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张三一言]
北京周末诗会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二)/李文书
·世界对中国说不/网文
·舍命在敲警世钟(三首)/陆祀
·每天当一会儿好人/网文
·中共取消毛泽东思想?/辛子陵近文转载
·北京新语丝/李启光
·公民运动曲(歌词二首)/陈天石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本投降书/真相网
·中共为什么要审查老中共辛子陵/王小华
·五四、六四(三首)/陆祀
·中国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共同价值准则/王小华
·中华英雄/陆祀
·辛亥再题/陆祀
·响应秦永敏关于帮助李旺阳的呼吁/王小华
·给一个沈阳的孩子/丁朗父
·法国藉爱党华侨宋鲁郑是“人”?/王小华
·会员:萧远、闵琦、周舵、丁朗父
·会员:王华、沙砾、陆祀(张晓平)、吕洪来
·中共"马屁"学者不要以"中国人民"自居/小华、学渊
·《逆说东亚史》点评——没有人权的国家与民族毫无尊严/王小华
·清华蒋南翔模式评述/七旬老右
·重回毛泽东的轨道只会加速灭亡/七旬老右
·薄熙来,你凭啥子动我们的黄桷树/雕翎箭(墙内网文)
·喊打过瘾,真打要命/文明底
·李庄案的要害是毛左要把重庆民营企业家一网打尽/陈有西律师(公民网刊)
·斯伟江律师关于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一审辩护词的特别申明和结束语
·警惕“薄熙来”们争当第二个毛泽东/王小华
·为辛老争自由争公道/朱忠康
·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造成的/王小华(公民通讯)
·昭和维新之歌/(日) 三上卓 词曲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 章诒和(墙内网文)
·网络让愤青变得獐头鼠目/李铁(墙内网文)
·流氓帝国/bbhyang3008
·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故宫里面的真假故事(三段)/思宁先生等
·要求中共全面彻底公开毛档案/网文
·六四新曲/朗父塞鸿秋
·为临川钱明奇事斥当朝者/诸葛亮
·极左分子就是恐怖分子和法西斯分子/中国新青年(墙内网文)
·黄万里致江泽民的三封信
·答酬宜之十八韵/黄万里
·“乌有之乡”罪犯语言一瞥/毛家大爹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章诒和
·齐奥塞斯库为什么不得好死?/告专制者
·老毛和长工五毛的地狱对话/焕北斗(墙内网文)
·现身说法:三峡工程是怎么通过的/王小华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一、二)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三、四)
·在最黑的黑夜祈祷/丁朗父
·六四:中国向何处去?/王小华
·作者介绍:肖远(萧远)
·论党内分权制衡/曹思源
·中国离现代文明社会越来越遥远/王小华
·毛泽东时代中国的人际关系/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我的文革记忆:黑五类人生叙事/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法制和宪政是至高无上的/江平(北大演讲节选)
·把端午节定为“对持不同政见者宽容日”、端午小集/肖远、老牟、张杰、娄建
·万里梅花词/丁朗父
·有感重庆周先生的遭遇与海外官二代的狂妄/王小华
·湘楚人士端午雅集/肖远、丛林、启光、朗父
·袁腾飞语录摘析/朱忠康摘录
·中苏密约——斯毛合谋消灭一亿中国人/事实说话
·今日中国之现状/网友一众
·用事实说话/朱忠康 铁流
·民主靠中国人自己争取/王小华
·谁是中国最大汉奸/忠康
·北京守望者/丁朗父
·蹲守赵作海先生门前的老太太和文革时东北森林中老大爷的道德比较/王小华
·评毛促改革 批毛救中国/金为民
·“中原评毛”是投向极左派的犀利匕首/铁流
·作者介绍:叶中原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故事(三)/中原评毛
·古今异议最动听/江辉、肖远
·对中国人苦难的回顾远远不够/王小华(公民通讯)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一)/中原评毛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 (二)/中原评毛
·翻云覆雨毛泽东/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卖国录/中原评毛
·反右狂毛泽东(一)/中原评毛
·狂左毛泽东(二)/中原评毛
·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枪下留命/朱忠康
·辽宁高院完全采信伪证的死刑判决/文明底
·狂左毛泽东(三)/中原评毛
·燕山壮士歌/丁朗父
·《刘志丹》这类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刘志丹》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毛泽东是伟人还是罪人/中原评毛
·兴安谣/丁朗父
·回毛左五毛党邓吉趋/朱忠康
·西拉木伦河
·中国地主们:刘文彩一例/王瑜
·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温家宝说未来中国将充分实现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
·公务员亡国论/卫敏(公民通讯)
·官方喉舌同时报道温家宝伦敦政改喊话/塞鸿秋
·上海警察与乌有之乡骨干的冲突/疯疯癫癫僧(猫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张三一言

