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五)]
北京周末诗会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丁朗父
·我的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我的耐力訓練之“夏”/(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高洪明:献给母亲的祭奠
·民国复兴运动问答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國復興運動問答
·律师声明/Hu Blog
·记忆中的那张血盆大口/(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叶老大的新作/秋雨摄影
·琉璃厂的牌匾/(民国复兴运动)朗父先生辑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
·北京市井人物/(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母親——六四25年祭(一)/王康
·北京老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本周分享: 圣经教导,凡事相信。 如果
·四季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關注香港 刻不容緩/徐文立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丢掉幻现准备战斗
·应当得满分的零分作文/袁彬
·周有光/中国还没有崛起
·跨国界歪理与点对点渗透/民国复兴运动
·中国城花园角的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箴言一束/(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今日中国真正进入红卫兵时代/闲人维杰
·我的理想与信仰——诗人、画家丁朗父访谈/楚钟道访谈
·投身民国复兴运动的理由/丁朗父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尹曙生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六月北京记忆/民国复兴运动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怎样战斗?/民国复兴运动
·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王康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孟之飞:P民论诗
·小华:关于北大荒知青的一本书和一个真实的故事
·泥塑《收租院》是中国艺术和艺术家之耻
·綦彦臣封笔避祸?
·文朗藝術
·人道不下庶民羞耻不上大夫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一)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五)

   
   真正的历史在人心中
   
   
   “要吃粮找紫阳”还权于民


   
   林凌(86岁,原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紫阳倚重的经济学家):“文革”期间四川武斗,动用机枪、大炮、登陆艇,死伤群众之多,损失之大,居全国之冠。农业凋零,工厂停产,农民食不果腹,市民口粮为全国最低,经济几近崩溃。紫阳入川主政4年半,处理乱局宽严适度,稳定了社会秩序。他冒着政治风险,废除弊制,还权于民;取消统购统销的计划经济制度(陈云、李先念不同意),率先探索改革,发展市场经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人民走出饥荒,迈向温饱,“要吃粮,找紫阳”成佳话。
   
   在1983年,紫阳总理率湘贵川三省负责人毛致用、王朝闻、杨析宗沿着崎岖山路,察看刚引进的新西兰良种的牧场。晚上,紫阳睡在临时拼凑的桌子上,高寒山区,潮湿阴冷,用电炉取暖。
   多年过去,那里牧场牛羊成群,人们富裕了,把紫阳到过的山,立石碑命名为“紫阳峰”,山顶建起“紫阳亭”。农民把“紫阳亭”和“紫阳峰”相片和自产的奶制品送来,告慰紫阳在天之灵。
   2011年10月17日,紫阳诞辰日,赵二军说:“孙中山以和平方式结束封建帝制,倡导宪政民主共和,民权、民生、民族的三民主义,其进步意义超过现在;毛泽东建立政权之后的‘极左’导致非正常死亡四千万人,极大地破坏了生产力,林彪试图反‘左’却未成;华国锋力挽狂澜,断然结束毛泽东‘文革’的错误路线,才有邓胡赵的改革开放。”
   赵二军说:“所谓‘要吃粮,找紫阳’,只不过是把被剥夺的生产经营权还给农民。上世纪60年代初,父亲和陶铸曾向毛主席汇报大跃进饿死许多农民的惨状,要求‘分田到户,包产到户’,受到毛的支持。但到‘文革’时,毛不认账了,许多干部因此被打倒,被整死。毛去世后,父亲主政四川,冒政治风险,千方百计还权于民,从而大大恢复了生产力。”
   2011年4月,香港出版《赵紫阳在四川》,汇集四川54位各级干部的回忆文。赵二军说:“该书主编蔡文彬当年是父亲手下的青年人,已70岁。一些老同志撰文之后就去世了,留下了这段口述历史。”
   
