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方鲲鹏
[主页]->[百家争鸣]->[方鲲鹏]->[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2)]
方鲲鹏
·《美国打官司实录》(22) 美国法官的产生
·《美国打官司实录》(23) 法规的产生
·《美国打官司实录》(24) 怎么阅读法律文件中的判例法
·《美国打官司实录》(25) 法官在看鼻子
·《美国打官司实录》(26) 电传事件
·《美国打官司实录》(27) 指鹿为马(-)
·《美国打官司实录》(28) 指鹿为马(二)
·袁腾飞在美国会如何?首席白宫记者给答案!-- 兼论言论自由
·《美国打官司实录》(29) 组合拳
·《美国打官司实录》(30) 大法无形
·晒晒Google(谷歌)臭名昭著的点击欺诈案
·想听懂广东话吗?请看这份速成资料
·谷歌CEO认为即使在限制条件下也应返回中国市场
·晒晒美国上诉庭法官的独立办案
·翟田田之案峰回路转的玄机
·论美国的国骂涉嫌强奸威胁--再评翟田田之案
·专访翟田田:留美博士生是如何被控莫须有的“恐怖威胁”
·三评翟田田之案–解说逮捕翟田田的命令
·四评翟田田之案–大陪审团的决定不出所料
·五评翟田田之案 - 荒诞走板的“骚扰大楼”案
·六评翟田田之案 – 彼得森律师10月15日的信及其他
·美国密苏里州的一起冤案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一)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二)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续)
·特工门案使美国政府难以起诉阿桑奇
·有感于史天健教授的“程序民主论”
·程序民主的怪胎 - 阻挠表决的“掠夺者”方法
·无知者无畏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了高瞻的上诉申请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案及其对中国体制改革的启示(1)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2)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3)
·宾州最高法院对受害者态度前拒后恭
·美国司法缺乏自觉纠错的机制和动力
·受贿法官的认罪协议被联邦法院接受后又拒绝
·普选和司法独立不能阻止官员搞腐败
·分析美国人民很不满但社会不乱的原因
·美国政府反间谍办公室的高瞻档案
·命名“纪念埃米特•悌尔公路”的缘由
·宪法是什么意思?由最高法院说了算
·八分之七白人血统的人不是白人
·美国开国宪法定义一口黑人折算五分之三人
·华人是白人还是黑人?美国最高法院回答你
·最高法院重新释宪令种族隔离为非法
·祸害美国百年的乌鸦法
·美国有些州曾经黑兔与白兔也不能通婚
·为美国民权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马丁•路德•金
·美国黑人争取平等选举权的历史
·美国最高法院也可以拒绝释宪
·中国人不应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
·俞陵诉吴弘达案
·俞陵诉吴弘达案(续)
·两则经济学理论的联想
·复制美国司法运作模式必定失败(1)
·俞陵诉吴弘达案(三)
·钱力滥用取代权力滥用
·法官终身制和绝对豁免权
·法官职位很大程度上被政治庸酬左右
·司法权力不受约束可以自我膨胀
·美国陪审团审判正在消失
·美国各种监督机制在司法权面前止步
·中国的司法改革无需站在政改的大旗下
·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1)
·美国两党长期分享政府权力的奥秘
·谷歌自诩不作恶“避税”邪门赛过洗钱专家
·虽然一人一票但分量大不相同
·同性恋权利与普世价值
·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在何方
·鼓吹普世价值论对民主、自由、人权没有帮助
·普世价值幕后的故事
·阅读提示:《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
·盘点新世纪头10年美国腐败和性丑闻州长
·以美国为镜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
·前众院议长如此发横财是否属腐败行为?
·一位美国联邦法官断案期间吃了被告吃原告
·美国政府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一)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二)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三)
·议长丑闻下台焉知非福
·议员与助手的合伙生意模式
·(美国国会的)耳印记拨款
·议员家属做说客的生意经
·说客拥有、说客治理、利益集团享受的政府
·占领华尔街运动半周年述评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一)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二)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三)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四)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五)
·脸书(Facebook)股价趣谈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1)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2)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3)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4)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5)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2)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3)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2)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2)

   缺乏督查机制的独立办案与随心所欲的人治只隔一层纸

   作者: 方鲲鹏

   四、警检方办案可以随心所欲

   司法独立的内容,除了法官审理案件不受干扰外,也包括警察和检察官独立侦办案件。这个思想和理念本身没有错,问题出在美国司法体系缺乏有效监督。不仅如此,检察官和法官还享有司法豁免权,如果事后证明检察官和法官办案或审理案件时有重大过失,仍可以免受追究。在缺乏督查机制下,警察和检察官可以利用司法独立的幌子,凭自己好恶,而不是依据法律和事实,任意决定一个案子要不要调查,要不要起诉,以及用什么级别的罪名起诉。这种体制,一方面十分容易制造冤、假、错案,或者把轻案办成重案,如所谓的翟田田恐怖威胁案,就是生造出来的。另一方面也十分容易将大案化小,小案化无,陈果仁被害案就是一个例子。最近媒体又披露了一起警检方吃案的轰动事件,同陈果仁案有很多相似之处。时间虽然流逝了30年,但警察和检察官的办案方式并没有多大改进。