   
   
   
   
   


   人民日报发表了刘鼎新(以下简称人民日报)题为《从来就没有普世民主 资产阶级民主虚伪》大蠢文。现在先批判题目中的“从来就没有普世民主”一语。
   请问人民日报作者刘鼎新,你真敢如是作立论?你不作你荷包里钱的主人,放弃你荷包主权,让我代为行使主权,你愿意不愿意?我想,你不会愿意;全世界除了傻子外大概没有人会愿意。这就是普世人的意愿,也是普世价价值(维护自己作主的权利和权力)的一种。如果你能做到让我代你行使你荷包主权、或者还加上由我主理你的家庭,你才有资格和理由说没有普世价值。同理,民主就是每一个人行使或和享受他个人应有的权力、权利和利益,因为人人都如此,所以民主是普世价值。如果你人民日报和刘鼎新能说服中共放弃一党专政、胡放弃权力做一个民工、你也放弃鼓吹“没有普世民主”的权利,放弃你家庭、财产、名誉地位…你才有资格和理由说“没有普世民主”这样的话。
   你一方面顽固坚持自己权力权利和利益,同时在另一方面用“没有普世民主”否定他人财产的利益、权利、权力。这是强盗的森林法则!无比虚伪的品格和理论。
   
   以下再批判“资产阶级民主虚伪”。
   人民日报说:“民主,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都是一个重大而敏感的理论与现实问题。”
   人民日报一开口就错!对事实判断错,正确地说是蓄意混淆。
   “民主,是重大而敏感的理论与现实问题”,完全是专制独裁极权统治者的心态写照。
   甚么是敏感?
   敏感是一种神经上的病态,对外界情况容易引起迅速而强烈过度的反应。敏感是尖锐的﹑容易引起是非的话题、事理。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民主只有对专制独裁极权统治者才敏感,之所以敏感,是他们极端害怕。民主对人民绝不会敏感,只会觉得非常珍贵和亲切可爱。民主对民众不但一点也不敏感,相反还要理直气壮要争取和实现之。
   人民日报说:『作为国家政治制度层面的民主,就是通常所说的民主政治。这个意义上的民主带有鲜明的阶级性、政治性、意识形态性。』
   作为制度的民主可以说有阶级性、群众性、集团性;其阶级性表现在各阶级在尊重民主程序前提下竞争。但是,代表中共人民日报的“阶级性”的意思是“阶级斗争”,是一个阶级消灭、剥夺、压迫另一个阶级;是你死我活、天无二日的斗争。完全没有任何民主因素可言。把与民主不两立的专制独裁极权意识扣在民主头上,不知道他们是自己愚不可及还是以为民众轻易会上他们的当。这正如今天中国分裂成为中共党官阶级和民阶级两大阶级。中共党官阶级剥夺、压迫民阶级是目前中国突出政治现实,是社会主要矛盾;中共党官阶级意图全力消灭代表民的利益权利权力的维权和民主力量。与统治者相反,民主理解的阶级是各阶级自由平等地争取各自利益与权利、权力;并作妥协。是斗争与妥协合作相辅相成的互动。
   人民日报说作为程序的民主『是为一定的国家制度、一定的政治、一定的阶级服务的,为什么服务,就从属什么,就具有什么性质。』『民主价值观、民主思想、民主作风的民主。这些作为观念形态的民主,具有意识形态性、阶级性。』
