工的公民]
郭国汀律师专栏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屠杀)和平集会示威游行或罢工的公民

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屠杀)和平集会示威游行或罢工的公民

   郭国汀

   张国堂继公然宣称“政府为维护秩序有权杀人”后再次提出“政府的统一和稳固是人民的最大幸福”之似是而非的主张,尽管学业繁重,鉴于张先生的主张谬误与正确的言论渗杂其间,充沛似是而非的论调,因此有必要作简要批判。

   郭国汀:张老兄汝之此篇大论,坦率地说原则性根本错误,细节上则错洞百出,尽管有不少正确之论,似是而非之论也不少;吾重申:政府在任何情况下,无权屠杀(武力镇压)和平请愿的示威游行民众!和平请愿等决非所谓“聚众闹事”,虽然此概念是中共刑法中的含义不明的麻袋概念,但何谓聚众闹事仍然有固定解释。人民设立政府的目的与政府的天职决定了政府绝对无权屠杀和平的社会运动。你连最起码的政府原则都不懂,却奢谈什么西方政治学?有空时我会抽空驳斥你的荒唐谬论。不过,我得承认张先生很能蒙人,特别是对无知者或一知半解者但你无法蒙真正的专家和学者。由于我仅是半个专家及半桶水的学者,故你能一时赢得我对你的某些方面的见解在某种程度上的认同。如今越来越明显,你是个充满自相茅盾的人。无论如何谢谢你的大论。

   张国堂:你郭国汀以前说:“人民的和平示威,罢工,游行等,在任何情况下,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你现在说:“吾重申:政府在任 何情况下,无权屠杀和平请愿的示威游行民众!”这两次说法并不完全一致。“政府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屠杀和平请愿的示威游行民众!”这个主张我同意。如果 部分民众无节制地聚众闹事,政府有权武力镇压,镇压的目的是驱散人群,平息动乱,不是屠杀示威的民众。政府应当尽可能地减少伤亡。政府对民众不可暴虐,但也不可纵容。民众有权示威游行,但也必须要有所节制。以武力驱散聚众闹事的民众,也是对民众的保护。众多人们集聚一处,是很危险的!

   郭国汀:“凡是法外杀人,或依恶法杀人,这样的政府皆是典型的暴政,人民完全有权采取一切措施推翻之。凡是以和平方式反政府的任何言行,皆是合法的,也是人民的基 本政治权力,政府绝对无权对任何和平反政府言行施加刑法,更不用说杀人”!见吾之“政府无权任意杀人!”我从来说的是政府绝对无权屠杀和平示威游行的民众,我不记得我是否曾说过‘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和平示威民众’。即便说过此语,其实‘武力镇压’与‘屠杀’并无实质区别。而你数次公开认定说邓小平六四屠城无罪, 胡锦涛屠杀藏民无罪。鉴于你的此种明显的谬论,我们不可能是同路人,如果你不纠正你如此荒唐的论调的话。合法政府的天职是保护人民的生命,自由和财产的安全,维护社会秩序与安全当然是政府的首要职责,然而,首先政府自已必须建立在合法的基础之上,亦即由人民在自由,公开公平公正的条件下,民主选举产生立法机构,并在此基础上组织合法政府。政府仅是主权者人民的信托人,必须按主权者的意志依法行政;政府作为一种必要的恶的存在,有其不能超越的底线:即不得任意欺压屠杀民众,威害人民的生命安全,不得随意侵犯公民的思想言论出版结社新闻教育自由及和平请愿示威罢工集会游行的自由,不得非法侵犯公民的私有财产权!若政府犯有上述任何一项非法行为,且禁止公民公开批评问责政府的非法行径,则人民既有权罢免立法机构或行使革命权利,推翻业已变质根本违约的政府。中共政权始终不具有现代法律精神相符的合法性,中共暴政的六四屠城,使其反人类罪行暴露无遗,连中共自已也不敢公然作阁下类似的瞎辩,张老兄如此不遗余为暴政辩护究竟为何?!