   在美国佛罗里达州一个名叫桑福德的小镇,17岁的黑人高中学生崔旺•马丁(Trayvon Martin),今年2月26号在便利店购物后步行回家途中,被“社区观望”(民间治安组织)的自愿者,28岁白人青年乔治•齐默曼(George Zimmerman)误认为罪犯而盯梢,后又截住盘问,两人争执中齐默曼开枪击毙了马丁。警察到后,齐默曼说他开枪是“出于自卫”。但是,被射杀的马丁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武器。而且,根据警方后来公布的电话录音显示,齐默曼在盯梢马丁后曾打电话向警察局报告,警方调度员得知齐默曼在跟踪所谓的“可疑人物”时明确告诉他,“我们不需要你这么做”。很显然,没有任何官方机构或人士授权齐默曼去拦截没有任何过错的马丁,这“自卫”,从何谈起?

   虽然发生了命案,警检方居然不作任何调查,不询问任何证人,轻率地以杀人者齐默曼的一面之词结案,认定齐默曼是“正当防卫”,因此对他不逮捕,不起诉。

   警检方如此办案,引发了当地居民,特别是非洲裔民众的愤怒。他们认为,因为马丁是黑人,所以遭到齐默曼跟踪,而警检方不调查、不追究齐默曼杀人案,也含有歧视黑人的种族因素。问题还是老问题,同陈果仁被害案的问题类似:如果齐默曼是黑人,马丁是白人,警检方是否会对马丁被杀一案置之不理?答案是显然的,警检方一定会侦办。

   马丁被杀案引起的抗议活动很快蔓延到全美,纽约、洛杉矶等大城市都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游行,要求立刻逮捕涉嫌无故杀人的齐默曼。迫于公众的压力,在逍遥法外一个半月后,齐默曼4月11日遭到逮捕,检察官宣布将以二级谋杀罪起诉他。可笑的是,检察官在宣布这个消息时特别强调,决定起诉是依据事实和法律,并非迫于公众的抗议示威活动。检察官如此强调,是为了表示他们仍然坚守独立办案的原则,没有屈服于舆论压力。但是检察官的这番表白,除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作用,还能有什么其他意义?

   马丁被杀事件,原本已草草结案了,但这个案子比陈果仁案要幸运一些,还没有被警、检、法三方办成一个死案,因此可以翻出来起诉。马丁遇害案现在处于公众的强烈关注下,可以期望此案将获得公正审理。

   陈果仁案与马丁案最使人不安的共同之处,是司法部门对人命关天的案子都敢如此草草结案,遑论一般的案子了。由于司法内部作业不透明,媒体监督只能在个别社会影响大的案件上起作用。司法系统缺乏内部自查机制和外部监督机制,处理不当的案子唯有侥幸获得媒体介入,才得以纠正。这绝对是令人担忧的现象,况且绝大多数的问题案子,特别是没有涉及人命的案子,媒体根本没兴趣。

   美国是联邦制国家,各州如同联邦成员国,州法院发出的逮捕令和一般通缉令,只在本州境内有效。我在《美国密苏里州的一起冤案》中,曾叙述密苏里州的警检方怀疑一个白人在当地组织地下卖淫活动,但是他们不逮捕这个人,却是当着他的面,将他才雇了几天从事合法工作的L女士,以涉嫌组织卖淫活动为名抓起来。但是L女士不会讲,也听不懂英语(当地是一个讲英语的白人社区),而且从外州搬来才满一个星期,完全不具备条件从事所控之罪。警检方的真实意图是打草惊蛇,这个白人见状,当晚逃出了密苏里州。等到将嫌犯吓跑后,州法院才对真正的怀疑目标发出逮捕令,命令密苏里州的警察,如发现此人立即逮捕。

   我本人曾目睹过司法部门如何技巧地将罪犯撵到外州去。

   四、五年前的一天,我下班回家,打开门后大吃一惊,屋里像刚被抄过家。打电话报警,来了个警察,屋里屋外转了一圈,告诉我窃贼是从浴室窗口进入的。我不相信,他指着浴室窗户的纱窗下沿说,“那里被划过了。”我仔细一看,确实。

   这种窗结构,外层为纱窗,内层是推上打开,拉下关上的玻璃窗,而即使向上推到尽头,也只能打开一半。平时出门,其他窗户我都关紧了,唯独浴室的窗留一点开着,便于流通空气。因为这个窗很小,我一直以为没有一个正常身材的成年人能够通过,而且窗户很高,虽然在一楼,但一个普通身材的成年人站在室外窗下,伸直了手也摸不到窗沿。

