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寻找槟郎]
槟郎文集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寻找槟郎

   
   
   寻找槟郎
     槟郎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陋蛙不知道井口外的世界。
     不要问我什么时候去,
     鸣蝉活不过夏秋的季节。
     我单说我来为寻找一个人,
     谁能料想要遭遇一系列古怪?
     
     我在某时来到某国,
     江南古城的初夏绿意盎然。
     我穿过大街又钻入小巷,
     我升出地铁又乘上巴士,
     我在紫金山头放飞信鸽,
     我在扬子江里打劫每一条船,
     
     只为寻找一个人叫槟郎。
     我从一本古老的书上得到信息,
     资料零碎不全但时空很具体。
     飞越宇宙我来到他的城市,
     他此时会在哪一所房子里作诗?
     且让我按照周密的步骤打听。
     
     古书上说槟郎是教书匠,
     我打听身粘粉笔灰的老翁。
     他绝对对江城高校了如指掌,
     发誓从未听说过这么个人。
     “这个人啊要是存在,你把我的
     脑袋割下来,当然你没机会”。
     
     古书上说槟郎是个诗人,
     我又打听诗歌协会的老总。
     他说所有的诗人都入我彀中,
     却从不曾听说这个写过诗的人。
     “这个人啊要是存在,你把我的
     脑袋割下来,当然你没机会”。
     
     古书上说槟郎住在东山镇,
     我拜访了镇上的每一个社区居民。
     他们绝对布满了每一个角落,
     都说从不曾听说有这个芳邻。
     “这个人啊要是存在,你把我的
     脑袋割下来,当然你没机会”。
     
     我的脸上覆盖层层疑云,
     好在古书上还说槟郎是个网虫。
     我打开电脑浏览古国互联网,
     所有槟郎的帖子打不开或者删除。
     终于发现一个写槟郎的帖子,
     作者自称是他的一个学生。
     
     我面对着这位江南美女,
     要她告诉我槟郎的详细情形。
     她却一口回绝我说没有这个人,
     那文章是她写的但是虚构。
     “这个人啊要是存在,你把我的
     脑袋割下来,当然你没机会”。
     
     我勃然大怒:现在就割你!
     她吓得求饶又看了周围才说:
     “自从某组织抓去后死亡,
     红头文件强迫着人民集体遗忘。
     我们正在努力遗忘他的时候,
     为什么你竟违法地强迫我复忆?”
     
     我向她道歉,绝不会危险。
     她才交代了恩师的因诗获罪。
     死后立即被火化了,倒按照他
     诗里的遗嘱将骨灰撒入扬子江里。
     许多江豚突然浮出水面哭泣,
     就在昨日的半天火烧云的黄昏。
     
     我单说我来为寻找一个人,
     谁能料想要遭遇一系列古怪?
     我从一本古老的书上得到信息,
     我来江城竟打听出如此情形。
     他们被强迫集体遗忘的东西还少吗?
     但我坚信槟郎终究会被解除屏蔽。
     2012-6-9
     
(2012/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