   这是专制独裁极权曲解民主的典型之一。在中共语言中“一定的阶级”就是在人群中必定分为敌对两方,政权必定是由其中一方霸占并用之镇压、压迫剥夺另一方。这种解释是基于中共专制独裁极权本性决定的。但是,民主社会、民主思想、民主现实都不是如此。民主社会并不存在你死我活、非要把对方消灭不可的阶级,也没有这些阶级斗争。在民主社会基本和常态是各阶级、阶层、利益集团在合作基础上竞争。即使有时由比较明显代表某一些阶级、阶层、利益集团者上台执政,也因有在台下政治力量制衡,舆论监督、在台上者下台有期、特别是有自由民主人权意识的作用等等因素制约,不会出现中共意识中的“是为一定的国家制度、一定的政治、一定的阶级服务的,为什么服务,就从属什么,就具有什么性质”的民主。在民主社会,没有任何政治家(包括政客、政治投机者)敢公开说国家为某人、某集团、某阶级服务的恶话或实践地做诸如此类恶事。
   人民日报胡说甚么“作为民主价值观、民主思想、民主作风的民主。这些作为观念形态的民主,具有意识形态性、阶级性”,事实和理论是:作为民主价值观、民主思想、民主作风的民主,作为意识形的民主,都具有意识形态性,其意识形态性是人性的突出表现,是人类普遍共性,即具有普世性的表现!
   人民日报说:“民主是具体的、历史的、变化的,从来就没有抽象的、超阶级的、超历史的、永恒的、普世的民主。”
   又是大错特错。民主作为硬件的政治社会制度是具体的,作为人们的精神则是抽象的、超阶级的、超历史的、永恒的、普世的、人类共有的。民主在远古人类生活中就存在,今天更成为绝对性主流,没有理由推断它未来不存在。
   作为制度它曾经中断长时间,但作为人类精神则与人类同生同灭。
   人民日报说:“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需求相适应,资产阶级创造了适应人类历史进步的资产阶级民主。可以说,资产阶级民主在资本主义上升期是具有进步性和革命性的。”
   又是信口开河。苏东由全“公产”的经济基础和制度一夜间进入民主社会,它的相适应“资本主义市场经”在哪里?不丹的由上而下的突然民主,是在“资产阶级民主在资本主义上升期”由“资产阶级创造”的?现在还搬用中共教条语言来对人们说教,除了献丑,还能起甚么作用?当然,人民日报需要的就是这么一类丑货物。所以中国被人民日报等喉舌搞到精神、道德臭气熏天。刘鼎新者们就是思想丑品的制造商。
   人民日报刘鼎新说:“资产阶级民主从一开始就是少数人的民主,是以少数人对多数人的统治为前提的民主,是以保护资产阶级私有制经济利益为条件的民主,因而具有局限性、有限性、反动性、虚伪性和欺骗性。”
   
   这是吃屎屙饭,嘴里喷粪的丑表演、臭表演。无需评论。
   “科学民主”是中共挂民主羊头卖极权狗肉的招牌愚民教条。民主可以民主地理解,即可以有不同角度和立场观点的解读;但是不可以有反民主的曲解,即不可以用专制意识去曲解民主;诸如社会发展规律下的民主、集中下的民主,都是专制独裁极权曲解民主,目的是反民主、维护其制度和政权。即使中共加上“科学”两个字也无济于事。刘鼎新的《谁是当今最科学的民主》就是用科学反民主的典型。
   在中国,中共之所以需要维持中共式“社会主义民主”,或者是他们嘴里的“科学民主”就是因为要维护他们名为公有实为党有,更实为党官所有的“公有经济”;这类伪民主有欺骗人民维护党权力和权利、利益功能。只是这些骗民伪民主教条越来越残缺破落,功能也越来越近于零;为此,他们做的工作只能是像人民日报、刘鼎新那样拿着陈年老教条当作救命稻草了。
   20120603 香港
(2012/06/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