   这个窃贼沿窗框划破纱窗后,把里层的玻璃窗向上推足,钻进来后又把玻璃窗推回原来位置,布下疑阵。起初我看到这扇窗仍然是一小半开着,所以没有疑心窃贼从这里进入。

   警察也不认为一个成年人能够通过这个小窗户。附近有一个初中,警察很自信地说,窃贼是一个十三岁的小个子初中男孩。到此,警察似乎觉得没什么可做了,于是对我说,第二天到警局去一趟,填写一份失窃清单。在临走前,警察想了想,又说会派个侦探(detective)来,看看能否在浴室取得指纹。

   没多久,侦探来了,也是警察,拿了个手提箱。他朝浴室的瓷砖墙和浴缸喷了一些黑乎乎的粉末。真是神奇,几分钟后,浴缸朝向窗口的边沿上,清楚显现出一双手印,不仅十个指纹十分清晰,而且手掌纹也很清楚。显然,窃贼上半身钻进来后,先用双手撑在浴缸边沿上,然后整个人爬进来,所以留下了这双手印。这是一个有经验的惯贼,纱窗是顺窗框划破,要仔细看,才能发现。入室后,又把窗推回原处。开门出去时,还将门把手上的指纹擦掉。但是百密一疏,他却忘了清理浴缸上的手印。

   侦探要我第二天给他打个电话,就走了。下一天,接通电话后,他对我说已经知道作案者了,检察官办公室会同我联系。他又透露窃贼不是学生,也不住在附近,我就表示不解,他怎么会清楚我平时的活动规律?侦探告诉我,窃贼的女朋友住在附近。

   至此,大致可以拼出整个行窃过程了。我住在一个公寓群,公寓有前门和后门。前门在客厅,面向大草坪。后门在厨房,通向一个小型停车场。浴室的窗朝向停车场,那里虽然不忙碌,但不定时有人出现,因此窃贼爬窗时,女朋友必定担任望风,窗户小而高,说不定贼头探进去后,她还在下面推助一把。入室之后,女朋友在停车场把风,如果看到我回来了,就用手机报讯,窃贼可从前门脱身。所以,窃贼从容不迫地将我的公寓彻底翻了一遍。侦探还透露,这个公寓群最近发生了几起入室盗窃案件,只有在我这里成功取得指纹。

   像这类案件,正常程序是逮捕嫌犯,交保释金后释放候审;可是这种偷窃罪嫌常常没有财产可以用来作保释金,因此就得滞留在拘留所。反正这个案子,检方没有打算按常规处理,而是向嫌犯发一张传票,通知他某一天出庭,法官将安排审判时间表。同时我收到一位助理检察官的信,告诉我已传讯嫌犯出庭,而我作为受害人被检方定为证人,正式审判时,要出庭作证,不过这一次审前预备庭,可以不必到场。信里还附了几张纸,是关于受害人和证人的注意事项和权利,是统一印制的文件。

   过了些时候,又收到助理检察官的信,说嫌犯没有到庭,已发出通缉令,并附给我一份通缉令的副本。这封信还警告我,嫌犯是个危险人物,我必须提高警觉,一旦看到长得像通缉令照片中的人,或发现有什么可疑的迹象,一定得报告警方。这么例行公事警告后,我想如果由于这个案子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就没责任了。

   通缉令照片中的人,一脸凶相,而使我大感意外的是,这家伙竟然身高近190公分,体重225磅。我原来一直以为这扇只能半开的小窗,至多可钻进像十二、三岁普通男孩身材的人。看来,一般人很容易低估了贼人翻窗入户的能力,要警惕啊!

   过了几个月,我打电话给这位助理检察官,问他通缉犯抓到没有。他早就将这个案子置于九霄云外了,说了半天才明白我问什么。而一旦明白了,他马上敷衍我,什么“还在通缉中,只要他在本州现身,立刻逮捕他。”

   这个窃贼显然是个惯犯,在警方留有案底,所以警察获取指纹后能很快确定他作案。对于一个贼心不改的累犯,这次若被判刑的话,刑期不会短,州财政负担也会稍微沉重一点,而把他撵走,用一纸通缉令使他不敢回来,既省事又省钱。可惜这是一种零和游戏,你以邻为壑,把嫌犯往外赶,别人也能这样做,把他们的嫌犯往你这里送,结果还是大众倒霉。

   写完这个小故事,突然激发好奇心,将通缉令上的那个名字在网络上搜索了一番,居然发现此人2009年在另一个州因斗殴被逮捕过,但后来又释放了。我都能轻易在公共网络上发现这家伙在另一个州被逮捕的信息,包括逮捕时的正面半身存档照(比那张通缉令上的照片胖了些,体重达到260磅,看来“通缉”状态还能使他心宽体胖),如果我所在州的检方真要追捕,早就可通过司法系统内部途径,将他逮捕归案了,由此可见这种通缉令是什么回事。

   (待续)

(2012/06/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