   张国堂:”你们藐视政府权威,心中没有秩序的观念,你们没有服从的品性。如果你们不改,必将成为垃圾而被淘汰。你们固执己见、刚愎自用,不顺从真理。你们自以为自己了不起,但实际上是垃圾“! 张国堂如是说。

   

   郭国汀:张老弟不分合法政府与非法的流氓政权,却奢谈政府的权威?!人民没有义务尊重非法政府,更没有责任服从一个流氓暴政!终结中共流氓专制暴政是每个真正的中国人的神圣天职。张老弟看来完全不懂法律的精神,已从你诸多言论得以证实。

   张国堂:”如果邓小平是为了国家安宁和秩序而镇压八九学潮,那么邓小平就是无罪的,不仅无罪,而且有功。但是,邓小平是为坚持邪恶的马列毛主义而屠杀学生,因此,邓小平罪恶滔天!1989年4月26日的“人民日报社论”之前的学潮是正当的,其后的学潮就是无正当理由的聚众闹事,而且是无节制的聚众闹事,因此,武力镇压学潮有正当性和必要性“。

   

   郭国汀:张老弟已然改口,此前你曾公然宣称邓小平六四镇压(屠城)学运无罪!汝居然将人民日报社论视为圣旨?!社论仅仅代表中共暴政强奸民意的旨意,并不代表任何 合法的民意。如果是立法机构或最高法院通过正当法律程序作出的合法生效裁决,那么学运继续进行,有可能被认定为非法。汝居然仅认可党的喉舌--人民日报社 论?!由此可见你的原则与立场?!

   张国堂:美国第三十一任总统胡佛也曾经命令武装军警镇压失业工人的聚众闹事,也曾经用催泪瓦斯驱散失业退伍军人的聚众闹事。

   

   郭国汀:催泪瓦斯驱散与武力镇压(杀人)岂能相提并论?!学生和平民主诉求与聚众闹事风马牛不相及!张国堂:”王丹等学生以绝食和聚众闹事的方式把自己的主张强加给政府,这是错误的,有罪的。王丹到现在都没有秩序的观念,没有服从的秉性。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政府的权威和社会秩序重于任何个人的生命!抗拒政府命令,无节制地聚众闹事,就是自己找死“!

   

   郭国汀:你这才是货真价实的胡说八道!汝必须首先弄清聚众闹事的法律含义,学生运动绝对与聚众闹事不相干,因为两者的目的方式途径完全不同。国民唯有服从合法政府 的义务,公民绝对没有义务顺服非法暴政的责任!张国堂站在反动透顶的流氓暴政立场上言说,然而汝之论调一无法律依据,二悖政府的理论与实践,三违人性情 理。如果汝之论断能够成立,那么东欧革命,及阿拉伯之春革命皆根本不可能成功。因此,你实质上在为腐烂变质的中共暴政辩护,而且在为其继续暴力镇压中国人民的和平抗暴运动造舆论?

   张国堂:政府统一和稳固是人民的最大幸福。政府分裂与动荡是人民最大的不幸!

   

   郭国汀:前提必须是合法政府。不分合法政府与非法暴政,奢谈政府的统一和稳固?!流氓暴政越统一越稳固,人民的痛苦越深重!金家王朝非常统一也十分稳固,毛泽东专 权时代,中国也非常统一,更加稳固,可是朝鲜人民和毛时代的中国人民可有丝毫幸福可言?极权政府最统一也十分稳固,然而极权政府下,人民皆无思想言论行为 的自由,因此,专制暴政将社会拖回到战争状态远比自然状态下更坏。

   张国堂:《圣经》教导基督徒要顺服政府的权柄,又同时教导“顺从上帝,不顺从人,是应当的”。

   

   郭国汀:汝既不懂希腊文,也不谙希伯莱语,甚至不懂英文,你如何确定中文圣经的翻译是否准确无误?据我考证中文圣经(包括和合本)误译或不准确的翻译比比皆是。所 谓顺报权柄的说法不同英文译本的概念皆不相同。何况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圣经在成为罗马帝国国教后,被按统治者的口径作了大量修订。

   张国堂:永恒天子张国堂皇帝

   

   郭国汀:强烈建议你是精神病院救治,否则汝真彻底毁了!

