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金陵寻古(下)/闵琦]
北京周末诗会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母親——六四25年祭(一)/王康
·北京老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本周分享: 圣经教导,凡事相信。 如果
·四季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關注香港 刻不容緩/徐文立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丢掉幻现准备战斗
·应当得满分的零分作文/袁彬
·周有光/中国还没有崛起
·跨国界歪理与点对点渗透/民国复兴运动
·中国城花园角的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箴言一束/(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今日中国真正进入红卫兵时代/闲人维杰
·我的理想与信仰——诗人、画家丁朗父访谈/楚钟道访谈
·投身民国复兴运动的理由/丁朗父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尹曙生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六月北京记忆/民国复兴运动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怎样战斗?/民国复兴运动
·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王康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孟之飞:P民论诗
·小华:关于北大荒知青的一本书和一个真实的故事
·泥塑《收租院》是中国艺术和艺术家之耻
·綦彦臣封笔避祸?
·文朗藝術
·人道不下庶民羞耻不上大夫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一)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二)
·陈士胜:暴政创伤综合征
·徐文立:星星美展——民主墙的行动
·致馬英九前輩、宋楚瑜前輩的慰問信
·我想为胡石根长老写一条帖子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一笑潭
·國黨議去中國孰料黨名竟成香饽饽/一笑潭
·老胡的火炬/小平
·老胡的火炬/小平
·丁朗父:有请三民主义
·梁太平诗歌
·胡石根称中国曼德拉当之无愧
·胡石根作品——行动者的诗篇
·胡石根中原论道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6-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6-25)
·刘京生:帮帮王藏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26-3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36-50)
·周舵短评:一部法西斯主义文艺作品——大秦帝国
·胡星斗:我看林彪
·一个坐拥千亿的房地产商的楼起楼塌/阿黄
·说好的吃瓜看戏/丁朗父
·祭 刘 安
·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老友记之一片叶子飘下来/丁朗父
·老友记之吴仁华/丁朗父
·老友记之下海/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之声
·刘跃:胡石根长老送我的虎皮兰
·记革命家、政治活动家、政治理论家的胡石根
·祖国统一的联邦制放案/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
·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代主席 丁朗父
·丁朗父: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
·刘家昌:等了二十年
·阅世/丁朗父
·阅世/丁朗父
·丁朗父/70年代的女神
·刘跃/胡石根保外就医遥遥无期
·70年代我们的女神/丁朗父
·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文化评论/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三/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四/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黑头套/ 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五/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六/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李启光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郭少坤阳光雨水
·李智英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李是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王华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三/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四/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陵寻古(下)/闵琦

   
   
    宏伟的金陵除了九龙山陵区,还有凤凰山和连泉顶东峪两个帝陵区陵区以及“诸王兆域”。
    凤凰山位于九龙山西南,是一条南北向的小岭,其东麓又派生出几条小岭,形如凤凰展翅,“凤凰山”之名即由此来。小岭间的沟谷分别名“断头峪”、“康乐峪”、“峨嵋峪”、“石门峪”、“冷峪”,其间埋葬着大金建国前的“十帝”、 金朝第三帝完颜亶、皇后乌林答氏和其他5位妃子以及第七帝卫绍王永济。
    十帝葬在石门峪,号“十王冢”或“十帝陵”, 其实这十帝只是大金建国前的女真酋长,天会年间追謚为帝,被 海陵王从东北老家迁来;完颜亶小名“合剌”(1119-1149),庙号“煕宗”,葬在峨嵋峪,号“思陵”;乌林答氏是世宗的皇后,她和世宗的其他5位妃子埋在断头峪,号“坤后陵”,后来乌林答氏迁葬于太祖陵区;第七帝卫绍王永济又名“允济”,是世宗第七子,可能葬在康乐峪。


    连泉顶位于大房山主峰茶楼顶东北、九龙山后,其东侧有一峪,峪中有大楼沟,沟中埋葬着尚未即位身先死、后被追謚为皇帝的世宗第二子完颜允恭(“胡土瓦”,1146-1185),庙号“显宗”,陵号“裕陵”,还有他的儿子、文雅风流的大金第六帝完颜璟(“麻达葛”,1168-1208),庙号“章宗”,陵号“道陵”。
   