   紫阳反思政治制度
   
   2009年,四周年忌日,在会客室,我见到记者李欲晓(李普之女)。2004年夏,她来探访,紫阳谈起时局和政治经济改革问题:
   
   ——我国一党专政是历史形成的。共产党认为打天下就得坐天下,百姓也认可这个传统。问题在于,共产党控制全国所有的资源,搞市场经济,缺少监督制衡机制,就必然会产生腐败,有权势的人必然会利用其对资源的控制权,把社会财富变成其私有财产,形成更大的既得利益集团。
   ——在一党专政下搞商品经济,肯定要产生腐败。像我国这样,腐败的面这样广,腐败的速度这样快,腐败的程度这样严重,全世界都少见。印尼苏哈托军人政权很腐败,但其军人政权没有掌握国家的全部资源,不至于像我国这样糟糕,腐败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和每个角落。我国现在搞的是最坏的资本主义!
   ——不知道胡温对政治体制改革怎么想,即使有想法,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也很难,要得罪那么多既得利益者,很难。
   
   ——戊戌变法只是局部的改良而已,比起后来的晚清新政差远了,但慈禧仍不能接受而镇压了。八国联军打到北京,她知道政权已经烂得无法维持,就搞新政,但为时已晚,新政推不动,孙中山领导辛亥革命了。
   
   2004年10月17日紫阳85岁生日前夕,李欲晓把这次谈话写成《叩访富强胡同六号》,在朋友圈子里传阅。
   紫阳软禁期间,杜星垣(原国务院秘书长、四川省委书记)、萧洪达(原中纪委副书记、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姚锡华(原光明日报总编辑)、宗凤鸣(原国家体改委委员)、杜导正(原国家新闻出版署署长)等五位老同志顶着官方压力,常来与紫阳探讨“六四”真相和改革问题,整理《改革历程—赵紫阳录音谈话》(2009版)、《赵紫阳还说了什么—杜导正日记》(2010版)、《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宗凤鸣著2007版)相继在香港出版,流入大陆,影响深远。书中写道:
   
   ——中国革命几十年,仍然在搞专制,该说:“此路走错了!”我们现在的搞法是否“专制”?不受欢迎?这不是我们的初衷。过去讲无产阶级专政,我过去以为这不是我们的目标,而是为达到民主才专政。以后提出专政是长期的,目标就是专政,那么我们革命干什么?苏联搞了七十年还是专制!中国所有参加革命的人,解放前,没有一个是为建立一党专政的国家而奋斗的。(《赵紫阳还说了什么》第168页)
   ——这个政权我以为能拖多年,矛盾一日日积累,但历史要前进,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于是有朝一日总爆发,这种爆发,破坏性很大,因为我们这种体制下,除我们一个党之外,无一个强大的政党,反对党。这样,这个政权一出事,一盘散沙的人,谁也不听谁的,可能出现慈禧崩溃后,军阀割据。国内大乱,老百姓可就吃苦了!如果我们党开放党禁,有强大反对党起来,我们下,反对党上去,局面还能维持。(《赵紫阳还说了什么》第178页)
   
   1988年秋,邓小平派顾明(全国人大法律委副主任)率中共代表团考察美国大选,在亚特兰大民主党总部观看杜卡基斯和老布什的选战。回国后顾明率全团成员在中南海会议室向新闻界座谈观感:“美国大选的某些方面值得研究借鉴。”该会系列报道受到广泛关注。考察团成员中,有紫阳直接领导的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成员,我时任顾明的秘书,亲历此过程。
   1989年5月,在“反腐败,要求加快改革”的学潮中,紫阳反对镇压而提出:“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被邓小平否定。数十万大军和坦克车血洗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上千学生和市民被屠杀。人治主导政坛,政治体制改革夭折,我国丧失了难得的历史机遇。
   “六四”之后,一党专政得以强化,监督机制缺位,法治形同虚设。经济改革的成果,被各利益集团瓜分,弱势群体的权益无法保障,公民权利被任意践踏,广大访民求告无门,在官方维稳打压中呻吟呐喊;民间维权抗暴事件增多,社会矛盾不断激化,改革的初衷与结果背离。这是社会的现状,更是紫阳的担忧。
   献身革命数十年的紫阳,熟悉中共的政治运作,深入体察民情,了解百姓疾苦,被软禁16年。他反思我国的未来,如果没有宪政民主法治,没有与之配套的制衡机制,政改缺位,坡脚的经济改革是官场腐败和社会混乱之源,甚至将国体带入险境。
   
