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二)]
北京周末诗会
·致中国青年(二首)/陆祀
·中国不民主化必然崩溃/约翰·奎金
·愤青是中国教育的耻辱/惜辉
·座谈会记录/网文
·风雨之秋二首/丁朗父
·猫打洞关于建立重庆左国的建议/网文周末
·农业部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陈一文
·共军鹰派言论/农垦网文
·寒秋二首/丁朗父
·被冤杀的队伍望不到边/zzjj199
·向江天勇致敬/陆祀
·反转基因左右辨/小华等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丁朗父
·辛亥百年纪念经典诗歌/同敬
·共产党凭什么用武力推翻国民政府?/里建
·特务治国方式(二首)/陆祀
·草民影音坊作品二首
·现代经典诗歌集萃
·公民同城九一八团结宣言/转载
·致友人/陆祀
·咏洛阳囚禁案/西门退役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把纳税人的钱篡改成共党的钱是愚弄中国人的骗术/夜问天
·1949年后中国失去了人性底线/任雯颐
·国有企业用人极为腐败员工极度不满/啄木鸟
·改革与选举/陆祀
·万里梅花诗/丁朗父
·网传李锐谈话/夜问天
·浙大郑强被疯狂鼓掌之言论
·推荐同胞周小川去拯救欧洲经济/克鲁索
·中共什么时候忏悔/阳开亮
·维稳思维必然导致经济发展成果毁灭/丁朗父
·权力私有与森林法则/张三一言
·十一/陆祀
·维稳思维将摧毁经济发展成果/丁朗父
·我为祖国的无耻感到羞耻/泣血大学生
·政改慢,腐败快/思源、吴先生
·从亡国奴到“和谐酷刑”/朱忠康
·热门喷嚏/dapenti
·今日中国更需要三民主义/羽佳转
·欢迎给《1959-1961大灾荒亲身经历与见闻录》投稿/孙溥泉
·我怎样熬过大饥荒年月/刘岳山
·离婚了,做个朋友有何妨?/小华闲聊
·国企必须公开资源占有并向人民分红/丁朗父
·中美社会矛盾和危机的比较/张洞生
·如此对待盲人和儿童的国家是最野蛮国家/王小华
·在世代铭记的伟大节日我们歌唱/陆祀、智英、格林、朗父、周舵、砂砾、天石
·一个美国人对于转基因的说法(附鉴别法)
·一个美国人对于转基因的说法(附鉴别法)
·百年三民主义仍有不灭的光芒/yujia
·京华世象图/丁朗父
·向后转齐步跑-经济快谈二则/丁朗父
·为当前的“批孙”浪潮泼一盆水/王小华(旧文新解)
·中共18大面临大危机及可选择出路/张洞生(公民通讯)
·大陆人三评毛泽东//羽王塑、老许大叔
·"中国特色"世袭制18大成形?/张洞生
·题画三首/丁朗父
·孙中山从国外跑回中国救国一条就足为中国人楷模/王小华
·丑类的表演(二首)/陆祀
·税收这把刀会杀谁?/丁朗父
·寂静冬夜/丁朗父
·追思刘迪有感(又一首)/孟元新
·同为我族哭刘迪/江辉、任畹町、萧远、余习广、毕谊民、杨文
·刘迪与六四/赵常青、黎京、YangLin、QianShao
·“宪法规定共党领导人民”就是一党专制/夜问天
·苏俄炮制中共黑史/夜问天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朱忠康供稿)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朱忠康供稿)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
·围观省委书记出游/众网友
·卡扎菲被枪杀内幕消息(三则)/问语、封不住滴、wy争鸣
·中国套话大全/人人
·陈光诚遭毒打细节/吴雨
·没有对专制的恨就没有对民主的爱/王小华
·浙江民营实体经济完了/丁朗父
·织里镇抗税冲突实时录/国亭
·人民冷漠因为不是自己的政府/王小华
·国企是最坏的社会主义加最坏的资本主义/甄理
·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丁朗父
·国企人事腐败严重堪称邪恶/啄木鸟
·为什么“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子明
·以色列是个好国家/周孝正
·关于中国的常识/网友讨论会
·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不会做蛋糕的左派如何分蛋糕?/wutu(网民讨论会)
·血统论沉渣泛起只因政治倒行逆施/wutu(网民讨论会)
·关于“血统论”的严肃讨论/网民讨论会
·时代先声张少杰——访谈王自强/楚延庆
·社科院奉献本年贺岁大片/网民拉拉队
·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才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一)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二)
·就才女——给胥继红一诗致新浪的说明/丁朗父(朱红)
·与毛左谈毛时代农民生活/长津英豪
·青年了解毛时代的线索/网民讨论会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二)

   
   
   2008,三周年,漫天大雪祭英灵
   
   2008年1月17日,紫阳三周年忌日,北京大雪纷飞,一片银装素裹,似天公在致意!


