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三)]
北京周末诗会
·萧远《悼蔡定剑》江辉《和萧远》
·李是 冬天的星期一
·王华 波尔多情歌
·李是 后海墙街——记忆中的门牌号
·郭少坤 杂说人权——写于2010年世界人权日
·郭少坤 大写的中国人
·李是 公交车上的思绪
·王容芬:天堂里的笑声
·任畹町 12月19日在巴黎辛亥革命百年研讨歌咏大会的讲话
·王华:自述诗
·熊焱 石头上的天使
·大唐皇帝眼中之中国现状
·胡石根: 2010 步曹思源诗韵
·王德邦 岁末感怀
·李智英《迎接2011》
·许医农《去地狱还是去天堂》
·郭少坤《与死人同活》
·格林《你要怎样》
·江辉《清平乐 平安夜》
·綦彦臣《一小撮人的东篱》
·丁朗父《赠闵琦》
·熊焱《窗口》
·熊焱《蒙娜丽莎》
·熊焱《悼华叔》
·陈青林《新年 火种》
·李智英 新年再歌
·陈青林 世界给中国的新年礼物
·熊焱《悼华叔》格林《临行诗》
·熊焱 全体同仁沉痛悼念司徒华先生!
·格林 民国百年赞
·丁朗父《1月17日,赵紫阳纪念歌》
·君子歌/丁朗父
·让愤怒凝聚成子弹飞/沙砾
·草民-蚁组/沙砾、陆祀
·过年回家/丁朗父
·中国人,笑一笑吧!/王小华 二头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铁流、王小华
·民主花开遍中华 2010作品总目
·春词/闵琦、余习广、丁朗父
·茉莉花开/王小华、陈青林、孟元新
·北京
·德甫归来/张晓平
·中国之船撞向冰山/张晓平
·党是神马/张晓平
·人到老年/陈锐
·我看中国军队/王小华
·打工仔过年、和沙砾/张晓平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法国王小华
·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朱忠康
·辛亥革命百年颂-兼祝贺埃及民主革命成功/丁朗父
·警告中共宣传官员/望文
·看埃及,想中国/张晓平
·赞埃及国防军/萧远、杨彬
·赋春/柳忠秧
·贺埃及/杨彬
·中国倒数第一/张晓平
·民主之风会从阿拉伯刮向中国/法国王小华
·发生在波尔多车站的一件小事/王小华
·今天我们是埃及人/奥巴马/卧梅译
·任由权力世袭成功中国人将世代为奴/王小华
·致力虹/张晓平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民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王小华
·将“毛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中华先贤纪念堂”的建议/胡星斗/萧远供稿
·灭村运动/张晓平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通胀/端宏斌博文
·太子党必须有否定和超越前辈的勇气和眼光才有出路/王小华
·抗议网上流氓攻击本会网页,无耻骚扰本会成员/北京周末诗会
·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加拿大通信
·华国锋89年托人劝广场绝食的学生不要绝水
·中美即将开战,我要保卫祖国/网文,萧远供稿
·致党的朋友、大清帝国跪族爱新觉罗先生的信/王小华
·向博讯献一束茉莉花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三)

   
   2009:“六四”难属的追思
   
   2009年1月17日,紫阳四周年祭日,是紫阳下台和“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富强胡同周围戒备森严。上午10时,大门打开了,有人出来,我趁势进去,经警卫盘问获准。更早来此的路透社记者储百亮等西方记者,被门卫以“外国人不得入内为由”拦在门外。
   正在接待来访者的赵二军和王雁南得知不少人被拦,到大门外,向人们致谢。


   回到院子里的王雁南告诉我,好几位新疆人被挡在门外。我问:“由你请进来行吗?”答:“也不行。”我愤怒地说:“这是侵犯公民权利和民族歧视,违反《宪法》和《刑法》啊!”她无奈而平静地说:“当局的违法行为还少吗?”
   10时多,丁子霖(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来到,王雁南询问其丈夫蒋培坤教授在无锡老家被警方骚扰致使心脏病发作的情况。丁子霖说:“他在病中未能前来,每年祭日,我们难属都要来,每过一年就增加一支白色百合花,直至‘六四’被重新评价,紫阳和我们的殉难亲人都得以安息。”她的儿子蒋捷连(人民大学附中17岁学生)1989年6月3日晚在复外大街木樨地被戒严部队枪杀。
   丁子霖在留言簿写道,“紫阳先生,您离开我们四年了,但您的身影与我们同在,为了同样的诉求,同样的目标。”
   11时半,张先玲(航天部708所通讯工程师)向紫阳像深深鞠躬,并受马雪芹、张艳秋等难属委托,代为签名。上年紫阳祭日,她被警员堵在家中,未能前来。
   她的儿子王楠(月坛中学19岁学生)在1989年6月3日夜,迎着戒严部队拍摄场景,在天安门西侧的南长街南口,被子弹击中头部身亡。
   下午3时半,徐珏(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来了,其子吴向东到天安门广场声援学生,6月3日晚在木樨地被子弹击中,年仅20岁。丈夫吴学汉(副研究员)痛失爱子,请律师与军方打官司而未果,精神抑郁,54岁英年早逝。
   徐珏说:“我们的血泪和命运,与紫阳联系在一起。我家挂着紫阳像,凡有警员上门骚扰,我就要他们向紫阳像鞠躬再论其他。不久前,我参加《零八宪章》的签名,警员为此找来。我说,这是正义的事业,我不怕,儿子和丈夫都已去世,最多就是死,我不怕死,但我要为讨回公道而活着。”
   下午4时,蒋彦永(77岁,原解放军301医院外科主任)来到紫阳书房,他紧紧握着徐珏的手,安慰这位勇敢而坚强的母亲。同来者吴青(北京市海淀区人大代表、作家冰心之女)。
   1989年6月3日晚上,戒严部队从西郊向天安门广场挺进,89位被子弹击中的市民被送到解放军301医院,外科主任蒋彦永和医务人员连夜抢救,其中7位伤势过重而殉难。
   2004年2月,蒋彦永上书“两会”和中共中央、国务院,揭露血案真相,要求为“六四”正名,被军方拘禁并软禁10个月。
   2008年2月,丁子霖等125名难属联名上书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要求按照民主与法律程序解决“六四”问题,纠正赵紫阳冤案。2009年2月25日,难属们第15次上书“两会”。
   1989年6月3日晚,轧伟林的儿子轧爱国在公主坟一带被戒严部队开枪击中头部,死于301医院。轧伟林夫妇积极参与难属群体抗争活动,多次受到警方的威吓、监控,从不退缩。2012年5月25日,73岁轧伟林自缢身亡,以死抗争。
   如今,登记在册并坚持抗争的“六四”难属已达206人,实际人数远远不止,不少人怕被打压而保持沉默,不敢公开承认自己是难属。
   2012年5月31日,天安门母亲群体联名撰文:“我们的抗争不会停止,要求‘真相、赔偿、问责’三项理念不会改变。呼吁中共‘十八大’以解决‘六四’问题为契机,平复民怨,化解危机,达成民间与政府的和解,从制度上防止大规模社会动乱再发生。”
(2012/06/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