   历史是人民写的
   
   每逢紫阳的生日、忌日和清明,紫阳的老部下和身边工作人员及子女、河南省滑县桑村乡赵庄的乡亲晚辈、“六四”难属、各地访民、知识界学人等各界人士前来紫阳书房瞻仰,紫阳的大秘书鲍彤被警方监控在家中未能前来。书房《留言簿》摘要:
   
   赵总书记:您好!
   当年段祺瑞用枪口对付学生,当年邓小平用坦克碾压学生。只有您,在面对学生和市民的时候热泪盈眶,说:“你们还年轻。”只有您,心里装的是人民群众。
    ——热爱您的人民:王冰、余承会、李忠英(访民)
   
   紫阳先生:
   我们每日都在怀念你。在我心中紫阳书室是北京最重要的地方。日后国家下半旗一个月也不能弥补对你之不公。
   挺原则勇有坚持,抛宝座义无反顾。
   ——赵顺源、李惠霞夫妇敬挽(香港市民)
   
   敬爱的紫阳先生:
   您当年曾殷切关怀,谆谆寄语学生。如今,我们有些逐渐成长的八○后学子,会由不同渠道追寻思索过去那段不太久远的,被人处心积虑扭曲掩盖的历史。缅怀和支持您老人家后继有人……。
   ——清华大学七学生
   
   姚监复(81岁,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员)捧着为95岁胡绩伟(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编著的《胡赵新政启示录》(30万字书稿校样2012年2月香港出版),要我为他在紫阳像前留影。他说:“我悄悄进行的此事,竟被当局秘密侦查监听而察觉,最近单位党组织找我谈话,不准出版,我严词拒绝。”
   蔡文彬(70岁,1968年任四川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团省委书记):“文革”使紫阳反思,率先在四川全面探索改革取得成效,受到百姓爱戴。“六四”使他再次彻悟,从体制内改革升华到走民主宪政之路。紫阳是我的老上司,他使我从“文革”造反派,到改革派,再到民主宪政派的思想转变。
   黄一龙(80岁,川史学者、《赵紫阳在四川》责任编辑):参与忆紫阳的54位各级干部,都被当局谈话:“中央领导认为此书为‘六四’翻案,不准扩散。”激起民愤,更多的老同志表示要抓紧时间,把紫阳的执政理念和智慧留给后人。
   我感慨道:省地县三级领导和工作人员,以各自亲历谈紫阳,这是人民的心声,历史的先声。打压本书,违反《宪法》第35条:公民有言论、出版的自由。
   孙长江(80岁,原中央党校教授,1978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作者之一):耀邦和紫阳对改革开放和中国向何处去的理念一致,在工作中有分歧是正常的,不应夸大。有人对紫阳没有保耀邦而责难其参与“倒胡”,是不懂当时我国的老人政治,耀邦和紫阳实际上只是办事的秘书长。紫阳如保耀邦,与事无补,也要被下台。紫阳晚年对体制的深刻反思,无人超越。
   杜导正写道:“时间越久,积淀越深。子孙后代永远记住胡耀邦和赵紫阳的历史功绩。时代伟人!这种怀念是永恒的!刘少奇说:‘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这是真理。——杜导正并代萧洪达地下老下级(已故)来祭奠你”
   (完稿于2012年6月4日“六四”23周年)
(2012/06/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