   张国堂:如果郭国汀和王丹等先生继续坚持闹事有理,闹事光荣,那么你们就是垃圾!必将被淘汰!

   

   郭国汀:请问南郭何时何地闹过何事?!汝之信口雌黄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却反复如疯子般自称上帝皇帝!南郭一以贯之主张:中共政权自始至终是个非法政权,中共政权 是个极权专制流氓暴政,中国人民有权也有义务尽快彻底终结这个祸国殃民无可救药的流氓暴政,并从理论,制度,法律,历史等各方面作了全面综合论证。如果你 认为我的论证有误,竭诚欢迎任何人,当然包括你张国堂进行严肃认真的批评批判驳斥,然而这一切与所谓闹事不相干!

   张国堂:你郭国汀、王丹等民运人士实际上是中中共邪教之毒太深。中共坚持的马列毛主义实际上反政府、反秩序的邪恶理论,是叛乱的文化。你们藐视政府权威,心中没有 秩序的观念,你们没有服从的品性。如果你们不改,必将成为垃圾而被淘汰。你们固执己见、刚愎自用,不顺从真理。你们自以为自己了不起,但实际上是垃圾!

   

   郭国汀:谁是真垃圾?历史和时间会作公正的答复!只要你继续疯癫自封上帝,皇帝之类的,你就是真正的垃圾!我们绝对尊重和服从合法政府的法律与秩序,我们彻底否定 中共流氓暴政的合法性!我们唯真理与人民意志是从!从你近期一系列暴露你的真实想法与主张的文论,基本可以断定,我们不可能是你的同路,除非你及明改邪归 正。我们仅是普通的热爱自由,和平,真理的公民,我们不是真理的化身,但坚定地追求真理。凡是鼓吹要中国人民顺服中共流氓暴政者皆是人民的公敌!

   政府的统一和稳固是人民的最大幸福——告郭国汀和王丹

   郭国汀、王丹先生:

     孙中山先生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满清王朝,其后是中华民国北洋政府。1919年的五四运动,吹响了民众反抗北洋政府的号角。1927年蒋介石北伐,推翻 了北洋政府,其后是中华民国南京政府。如此同时,1927年8月1日,周恩来、朱德等在南昌发动军人叛乱;于当年秋收时节,毛泽东在湖南发动农民武装叛 乱。由于国内的内战,激发了日本侵华的野心。1931年,日本悍然入侵中国的东北。在面临强敌日本侵略的危险之下,毛泽东等共产党人不顾国家民族的危亡, 继续煽动民众反抗政府,还悍然成立苏维埃政府,分裂国家。由于国共的长期激烈的内战,于1937年导致日本全面侵华。……

     1949年之前,中国没有一个强大、稳固的政府。中国人民长期生活兵荒马乱、腥风血雨之中。许许多多的热血男儿死于国共内战,由于战争破坏经济,使无 数中国民众饿死,仅1946年就饿死了1000万人,1947年饥民有一亿多人。(见彦奇、张同新主编《中国国民党史纲》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1991 年8月第1版,第681页)

     1919年的北京青年学生的五四运动,是祸国运动,是叛国运动。中共为了论证自己造反、夺权的正当性,一直鼓吹五四运动是爱国运动。但其后的内讧、内战、血腥就证明五四运动根本就不是什么爱国运动,而是祸国运动,叛国运动。

     1949年之后,毛泽东、共产党夺取了中国大陆的政权。由于毛泽东等共产党人坚持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马列毛主义,一直政治运动不断。特别是毛泽东悍 然发动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导致三年大饥荒,饿死近四千万中国农民。毛泽东为了防止刘少奇像前苏联的赫鲁晓夫揭露斯大林的罪恶一样揭露他的罪恶,就悍然 发动文革,煽动青年学生打倒国家主席刘少奇。1978年之前,中国实际上也没有统一和稳固的政府。文革时期的中共政府也处在分裂和动荡之中。到1978 年,邓小平才知道政府统一和稳固的重要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