   紫阳书房里摆满了花篮,缎带上的致词情真意切:“驾鹤三载,德余万年——李锐、李普、宗凤鸣、孙大午、王建勋敬献”(前三位为1937年参加革命);“紫阳先生,我们看您来啦!——天安门母亲”;有紫阳的秘书白美清(原国务院副秘书长)和李树桥,经济学家周其仁等以及北京市民和河南老乡送的花篮;一盆盛开的桂花树,清香四溢,缎带上:“瑞雪漫天祭忠魂。”看到杜星垣(90岁,原国务院秘书长)来此祭拜的签名。
   下午3时许,原新华社副社长90岁李普夫妇、原副总编88岁彭迪(均为1938年参加革命)走进书房,赵二军急忙上前,搀扶拄着拐杖的李普,送上精美的《三周年祭》纪念卡,介绍说,封面上盛开的白玉兰长在书房窗前,父亲生前很喜欢。
   
   赵二军向李普诵读每年挂在紫阳像旁的对联:
   2006年,倡民主坚守良知家人为你骄傲,今西去终获自由风范永存人间。
   2007年,坦荡荡眠旧居谁能盖棺论定,笑呵呵看天下公道自在人心。
   2008年,际会风云终无悔,不卧青山亦安然。
   大家围上来观看,三位老人向紫阳像深深地鞠躬。
   在休息室,李普关切地问:“近日有何压力?”王雁南说:“不少人被警方看管在家中,不让前来。胡同两头均有便衣人员。”谈话间,她不断接到电话告知被警方监控未能到访并致意。
   王雁南说:“陶铸百年诞辰,其纪念文集编入父亲在上世纪70年代发表在《人民日报》的忆陶铸文和合影,被有关方面强行撤下”。李普听后沉默而无语。
   彭迪问:“在八宝山送别时,紫阳遗体上是否覆盖着党旗?我看到的送别相片上没有党旗,事实究竟如何?”
   赵五军说:“事实是盖了党旗,有相片为证。对于是否要覆盖党旗或由那些领导人来,我们家人从未提出任何要求。”
   王雁南说:“我们只要求官方对父亲有个《生平》,就像任何一位干部去世,都有《生平》,对父亲下台的15年要有一个交代,怎么写都可以,结果却没有《生平》,连一个字也没有。”
   赵五军扶着李普,赵二军扶着彭迪,跨出休息室,在漫天大雪中散步,两位老人不时地停下来聊上几句关于紫阳的话题。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三)
   2009:“六四”难属的追思
   