    “诸王兆域”位于车场村西北的鹿门峪。
    鹿门峪北倚三盆山,东隔一岭与九龙山陵区相邻,有小道连通,西南就是凤凰山陵区。鹿门峪是陪葬墓区,埋葬的都是从上京迁来的宗师诸王和迁出陵区的废帝。煕宗被海陵王弑杀降封“东昏王” 后一度埋在峪中的蓼香甸,恢复帝号后改葬峨嵋峪。1161年,海陵王(完颜亮,字元功,本讳“迪古乃”,1122-1161,)自己也被弑杀于扬州瓜洲渡,世宗降其为“海陵郡王”,葬于鹿门峪,后又将其废为庶人,迁出鹿门峪,改葬山陵西南40里,如今踪影全无。继煕宗之后,有文献记载葬于鹿门峪的还有海陵之子宿王矧思阿补、海陵太子光英、荣王完颜爽。海陵王之父宗干被削去帝号从九龙山陵区迁出后亦葬在鹿门峪。
    如今的鹿门峪中全是农田,诸王陵墓荡然无存,鹿门峪这个名字正在被遗忘,当地人将它称为“十字寺沟”,因为沟中有一座叫“十字寺”的古寺遗址,我们来此正是为了看这个十字寺。
    得知“十字寺”源于10几年前在南京的博物馆里看到的一个石刻,石刻的正面是一朵盛开的莲花,上托一个基督教的十字,十字的四个夹角中还有古叙利亚文,意思是“仰望它,寄希望于它”,这句出自《圣经.诗篇》第三十四章的话是西方人伯吉特教授译出的,这个石刻来自北京西南鹿门峪三盆山下的十字寺,1936年文物南迁时来到南京,同样的石刻还有一件,被藏在库房中。
    石刻的发现相当传奇。1919年,一个叫“哈丁”的西方人在十字寺避雨时首次发现了这件石刻,另一个西方人——克里斯托芬.伊文随后也发现了它,他们都在《新中国评论》上撰文介绍了这个发现。第三个西方人Arlington(阿灵顿)将石刻及寺中辽应历、元至正两块碑文拓印后寄给了英国不列颠博物院的A.C.Moule(阿.克.穆尔),穆尔将这一发现写进了《1550年前的中国基督教》一书,揭开了鹿门峪内十字寺是景教寺院的身世并阐述了十字寺在东方基督教传播史上的重要地位。
    十字寺颓毁于民国末期,此前是乡民张云甫从寺僧龙海手中买下的私产。当它还是一座寺庙时,供奉的是佛 祖,住持的是和尚,如果没有那两件石刻,恐怕没人会知道这座寺庙曾是一座重要的景教寺院!
    景教是基督教的一个教派,又叫“聂斯托利派”,公元五世纪由叙利亚人聂斯托利创建,被东罗马宣布为异端后遂向东发展,在波斯建立总教会。景教在中国的传播得力于唐太宗至唐德宗六位皇帝的支持,唐建中二年(781)所立《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记载了景教在中国传播200余年的经过。唐会昌五年(845),由于武宗灭佛,景教受牵连,一并被废,时隔数百年,至元代再度兴起。
    从九龙山陵区退出回到车场村,在一条沟口右转,溯山溪而上,大约数里即来到十字寺遗址。从残垣缺口进入寺院遗址,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两株遮天蔽日的银杏树,足以证明寺院的古老。幽静的院落中,悄然矗立三方石碑:一块是辽应历碑,一块是元至正碑,还有一块是现代仿造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
    仔细研究辽、元碑文,得知“十字寺”创建于东晋建武元年(317),开山鼻祖是僧人慧净,辽代以前曾叫“三盆山崇圣院”,“十字寺”之名为元顺帝所赐。
    “崇圣”、“十字”都有基督教色彩,但是,佛教寺院何时变成了景教寺院呢?这只能依据《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来做判断了。基本的结论是,创建于晋代的十字寺先是佛寺,唐代时改为景教寺院,名称亦更为“崇圣院”,武宗灭佛后,直至元代以前,十字寺重新成为佛寺,元至正十八年重修后更名“十字寺”,再度成为景教寺院,明清后再回归为佛寺。
    在鹿门峪中没有看到金代诸王的陵墓,却了解了一段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史,也可算作“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全文完)
(2012/06/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