   2009年1月17日,紫阳四周年祭日,是紫阳下台和“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富强胡同周围戒备森严。上午10时,大门打开了,有人出来,我趁势进去,经警卫盘问获准。更早来此的路透社记者储百亮等西方记者,被门卫以“外国人不得入内为由”拦在门外。
   正在接待来访者的赵二军和王雁南得知不少人被拦,到大门外,向人们致谢。
   回到院子里的王雁南告诉我,好几位新疆人被挡在门外。我问:“由你请进来行吗?”答:“也不行。”我愤怒地说:“这是侵犯公民权利和民族歧视,违反《宪法》和《刑法》啊!”她无奈而平静地说:“当局的违法行为还少吗?”
   10时多,丁子霖(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来到,王雁南询问其丈夫蒋培坤教授在无锡老家被警方骚扰致使心脏病发作的情况。丁子霖说:“他在病中未能前来,每年祭日,我们难属都要来,每过一年就增加一支白色百合花,直至‘六四’被重新评价,紫阳和我们的殉难亲人都得以安息。”她的儿子蒋捷连(人民大学附中17岁学生)1989年6月3日晚在复外大街木樨地被戒严部队枪杀。
   丁子霖在留言簿写道,“紫阳先生,您离开我们四年了,但您的身影与我们同在,为了同样的诉求,同样的目标。”
   11时半,张先玲(航天部708所通讯工程师)向紫阳像深深鞠躬,并受马雪芹、张艳秋等难属委托,代为签名。上年紫阳祭日,她被警员堵在家中,未能前来。
   她的儿子王楠(月坛中学19岁学生)在1989年6月3日夜,迎着戒严部队拍摄场景,在天安门西侧的南长街南口,被子弹击中头部身亡。
   下午3时半,徐珏(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来了,其子吴向东到天安门广场声援学生,6月3日晚在木樨地被子弹击中,年仅20岁。丈夫吴学汉(副研究员)痛失爱子,请律师与军方打官司而未果,精神抑郁,54岁英年早逝。
   徐珏说:“我们的血泪和命运,与紫阳联系在一起。我家挂着紫阳像,凡有警员上门骚扰,我就要他们向紫阳像鞠躬再论其他。不久前,我参加《零八宪章》的签名,警员为此找来。我说,这是正义的事业,我不怕,儿子和丈夫都已去世,最多就是死,我不怕死,但我要为讨回公道而活着。”
   下午4时,蒋彦永(77岁,原解放军301医院外科主任)来到紫阳书房,他紧紧握着徐珏的手,安慰这位勇敢而坚强的母亲。同来者吴青(北京市海淀区人大代表、作家冰心之女)。
   1989年6月3日晚上,戒严部队从西郊向天安门广场挺进,89位被子弹击中的市民被送到解放军301医院,外科主任蒋彦永和医务人员连夜抢救,其中7位伤势过重而殉难。
   2004年2月,蒋彦永上书“两会”和中共中央、国务院,揭露血案真相,要求为“六四”正名,被军方拘禁并软禁10个月。
   2008年2月,丁子霖等125名难属联名上书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要求按照民主与法律程序解决“六四”问题,纠正赵紫阳冤案。2009年2月25日,难属们第15次上书“两会”。
   1989年6月3日晚,轧伟林的儿子轧爱国在公主坟一带被戒严部队开枪击中头部,死于301医院。轧伟林夫妇积极参与难属群体抗争活动,多次受到警方的威吓、监控,从不退缩。2012年5月25日,73岁轧伟林自缢身亡,以死抗争。
   如今,登记在册并坚持抗争的“六四”难属已达206人,实际人数远远不止,不少人怕被打压而保持沉默,不敢公开承认自己是难属。
   2012年5月31日,天安门母亲群体联名撰文:“我们的抗争不会停止,要求‘真相、赔偿、问责’三项理念不会改变。呼吁中共‘十八大’以解决‘六四’问题为契机,平复民怨,化解危机,达成民间与政府的和解,从制度上防止大规模社会动乱再发生。”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四)
   2012:民众在打压中觉醒
   
   每年忌日,赵家子女的家祭,竟成当局严密监控和打压异己的敏感日,许多人被看管在家中,一些民众冒着风险,冲破警方阻拦,前来祭拜。
   
   2012年忌日,青岛林秀丽,上海董佩丽、程玉兰、张雄明,抚顺张福英、鞍山许高为、本溪马志学、中山黎容好、许昌聂丽娜(怀抱婴儿)等60多位访民来献花。
   
   上海静安区访民虞春香说:“我们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想到总理在(位)时,我们能见到阳光。他不在了,我们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我在北京维权上访,流浪9年,一无所有,每天流泪过日子。”
   
   下午来的一群访民说:“我们四、五十人早上从北京南站上访村出发,冲破警员拦截,到了富强胡同口问路,路边警员告知紫阳家不在这里。我们以为走错了,回去后我们30人又找来了。”
   
   合肥访民马海玲失声痛哭道:“您为百姓谋利益,我们有饭吃,如今我有冤无处伸,没有活路啊!”访民们默默流着泪,跪在紫阳像前磕头。
   
   黑龙江访民60岁刘杰夫妇说:“在2011年10月17日紫阳92岁诞辰日,前两天大家互相转告,我们50来位各地访民在国家信访局附近的陶然桥站,乘106路公交电车可直达紫阳家,均被警员拦截,送到丰台区大红门九敬庄访民接待站,那里是维稳黑监狱。”
   
   几位访民说:“六四是我国的最大冤案,赵老是最大的冤民,我们是小冤民,赵老不得翻案,我们就更没希望了。”
   
   当日在上海市人民大道200号市政府信访办,9位访民聚首悼念紫阳。访民谈兰英说:“赵紫阳提倡政治体制改革,努力推进民主法治建设,反对镇压学生,被迫下台,受迫害。如按他的改革措施,我们百姓不会受这么多的苦难。我们怀念他。”他们表示,通过追思、缅怀,追求人权、自由是永远的理念,同时控诉官场腐败对他们的残酷迫害。
   
   北京政法院校颜教授写道:“人类发生的进步,缘于人们身上这颗温热跳动的心,紫阳是闪烁异彩的人,因为他有良心,有良知。很多人纪念他,而任何以成败论英雄者,是粗陋无知的,因为言论自由和历史真实都被他们尘封了。他们在大地上制造了空前的愚昧。”
(2012/06/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